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5 对方我看见了,不辨男女
    感情中最令人绝望的事不是因为爱情结束了,而是因为当一切都结束了爱却还在。

    孙颖晨拿着黎人舒给的推荐信走到了学生会的小四楼,黎人舒自大学入学之日起就申请了学生会这个光荣的称号,虽然不是什么大的职位,但是一个月好歹可以拿到大约五百元的生活补贴,对于学生来说,五百也是钱啊,再说了,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不考研究生的话,也要步入社会,自己没有一技之长,怎么再人才济济的新新毕业生里脱颖而出。

    所以能解决目前的生计问题,又可以给日后的简历上填上漂亮的一笔。

    孙颖晨终于爬上了四楼,嘴里念叨着:“学生会主席……嗯,在这里。”

    一处写着学生会主席的牌子下,她终于站住了,刚想敲门,门就突然开了,吓了她一跳,而门前突然毫无征兆出现的人也吓了白思渊一跳。

    “啊!”

    “啊!”

    两个人齐刷刷的吓了一跳,同时后退。

    孙颖晨手里面的自荐信也扬手飞舞,纸张在两个人面前狼狈的飞舞着,最后落在地上。

    白思渊看了孙颖晨一眼,道:“当真见到你没好事。”说完,正准备关上门离开。

    孙颖晨看了看他,又抬头看了看门上的牌子,在狗血也不过如此了,她还是开口问了一嘴:“您是学生会主席?”

    白思渊声音浑厚:“正是在下。”

    孙颖晨没想到死在死对头上了,连忙弯腰捡起黎人舒写的推荐信,狗腿子一般交给白思渊的手里,说:“对对对,就是我。”

    孙颖晨还没有来得及自我介绍,甚至还没有说开场白,就听见白思渊说了一句:“你不合适,回去吧。”说完就把推荐信还给了孙颖晨。

    孙颖晨连忙拉住他的胳膊,说:“你还没面试呢,也没有看我的推荐信,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合适呢,我能做的可不单单是推荐信上面的,而且你还没有试试,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万一我们很合拍呢。”

    白思渊低头看着她拽着自己胳膊的手,纤细洁白,他回身的时候刚巧将她控制在门板上,略微高大的身子倾斜,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相互喷在对方脸上的呼吸。孙颖晨有些害怕,呼吸也变的淡淡的。

    白思渊声音很好听,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心也莫名的漏跳好几拍。

    “我想,我找助理就有权利说合适不合适,而且,我只知道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简直是帅到人神共愤,这个挨千刀的,要说话就好好说话,干什么靠的这么近?呼吸,为什么我不能呼吸了。

    “我说的够明白了,你回去吧。”说着白思渊就要离开,孙颖晨看他要走,也来不及想别的,伸手居然就环住了他的腰,白思渊没防备就这么被她抱了个满怀,干净的洗衣粉味道,清新又淡雅,混合着陌生男性的气息,让孙颖晨没有办法思考。

    白思渊愣住了,双手搭在了孙颖晨的肩膀上,略微带着薄怒:“色诱这一套在我这没用,而且我负责的告诉你,只要我当学生会主席一天,你就没有任何借口可以进入学生会。”说着作势要推开她。

    孙颖晨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看着他,道:“你说什么呢?谁色诱你了?”

    白思渊指了指她抱着自己的那双手,道:“这不是色诱?”

    孙颖晨连忙收回手,无助的放在胸口,解释道:“我不是色诱,我是……”她脑子里飞快的闪烁着几个词,但是几个词都被她给否了,终于她快速如高铁的脑子,想好一个特别好的词:“我只是在讨好你。”

    白思渊一脸正经的说:“你在讨好?”

    “对,我在贿赂,我在贿赂你的对未来下属的好感。”孙颖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戏精,这么讨好白思渊,不管成败,他总归会给自己一个面试的机会吧。

    谁料,白思渊依旧一本正经的说:“你公然贿赂上司,早已经没有了面试资格,你回去吧。”说着,他转身离开。

    孙颖晨实在气不过,明明已经说了那么多好话,怎么就油盐不进呢。

    “白思渊你公报私仇,算什么正人君子。”

    白思渊脚步一顿,站住了脚步,孙颖晨看有效果,既然软的不吃,那么就来硬的,鼓足勇气继续道:“你怪我足球场上拦球,又怪我弃考,让你顶替,可是这一切都不管我事,你我并不认识,这是发生了一连串的误会,才会引发的蝴蝶效应。”

    “你说完了。”白思渊并没有回头,只是给她最后挣扎的机会。

    孙颖晨点头:“是,我说完了。”

    “说完,我可以离开了。”白思渊问:“你耽误了我太久的时间了。”

    孙颖晨闭上眼睛,打算拿出最后一个必杀技试试,:“等一下,我还有一个情报和你交换。”

    白思渊根本没有给她任何机会,依旧迈开步子继续走。

    “我知道你之前在燃酒吧被人在男厕所打了,而且你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为什么会打你。你难道不好奇吗?”

