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狮子大开口
    秦浩东也顾不得再跟马三宝打招呼,立即开始忙碌起来。

    虽然他看病的速度很快,但听到消息过来看病的病人越来越多,面前的队伍排得也是越来越长。

    很快,连名医堂那边的病人都听到了医圣在中医协会坐诊的消息,纷纷跑了过来。没用多久,名医堂那边只剩下了寥寥几个人,而中医协会这边却是人满为患。

    看着自己面前空空荡荡,而中医协会那边人山人海,车笑笑对王大成说道:“大成,咱们这边的影响力好像还差一些啊!”

    王大成的神色还算淡定,说道:“别着急,有时候光靠名气不一定能撑得太久,还要有真本事才行。”

    车笑笑没太懂他的意思,不过也没有在意,毕竟选择权在病人手里,人家不来他们这边看病也没有任何办法。

    时间1分1秒的过去,眼见着已经到了中午,名医堂这边的病人越来越少,中医协会那边的病人却越来越多,把坐诊的医生们都忙的焦头烂额。

    就在这时,远处的人群中发生一阵骚乱,就听有人叫道:“不好了,死人了,中医协会的医生治死人了。”

    随着这一声叫喊,其他人马上向四周散开,在中间留出一个圈子。

    高丰文几个人距离出事的位置较近,听到消息立即跑了过来,只见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看样子跟死人差不太多。

    在中年人旁边,一个黄头发的中年女人指着一个老中医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庸医,是你治死了我的男人,今天我也不活了,今天老娘跟你拼了!”

    老中医名叫周正平,见中年妇女撒泼,他连忙说道:“这怪不得我,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搭了一下脉他就死了,肯定是有其他方面的隐疾。”

    “就是你这个庸医治死了我的男人,竟然还不承认,老娘非撕烂你的嘴!”

    黄毛女人说着就向周正平的脸上抓去,周正平连忙向后退,脸部没有被抓伤,不过身上的长袍还是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就在这时,中医协会的其他人都赶了过来,将黄毛女人拉开。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高丰文对周正平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正平喘了口粗气,整理了一下被撕烂的衣服说道:“高副会长,我也不太清楚,这人说是过来看病,可坐到我这里还没有十秒钟,我的手刚碰到他的手腕,连脉相都没有摸清楚他就突然倒在地上死了,这跟我的治疗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黄毛女人叫道:“王八蛋,庸医,怎么跟你没关系,就是你把我男人治死的……老娘跟你没完,我要让你去进监狱,我要让你赔命……”

    经这个女人一闹,其他医生也紧张起来,他们做医生的最怕就是遇到这种事,如果真的治死了人,不但会影响自己的声誉,随后会招来一大批相关部门的检查,搞不好还会进监狱。

    高丰文说道:“这位女士,你先别着急,我们是中医协会的义诊,如果是我们的原因,我们协会绝对不会推脱责任,但具体怎么回事我们一定要查清楚。”

    黄毛女人立即尖叫道:“人都死了还不清楚吗?就是你们的庸医治死了我男人,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不然老娘要让你们全都去坐牢!”

    这时秦浩东赶了过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虽然身上的生机很弱,但并没有完全消失,说道:“谁告诉你的病人死了,他现在就没死,让我看一下他的情况。”

    说着他就要过去给中年男人诊治,可是黄毛女人张开双臂挡在他的面前,叫道:“你们这些中医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已经把我男人治死了,竟然还不承认。”

    秦浩东说道:“病人到底什么情况你要让我检查一下才行,而且我说过了,他现在并没有死,如果你再这么耽误下去,可能真的就要死了。”

    黄毛女人叫道:“胡说八道,我已经看过了,我男人连心跳和呼吸都没了,你竟然说他没死,这就是想推卸责任。”

    秦浩东说道:“你放心,如果是我们中医协会的责任,我们一定会承担到底,但如果不是我们的责任,想强加到我们身上也不可能。”

    黄毛女人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种话?你能做得了主吗?”

    高丰文说道:“这位是我们中医协会的会长秦浩东,中医协会的事他完全可以做主。”

    秦浩东说道:“现在可以让我看一下病人的情况了吗?”

    黄毛女人叫道:“不行,你们都是一伙儿的,我已经打了120和和报警电话,等会警察来了,把你们这些庸医都抓进监狱……”

    争吵之间一阵警笛声响起,一辆120急救车和一辆警车先后开了过来,身着制服的纳兰无瑕跟几个医生一起走到了人群中间。

    纳兰无瑕先是看了一眼秦浩东,然后说道:“怎么回事?”

