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为藏獒正名
    周围的少妇小姐们笑得更欢了,没想到秦浩东不但长得帅气,言辞还如此犀利。

    “你……”张大志气得面红耳赤,怒道,“不是我要跟你的狗比,是我的狗要跟你的狗比,敢不敢赌一场?”

    秦浩东说道:“赌就赌,有什么不敢的,你说吧赌多少?”

    “赌这些,你敢吗?”

    张大志说着伸出两根手指。

    “不就是两个亿吗?我跟你赌了!”

    秦浩东很随意的说道。

    他对大毛二毛的战斗力极有信心,跟他赌斗狗完全就是上门送钱,当然是赌注越大越好。

    周围的人都吓了一大跳,谁也没想到这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张口就要赌两个亿。

    这个数字也大大出乎了张大志的预料之外,他原本以为秦浩东就是个穷鬼,赌上个一两百万就不错了,谁承想张嘴就要赌两个亿。

    虽然他对于自己用了药的狗极有信心,但他现在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之前的一些积蓄完全投在了购买斗狗犬上,手里只有昨天从白子平这里赢走的一个亿华夏币。

    他收回了手指,有些尴尬的说道:“2亿华夏币有些太多了,我怕你输了赔不起,这样吧,咱们就赌2000万。”

    秦浩东说道:“随你吧,我无所谓!”

    张大志又看了看娇艳动人的齐婉儿,咽了口唾沫说道:“美女,要不要也跟着玩一把?”

    齐婉儿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想怎么赌?”

    “很简单,我输了给你100万,如果你输了今天晚上就陪我喝酒去,喝一晚上那种,怎么样?”

    张大志说着发出一阵淫笑,任谁都能看出他的龌龊心思。

    “好啊,我跟你赌了!”齐婉儿说道,“不过我不在乎你那100万,赌注需要换一下。”

    见齐婉儿答应下来,张大志兴高采烈的说道,“说吧,你想要什么做赌注,只要你提出来我立马接下。”

    齐婉儿伸出一条修长的大长腿,指着脚上的高跟鞋说道:“刚刚我这只鞋被大毛舔脏了,如果你输了就给我把它舔干净。”

    “这……”

    张大志的脸色立即变了,齐婉儿提出这种赌注,就等于把他和狗之间化成了等号。

    “怎么样,你敢不敢赌?给个痛快话,不敢赌就滚一边儿呆着去。”

    齐婉儿对于这个主动招惹秦浩东的人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围观的人们立即跟着哄闹起来。

    “敢不敢赌啊,赶快说话……”

    “用舔一只鞋子换跟美女共度良宵的机会再划算不过,我要是你就赌了……”

    “你要是怂了就赶紧滚,别在这丢人现眼……”

    在诸多的哄闹声中,张大志一咬牙,说道:“有什么不敢的,我就跟你赌了!”

    这家伙对自己手里的斗犬有极度的信心,特别昨天已经战败了大白和二白,想必这两只跟大白二白一个品种的雪獒也强不到哪儿去。

    他又对齐婉儿说道:“美女,等一下,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中看不中用,这两只狗虽然看起来漂亮,但根本就不是做斗拳的料,你就等着陪老子喝一晚上酒吧。”

    齐婉儿瞥了张大志一眼,根本连话都懒得说,大毛二毛的战斗力她再清楚不过,在奶爸保安公司的训练场上,明劲六品以下的保安根本都不是它们的对手,更不要说一只普普通通的斗犬,挑战大毛二毛明摆着就是找死的行为。

    白子平却不知道大毛二毛的厉害,他有些担心的在秦浩东的耳边低声说道:“秦医生,这赌注是不是有点大啊?”

    秦浩东说道:“没问题,你就按照这个出协议就行。”

    见他信心十足,白子平也没再多说什么,立即招手叫过来两个工作人员,按照秦浩东、齐婉儿和张大志之间所说的打出一个正式的赌博协议,从现在开始这场对赌就生效了!

    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周围的观众们一阵叫好,都期待着这场比赛尽快到来,不过作为斗狗场的老板,白子平直接将这场赌斗安排成了压轴大戏!

    张大志缴纳了2000万的押金后,拿着协议得意的看了秦浩东一眼,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在他看来这场赌局已经赢定了。

    他走后,秦浩东,齐婉儿,白子平三个人一起坐了下来,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齐婉儿问道:“浩东,不是说藏獒是犬中之王吗?这家伙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怎么敢来挑战大毛二毛?”

    秦浩东说道:“这种专业问题你还是问白老板吧。”

    白子平说道:“藏獒确实是一种凶猛的犬种,不过它的名气大多是炒作出来的,远没有民间宣传的那样厉害。”

    “炒作出来的,这怎么可能?”

