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三百三十九章 逆子弑父
    见事态已经控制得差不太多,秦浩东迈步向着水晶棺走去。

    “你要干什么?”

    杨宝忠张开双臂,挡住了秦浩东。

    “我要看看死者,确定他是怎么死的,如果真的是因为吃宝血丸死亡,我给他抵命。”

    杨宝忠叫道:“这还用说吗?今天早上我爸爸刚从你这里买的宝血丸回家吃完就死了,肯定就是你这个庸医治死了人。”

    秦浩东冷声说道:“既然你这么肯定,让我看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入土为安,我爸爸人都死了,你还看什么看?”

    “你真的是想入土为安吗?如果那样你也不会抬到我这里来了!”秦浩东说道,“既然你这么肯定是我的宝血丸治死了你爸爸,让我看一下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这里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成?”

    “是啊,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连看都不敢让秦医生看,搞不好又是一个碰瓷的……”

    “做贼心虚,我看这小子是怕被秦医生看出什么来……”

    听到这话,马三保等人跟着叫喊起来。

    这时,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杨宝莲开口了,“哥,你就让他看一下,省得他们不承认……”

    “我……”眼见着没有办法阻挡,杨宝忠一脸无奈的说道,“那好吧,你就看一下时间不要太久。”

    秦浩东来到水晶棺前,抬手轻轻一拍,推开了棺盖,使得杨三强的尸体暴露在空气当中。

    他先是伸手搭在了杨三强的手腕上,杨宝忠在旁边说道:“装神弄鬼,人都死了,还装什么把脉!”

    秦浩东没有理会他,又翻开杨三强的眼皮看了看,伸手在脖颈心口处按了几下,眉头皱了起来。突然,他一伸手,刺啦一声将杨三强的上衣撕开。

    杨宝忠仿佛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在旁边叫道:“你干什么?我爸爸都死了,你脱他衣服干什么?”

    秦浩东将扯下来的衣服扔到一边,指着杨三强身上问道:“死者身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

    大家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杨三强的胸口有几处抓伤,左右两只胳膊上也有不同程度的淤青。

    杨宝忠舔了舔嘴唇,有些紧张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我爸爸摔的,我爸爸得病以来身体都非常虚弱,摔一跤也没什么……”

    秦浩东目光冰冷的看着他说道:“你不是说不知道吗?怎么又说你爸爸是摔的,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杨宝忠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猜他就是摔的……”

    秦浩东对旁边的杨宝莲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杨宝莲有些诧异的说道:“我不知道啊,这几天天热,我爸爸经常光着膀子,可是没看到有伤痕啊!”

    秦浩东的目光又转回到杨宝忠的身上,指着杨三强说道:“你说死者是摔的,可这根本就不是摔伤。

    一个人如果正常摔倒,首先受伤的应该是额头,手肘,下颚,可现在死者这几个位置都完好无损,受伤的偏偏是胸口和手臂,这明显就是跟人厮打时被弄伤的。”

    杨宝忠说道:“你……你胡说什么?我爸爸怎么可能跟人打架。”

    杨宝莲也跟着说道:“是啊,这根本不可能,我爸爸脾气很好,从来不跟人打架的,况且他现在是个病人,怎么可能跟人动手打架。”

    “脾气好不等于别人在给他灌毒药的时候也不反抗。”秦浩东猛的扭头看向杨宝忠,怒道,“你爸爸根本就不是吃宝血丸死的,而是被你这个逆子用毒药毒死的。”

    这话一出口,在场一片哗然。

    “能吗?这人可能是死者的亲生儿子,难道真的会对自己的亲爸爸下毒手?”

    “我就说嘛,宝血丸治好了咱们这么多人,谁都没有事儿,怎么可能他吃了就死,原来是被他亲儿子给毒死的!”

    “真是禽兽不如啊,竟然把自己亲爸爸毒死了!”

    杨宝忠先是满脸的惊愕,随后大声叫道:胡说八道,你这个庸医就是为了推脱责任,竟然往我身上扣屎盆子,我怎么可能毒死我爸爸……”

    杨宝莲也跟着说道:“秦医生,我听说过你的名号,以往对你也非常敬佩,但你不能为了推脱责任就说我哥杀死了我爸爸。”

    秦浩东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爸爸死的时候你没在身边吧。”

    杨宝莲微微一愣,说道:“那倒是,我爸爸吃完宝血丸检查一切正常,回家后想吃豆浆油条,我就去街口给他买,结果回家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没了呼吸。”

    秦浩东说道:“那就对了,就在你离开这段时间你哥哥就毒死了你爸爸,原本你哥哥是将毒药放在水里,想骗你爸爸喝下去,可是你爸偏偏等着喝豆浆,没有喝水。

    你哥哥怕你回来之后事情败露,就硬给他灌了进去,所以才会有身上这些厮打的伤痕。”

    “你……你……”杨宝忠目光惊恐的看着秦浩东,他怎么也想象不到,秦浩东猜测的竟然跟自己做的半点不差。

    杨宝莲扭头看向杨宝忠,惊声问道:“哥,你说话呀,不会真的是你毒死的爸爸吧?”

