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7 选你是因为你不讨厌
    人在贪欲中失去幸福,在忙碌中失去健康,在怀疑中失去信任,在计较中失去友情,在痴迷中失去分明,在执着中失去宁静,在傲慢中失去自我,在追逐中失去风景。

    孙颖晨往寝室走的途中看见很多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她还觉得奇怪呢,只当其他人是神经病,可是她此刻却想换一条路走,这么想着,孙颖晨立刻转身。

    “孙颖晨,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身后传来陆唯一的声音,还是如同记忆深处的那个音频,让她怀念又想要在记忆中挖出。

    孙颖晨又转过身来,迎上他,道:“好久不见,听说你前不久休学了。”

    陆唯一一双眼睛在孙颖晨身上游弋,最后同样落在那双请冷冷的眼睛上,孙颖晨长了一双桃花眼,特别好看,动情的时候很迷人,可是现在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却写满了讽刺和冷漠,看似在笑,但是只有陆唯一知道,她并不想看见自己。

    “我其实也不想太多的时间打扰你,只是……总之祝福你,希望你会越来越幸福。”陆唯一的祝福是真心的,他也听见了广播里面文学系的大才子白思渊对她的高调表白,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白思渊,思考良久,他继续道:“希望你们彼此都是真心的,这里面没有参杂其他的因素。”

    “陆唯一,你说的话很奇怪,我完全听不懂。”孙颖晨是真的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请你靠边站,毕竟我不想让你的女朋友发现我和你单独见面,毕竟舌头底下压死人,我可不想让你的女朋友误会什么。”

    偶遇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总是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让你遇见费尽心思想要忘记的人。你也想过,总有一天,你会光明正大的指着心脏的位置,骄傲的告诉那人,这里,拆迁了,没地方给你住了。

    孙颖晨几乎是跑着回到寝室的,推开门看见周淼和梦莹还有刚刚下课的黎人舒都在寝室里面,什么时候寝室里面除了黑天是最齐的了。

    三个人像是看动物园的动物一样,眼神跟随着孙颖晨的身影移动,最后黎人舒首先打破宁静。

    “文学系的大才子大帅哥白思渊和你表白了?你答应了吗?你们在一起了对吗?”黎人舒眼神里面难得闪烁着耀眼的光环。

    可是看见孙颖晨并没有回答她,也没有否认,其实这个事也难怪,毕竟那么大的一个帅哥突然告诉你,他喜欢你,而且还是那么高调的表白,任凭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小鹿乱撞,最后失去了方向,就像孙颖晨此刻一样,魂不附体。

    黎人舒自导自演的播放着手机里面刚刚买回来的一段录音。

    “白思渊,你这么对我,是不是喜欢我!”

    “孙颖晨,我喜欢你又怎么样!”

    录音到这里就中断了,孙颖晨不解,也许是无聊的同学p了一段录音罢了,毕竟学校里面的ps高手随处可见,更何况是一段录音呢。

    孙颖晨没有任何解释,她和同寝室的人解释那么多干什么呢,再说了,事实也并不是录音里面说的那样。

    但是孙颖晨气急败坏的问白思渊是不是喜欢自己,白思渊说了这样的一句:“孙颖晨,我喜欢你又怎么样?”可是下一秒突然冲进来一个学生,不由分说的拔掉了话筒的一根线,紧接着白思渊又说:“我不喜欢你又怎么样?更何况像你这么自恋的女孩子,我不知道你哪根筋搭错了,会问这个问题。”

    这就是学校里面的最大的乌龙,全学校的人都认为大神和你表白了,只有孙颖晨一个人知道,并不是这样的,她坐在椅子上,安静的陷入了沉思,今天陆唯一是不是也误会了那个录音呢。

    周淼看着黎人舒依旧陶醉在美好的画面里,不由分说的推了她一下,说:“黎人舒,叫你安静一下,你没听见吗?”

    “我现在怎么安静得下来,文学系的大才子,看上我们孙颖晨了,这是多大的新闻呀,我现在一想我回到班级的时候,会有很多的花痴向我打听孙颖晨,我一颗心呀,就异常的累。”

    周淼叹息,道:“活的累是因为心里装了太多多余的东西,跟吃饱了撑的是一个道理。”

    最后梦莹摔了一个杯子,寝室里面就彻底的陷入了安静,黎人舒是最不能理解的一个人了,毕竟这是天大的好事情,为什么梦莹会这么生气,她为什么不能和周淼一样,只是调侃的语气,有的更多半的是真心的祝福,可是黎人舒不懂的太多了,她不明白梦莹为什么会是这些人里对孙颖晨是最好的一个人,但是有点时候也是对她最苛刻的一个。

    刚刚开学半个月的时候,也是学校一年一次的新生报到欢迎舞会,所有学生都会参加,包括孙颖晨一众人,欢迎舞会上,大家可以随心所欲的穿自己喜欢的衣服,那真是群魔乱舞,让你深刻的知道什么叫闹眼睛。

    周淼依旧是神游风,穿着有别于平时她穿的衣服,而是牛仔裤加t恤,说真的,她这一次穿的还真的挺像学生的,由内而外散发着刚刚上大学的新新大学生,一点都不像老江湖的一根油条。

