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价买残方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王大成连连叹息,似乎是在为张家的九宝补肾丸感到惋惜。

    随后他又说道:“张医生,我有个想法,能不能把你家这张残方卖给我?”

    “这可不行。”张国良连忙摇头说道,“我爷爷留下过祖训,这张残方绝对不能外传,也不能使用。”

    王大成说道:“张医生,这么一张残破不全的方子,你留着也没用,还不如卖给我价钱随便你开。”

    张国良说道:“王老板,实话跟你说,这张方子对肝脏的伤害特别大,绝对不能拿出去用,不然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王大成笑道:“张医生,你误会了,我是个商人,目的是为了赚钱,怎么可能会去干那种傻事,我要的是治病的药,又不是害人的药。”

    张国良诧异的说道:“那你要这张方子有什么用?”

    王大成说道:“我下步准备在名医堂设置一个实验室,单凭你们王家这几个人想补全这张残方是很困难的,而且条件也不允许,但如果在我的实验室就不一样了。

    虽然这个过程有些漫长,但我想有朝一日一定会将这个方子补全的,到时候就会给我带来一大笔财富。”

    “哦!”张国良应了一声,他觉得王大成这个说法合情合理,不过还是说道,“对不起王老板,我还是不能卖给你,我们家有祖训,这张方子不能外传!”

    王大成说道:“张医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捧着祖训不放手,那么一张破方子你留着有什么用,绝对是扔了可惜留着没用,还不如换一些钱给老婆孩子改善一下生活。

    这样吧,我出500万,你把方子卖给我!”

    “500万?”

    张国良吓了一大跳,虽然他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中医,但这么些年下来也没有存下500万。

    想了一下,他还是摇了摇头:“对不起老板,这个真的不能卖!”

    “1000万!”

    王大成神色淡定,一下子将价格翻了一倍,似乎吃定了张国良会把方子卖给他。

    “王老板,这真不是钱的事……”

    “2000万……”

    “我……”

    “5000万……”

    当王大成喊出这个价格的时候,张国良已经惊讶的合不拢嘴吧,这可是5000万啊,他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他咬了咬牙,说道:“那好吧王老板,既然你要买,那我就卖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王大成的嘴角泛起一抹得意,说道:“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

    张国良说道:“我有个儿子,今年20岁,这小子既不喜欢中医又不好好上学,我想送他去m国留学,听说老板是从m国回来的,能不能有这方面的门路,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我立即就把方子拿给你!”

    “这个没问题!”王大成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留学的事很容易,我在m国有好多朋友,一个星期之内保证能让你儿子出国。钱的事儿你也不用担心,只要把方子给我,立马就打到你的账户上!”

    “太好了,谢谢你老板,我现在就去回家给你拿方子!”

    张国良有个儿子叫张帅,这小子确实有些不务正业,让他头疼的要死,不喜欢学中医还哭着喊着要出国,今天终于把儿子的事情解决了,去除了他一大块心病!

    至于那张残方,正像王大成说的那样,他们家留着也没什么用,既然能卖这么多钱那不如就卖了,即便出了事也跟他没有关系!

    “那好,我在这里等你!”王大成面带笑意的说道!

    “老板,我很快就回来!”

    张国良说着转身就走,他的速度确实够快,半个多小时后,怀里抱着一个小木盒急匆匆的又回到了办公室。

    “老板,方子拿来了。”

    他说着将小木盒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打开了盒盖,露出里面一边黑一边黄的方子。

    黄色一边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黑的一边是被火烧的,明显已经缺了一个角,上面记录的九味药材也缺了一味。

    “老板,这就是九宝补肾丸的方子,您收好!”

    张国良说着,将那张残缺的古方送到王大成面前。

    “不错!”王大成的眼底闪过一抹精芒,接过方子看了看,然后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然后他将秘书叫了进来,说道:“到财务那里给我开一张5000万的现金支票!”

    秘书说道:“老板您没看现在都几点了,财务早都下班了。”

    王大成一拍脑袋,歉意的对张国良说道:“张医生,你看我这记性,一忙起来把时间都忘了,要不这样,明天一上班就让财务把钱给您怎么样?”

    “没问题,我这里也不急着用!”

    张国良对于王大成还是百分百信任的,毕竟王氏集团上百亿的资产,也不差他这么一点钱。

    王大成说道:“刚刚我已经给m国的朋友打过电话,今晚回去将你儿子的资料准备一下,明天给他传过去,一周之内就能把出国留学的事定下来。”

    “太好了,谢谢老板!”

