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6乌龙事件懒得解释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自从上次事件,孙颖晨一席话让白思渊相信,她可能真的知道一点消息,但是知道的也不多,充其量只是看见了对方,还不知男女!

    白思渊的确给了孙颖晨一次面试的机会,可是紧接着,面试的结果下来了,她失败了。

    孙颖晨失败的消息是黎人舒带给她的,她咬牙切齿:“我不相信。”

    黎人舒摇头叹息,道:“失望并不可怕,怕的是失望过后,还心存侥幸,试着继续相信。”

    “那个白思渊就是公报私仇,我不相信,我就这么落榜了。”孙颖晨有些愤恨难平。

    “算了,其实食堂也招人呐,还有图书馆也找勤杂工的,而且工资都是一样的。”黎人舒看孙颖晨如此生气,就给她出注意。

    其实黎人舒哪里知道孙颖晨只是为了简历上好看而已,可是现在已经升级到,她必须进入学生会,而且拿这个当必须必的事情来办。

    接下来除了平日里的上课之外,孙颖晨就直接黏上白思渊,什么徒手撕快递,点外卖送奶茶,诸多狗腿子的事情孙颖晨做的简直是不亦乐乎,只等白思渊醒悟,这个助理人选非她莫属,可是等来的依旧是白思渊一句不咸不淡的:“放弃吧,孙颖晨,这个职位你真的不合适。”

    第一次,孙颖晨知道了什么是磨刀霍霍向猪养。

    梦莹看着躺在床上一脸绝望的孙颖晨,问她:“你怎么了,感觉你最近晒黑了,好像还瘦了,大三的功课也没有那么紧张啊。”

    孙颖晨懒得和她说太多,好像多说一句话都会耗费她的元气一般,只是把一本笔记本扔给她。

    梦莹好奇,接过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的字,同样的后面用红色的碳素笔画上一个大大的叉,代表这一条根本没用。比如上面都写了。

    白思渊喜欢喝红豆奶茶,去冰半糖,后面不但画了一个叉,还备注了一句话:“白思渊大变态,喝了奶茶,不买账,臭不要脸的!!!”然后又画了一个猪头。

    白思渊看中一款球鞋,备注:“已经购买。”然后又写小道消息,白思渊中意球鞋的限量款海报,紧接着孙颖晨又在笔记本上标注,海报申请官方平台……最后在这一条消息上面标明:“白思渊收了海报,只说了一句谢谢。”简直不要脸本尊,老娘给你凌晨排队拿海报可不是为了听你说谢谢的,老娘是让你给我面试通过呀!!!

    白思渊想看电影,此处又标注:“小道消息,白思渊纯属直男,一个人看电影尴尬,但是绝对不和不喜欢的女生看电影。”这里孙颖晨标注的文字特别多,从她开始选片开始,又到相约白思渊全寝室男同学一起看电影,薯条爆米花买了一堆,可是当天白思渊根本就没有去,全都便宜了他们寝室的兄弟们,孙颖晨在这里画了一个吐血的表情。

    类似于这样的计划,孙颖晨写了几乎是半本,梦莹看的脸越来越黑,也耐不住性子往后翻了。

    “孙颖晨,你疯了,只是一个学生会助理的职位你犯得着下这么多心思吗?还有你最近和那个白思渊走的也太近了,这根本不像你。”梦莹把本子放在桌子上,道:“你……该不是喜欢白思渊吧?”

    孙颖晨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一脸不可描述的表情:“我疯了,我没事找自虐啊?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变态,除非我脑子被门夹了!”

    一边坐着椅子上,脚盘在肩膀上,用特别诡异的造型坐着瑜伽,另外一只手还拿着眉笔,对着已经够漂亮的眉毛描呀描呀的,孙颖晨生怕她一个不小心,眉毛的尾端到嘴角画上一个感叹号,可是孙颖晨的担心是多余的,周淼是一个瑜伽高手,她可以在最柔软的程度上,不把自己给拧巴死,这是周淼对自己的仁慈,也是对寝室姐妹的仁慈,毕竟出了人命对谁也不好。

    “既然你不喜欢白思渊,那么白思渊那个小子该不是喜欢你吧。”周淼一语惊醒梦中人,一下子吓了孙颖晨一跳。

    “别瞎说,他怎么可能喜欢我,直男癌都晚期了。”孙颖晨一直摇头否认着。

    周淼把腿放下,又拿出一只口红,开始涂那猩红的唇:“你看那个男的喜欢这么被缠着,不早就发脾气让你滚了,可是他不还是乐此不疲,这说明,那小子从一开始就打你的主意,孙颖晨,你小心点。”

    梦莹有点坐不住了,看向孙颖晨:“这不是真的吧?”

