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3哪像你,去个洗手间血雨腥风
    孙颖晨低着头翻看书包里面的衣服,没有抬头看洗手间的房间,但是这家她来过太多次了,直觉跟着地面上脚印的夜光灯走了过去,最后推开厕所的门走了进去。

    书包里面一条一字肩裙子,是她喜欢的绿色,上次孙颖晨过生日周淼送她的。

    孙颖晨换好衣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还是喜欢把头发散落下来,倒不是说有多淑女,而是可以适当掩盖住脸上偶尔的落寞和悲伤。

    葱白的指尖划过镜子中面色略微苍白的自己,轮廓如此清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有些苍白的脸,再无红润。

    时间真的无情,不给你机会,拿走了几乎是你的全部……

    孙颖晨听着洗手间的门嘎达一声,然后一股很浓的酒气,隔着四五米远都可以闻见,孙颖晨回头,却看见一个低着头猫着腰走进来的男的,这里明明是女洗手间,她脑中警铃大作,突然想到什么,不假思索,猛然用手中的书包狠狠砸向该男子。

    “嗯……”

    一阵刺痛,白思渊没有防备,就这么一下下的被打,甚至还来不及看对方是谁,刚刚喝的酒还有些微醺,此刻竟然被吓的几乎酒醒了一半。

    “谁呀?疯了?”白思渊抬头,没来得及反应,又是一阵猛砸。

    “还敢问谁,姑奶奶告诉你,好事都记日记本了!”打完,孙颖晨开门作势要走,突然想到什么,回身又朝着白思渊的屁股踹了一脚,白思渊原本喝酒酒有些身体不太协调,这才让孙颖晨打的毫无回手之力。

    孙颖晨打的也不是太方便,一字肩的裙子,两个胳膊抬起来十分费劲,千万别问为什么,不信你试试穿着一字肩的裙子打人,在可以随心所欲打人的前提下,还可以抬起胳膊也不怕下面走光,这简直是为难人的设定。

    “太不要脸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进女厕所。”孙颖晨虽然打了对方,但是依旧愤愤不平,突然她看见对门处,又回头看看自己刚出来的门,一个机灵,好似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在漆黑夜晚中,女厕维修四个大字明晃晃的映衬在眼前,而下一秒一个女保洁走到女厕门口,将牌子拿走,顺势还和孙颖晨说了一句:“女厕现在可以用了。”

    孙颖晨回头看着那个关闭的男厕所的门,听着里面哎呀哎呀的痛呼,知道闯祸了打错了人,索性快步离开案发现场,装着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卡座处,周淼和梦莹已经开始点吃了,还不忘给孙颖晨点了一杯葡萄汁,招呼她过来坐。

    孙颖晨看了另外一眼空位,道:“黎人舒呢?”

    “去洗手间了,你俩脚前脚后。”周淼将葡萄汁放在孙颖晨的面前,道:“你说咱们学校的学生是不是都来这家酒吧了,今天所有的果汁都售罄,你烧高香了,只有这一辈葡萄汁了,你就将就喝吧。”

    都知道孙颖晨不喝酒,平日里拿咖啡当水喝的大学生里,只有孙颖晨一人,特别讨厌喝咖啡,用孙颖晨的话来说:“为什么要喝咖啡,我困了就去睡觉,犯不着都困的眼泪直流,我还要强做镇定的说不困,再说了,咖啡太难喝了,就是中药的升级版。”

    对,孙颖晨不喝咖啡,若是逼着她喝咖啡,她就装死给你看。当然了,她也不喝茶,因为不管什么茶,什么三六九等级别的,她统统喝不了,因为喝了胃疼。孙颖晨也算是一个奇葩了,平时难得看见她喝水,除非渴死,否者你无福看见她喝水。

    “原本就是开学第一天,各个班级安排的课程也很少,大家出来聚聚,在所难免,这一家酒吧又物美价廉的,再说了小哥哥小姐姐也特别多,肯定招人,有的喝就不错了,别挑了。”梦莹白了她一眼,道:“平时点喝的,就你事多,赶紧坐下吧,等那个卡斯就上台唱歌了,你要是耽误我看她脸,非打死你不可。”

    孙颖晨顺势坐下,品尝了一下就剩下最后一杯的葡萄汁,透着暗沉沉的灯光来看,这个和墨鱼汁没有差别,喝,觉得咽不下,不喝,又盛情难却,孙颖晨也矫情,索性低头抿了一小口,葡萄的酸汁还算正宗,她抬头看见梦莹和周淼同时看着她,道:“你俩看我干什么?”