    杨宝忠这才回过神来,叫道:“妹妹,你千万别听这个混蛋胡说八道,他就是想推脱责任,往我身上扣屎盆子,我怎么可能毒死咱爸爸!”

    杨宝莲看着秦浩东说道:“虽然我父亲身上有伤,虽然你说的看起来有些巧合,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你说的话,我爸爸将我们兄妹两个养大不容易,我哥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毒死他的。”

    这时,人群中也有些人发出了质疑: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说得有些悬了……”

    “我猜他就是为了推卸责任,亲儿子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亲爸爸……”

    随后,马三保等人立即反驳起来,“你们胡说八道,秦医生说话向来极准,他说的就一定是真的”

    秦浩东没有理会周围的争辩,他冷冷的扫视了一眼杨宝忠,然后对杨宝莲说道:“我说的话你不信,但你爸爸说的话你一定会相信吧?”

    “我爸爸,我爸爸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会说话?”

    杨宝莲一脸惊愕的说道。

    杨宝忠叫道:“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个胡说八道的疯子,我爸爸已经被他害死了,他竟然还说让我爸爸说话。”

    秦浩东冷笑道:“你不懂中医,我简单给你讲一下医理,白血病说到底就是一种血液中毒的表现,而宝血丸医治白血病的机理就是清除血毒,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宝血丸具有解毒的功能。”

    听了秦浩东的话,杨宝莲似乎若有所思,而杨宝忠叫道:“用你跟我讲这些做什么?我只知道你的药吃死了我爸爸,我并不想知道它的原理。”

    秦浩东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就是宝血丸具有一定的解毒功能,正因为这个原因,你喂下去的那些毒药并没能毒死你爸爸,只是在阴差阳错之下让他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

    杨宝忠的脸上先是一阵惊慌,随后又声嘶力竭的叫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这是在诈我!”

    “我也用不着诈你,你也用不着抵赖,我现在把你爸爸救醒,看他怎么说!”

    秦浩东说着取出银针,就要给倒在地上的杨三强施针。

    杨宝忠立即上前阻拦,叫道:“不行,我爸爸已经死了,你不能再伤害他的身体。”

    见到他惊慌失措的表现,马三保等人立即叫喊起来:“这明摆着就是做贼心虚,这小子一定是毒死了他爸爸。”

    “没错,你看他那惊慌的样子,一定就是他做的……”

    “亲手毒死自己的亲生父亲,天理不容啊……”

    杨宝莲冷冷的看着杨宝忠,说道:“哥,你不是真的心虚吧?”

    杨宝忠神情僵硬的说道:“怎么可能!妹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心虚?我是不想这家伙在再伤害咱爸爸。”

    “那就让秦医生试一试,万一能把爸爸救活呢!”

    杨宝莲说着一把推开了杨宝忠,然后对秦浩东说道:“秦医生,只要你能救活我爸爸,我杨宝莲做牛做马报答你。”

    秦浩东点了点头,迈步来到杨三强的身前,他手握金针出手如电,眨眼之间,二十几根金针刺进了杨三强胸口的大穴。

    刚刚他已经看出,杨三强所中的又是一种基因毒素,只不过比上次碰瓷男人吃下去的那种毒性要大上许多,这次是真的想要毒死杨三强。

    好在宝血丸抵消了一部分毒性,才没能让杨三强立即毙命,不过这种状态不尽快解除的话早晚还是一个死,幸运的是他遇到了秦浩东。

    五分钟后,秦浩东取出金针,然后一掌拍在杨三强的小腹上。

    哇的一声,杨三强张嘴吐出一大口黑水,然后竟然真的慢慢睁开了眼睛。

    “爸爸,你真的没事了爸爸?”

    杨宝莲喜极而泣,扑过去将杨三强扶了起来。

    “活了,死人真的活了……”

    “神了,真是太神了,秦医生真的能起死回生……”

    “那当然,要不人家怎么叫医圣呢?死人都能救活!”

    围观的人们一阵兴奋,只是杨宝忠面色惨白,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他扭头就要跑,却被早已经守在旁边的利剑,一脚踹了回来,扑通一声摔倒在杨三强的身前。

    杨三强看到杨宝忠,立即指着他的鼻子大骂:“畜生,你这个畜生,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给老子灌毒药,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此话一出口,等于肯定了秦浩东刚刚的推测,原来并不是宝血丸毒死的杨三强,而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给他下毒,好在遇见了秦浩东,不然这老头就真的被这个逆子毒死了。

    “我……我……”杨宝忠想辩解,可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既紧张又害怕,整个身体都抖成一团。

    “你混蛋!”杨宝莲一巴掌抽在杨宝忠的脸上,指着他的鼻子怒道,“你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难道忘了爸爸是怎么把我们养大的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