    黄毛女人抢先叫道:“警察同志,你要给我做主啊,这些庸医治死了我的男人,你一定要把他们抓起来送进监狱。”

    秦浩东说道:“情况不是这样的,病人在我们这里突然发病,但目前还没死亡。”

    纳兰无瑕说道:“大姐,你先别吵,先让医生看看病人的情况,不要耽误了抢救。”

    这时,急救车上下来的医生已经来到了中年男人的身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女医生先后听了心跳,翻看了瞳孔,最后摇了摇头说道:“瞳孔已经有了扩散的迹象,心跳和脉搏完全消失,人已经完全没有了抢救的必要,给火葬场打电话吧。”

    发给出这个结论之后,中医协会的中医们脸色都沉了下来,看来真的摊上大事了。

    黄毛女人叫道:“听到了吧,心跳和脉搏都没有了,你竟然还说没死,你这个庸医!”

    见这人真的死了,周正平脸色铁青的叫道:“虽然人死了,但跟我没有关系,他是突然猝死,总不能我摸一下脉就把人摸死了,我建议验尸,查明病人的死因。”

    黄毛女人叫道:“你放屁,我男人平日里身体好的很,今天看你们这里免费义诊才过来凑个热闹,怎么会突然死亡,就是你给治死的。”

    说着说着她开始大声痛哭起来,那伤心的模样让人们看着都有些心酸。

    车笑笑和王大成也混在看热闹的人群当中,她低声说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摸一下脉就把人摸死了吧?”

    王大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谁知道了,俗话说站得多高摔得多狠,中医协会这次摊上大事儿了。”

    秦浩东瞥了黄毛女人一眼,别人都被女人的假象所迷惑,但他却看得清清楚楚,女人虽然哭得厉害,但一点伤心的意思都没有,完全是做给别人看的。

    黄毛女人哭的越发伤心,“老公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留下我和孩子怎么办?80岁的老母亲谁来照顾?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秦浩东说道:“事情终归是要解决的,说吧,你想要怎么样,或许你说出个数字,我可以满足你。”

    高丰文说道:“会长,这不合适吧,虽然这人死了,但跟我们中医协会确实没有关系,我做了这么多年中医,还从没听说过摸脉就把人摸死的。”

    秦浩东说道:“不管怎么说,人终究是死了,先看看家属怎么说吧。”

    听到这话之后,黄毛女人仿佛立即有了精神,站起身擦了擦眼泪说道:“我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不管怎么说他已经死了,家里还有孩子和老人需要照顾,我看你们在这里给大家免费义诊也不容易,就勉强同意私了吧。”

    女人做出一副大度不再追究的姿态。

    秦浩东说道:“然后呢?你想要多少钱处理这件事?”

    黄毛女人说道:“俗话说人命关天,我老公就这么死了,家里还有老娘和孩子需要抚养,我也不跟你们多要,就给这个数吧!”

    她说着伸出一根食指。

    周正平连忙说道:“会长,千万不能答应,这人的死跟我就没有关系,凭什么给她100万。”

    “庸医,你给我滚一边去。”女人对于秦浩东叫道,“我说的不是100万,而是1000万!”

    秦浩东看了她一眼,冷笑道:“1000万?你不觉得自己太贪心了吗?”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一阵哗然,正常来讲,不论是交通事故还是矿难,一般给到100万已经是很高的赔偿了,这女人竟然张嘴就要1000万,明摆着是要狮子大开口。

    黄毛女人却扯着嗓子叫道:“1000万很多吗?多少钱能买回我老公的命?你们给1000万我才同意私了,少一分都不行,不然我把你们都送进监狱。”

    “你有没有搞错,这事儿就算责任在我们也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周正平对纳兰无瑕说道,“警官,我要求将尸体进行封存,然后法医解剖检验分析死因,如果是我的责任,我肯定不逃避,如果跟我没有关系,我们一分钱都不赔偿。”

    黄毛女人叫道:“混蛋,这就是你要解决问题的态度吗?治死了人,一点儿悔过的心都没有……”

    秦浩东摆了摆手,制止了还要争辩的周正平,说道:“这样吧,你让我检查一下死者,如果确定人已经死了,我愿意赔你1000万,怎么样?”

    刚刚出死亡结果的中年女医生还没走,见秦浩东质疑她的认定结果,不满的说道:“人确实已经死了,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秦浩东说道:“我这人就是死心眼,必须要我亲自认证一下才行。”

    黄毛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确定如果看过了就会赔偿吗?”

    “那当然!”秦浩东说道,“前提是人真的死了。”

    女人咬了咬牙,仿佛做出一个很重大的决定,闪开身子说道:“你看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