    梦莹依旧齐耳短发,眼妆永远是她的杀手锏,干练的小西服,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暴露在外,引得很多口哨声连连。

    黎人舒今天穿的……算了还是不介绍她了,毕竟大家都对她心知肚明,可是今天她身上挂着一个精品,为什么说挂着一个精品呢,因为她强行拉着孙颖晨入场,这么热闹的场所,黎人舒是不会放过让孙颖晨加入的,因为自从上事件之后,不知道孙颖晨是不是遭受了打击,她整个人都不是很热情,所以黎人舒想着让这个热闹的场合,缓解一下孙颖晨压抑的情绪。

    孙颖晨被黎人舒安排坐在沙发上,临走说了一句:“安静坐一下,我看那边甜品桌有没有你喜欢吃的蛋糕。”

    孙颖晨的妆容是梦莹化的,衣服是周淼给选的,还挺漂亮的格子抹胸小裙子,肩膀上仅有两根细细的肩带控制住,脖子上一根极细的项链,梳着丸子头,露出漂亮的天鹅颈,孙颖晨不算是长得好看的,甜美也算不上,其实她就是很普通的女孩子,和别的女孩子五二五别,可是她就是有一口韧劲,就是传说中执着的有点傻而已。

    孙颖晨看着桌子上放着樱桃,看着舞池里面跳舞的新学生,脸上洋溢着笑容,天真又无邪,她单手拖着腮,一颗颗的往嘴里送樱桃,然后轻车熟路的将樱桃核吐了出来,吃相及其不雅观,甚至可以用影响市容来形容,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这个时候,舞台上学生会主席,就是前不久和她传绯闻的男猪脚白思渊,对了,现在绯闻也不断,只是两个人都懒得解释罢了,毕竟不是真的。

    白思渊在台上宣布舞会正式开始,然后劲爆的音乐响起,大家很快就沉浸在舞池当中,周淼端着一个餐盘走了回来,放在桌子上,道:“那个大帅哥,刚才往这边看来着。”

    孙颖晨白了他一眼,道:“这有什么呀,我刚才也往台上看了。”这根本证明不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捕风捉影呢。

    这个时候孙颖晨身前突然出现一双手:“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孙颖晨抬起头,看见白思渊一脸帅气的笑容,突然觉得来气,她双手环胸看着:“不可以!我不想和你跳。”

    “哎……你干什么?你拉我去哪?周淼,你救救我……”

    周淼坐在原地,并没有管她,而是小口小口的吃着蛋糕,脸上抑制不住的姨妈笑容,十分满足。

    孙颖晨就这么被白思渊活生生的拉着滑进了舞池。

    “白思渊,你干什么呀,你不是现在咱俩传绯闻呢,作为当事人,你连解释都不解释,你想干什么呀?你不要名声了?”孙颖晨想要躲开他的钳制,可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推开他,只是感受到后被那双手服帖的放在她裸露的背上,丝毫不避讳,好像俩人熟的跟什么似的。

    “流言止于智者。”白思渊将她拉近怀里,道:“安心跳舞。”

    “可是我不会呀。”孙颖晨是真的不会跳舞,瞎得瑟还行,可是这样专业的舞蹈,她只能做到不踩对方的脚而已。

    很快,孙颖晨就看见了旁边跳舞的一对璧人,前不久堵住她去路的陆唯一,身边对着他笑如夏花的陶心雨,两个人看上去十分幸福,孙颖晨的心莫名的慌了,对方越幸福,她的委屈越沉重,好似对方的幸福是建立在她委曲求全的基础上,凭什么他们笑的那么开心,难过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白思渊感觉到孙颖晨的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脸上原本木讷的笑容突然十分灿烂,三三两两的舞步她跳的很好,也跟得上他的步伐,两个人异常的默契,好似真的是一对似的。

    白思渊挑眉,很赞赏她的眼神,说:“世上根本不存在不会做这回事,当你失去了所有的依靠的时候,自然就什么都会了。”

    “白思渊,你这是在挖苦我吗?”她突然朝着白思渊咋眨了一下眼睛,道:“陶心雨在你的隔壁,这就是你为什么要拉着我跳舞。”孙颖晨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她笑了笑继续道:“只是我不懂,你大可以随意拉着任何一个女学生和你跳舞,就是为了遮掩你虚妄的自尊心,为了做戏给陶心雨看吧,可是为什么偏偏拉着我呢?”

    孙颖晨是真的好奇,白思渊对自己说不上好,但是绝对是不好,可是在迎新舞会上却偏偏挑中自己。

    白思渊笑了一下,说道:“因为你并不讨厌。”

    孙颖晨那一刻眼前都是小星星,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白思渊会得到全校女生的喜欢了,因为只要他对你笑,你就的一颗心就别想放在别的男孩子身上,他就是有这么一张人神共愤帅气的脸,偏偏他还十分有才华,至于感情专一,目前看来的确是这样的。

    至少孙颖晨现在看见的是白思渊还是应该很在乎陶心雨吧,要不然干什么拉着自己跳舞呢。

    “白思渊,等不起的人就不要等了,你的痴情感动不了一个不爱你的人,伤害你的,不是对方的绝情,而是你的心存幻想的坚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