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4科考不是科举
    生活不是用来妥协的,你退缩的越多,喘息的空间就会越少。

    科考的日子到了,一个系里面一共出10名同学,孙颖晨是其中一员,她不是没有看见之前休学现在回来的陆唯一。

    孙颖晨想过很多画面,他们再次见到会不会尴尬,会不会像歌词里面唱的那样‘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可是歌词就是歌词,场景很美好,也道尽了两个人不计较从前。

    可是再多的设定也没有说,陆唯一他伸手帮一边的女孩撩头发,那个人孙颖晨见过,那个女孩就是梦莹口中所说的,一定要赢过的女孩陶心雨。

    此刻梦莹也看向了孙颖晨的这个方向,眼神中的复杂,太多的交际,不用言说,一切都已经明白了。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好像是孙颖晨再问:“梦莹,你都知道的对吗?其实你一早就知道陆唯一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也一直都知道陶心雨的存在。”

    而隔着不远的梦莹也仿佛耳语和她说:“是,我都知道,一开始就知道,陶心雨看上的男人,哪一个能逃得过,优秀如白思渊,不也被陶心雨控制的服服帖帖。”

    “但是,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不肯早点告诉我,我们不是和平分手,我是被分手。”

    “那又怎么样呢,委曲求全,说你离不开他,你的骄傲呢?”

    “……”

    第一次科考,孙颖晨缺考了,她没有进考场,但是考试的教室依旧坐了10个人,科考是各个班级选出一名优秀的学生去考试,评定一个班级的级别,孙颖晨缺考了,自然有别的班级的人做为替补队员上来,这个体系就和足球篮球队员的替补一样,总要有一个放弃园权力,可是一般不会有这样的权力,但是这一次却有这样一个不能推脱的权利硬生生砸在了他的头上。

    考场里面坐着的替补人员是白思渊,他并不想参加,可是看着原本桌子左边角落贴着原本主考人员的名字的时候,他似乎一瞬间记住了这个名字,几乎是几个世纪也不会忘记——孙颖晨。

    考试结束了,当天下午大榜就已经出来了,梦莹并没有看见名单上有孙颖晨的名字,她一下子急了,连忙跑回了寝室。

    推开门的时候,果然寝室里面有背对着她坐着的孙颖晨。

    “我猜你会是第一个先回来的人。”孙颖晨首先打破宁静。

    梦莹走了进去,她想过一百种开场白,可是现在却只能说一句:“对不起。”

    “有什么好道歉的呢,我没有理由怪你。”

    梦莹走到她的面前,问:“你为什么没有参加考试?你努力了那么久,你为什么要放弃呢,我不懂。”

    孙颖晨却笑了:“我那么努力是因为你的一句话,我这么做是希望你的希望不要落空,可是我知道的你的目的的时候,我参加考试已经没有意义了,我赢了陶心雨又如何,我终究还是输了陆唯一,我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输家。”

    “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抗拒,我认为在考试中你赢了她,你就扳回一局。”

    孙颖晨起身抱住了梦莹,用力的紧紧的抱住了她:“梦莹,我不爱他了,真的不爱了,你相信我,我以后的人生不会再有关于陆唯一的任何一件事,我都已经这么潇洒了,你还替我不值得什么呢,我们都好好的,都好好的。”

    “孙颖晨,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并不好过,我脑子里有两个我,一个想见你,一个想躲你。”

    孙颖晨感受到梦莹抱着自己双臂是发抖的,在寝室里面,只有梦莹和自己走的最近,也是她愿意用一整夜的时间陪着她发呆,梦莹对于孙颖晨来说,不仅仅是姐妹,更加是心腹,是值得用一辈子来守护的知心朋友。

    孙颖晨这一次的弃考,彻底的放弃了以后参加科考的机会,但是她并不后悔,为班级赢得了荣誉,却失去了自己的帅气,这样的荣誉她不稀罕,也不需要。

    终于,她断了和陆唯一唯一的牵连。

    ‘我们靠爱或者,却在孤独里成长。’

    刚刚结束一堂课,孙颖晨一个人回寝室,周淼和梦莹报了小语种,所以还有一堂课等着她俩,而孙颖晨刚好没课,没有课的时间里,她就喜欢宅在屋里,近期她养了一盆绿萝,那是梦莹送她的,说纪念“向死而生”,她也十分用心的养它。

    “孙颖晨!”