    齐婉儿一脸的不信,跟普通老百姓一样,在她心里一直认为藏獒是犬中王者,是最厉害的犬种,没有之一。

    白子平笑了笑,继续说道:“藏獒虽然厉害,但只有纯种的、野生的藏獒才是王者,而养殖出来的那些,即便血统最纯正,在斗狗场上也没有太强的战斗力。”

    “这……”

    虽然知道白子平给出的肯定是最专业的分析,但齐婉儿还是有些无法相信,一来她早就听说过藏獒的大名,二带他见识过大毛二毛的厉害,所以藏獒是犬中之王的印象根深蒂固。

    白子平说道:“你知道平日里我们的斗犬都是怎么训练的吗?每天早上都要跑两个钟头热身,然后把它们放到专门的跑步机上,前面拴一只活鸡,让它们狂奔两个钟头。

    要培养出一支好的斗犬,不但要训练他们的体力,还要训练它们的咬合力耐力。

    相比之下,藏獒更大的是经济价值,没有谁会随随便便用身价上百万的藏獒去当斗犬,这东西想卖高价就要有个好的卖相,你想一想,如果被咬的皮毛凌乱的藏獒怎么卖?”

    他说这些完全是有感而发,昨天如果不是他的斗狗场被张大志逼的实在没有退路了,也不会把两只价值千万的纯种雪獒拿出来当作斗犬,结果差点没让它们丢掉性命。

    叹了口气,他又说道:“平日里藏獒的名气完全就是奸商炒作出来的,纯粹扯蛋,要说青藏高原上野生的藏獒撵狼我信,但随便养殖场里拉出来的藏獒,即便血统再好,价格再高,也比不上一支训练精良的斗犬。

    也正因为这样,张大志才敢放言大毛二毛是中看不中用,才敢挑衅对赌。”

    当然了,有些话他没有完全说出来,张大志之所以如此有底气,还因为他的斗犬身上有毒,如果不是这样,大白二白也不会败得如此之惨。

    齐婉儿没有说话,虽然知道白子平说的有理,但她对大毛二毛有绝对的信心,这两只纯种雪獒今晚一定会为藏獒家族正名。

    说话间到了晚上7点钟,比赛正式开始,整个斗狗场里面都沸腾起来。

    白子平的斗狗场是一个椭圆形的建筑,中间有个大约一米高的水泥台,水泥台上是一个长八米,宽八米,高约三米的铁笼,铁笼完全由拇指粗细的钢筋焊接而成,坚固无比。

    铁笼的两侧都有一个高约两米,宽约一米的铁门,比赛开始的时候双方从这里将自己的斗犬放进去。

    一般来讲,斗狗场的比赛双方都是客人带来的斗犬来挑战斗狗场的斗犬,然后客人们选择自己看好的狗押注。

    第一场比赛,张大志这边放进来一条高大的公比特,这条狗在进笼之前就开始躁动起来,看起来狂暴无比。

    斗狗场这边也同样放进去一条公比特,两只狗从体型上来讲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相比之下白子平的斗犬更为强壮一些,而张大志那只看起来更为狂暴凶猛。

    两只狗进去之后,工作人员将犬笼关闭,比赛也就正式开始,按照斗狗场的规定,一条狗被咬到彻底不能动弹或者死亡,算是比赛结束。

    作为斗犬,比特是非常粗暴的一种,进了笼子后两只狗立即展开了厮咬,围观的观众们也都跟着兴奋的呐喊起来,为自己所下注的斗犬加油助威。

    作为女人,看到场中的场景,齐婉儿还是本能的抓住秦浩东的胳膊,斗狗并不是像她想象中的那般充满力量和美感,而是纯粹的最原始的疯狂撕咬,暴力和血腥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

    两条比特权益越斗越凶,甚至硬生生的冲撞,相互撕咬对方的脖子,企图给予对手致命一击,刚刚一分钟之后,两条狗的身上就开始出现了诸多的伤口,鲜血不断洒落在水泥地面上。

    看着场中的情景,张大志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这条比特犬有些眼熟,看起来就像昨天差点儿被咬死的那一只。

    可随即又摇了摇头,觉得不太可能,昨天那条狗能够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再上场来厮杀。

    同时他也非常疑惑,按照昨天取得的成果来推测,白子平连两只纯种雪獒都已经派了上来,今天应该没有斗狗上场了才对,甚至他都猜测着今天斗狗场很可能关门停业。

    事实上白子平非但没有关门,相反还丝毫没有怯战的意思,他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斗狗犬?又是哪来的底气?

    不管了,反正对方的狗肯定会输,上来一条咬死一条,白子平早晚会向自己屈服的。

    正这样想着,场中的情景已经出现了变化,他这一边上去的比特犬已经开始慢慢的落在了下风,左前爪已经被对方咬断,无论反应速度都比对方慢了半拍儿,按这样下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这怎么可能?”

    张大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不是两只狗的毛色有着巨大的差异,他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自己的狗怎么可能被对方压制?按道理来讲,应该角色对换才对。

    他一招手,将旁边的一个青年男子叫了过来,低声问道:“赵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忘了在狗身上放药粉了吗?”

    赵二赶忙说道:“没有啊老板,是我亲手撒上去的,没有任何问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