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 塑料姐妹花
    忍心,一般不会死在大事上,却被一次次的小失望,成了致命的伤。

    第二天办理出院手续特别顺利,周淼和梦莹过来的时候,看见孙颖晨自己收拾行李,而黎人舒却在病床上呼呼大睡。

    “她?怎么了?”周淼太好奇了。

    孙颖晨笑了笑:“晕血。”生怕周淼理解不了,又补了一句:“晕我的血。”

    三个人相视一笑,周淼道:“还记得你当时为了黎人舒报仇,做了什么吗?”

    “记得,我的白裙子。”

    几句调侃的话,画面一转,仿佛又一次回到了当天足球场地那一次的拦球。

    黄震队和对方就差一个球,只要黄震队踢进一球,那么他们就赢了,如若不然,这一季的足球比赛,他们输定了。

    最后一球,黄震将所有的力气都惯于足下,用尽全力踢了最后一个球,胜败在此一举,可是谁料,球场上凭空出现一抹白色,当所有人都看清的时候,孙颖晨竟然硬生生拦住了那一颗球,白色的裙子上染上了一抹难看的污渍,可是她丝毫不在意,最后场上响起了胜利的呼声,另外一队咆哮声,没错,黄震队输了。

    孙颖晨将手里面的足球远远的扔了出去,露出嘲讽的笑容,最后在所有目光下,离开了足球场,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周淼坐在椅子上,眉飞色舞的回忆着:“孙颖晨,你知道吗,当时你几乎成了黄震队所有人的公敌,你害了他们输球了。”

    梦莹摇头:“这不能怪她呀,要是我,我也捣乱,你不知道黄震那个渣男,让黎人舒洗衣服打水,打饭,自习室还帮忙占位置,明明不喜欢她,还诸多利用,恶状条条状状分分钟虐死他。”

    最后黎人舒是被三个人的笑声吵醒的,得知她们三个是嘲笑当时的自己,她表面没有说什么,却捂着心口:“我心疼。”

    孙颖晨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立刻用抱枕仍她。

    出院后,孙颖晨并没有回到寝室,和室友分道扬镳之后,她无聊的走着,校园内依旧郁郁葱葱,林荫道路上依旧三三两两的小情侣,湖边柳树成排,那是孙颖晨最喜欢的地方了,以前总是拉着他在这里小坐,现在身边空位,如同心,空了好大一块。

    她就这么坐在这里,柳浪闻风,她仰起头,想要去看天上的太阳,可是为什么脸颊痒痒的,她不去抚弄,她知道那是眼泪,世间最无用的液体。

    一座城市再怎么喧闹,没你,便是空城。

    开学的第一天,经管系教室。

    孙颖晨是最后一个去报到的,教室的位置也早已经重新分配了,她看着周围同学,一个个打着招呼。

    “孙颖晨,你知道吗你的会计实务考了100分,大榜排名第三。”

    孙颖晨脸上挂着社交笑容,点头。

    另一个同学走过来,笑着说道:“你不知道,孙颖晨财经法规也满分哦,超厉害的,咱们班级除了她,这次恐怕没有能人强将可以外派了。”

    两个同学嬉笑着。

    “你俩安静会儿吧,这次的科考,孙颖晨不会参加的。”

    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随即出现一个画着精致眼妆的同学,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就像柜台里面精致的陶瓷娃娃。

    “梦莹,你说什么?每次科考咱们班级都会派孙颖晨去的,导员一直是这么安排的。”

    梦莹拉着孙颖晨的手直接走出了教室,任何招呼都不打。

    “拽什么拽,一天天的感觉酷酷的,不过是一个玻璃,有什么了不起。”

    “你小点声,万一让她听见了,你想被打吗?”

    两个女同学突然禁声。

    教室外的阳台。

    “梦莹,你怎么了。”孙颖晨有些不解。

    “这次的科考,你依旧在名单上,你知道吗?”梦莹看着孙颖晨,但是在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到想要放弃这次科考的表情。“你疯了吗?如果你参加,那么你就要面对陆唯一,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我想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有权利决定去与不去。”

    “你以为他当时休学是为了什么,他是为了躲着你,现在开学了,你们两个当事人都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我们呢,我们这些朋友活该为了你们两个左右为难,处处为你着想,到头来,你根本不需要,都是我自作多情?”

