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说白了还不是情伤
    很难得说有一群人可以和某一种动物类似,他们活的光鲜亮丽,也活的小心翼翼,可是都会在一种称之为爱的情感上吃大亏,那么和什么动物像呢?也许土拨鼠可以完全概括吧。

    草原犬鼠,学名:cynomys,也常称作土拨鼠,该属动物共有5种,是一类小型穴栖性啮齿目动物。栖息于海拔1600-2200米之间的沙漠或沙丘、草原,即干旱草原山谷和山间盆地上。生活在北美洲大平原,范围大约介于美加边境与美墨边境之间。

    如果说土拨鼠是你生活中偶然喜欢的一类动物,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土拨鼠为什么会拨土,如果在各类官网上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的前提,也许可以听听我这个鬼扯的答案。

    土拨鼠之所以拨土,它是在掩埋秘密,又或许是在守护它想要守护的东西,看似小短的前爪在土里翻腾着,也可以说是在保护,但是话说回来了,也许它只是在埋屎。

    现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和土拨鼠的生活习性一样,有的人在守护秘密,有的人在保护他们想要保护的,有的则是……对,在埋屎。

    大四有这样的一群新鲜的即将踏入社会的小群体,是一定的缘分让原本陌生的人,走到一起,然后熬过寒窗苦读,最后迎接春暖花开的季节。

    故事的开始是由这样的四个人徐徐展开的。

    周淼是一个妖媚的女孩子,在财经学院读经管系,全学校追她的男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她却用她管用手法逼退了百万雄师。

    梦莹同样是财经学院的经管系的学生,如果说周淼是一个妖媚的女子,那么梦莹就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女子,她经常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帅气的女子,像极了一个伪装自己的刺猬,就凭借梦莹这一类人物,在学校几乎可以横着走。

    黎人舒可以用一个奇葩来形容,典型的心大身体也大,75斤的重量可谓是重量级人物,如果说黎人舒和周淼梦莹在一起玩的话,你们一定会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黎人舒也一定是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她的体重可是75公斤……而且她还整日里抱着一本巴黎的秘密,装着她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其实她也真是文学爱好者,毕竟她是中文系的。

    孙颖晨是一个在普通不过再普通过的人了,至于她的故事,看官你要耐着性子往下看了。

    —正文—

    你身边一定有这样的一类人,你用了很多年证明自己有多爱他,同样,他也用同样的时间证明你有多傻,总有一个傻逼,曾经为了一个人拒绝了所有人,最后却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

    洁白的墙壁一尘不染,仿若一个人的人生空白如纸,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十分难闻,床上躺着脸色苍白的她,与其说她脸色苍白,不如说她眼中的哀伤让人心疼。

    “刺啦”一声,病房内的窗帘被人大力拉开,引得床上的人一阵不适。

    “黎人舒,把窗帘关起来。”床上躺着的人终于说话了,声音十分沙哑,看得出来她好久没有说话了。

    被叫黎人舒的人是孙颖晨的好朋友,其实说是死党更为恰当,她典型的中二思想,这一周刚好是黎人舒过来照顾她。

    “你应该多晒晒太阳,别整天好死不活的,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你犯着吗?你这不是失恋,你是丧偶!”

    果然,黎人舒招牌性的劝人口吻,的确让你难以招架。

    “不就是分手了吗?你整天叫他唯一唯一的,你真的以为他陆唯一是你唯一?别傻了,人这一辈子长着呢,你这才哪到哪啊,我要是你绝对不这么寻死腻活的。”

    黎人舒絮絮叨叨说着,孙颖晨只能安静的听着,她提一次他的名字,她的心就痛一次,最后孙颖晨把脸别过去,看似不想再听她讲什么大道理,其实她只是隐藏眼角悄然滑落的泪,很快,眼泪没落在枕头上。

    “陆唯一办理了休学,听说是他们家里给他安排的,谁不知道啊,他只是没脸见你,要不然怎么就平白无故的办理了休学,他以为他谁呀,当真是害怕在学校里见到你。”