    “就是想问问,这最后的一杯葡萄汁好不好喝,你这个地主平时就难斥候。”

    孙颖晨招手:“服务员。”叫了一声不远处的服务生。

    很快服务生就过来了,一脸谄媚的笑容,感情周淼这一群人经常光顾这里,服务生都已经混的脸熟了。

    “帮我倒杯水吧,清水。”孙颖晨将葡萄汁推给了周淼,道:“这兑了水的葡萄汁的确难喝,若说事最后一杯,我不太信。”

    周淼是一个典型压不住事的人,一听鲜榨葡萄汁兑了水,双手环胸靠在了沙发上,用特别受伤的眼神看着服务生,也不说话,也不交代这事怎么办。

    就看服务生脸都坏绿了,忙不迭的说:“鲜榨果汁真的售罄了,要不然我送你一打啤酒,作为补偿。”

    周淼从包里面拿出”燃”的vip卡,在眼前晃悠了一下:“我应该算是你们家的大客户了吧,平白无故的要你们一打酒干什么,你也看得出来,我们都是好学生,怎么就来酒吧喝酒了呢,说出去,多可笑,也没人信呀。”

    孙颖晨太佩服周淼这个死不要脸的精神了,她都已经穿成这样了,小乳沟吸睛又抢镜的和人小哥哥说事好学生,孙颖晨都替她捏一把冷汗。

    “要么,你看怎么办,大小姐,这酒吧都是你家开的,库房有啥没啥你太门清了。”服务生都快为难死了。

    对了,忘介绍了,燃这家酒吧是周淼家开的,酒吧也不算是一个小的酒吧,但是生意不错,价格公道,吃的味道也不错,属于学生消费的起的一家算是小资的场所,所以很受这附近的学生喜欢,也时常在这里举办生日派对之类的。

    孙颖晨摆了摆手,示意服务生可以离开了:“算了,算了,我只需要一杯水,要是实在没有,兑水的葡萄汁,我也喝。”

    梦莹一脸坏笑,一时间气氛有些古怪,突然三个人相视一笑,咯咯咯的笑的没完。

    周淼每次来都刁难自己家的服务员,无一例外,这些服务员也愿意陪着她玩,但是今天的这个服务生看样子脸陌生,想必是新来的,但是也可以准确无误的说出周淼是这家的大小姐,看样子,平时服务员对周淼也算是深恶痛绝了。

    “你虽不在江湖,但,江湖依旧有你的传说。”孙颖晨笑的几乎快岔气了。

    周淼白她一眼:“你再笑,再笑今天这一顿,你自己花钱。”

    “别别别,大小姐,我囊中羞涩,你是知道的。”

    三个人依旧在打趣的时候,突然一个格外犀利的笑声传来,那个穿透力,十分惊人,三个人齐刷刷的看过去,是黎人舒回来了。

    黎人舒几乎说话都有些笑的断气,断断续续的说:“你们知道我刚才看见谁了吗?”

    孙颖晨说:“谁也没有在你身上按一个gps和行车记录,谁知道你刚才看见谁了。”

    黎人舒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好久才平复情绪,说:“我刚才在男厕所看见白思渊了,文学系的他,简直活成一个神话,他平时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这么禁欲系的盐系少年郎,不知道被谁给打了,那叫一个惨呐,不知道凶器是什么,鼻子的血一直流一直流,哈哈哈。”随即伴随着黎人舒招牌性的笑声。

    孙颖晨下意识的将自己的书包往身后推了推。

    白思渊这个人她是知道的,文学系的大才子,追求的女生前仆后继,但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成为他的女朋友,也不知道这个白思渊到底喜欢什么的女生,校园很快传说他其实是一个弯的,纵然这样的绯闻也没有影响这位文学系的大才子的不满,依旧每天我行我素的。很开谣言不攻自破了,因为这位文学系的大才子有女朋友了,是出自经管系的一位理科生,也是异常优秀,两个人当时还成为学校的一对才子佳人,这个获得男神心的女子正是陶心雨,前不久梦莹还一副必须干死她的口吻。

    可是好景不长,不知道是谁出了轨,又或者是谁出了柜,总之这俩公认的一对才子佳人,养眼又好看的一对,居然分手了。

    白思渊应该属于身家清白一类的吧,虽然不知道背后什么底细,但是研究生让他念的清心寡欲的,也算是一个人才了,至于学校都流传他是一个出身名门的贵公子,但是也都只是传言,毕竟在学校他可从来都没有炫耀过财富,穿的也都和大家一样,所以他帅气是人人都看得见的,但是看不见的,也都成了不重要的了。

    “白思渊真的太帅了,你知道吗,就算是被打了那个样子,他也帅到人神共愤,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傻叉,居然打我们系的大神,真的不怕喝水被呛死。”

    “咳咳咳……”

    黎人舒话至此处,刚好喝水的孙颖晨突然被呛到,一阵猛咳嗽,脸都呛到发红。

    “又不是你打的,你那么激动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了,刚才你去洗手间没看见刚才那一幕吗?我们应该前后脚啊,你知道吗,我要是早出现三分钟,我就可以看见到底是谁打我们大神了,要是让我知道,我非得。”黎人舒手里面的一双一次性方便筷子“咔嚓”一声被折断了。

    孙颖晨更加心虚了,连连摆手:“我哪知道,哪像你,去个洗手间都血雨腥风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