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8 乐此不疲
    所有人都觉得你过的很好,有不少朋友猜测你有数不清的暧昧关系,可是只有你自己明白,一个人在家开着灯,整夜失眠的时候,你不说话,房间就一点声音都没有。

    迎新舞会上,白思渊和孙颖晨一起跳舞,这原本让很多吃瓜群众的看客们都猜测这俩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是经过这一场舞会之后,大家都坐实了两个人的情侣身份。

    “孙颖晨,你认为你都了解一切吗?说的好像你很懂的样子。”白思渊拉着孙颖晨走到一旁的阳台处。

    屋内的空调十分凉,但是阳台外面又异常的燥热,这就是夏天,带给你的不仅仅是热的的绝望,还有流不停的汗水。

    “白思渊,今天的你好像有很多话啊,怎么看见前女友和现任,你今天难过的有些走心了。”孙颖晨心情莫名的好,毕竟之前白思渊也太欺负她了,那一次次的免费劳动力,现在想想都生气。

    “热情这个东西其实也很脆弱,耗完了耐心,攒够了失望,剩余的就只是疲惫和冷漠。”白思渊说的话,有很多的深意。

    孙颖晨看着他如此落寞的样子,莫名的胸口难受的像是压了一块巨石,原来白思渊也不像是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坚强,他原来也有脆弱的一面。

    “我懂你的苦衷,我理解的你难处,我也尊重你非得这样做不可的理由和昧关系,真的没关系,我都懂。”孙颖晨眨巴那双桃花眼。

    白思渊突然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孙颖晨吃痛,皱眉,可是白思渊却笑的很开心,然后替她揉了揉额头。

    莫名的孙颖晨看着他笑了,也跟着笑了,痴痴的,好像溺毙在他的笑弯了的眼眸中,心中莫名的涟漪激荡。

    那一天的孙颖晨好像没有那么讨厌白思渊了,虽然他依旧没有同意她进入学生会,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可是她不怪他。

    后来才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喜欢都会有结果,终究要明白,遇见就已经恨难得了,你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不止这样,又只能这样。

    迎新舞会之后,学校图书馆寄给孙颖晨一份聘用书,图书整理员,其实这一份工作并不是孙颖晨想要的,但是她却没有拒绝,除了务必要上的课之外,她其余的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在借还卡的档案抽屉里,她看见了一个高频率出现的名字——白思渊。

    图书管理员的身份并不累,只是平日里整理一下书,把换回来的书放回去即可,很简单的工作,有一天馆长因为家里跑水了,只能早点回去,把图书馆的钥匙交给了孙颖晨,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第一次孙颖晨一个人当班,她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游走,随手翻看几页,可是任何一本书都看不进去,当她想拿出下一本书的时候,却发现那一本书像是吸附在吸铁石上一般,她用力,对方也用力,下一秒她松了手,从书柜的缝隙中,她看见了他。

    两个人在缝隙中相视一笑。

    卡座上。

    孙颖晨给他倒了一杯水,道:“没想到学生会主席亲自过来借书,还真够亲民的。”

    “你少噎语我了。”白思渊低头翻看着书,他看东西很快。

    这图书馆里本来就很无聊,这回来了一个熟人,孙颖晨也很高兴,要不然她一定会闷死的。

    “今天你上课吗?”

    白思渊将书本合上,道:“今天我休息,我放假。”

    孙颖晨格外吃惊:“你休息不出去玩,居然来泡书吧,白思渊,如果你说你不是孤家寡人,我可是不信的。”

    白思渊却不以为意的说:“放假的意义就在于,一个说不起就不起的早晨,一个说不睡就不睡的深夜,和一个说不出门就不出门的白天,当然还有随心所欲想出现就出现的书吧。”

    孙颖晨点点头,佯装很理解他这么孤家寡人的做派。

    “孙颖晨,你大三了吧。”

    孙颖晨突然有点接不上他变化风的聊天内容,想了一下点头:“是啊。”

    “你有想过一年后吗?”白思渊好像很好奇她。

    孙颖晨仔细想了一下,道:“我一年后毕业,就找一个安安稳稳的工作,我不需要喜欢我的工作,但是绝对不要讨厌,工作内容可以繁重,但需要给我喘息的时间,我这个人呀,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的作为,我一个小门小户的姑娘家,自然也没有什么野心,就开开心心就好啦。”

    白思渊像是拨弄小狗一样,拨弄她的头发,白思渊笑起来,像是满眼都充满了阳光,格外耀眼,让你舍不得移开眼睛,心甘情愿陷入进去,孙颖晨不知不觉的也跟着笑,丝毫不在意,他弄乱了她的发丝。

    “孙颖晨,其实你挺讨厌的。”白思渊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惹得孙颖晨一阵错愕,下一秒,孙颖晨很认真的说:“有时候,我也挺讨厌我自己的,不会说话,太过善良,没什么心眼,还这么可爱。”