    一个语气并不善的男声传来,她回头却看见背对着光线站着的他,一直听黎人舒叨叨白思渊多帅多帅,今天这么一见,的确比在洗手间里猫腰想要找厕所吐的他好看多了。他兴许是刚运动完,头发湿湿的,额头上密密的汗珠,青春又养眼,孙颖晨别过脸去,的确,男色真的是要命的产物。

    “你叫我?”这么尴尬的站着也不太好,孙颖晨索性迎战了,她也不想躲躲藏藏的,毕竟在男厕所是她打了他,敢作敢当。

    “你是……”

    “没错,就是我,怎么了?”孙颖晨直言不讳,直接抢了他的话。

    白思渊没想到她会这么果决,道:“你还知道承认。”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怎么就不敢承认了。”孙颖晨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学生,这个时间是下课的时间,走道上好多学生,她相信白思渊不敢在这里动她一根手指头。

    “就你还称好汉,上次足球赛事,就是你多管闲事,让我们队赢的不光彩,足球场平白无故冲出来一个愣头青。”

    孙颖晨一下子就想到了,原来是这件事情,上次是因为黎人舒被黄震欺负,所以她气不过才去拦球的,可是孙颖晨哪里知道,就算是她不拦球,那个球也进不了球门,可是就是因为她突然出现,让原本正大光明赢的足球,成了人人口中说的那个版本:“白思渊足球队赢的并不光彩,要不是孙颖晨,他们输定了。”

    孙颖晨哑口无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争辩什么,因为这个事情是真的。

    “还有,你既然报名了科考,为什么要弃考。”白思渊脸色十分难看。

    孙颖晨就算是不问,也知道白思渊和陶心雨的那一段,两个人在同一个考场,而且前任和现男友,两个人势均力敌,原本两个人不用整面交锋的,可是又是偏偏是孙颖晨成插一杠,让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可能。

    “你考试多少名?”孙颖晨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而且这一句还没有过大脑。

    白思渊不假思索的说:“第一。”

    “哈哈,你可以啊。”孙颖晨笑的特别淘气,道:“你赢了前女友的现男友,你还有什么气可生呢?”

    白思渊更加不解:“你一个面对前男友的现女友就落荒而逃的人,凭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孙颖晨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和他解释,只是说道:“因为你替我报仇了。”

    “孙颖晨,仇你自己报,仗要自己打,我和你的交集仅此而已,我不希望再见到你。”白思渊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一句话:“遇见你就没好事。”

    孙颖晨愣怔在原地有些发懵,这什么和什么,她对着白思渊的背吼着:“对,千万别再遇见了,你遇见我,还真没好事。”她吼完突然扑哧一声笑了,想着上次男洗手间她打了他一通,想必这件事情,自己不说,他一辈子都不知道,只当自己太帅了,人神共愤的结果。

    孙颖晨回到寝室,就看见黎人舒一脸悲戚的表情。

    “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银行卡上的余额,敢于正视磅秤上的数字。”

    孙颖晨将一落会计书放在桌子上,道:“怎么了?你又胖了?”

    上次是因为黎人舒喜欢那个体育界的黄震,所以蒙下功夫,不仅减肥颇见成效,瘦了6公斤,可是世态炎凉之后,黎人舒的体重又回来了不说,还胖了4斤,这真是得不偿失。

    “孙颖晨,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先去地下暗装去卖血,然后去报一个瑜伽班减肥啊?”黎人舒站在称上,哀戚的看着上面的数字。

    孙颖晨看着她腰间那个浑然天成的游泳圈,自己也是暗自吓了一跳,这无疑不是血的教训,也是日后给她脑海里免费安装了一个警钟,时不时的就提醒自己不能贪嘴,不能长胖,但是现在看着黎人舒看这自己这个小眼神,她也不能不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没有能力把眼前的苟且过好,就暂时不要去想诗和远方。”说完,就收了自己的脏衣服打算去洗衣间洗衣服。

    黎人舒想了一下孙颖晨的话,突然笑了:“可以呀,你一个学会计的,居然文字也玩的这么好,诗和远方都用上了。”

    “我当然可以了,我还知道c位出道呢。”孙颖晨特别得瑟的神情。突然想到她之前那一句话,敢于面对银行卡上的余额,她不敢面对,又折回回来,看着依旧站在称上的黎人舒,道:“我上次听你说,你们学生会招助理,还有工资可以拿,是不是?”

    黎人舒点头,道:“是,还在找助理,但是这个助理并不好找啊,不但要能忍受得了学生会主席,还要……”

    “你觉得我行吗?”孙颖晨一副你的甜蜜小可爱上线了的贱兮兮的表情,看的黎人舒胃里一阵不适。

    “我的伙食费就看你帮不帮我了。”孙颖晨又换了一副乖巧卖萌的表现,脑海里面还想着下一个换什么表情的时候,黎人舒终于点头了。

    “行行行,我不是梦莹,不吃你这一套。”

    这个时候梦莹走了进来,估计是外面太阳太大了,晒的梦莹脸上略微发红,但是依旧不影响她十分中性的帅气外表,利落的短发,精致的眼妆,梦莹的眼睛真的很好看,琥珀色的瞳仁,迷人又勾人。

    “又说我什么了,什么吃不吃这一套的。”梦莹脱下她前不久淘腾来的小西装,里面的t恤刚好衬托她精瘦的身材,真的平的一塌糊涂,至少肉眼可见连“优秀”都算不上。

    “优秀”这个词是周淼发明的,因为她说过,一个优秀的女生连胸都是a。这个a自然是优秀了,可是梦莹连优秀都不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