    张国良感激的说道。同时他也非常高兴,原本一张留着没用的药方,既解决了儿子留学的事,又换来一大笔钱,这跟天上掉馅饼也差不太多。

    “来,咱们喝一杯,庆祝一下!”

    王大成也非常高兴,拿起旁边的红酒,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

    张国良有些为难的说道:“老板,这不好吧,我还开着车呢!”

    王大成不在意的说道:“怕什么?就一杯红酒不会有太大影响,而且只要你不出江南市,出了事我都可以给你摆平。难得今天高兴,怎么也要庆祝一下!”

    “那好吧,我就喝这一杯!”

    张国良的酒量很好,确实也没把这杯红酒放在眼里,拿起杯来跟王大成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王大成也喝光了杯里的酒,放下杯子说道:“张医生,我就不留你了,明天一早就让财务把钱给你!”

    “谢谢老板!”

    张国良跟王大成打了个招呼,扭头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他的背影,王大成脸上闪过一抹讥笑,喃喃的说道:“放心吧,我会烧给你的!”

    张国良离开了华夏名医堂,开着他的帕萨特再次踏上回家的路。此时已经入夜,过了下班高峰,路上的车辆不多,心情大好之下他开的很快。

    突然间,从对面的工地开出来一辆运送建筑废料的工程渣土车,他赶忙踩刹车减速,却惊讶的发现大脑中有了这个想法,但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

    张国良心里大惊,拼命的想用力去踩刹车,可是不管他心里如何努力,身体却是一动不动,他想叫喊,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王大成,我 操 你祖宗!”

    这是张国良的最后一个想法,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帕萨特跟渣土车撞在一起,他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秦浩东带着中医协会的医生们一直忙碌到太阳下山,这才结束了今天的义诊。

    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扭头看到一身便装的纳兰无瑕正在旁边俏生生的盯着自己。

    “什么时候来的?”秦浩东问道。

    “下班就过来了,看你在那里一直忙着,就没有打扰你!”

    秦浩东问道:“案子办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从那两个家伙身上挖到点有用的线索?”

    纳兰无瑕妩媚的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见面就问这个,也不问问人家吃没吃饭。”

    “呃……这不用问了,肯定是没吃呢!”秦浩东说道,“走吧,刚好我也饿了,咱们一起去吃晚饭,想吃什么,你尽管说。”

    纳兰无瑕说道:“我知道有家川菜馆,味道做的很正宗,咱们去那吃吧。”

    两个人上了车,半小时后来到了纳兰无瑕所说的川菜馆,这家店门面装修得并不是太华丽,但远远的就能闻到川菜馆都有的那种辣辣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

    两个人找了一张餐桌坐下,点了几样菜,秦浩东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有没有线索?”

    纳兰无瑕说道:“这两个人只是普通碰瓷的,完全被人拿来当枪使,而对方做的很干净,一点儿有用的线索都没留下。”

    虽然跟想象中的差不太多,但秦浩东还是有些许的失望,说道:“真是可惜了,不把幕后的黑手抓出来,这家伙以后肯定还会找我的麻烦。”

    纳兰无瑕说道:“其实这件事很容易猜出来是谁做的。”

    秦浩东微微一笑,说道:“那你说是谁做的?”

    “你的情敌呗!”纳兰无瑕笑道,“那天你将王家父子的面子狠狠踩在脚下,耽误了王大成的表白,所以人家想点办法报复你也是正常的。”

    秦浩东看了她一眼,“你的消息还真灵通,这么快就都知道了?”

    “那当然,江南的圈子不大,有什么事很快就能传开!”纳兰无瑕说道,“再加上你的中医协会和王大成的华夏名医堂完全是竞争关系,他不想办法给你找些麻烦才怪呢。”

    秦浩东点了点头,“你说的有些道理,但这也不绝对。我的敌人很多,打宝血丸主意的人更多,所以在没有证据之前并不能确定这件事是王大成做的,虽然他的嫌疑很大。”

    说到这里,他又问道:“对了,你们的技术部门有没有对那家伙的血液进行检测,查没查出他假死的时候用的是什么药?”

    纳兰无瑕说道:“查了,但一无所获,那家伙的血液检测各项全都正常,根本没有任何用过药的迹象。”

    “查不出来?”秦浩东心中一动,这跟前几天大白二白中的那种毒非常像,现有的医学手段很难检测出毒素的种类。

    想到这里,他摸出手机拨通了胡小仙的电话号码:“小仙,前几天我给你送去的样品检验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

    在斗狗场他让白子平收集了王大志那些狗的皮毛和血液,将样本送到了胡小仙那里,只是这几天太忙,忘了问结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