    孙颖晨开始沉默了。

    炎热的夏天并不像以往那么热情如火,屋内的几个人都各怀心思,好像是一部默剧。

    此刻午间十二点,一个月只有这一天是白思渊亲自在广播中心播音,而这一天会有很多暗恋他的学生选择一个地理位置最佳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听着白思渊充满磁性和浑厚的嗓音,暗自陶醉着。

    “大家好,我是白思渊,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段小文字,内容献给分手了依旧躲起来疗伤的人们。”

    这原本没什么,可是刚才周淼说白思渊喜欢自己,而现在白思渊又在广播里面播这样的文字,孙颖晨怎么可能再坐得住呢,她噌的一下从寝室里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孙颖晨,你去哪?”梦莹不解看着早已经消失不见人影的方向,周淼放下口红,说:“估计是见她的情郎了。”

    “孙颖晨不喜欢他,你别乱说了。”

    “当年多么认真,也抵不过成熟以后平淡的笑声。”白思渊的声音从广播里面传出来,十分的好听。“多年以后,我还是傻傻的,尽管人生道路难走,也一心想要寻找一个依靠来奢求,我就像被挡在了真爱的大门口,真的很怕多年以后我变成爱情世界里的留守。从前觉得什么都不怕,握在手里的最真实,只要你的手还是我牵着,只要你的头还在我肩膀靠着,我就有十足的勇气和热情给予你承诺,那时的心情多么亢奋,那时的表情多么纯真,好像已经没有任何犹豫的肯定,你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那个人。那时我们没有一刻想要放弃,我们甚至在最年少无知、最无能为力的时候想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我们没有任何能力,你却想要成为我身边最美的那个女孩,我却不假思索的承诺你一切想要的未来,尽管爱的荒唐至极,却没有想过那就是很多人最后悔最遗憾的曾经。”

    白思渊带着耳麦对着话筒仿佛说着世间最美的情话一般,可是下一秒,大门被人打开了,毫无征兆,几乎是大门从外面被人爆破而出。

    孙颖晨因为一口气爬了四楼,气息不太均匀,长长的头发此刻也乱的毫无章法,唯独一双眼睛似乎是要嗜血一般。

    白思渊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很认真的对着话筒继续说着:“不要用耳朵谈恋爱,真正对你好的全是细节。”

    孙颖晨咣当一声把门又给关上了,气急败坏的走到白思渊身边,一把掀开他的耳麦,白思渊一下子没有防备,背靠着椅背上,看着双手支撑椅子扶手,满脸杀气的孙颖晨。

    “白思渊!你这么喜欢整我,到底为什么?”

    校园里原本都安安静静听着白思渊声音的学生突然听见广播里面这么一句,大家都开始绵绵相许,就连周淼和梦莹都同时坐不住了,挺直了脊背听着广播里面的声音,生怕错过什么惊天大秘密。

    “孙颖晨,进办公室都不会敲门吗?你现在气急败坏,是什么态度?”白思渊就算是生气的声音在广播里面也是格外的好听。

    “我什么态度完全取决于你对我的态度。”孙颖晨把憋在心里话终于说出了口:“白思渊,你这么对我,是不是喜欢我!”

    白思渊,你这么对我,是不是喜欢我!

    广播里面这么直白的对话简直让看客们分分钟自动脑补,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看。

    白思渊也坐不住了,双手搭在孙颖晨的肩膀上,用力一按,原本两个人的位置相互兑换了一下,孙颖晨被白思渊按坐在椅子上,而她刚想起身,突然不敢动弹了,白思渊欺身而下,脸对着脸,距离只有一公分的样子,白思渊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孙颖晨的瞳孔里有自己的影子,一张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他痞痞一笑。

    “孙颖晨,我喜欢你又怎么样!”

    学校操场上的男同学们都如负众望一般,恨不得都开香槟庆祝一翻,庆祝大家唯一的假想敌终于有喜欢的人了,而此刻操场上一群群的女同学,红着眼眶,强忍着不让眼泪滑落,一颗颗芳心破碎,暗恋的男同学就这么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了。

    广播里面再也没有发生任何声音,但是大家口口相传的却是这么一段对白。

    “白思渊,你这么对我,是不是喜欢我!”

    “孙颖晨,我喜欢你又怎么样!”

    原本把广播都录制下来的女同学,想要每次失眠的时候偷偷听一下暗恋男同学白思渊的声音,可是话锋一转,突然来了一票想要买今天午间广播的学生。

    而这个女同学突然大赚了一票,虽然失恋了,但是在金钱上得到了弥补,也算是上天给的另外一种补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