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郎三元为人虽然狂傲,但在音乐方面确实有着极深的造诣,江南音乐学会会长也是靠着实力报上去的,并没有半点水分。

    可这些对于他眼前所面临的困境没有任何帮助,柳生静云所用的音杀之术跟对手懂不懂音乐没有任何关系,除非你也会音杀之术。

    这已经完全脱离了音乐的范畴,也就是说,现在不是古琴之间的交流,而是小鬼子的武者对普通人出手,这一招简直是阴损至极。

    这是柳生一夫想出的后备战术,原本以为前三场就能将华夏杀得落花流水,音杀之术根本用不上,没想到横空杀出个秦浩东,完全打破了他们的计划。

    迫不得已之下他只能派出柳生静云,希望音杀之术能够帮他们倭国挽回一些颜面。

    秦浩东给李牧把了一下脉,受伤并不太重,只是被音杀之术搅乱了血脉。他将青木真气注入李牧的体内,从头到脚梳理一下。

    血脉重新回到正常轨道后李牧很快就睁开了眼睛,腾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连忙说道:“小鬼子的琴有问题,听上之后就有一种脑袋要炸开的感觉。”

    他刚说完,就听舞台上又传来扑通一声,郎三元也摔倒在地。作为老师,他也只比李牧多撑了几秒钟而已。

    立即又有医务人员将郎三元抬下舞台,这次没用高丰文说话,秦浩东伸手在他胸口拍了几下,用青木真气将他救醒。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郎三元满面通红,惭愧的看着秦浩东他们一眼,尴尬的说道:“对不起,我给咱们华夏丢脸了。”

    秦浩东并没计较他之前的无礼,说道:“跟你没关系,这根本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赛。”

    高丰文问道:“秦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听个古曲就晕倒了,而且我们没有任何问题?”

    音杀之术确实不太好解释,秦浩东说道:“这个说来很复杂,我上去把小鬼子收拾掉就行了。”

    接连胜了两场,柳生静云一脸得意的说道:“果然是东亚病夫,你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谁敢上来?”

    “我来!”秦浩东响亮的答应一声,然后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条斯理的走上了舞台,坐在柳生静云的对面。

    “这个该死的混蛋,他怎么又来了?”

    柳生一夫看到秦浩东就咬牙切齿。

    千叶美惠子说道:“不要担心,音杀之术是华夏失传多年的秘术,柳生静云也是在极为凑巧的情况下才学到手的,估计他就是上来也没用。”

    柳生静云看着秦浩东冷笑道:“小子,你也想尝尝我的七弦琴吗?”

    秦浩东拿起茶杯,神情悠然的喝了一口,然后说道:“听个曲儿喝喝茶,多么美妙的事儿,开始吧!”

    柳生静云神情一变,面目狰狞的说道:“小子,今天我让你死!”

    说完之后,他十指在七弦琴上疯狂的跳动起来,曲调由刚刚平缓的高山流水换成了杀气十足的十面埋伏。

    琴音急促而出,就仿佛千军万马,冰冷的杀意铺天盖地般的向着秦浩东席卷而去。

    柳生一夫神情阴狠的看着台上的一切,期盼着秦浩东能当场死在柳生静云的七弦琴下。

    秦浩东却仿佛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察觉,他坐在椅子上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拿起手中的茶杯哧溜一声喝了一口。

    他喝茶的声音并不大,却仿佛一支利剑刺破了席卷而来的乐曲,滔天的杀意顿时消失不见。

    柳生静云眉毛一扬,没想到秦浩东竟然破掉了音杀之术,不过在他看来这应该是无意之举,紧接着再次双手食指跳动,又一波杀意再次凝聚。

    秦浩东将茶杯放在面前的桌上,跳动着二郎腿,竟然悠闲的吹起了口哨,

    台下的众人都紧张的看着秦浩东,生怕他跟郎三元师徒一样,上去就昏倒在地。

    没想到他非但完好无损,还悠闲的吹起了口哨,关键这曲调实在是太动听了,是每个华夏人都熟悉的二师兄背媳妇儿,顿时现场响起一阵笑声。

    秦浩东的口哨声看似不大,不过每一个音调都能准确的钻进七弦琴的音调缝隙当中,让他的气息紊乱,难受的要吐血。

    如果把音杀之术比喻成水中的波纹,秦浩东口哨的每一个音阶都恰好出现在波纹的谷底,不但压制着对方的音阶,甚至连柳生静云的心脏都慢慢的按照他的节奏而跳动。

    “不好,遇到高手了!”