    黎人舒依旧絮絮叨叨的说着,最后一屁股坐在病床上,还把孙颖晨的身子往里面推了推,给自己留下足够的空间,然后舒舒服服的坐着,刚好床头柜上有一果篮水果,她很自然的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开始削苹果,很快苹果的清香飘散开来。

    孙颖晨推了推她,奈何黎人舒吨位的体重,她根本办不到。

    “别推了,这个苹果就是给你削的,削好了自然都给你,我也不喜欢吃苹果。”黎人舒依旧很熟练的削苹果。

    孙颖晨本就没有什么力气,艰难的开口:“你压倒我手臂了,现在特别疼。”她还来不及解释为什么。黎人舒起身才看见,刚才自己一屁股坐在孙颖晨的打着吊针的手上了,现在已经回血了,半个几乎透明的针管都是血,她指着这个针管哆哆嗦嗦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最后只能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孙颖晨看着晕倒在地的黎人舒,最后只能无奈的按了下床头柜的呼叫铃。

    对,黎人舒晕血,这个是几乎全学校都知道的事情,毕竟因为晕血,她耽误了她生平第一次告白,那也成为了她一生都想要忘记的污点。

    黎人舒喜欢一个体育生,在学校一年一季的足球比赛之际,黎人舒疯了一样的跑进寝室,然后张牙舞爪的想要表达什么,最后还是孙颖晨帮她把事情说明白了。

    “还不是我们小黎喜欢……”孙颖晨还没有说完,就遭到黎人舒一个白眼,孙颖晨连忙修改了词汇:“是欣赏,对对对,是欣赏。”

    梦莹刚好从上铺爬下来,脸上挂着刚刚敷着的面膜,一幅哀家受不了惊吓的表情,道:“请注意你的措辞,这面膜贵着呢,老娘的脸也贵着呢。”一边说,一边在脸上不停的拍打着。

    黎人舒一脸吃惊的神态,上下打量一下孙颖晨:“你一个学会计的,什么时候福尔摩斯上身了?”

    “你已经不止一次偷梦莹的面膜来贴脸了,还暗搓搓的站墙角偷偷减肥,我们关系这么好,天天说你死肥仔,你都不往心里去,唯一放不下的只有筷子,可是你现在,凡事都注重自己的外在,不是恋爱了,就是鬼上身了,建国以后都不让成精了,所以你恋爱这事,铁定的实施。”孙颖晨一幅老娘还不知道你的神态,继续说:“足球队一共22个铁血汉子,你一个都没看上,可是现在突然天天关注足球队。”

    梦莹突然大梦初醒一般,道:“哦,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叫黄震的,就是替补队员。”

    黎人舒笑的特别豪放,寝室内久久无法平息她那鬼畜一般的笑声:“对,就是他。”恨不得脸上都挂着桃心满满。“所以你们和我一起去给黄震当拉拉队吧。”

    黎人舒恋爱本来就不易,寝室众姐妹自然是众志成城去帮忙。

    “你放心,有困难自然要上,没有困难制造苦难也要上。”梦莹一幅凛然的表情,好似办成了什么大事一般,突然,她面色一转,把脸上死贵的面膜一把拿下来,凶神恶煞的看着黎人舒,道:“所以我的面膜莫名其妙消失的那几片,感情是你偷走了。”

    黎人舒急忙躲在孙颖晨的身后,道:“你这是为我的恋爱支付本金,都是好朋友,不要和我清算这么仔细呀。”

    就这样,黎人舒拉着寝室众姐妹出现在一年一度的足球赛场的阶梯椅上,梦莹最害怕晒黑,顶着一个巨大的帽子,帽沿都随时可以触碰到两边闺蜜的肩膀。

    足球场上人头攒动,拉拉队们也喊着统一的口号,挥舞着手中的彩条,远远看去自成一景,十分养眼,不得不佩服,年轻真好。

    孙颖晨十分鄙视的看着黎人舒,一旦放开了天性,她就愿意在任何地点随心所欲,这不,她挥舞着鸡爪子,那是她最爱吃的零食之一,比赛即将开始,裁判一声令下,两队开始布阵,紧张时刻一触即发。黎人舒也随机放下了那双油腻腻的手,继续吃着未吃完的鸡爪子。