    白思渊终于停下脚步了,他这一次没有站在原地,而是直接大步走到她面前,仅在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你继续。”

    孙颖晨呵呵一笑,感情他把这个事情看的这么重,仰头看着他:“你女朋友都和你分手了,你不关心她为什么会看上他,却关心这件事情?白思渊,你脑回路到底怎么构造的?”

    “孙颖晨,我答应给面试的机会,刚才你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内幕?是不是!”他虽然前一句是疑问句,可是最后一句话却是十足的肯定句,眼前的女人一定知道内部,要不然,她一个女生怎么会知道他在男厕所被打。

    “我的确知道内幕,你想知道也行呀,除非有条件和我交换。”孙颖晨一双桃花眼十分狡黠的看着他。

    白思渊最讨厌有人威胁他,更加讨厌有人设定圈套,眼前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踩雷,可是想到之前喝多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被人打了,可是对方是谁,为什么打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憋火的事情实在让他彻夜难眠。

    “我看你的表情是想知道,对吗?”孙颖晨依旧加注:“如果你不想知道的话,就算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就当那天真的喝多了,短片了,做了一个梦罢了。”说着,孙颖晨作势要走了,边走还边叹气:“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就被人打了呢,该不是就是因为太优秀了,也不对呀,可是……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当孙颖晨走到白思渊的身边的时候,白思渊主动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我答应你,给一个面试的机会,但是你要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了多少。”

    孙颖晨假装弹了弹他肩膀本就没有的灰尘,因为要装着酷酷的动作,天知道她做的多艰难,因为白思渊太高了,她胳膊也抬的不太舒服。

    “现在不是我和你讨价还价的阶段了,现在的我,不单单要一个面试的机会。”孙颖晨挑眉:“我要当助理!”

    白思渊眉心一跳,看着眼前这个好像十拿九稳的孙颖晨,突然笑了:“你最好让这个秘密永远烂到肚子里,我不想听了。”说着,转身要走。

    孙颖晨连忙拉住他的手,用力将他拽回了学生会主席的办公室,咣当一声就把门关上了,而这一刻,白思渊是被眼前这个暴力女摔倒门板上的,她一个其欺身上前,因为个子矮,这个原本帅气的动作让她做的实在可笑,可是气势要做足,她仰着头,说:“你说的,一个面试的机会。”

    白思渊低头看着她,道:“成交。”

    下一秒,孙颖晨坐在白思渊的对面,手里面的矿泉水瓶子都快让她捏碎了,脑海中盘算着如何和白思渊说那天的事情,如果和他说了,是她打了他,别说面试了,日后见面都会剑拔弩张的,更何况她还有一年毕业,可不想把未来的日子活成如此清贫。

    “你怎么还不说?该不是你骗我,你根本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孙颖晨双眸不安分的算计着,最后小心谨慎的说:“那天我也看不太清楚,你知道的,毕竟在男厕所,那天我只是看见从男厕所冲出来一个人,紧接着男厕门没来得及关上的时候,我才恍惚看见……好像是你,你应该被打的挺严重的,都流鼻血了。”

    白思渊原本只是想着她可能不知道,但是那天的事情说的这么仔细,一点挑剔的漏洞都没有,最后他把问题锁定在:“你看见了那个行凶的人了?”

    孙颖晨急了:“只是打了你,怎么就成了行凶的人了?请注意你的措辞。”

    白思渊游弋的眼神在落在她的身上,不解:“又不是你打的,你干什么向着对方说话。”

    孙颖晨不不假思索道:“我当然要帮着对方说话了,毕竟也没把你怎么样,顶多就是脸上挂彩了,你若说这个事是行凶,那我岂不是知情不报了,这个事分分钟上升到了民事纠纷上了,亏你还是学文的,怎么法律常识都没有吗?”

    孙颖晨顾左右而言他。

    白思渊索性相信她,又问:“你见到那个袭击我的人对吗?”这一次白思渊用袭击这个词,紧接着他又问:“你看见对方长什么样子?”

    孙颖晨故意思考了一下:“我看见对方穿什么了,但是不确定男女。”

    白思渊懵了:“不确定男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