    此时的柳生静云就是再傻也不会认为这只是巧合,明显秦浩东也精通音杀之术,而且水平远在他之上。

    如果换作其他地方,遇到如此高手他肯定立即抱起七弦琴就跑,可现在是在擂台上比赛,如果这场再输倭国就连输四场,恐怕回去也难逃柳生家的责罚。

    况且刚刚他出手就用了杀招,对方显然也没有任何留手,双方的音符交织在一起,就仿佛真气比拼,单方面停止是不太可能的。

    一旦他现在停下来,对方的音杀之术立即犹如洪水猛兽,相挡都挡不住,轻则受伤重则丧命,很可能心脏都会从嘴里跳出来。

    “没看出来,还挺能扛的。”秦浩东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口哨声陡然高亢起来,一个个音阶犹如一把把利剑,铺天盖地的刺向柳生静云。

    柳生静云原本就是强弩之末,此时哪里还能抵挡得住,哇的一口鲜血喷在面前的七弦琴上,摔倒在地,昏迷不醒。

    在场的观众们实在看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开始是两个听曲儿的先后昏倒,现在连弹奏七弦琴的柳生静云都吐了血,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明白,这局秦浩东又取得了胜利。对于这个不断带给他们惊喜的年轻人,所有人都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和叫好声。

    “秦医生好样的!秦医生了不起!秦医生万岁!”

    “秦医生,你是我的偶像,你就是咱们华夏的凹凸曼!”

    “小鬼子,你们才是东亚病夫,滚出华夏去!”

    在铺天盖地的叫喊声中,千叶美惠子的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看着台上的秦浩东,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柳生一夫一摆手,立即有两个倭国武士上台将柳生静云台了下来。他扭头对千叶美惠子说道:“美惠子小姐,最后一场是中医比拼,马上就要到您了。”

    千叶美惠子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柳生君,我看咱们还是认输吧,五场已经输了四场,最后一场我们也必输无疑,论医术我比不过秦浩东。”

    “不行,这不符合我们的武士道精神!”柳生一夫血红着双眼,疯狂的叫道,“无论如何,这次华夏之行我们也要赢上一场,不然有什么面目回去!”

    他是柳生家的少家主,这次华夏之行的团长,如果真的被华夏赢了一个5:0回去,他的名字将被钉在倭国的耻辱柱上,搞不好少家主的位子都将不保。

    千叶美惠子叫道:“可是昨天晚上我们已经试过了,论中医我根本比不过秦浩东!”

    “美惠子小姐,你可以这样……”

    柳生一夫说着,在千叶美惠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柳生君,这怎么行!”

    千叶美惠子露出一脸震惊之色。

    “没有什么不行的,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赢上一场!况且这个姓秦的小子将来绝对是我们倭国的心腹之患,刚好利用这个机会将他铲除,至少也要让他成为一个废人。”

    柳生一夫神色疯狂的说道,“为了我们家族,为了我们倭国,美惠子小姐,您就不要再犹豫了。”

    千叶美惠子想了一下,最终脸上还是闪过一抹狠厉之色,说道:“那好吧,我就按照你说的去做。”

    华夏这边,高丰文几个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已经开始准备庆功了,无论如何今天都是一场大胜。

    郎三元先是对秦浩东表示了感谢,随后低头道歉:“秦医生,请原谅我开始对您的不礼貌。”

    他现在已经彻底被秦浩东的本领和人品所折服!

    秦浩东摆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算了,过去就过去了,咱们全力准备接下来的比赛吧。”

    这时台上的钱多多叫道:“下面进行最后一场比赛,请双方参加比赛的代表上场。”

    高丰文说道:“秦医生,这场比赛就让我老头子试试,如果我不行你再出手。”

    秦浩东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也不想风头太盛,成为包打全球的小强,而且以高丰文的医术应该能够赢得了这场比赛,毕竟中医是华夏的中医,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高老,那我就给您做个助手!”

    秦浩东说完跟着高丰文一起走上了舞台,不过他一直站在后面,又没有代表华夏出场。

    而倭国这边上台的只有千叶美惠子一个人,与之前不同的是她换下了和服,换上了一套倭国的武士服,腰间挎着一把长长的倭刀。

    秦浩东微微皱了皱眉,怎么看千叶美惠子的样子也不像是比医术,看起来倒像是比武道。

    双方上台之后,高丰文意气风发的说道:“千叶小姐,你想比什么?针灸,推拿,按摩,正骨,拔罐还是汤剂药剂,只要你提出来我老头子都接着。”

    “这些我都不比!”千叶美惠子抽出了腰间的倭刀,说道:“我要挑战你的武道。”

    高丰文一脸的懵逼,说道:“千叶小姐,你不会说错了吧,我们这场可是比中医,你跟我比什么武道?”

    钱多多怒道:“有没有搞错?明明咱们是文化交流,事先安排也是比试中医,怎么突然间改成了武道?

    要比武道,你们去华夏的少林寺、武当山,看看打不死你们,找中医比武道算什么本事?你们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台下的观众们也都没想到外国人竟然会这样,都叫喊起来:

    “挑战武道去少林寺,保证打的你妈都不认识!”

    “无耻的小鬼子,你们怎么不去敬老院挑战华夏的武道,那样获胜的机会更大一些!”

    “太臭不要脸了,如果赢不了就直接认输,然后滚出华夏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