    很快,黄震那一只队伍,遥遥领先一球,上半场结束,黄震队胜。

    梦莹悄悄把背包里面的花环拿出来,递给黎人舒,示意她给黄震献花。

    黎人舒扭捏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接过花环,朝着台下走去。其实这一幕原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视,但是碍于黎人舒吨位的体重,而且如今拿着如此少女的花环,很多路人都成了看客。

    足球场上此刻的一幕到成为全场沸腾的焦点,黎人舒好似不是去表白的,而是去刺杀一般,原本大家以为这一对艰难的情侣终于可以告白天下了,谁之下一秒,黎人舒被黄震推倒在地,孙颖晨再也坐不住了。

    黎人舒倒地的那一瞬间,花环上的鲜花如同花瓣雨一样坠落,一瓣一瓣稳准狠的砸在了她的身上,悲伤又难过。

    那花环是寝室里面的姐妹合资买的献花,并且亲手编制成花环,只为了送给黎人舒一份完美的礼物,可以见证她的初恋。

    梦莹十分不解:“孙颖晨,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孙颖晨连忙起身,直接朝着场内走去,原本十分顺畅的阶梯路,此刻人满为患,孙颖晨十分艰难的走到了台下,朝着足球场走去。

    黎人舒被推倒的那刻,她感觉胳膊像是火烧一样,疼到冷汗直流,可是她环视了一圈,发现很多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她感受到手心处十分的粘腻,她知道自己受伤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她无法面对众人,索性如此,只能如此,她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任凭周边海潮一般的议论声。

    “天哪,她晕倒了。”

    “是不是被黄震推的。”

    “快看,她胳膊出血了,留了好多的血,她该不是……晕血吧?”

    孙颖晨看着黎人舒被人用担架抬着离开,她知道,黎人舒虽然晕血,可是这一次并不是因为晕血而晕倒,她是害怕面对,不敢面对,也……不能面对。

    黄震仿佛像是一个事不关己的人,这一切都好似和他没有关系,就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被孙颖晨拦住了去路。

    黄震奇怪的看着她,说实话,孙颖晨长得属于扎眼的类型,任凭一个大美女站在你面前,你若是不为所动,那也真说不过去,可是随即话锋一转。

    “你就是黄震?!”语气是十分的不客气和不屑。

    “你是?”

    孙颖晨略微抬高了下巴,看着他:“你一个替补队员,你有什么好骄傲的,她喜欢你,你就如此践踏她,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黄震就算是再傻也知道前因后果,“感情你是为了她抱不平的?”

    孙颖晨冷笑一声:“送给你一句话,你记得,当善良的人摘下面具,你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样,孙颖晨当着所有人震惊的面孔下,十分招风的离开了现场。

    时光仿若回转,当时的校场立刻变成了如今的医院。

    孙颖晨转头看着护士们十分吃力的将黎人舒抬到病床上,这一次她的确晕血了。她看见护士将原本回血的滴管扔进垃圾桶,那个害黎人舒人事不醒的罪魁祸首。

    分手风波突如其来,孙颖晨纵然再难过,她也不能不潇洒的转头,陆唯一那个和她从青葱岁月一直到如今,以为他将是未来那个和她走很长很长道路的人,如今却说出了让她心悸的话。

    “孙颖晨,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你了。”

    “好。”

    很简单的对白,没有任何以外发生,甚至前一天,两个人还拉着手讨论着学校附近谁家的小龙虾好吃,谁知道,谁会知道,多可笑……

    分手之后,孙颖晨莫名的心疼,去了医院检查才知道是心绞痛,多可笑,一个半路出现的人,居然要用一辈子去缅怀。

    住院的这段时间,寝室里面的同学会每一周更换一个人来陪着孙颖晨,这一周是黎人舒,可是她却晕倒了,孙颖晨突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可悲了,不会因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将自己逼入死牢。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没有例外,在最需要一个人的时候,往往都是自己一个人挺过去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