    白思渊笑的更开了,整个眉眼都弯成月牙。他伸手,将手抚摸在她的头顶,像是安抚,更像舍不得离开,内心的独白却是:“孙颖晨,其实你真的挺讨厌的,你突然出现,居然……让我这么喜欢,这么喜欢。”

    我们在不同的年龄里,有着不同的烦恼,你读不懂我的愁,我体会不了你的苦。人应该大胆一点,反正只活一次。为什么不让自己更开心一些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思渊都没有出现在学校内,再有半年,他就彻底毕业了。

    白思渊坐在后座上,翻看着一个洁白信封里面装着的国外的一封录取通知,那是他小时候心意的一所学校,可是没想到,小时候的最坚固的梦想,现在却不重要了。

    白思渊漂亮的手指将信封撕得粉碎,扬手从车窗外扔了出去。

    开车的司机不解:“少爷……”

    白思渊却不经意的笑了笑:“我已经决定了。”

    “夫人不会同意的。”

    白思渊思绪飘远,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我只是喜欢现在的状态,如果我连自己喜欢的状态都守护不了,那么我还能守护什么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由的想到孙颖晨时时出现在他身前的影像,手里面摇晃着几张电影票,开心的像是一个孩子。

    “白思渊你知道吗,这个电影特别好看,你说巧不巧,我刚好有四张电影票,送给你们寝室一起看。”

    那一次白思渊并没有去,倒不是因为他不想去,而是他被其他事情耽误了。

    陶心雨那天来找他了,她难过的哭了,一遍遍的问白思渊为什么,为什么就这么快喜欢别人了。

    白思渊并没有回复她,只是说了一句:“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再斤斤计较那么多,那不是体谅,是放弃。”

    陶心雨泪眼迷蒙的看着他,问:“我是不是很失败,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心雨,你是一个好人,用心对待你身边的每一个人,你知道的,我们从没有在一起过,我没有解释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只是我希望你可以大胆一点,其余的我也不多说了。”白思渊很认真的看着陶心雨,他真的很可怜她。

    陶心雨很优秀,但是她的优秀太过个性了,他接纳不了,陶心雨也不是会他会喜欢的女孩。

    “我为了你可以改,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改,我特别努力,我会让你看见一个健全的我。”陶心雨歇斯底里的嘶吼着:“你明知道我不喜欢陆唯一,我和他在一起,开心的大笑,拉着他的手在操场上跑,怂恿他休学和我去西藏,并不是我真的喜欢他,而是为了和他在一起,逼我自己找回做女人的感觉。”陶心雨拉着白思渊的手,说道:“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我真的可以,我可以做回女人的,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

    白思渊没有甩开她的手:“心雨,不要去伤害任何的人,我知道你很善良。”

    陶心雨一直是一个心理有疾病的人,其实说她是疾病并不公平,陶心雨可以乖巧可爱,也可以个性十足,她可以在两性的基础上来回游弋,驾驭的很好,但是为什么就偏偏白思渊不行,她是喜欢白思渊的,但是白思渊的心从来都没有向她打开过。

    白思渊一直在保护她,可是这样的保护让所有人都舞会了,白思渊偏偏是不会解释的那一种人,这样的事情他如何解释,解释了还给自己清白,但是却伤害了陶心雨,所以他宁可什么都不说。

    孙颖晨依旧在读书管理工作,自从上次见到白思渊,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说来也奇怪,天天在你眼皮子底下转悠的人,你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出现在某一个人的身边的时候,突然终止了所有行为,你却像是丢了魂一样,这样的感觉让孙颖晨很不理解。

    孙颖晨回寝室的时候,看着熟悉的道路,晕本这里都是和陆唯一的回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出现的全是有关于白思渊的回忆。

    短短的期间,回忆已经汪洋成海,让她溃不成军。

    这里的蔷薇花,一排排,放眼望去,原本绿油油的大树,火红一片,十分养眼。

    记得孙颖晨为了给白思渊拍一张独一无二的学生会栏里面的相片时,她爬上了大树,让摄影师也隐藏在草丛里,这一条路是白思渊最喜欢走的路,她深知白思渊的所有行程,这还要感谢白思渊寝室的那些兄弟,那些情报都是那些室友告诉孙颖晨的。

    那一天白思渊远远走来,孙颖晨在大树上用力的摇晃树枝,让火红的蔷薇花瓣一朵朵的落下,白思渊穿着白色的衬衫,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球鞋,干练帅气的头发,帅气的不可一世。粉红色的花瓣成了他的装饰物,异常的好看。

    那也可孙颖晨也知道了,什么叫锦上添花,原本白思渊就很帅气,可是他仰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她彻底溺毙在他的眼睛里,脚下一滑,竟从树干上掉了下来,她以为自己会被摔死,可是却被白思渊稳稳接住。

    第一次的公主抱,换来的却是教务处的一次大过处分,可是孙颖晨觉得一次大过换来帅哥的一次公主抱,倒也值得。

    其实孙颖晨自己也搞错了方向,她原本只是一心想要进入学生会,可是慢慢的,她好像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引起白思渊的注意,这一点,是孙颖晨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意会到的,她就在这个方向上,乐此不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