    “梦莹,你对我好,我特别感激,我知道你根本不稀罕我的感激,可是我想让你知道,那段我不知道怎么过的日子,是你天天陪着我酒吧买醉,明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强拉着我告诉我只要我好,只要我好,你以为我把你当成朋友,只是这么简单吗,你以为一个可以陪我喝酒喝到胃出血,第二天依旧可以对着所有人笑,这样的一个同学,我还单纯的把她当朋友吗?我和陆唯一之间你都知道,我他妈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你只是告诉我,这个人不值得,对!我知道他不值,为了你的一句话,我把他从我脑子里挖掉,全然把他当成路人,因为你的一句话,我可以做到再次见到他,我问心无愧,你现在还要问我为什么要会参加科考吗?”

    梦莹眼睛微红,她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一句:“这次陆唯一也会参加,但是我希望你赢的不只是他,还有一个叫陶心雨的人,你一定要赢过她。”

    孙颖晨不是没有听过陶心雨这个名字,她也偶尔见过几次,是非常个性的女孩,名字和长相截然相反的一个人。

    排球队的一场强强联手对决中,陶心雨作为队长,用非常漂亮的动作赢了对方,那之后,陶心雨的名字就在学校叫响了,很多外校的学生都会慕名而来,陶心雨长相可甜可盐,人员也是非常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孙颖晨,你知道的,我不会害你,但是你要赢了她,一定要。”

    这是报到当天梦莹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梦莹就开始泡在图书馆里,晚自习的时候将一堆堆的习题给孙颖晨做,其实每一次的科考,孙颖晨都是很轻松的对待,唯独这一次,她不解梦莹为什么会这么做,可是她不想让她失望,所以只能拼命的做习题,只为了赢当天那个叫陶心雨的临班同学。

    自习铃响了之后,班级的学生陆陆续续的收拾东西走出教师,唯独留下孙颖晨一个人继续在看习题,对于一道异常难解的习题,她向来不破解不罢休,突然手中的习题卷子被人拿走了。

    “啧啧……”黎人舒仿佛辣眼睛一般看着习题:“孙颖晨,我没看错吧,这么难的题,你打算考状元啊?建国以后不让成精了,大清早亡了。”

    孙颖晨抬头看着黎人舒迷蒙的双眼,道:“你一个文学系的,你看得懂吗?”

    “我虽然不懂这些符号的前世今生,但是我愿意花时间去了解它们。”黎人舒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

    “黎人舒,我让你叫孙颖晨早点结束,你又在这里闲扯什么?”

    周淼和梦莹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人数不多的教室里,两个人一改t恤外加牛仔裤的妆扮,火辣的小短裙,眼睛再也不是清纯干净的感觉了。

    “梦莹,周淼,你俩没事吧,这要让老师看见了,不活拔了你俩的狐狸毛啊?”孙颖晨起身绕着她们两个身前一转。

    周淼连忙堵上她的嘴:“你小点声,你的衣服在书包里,赶紧去洗手间换一下,咱们今天出去happy一下。”

    孙颖晨接过书包往里面一看,然后挑眉看向黎人舒:“你们是认真的吗?”

    周淼立刻会意她的神情,笑道:“你说黎人舒这个火爆的身材,哪一件性感小礼服能套的上呀?”

    黎人舒立刻反应过来了,朝着周淼和梦莹道:“你们两个不是说这一套运动服特别适合我吗?”

    孙颖晨忍俊不禁,只能暗自掐自己才能不笑出来。

    “对呀,你不觉得这个蓝白条的运动服和你完美的人生特别的匹配吗。”

    孙颖晨实在是忍不住了,拿着书包,作势就要往外走,边走边说:“还是去‘燃’吗?”

    燃是一家动吧,是孙颖晨她们聚会必去的一家酒吧,也是离学校最近的一家酒吧,几个人经常去酒吧玩,并不是因为喜欢喝里面的哪几款酒,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吃里面的鸡翅和芝士玉米片,说起来真的牵强,但是真只是为了去酒吧吃晚饭,而且还可以在嘈杂的背景音乐里大声发泄,这个噪音警察叔叔不敢管。

    霓虹闪烁,音乐震天震地

    梦莹一屁股坐在早已经预定好的卡座上,然后示意孙颖晨可以去换衣服了。

    的确除了黎人舒蓝白条的运动服之外,孙颖晨这一身打死也能看得出是学生的着装的确不合适,毕竟现在酒吧坐台清纯一水水的出,她穿这样真的太惹人误会,还不如彻底放肆一回火辣的着装,不过话也说回来了,就像是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只是年轻的她们自己还不自知罢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