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音杀之术
    他想抬手擦去额上的冷汗,突然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不能动了,甚至连抬一下都做不到!

    “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手怎么突然不能动了?”

    何励志一脸惊恐的叫道。作为一名画家,他深知两只手对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了两只手就跟废物没有任何区别。

    “我不知道啊,大家都看着呢,我对你可什么都没做,不像你早就把那剁手的刀准备好了。”

    秦浩东笑得更加灿烂,继续说道,“不过我是一名医生,现在可以给你诊断一下,刚刚你在比赛当中因为输掉比赛情绪波动太大,导致双臂患了严重的肌无力,这双手以后没法再用了。”

    “不能,这不可能,我的双手是好的。”

    何励志疯狂的吼叫着,想伸手向着旁边桌上的画笔抓去,可是无论如何努力,他的手再也抓不起一支画笔。

    “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我以后还要画画,还要画画啊!”

    秦浩东冷笑道:“像你这种认贼作父,欺师灭祖的无耻之徒,老天没直接要了你的命就已经很仁慈了。”

    何励志冷静了一点,突然意识到这一切肯定跟秦浩东有关系,他扑通一声跪倒在舞台上,抱着秦浩东的大腿叫道:“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我是华夏人,我不叫小山励志,我叫何励志。

    只要你让我的双手恢复正常,我立即就退出倭国国籍,重新回到华夏,为华夏效力,为华夏争光。”

    秦浩东冷笑道:“你想得太多了,当我们华夏是什么?是你想来就来想走的就走的地方吗?华夏是不会要你这种无耻之徒的。”

    “不要也行,求求你治好我的双手就行!”

    何励志磕头犹如鸡吃米,跪在台上苦苦哀求。他深知双手的重要性,如果真的成了废物,在倭国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秦浩东说道:“华夏有句老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自作孽不可活。”

    “真的不行,求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求求你一定治好我的手……”

    何励志在台上苦苦哀求,台下的华夏观众们大快人心,这个可耻的卖国贼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柳生一夫脸色铁青,现在何励志是倭国身份,在这里又哭又跪丢的可是倭国的脸,他对身边的一个倭国武士说道:“上去把他带下来,不要在这里丢人了。”

    倭国武士答应一声,快步上了舞台,架起何励志的肩膀就拖出了会场。

    看着凄惨无比的何励志,秦浩东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像这种连自己的祖宗和民族都可以出卖的人,在倭国那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就连条狗都不如。

    比赛结束,冈波斯离开了现场,秦浩东也转身向台下走去。此时现场爆起一阵欢呼,所有人都在为他的表现而喝彩。

    回到台下后,唐庆之第一个迎了上来,对着秦浩东深深的鞠了一躬。

    “唐老,你这是干什么?”

    秦浩东赶忙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唐庆之神色激动的说道:“秦小兄弟,你今天帮了老头子的大忙,也挽回了华夏的脸面,当得起老头子这一拜!”

    秦浩东说道:“作为华夏子孙,为华夏做点事儿也是应该的,唐老大可不必如此。”

    几个人重新坐好之后,唐庆之又问道:“秦小兄弟,刚刚你这一手实在是太漂亮了,不过老头子实在想不明白,你最后那手梅花盛开的功夫是怎么来的?”

    秦浩东微微一笑,“只是一些小把戏,上不了台面。”

    他当然不能说出实情,刚刚是用青木真气改变了墨汁的颜色,从这点来讲已经脱离了绘画艺术本身。

    倭国那边,柳生一夫气得双眼血红,低声说道:“这个华夏人,我一定要杀了他!”

    现在他们连输三局,按照五局三胜的规则已经输掉了这次交流赛,而这一切都是秦浩东一手造成的,准确的说,他们精心准备了这么久却输给了一个人,也难怪恼火。

    “早知道昨天就应该把这个人除掉。”千叶美惠子说道,“不过现在已经晚了,这么多人看着,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柳生一夫知道她说的有理,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回头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说道:“柳生静云,下一场到你了,为了我们倭国的荣誉,为了我们柳生家族的荣誉,这一场只能胜不能败,你听到了吗!”

    “是,少家主!”

    柳生静云低头鞠了一躬,然后迈步走上了舞台,两个倭国侍从紧跟在他的身后,手里抬着一张古香古色的华夏七弦琴。

    上台之后,他神色倨傲的对钱多多说道:“第四场,我们倭国要挑战华夏的七弦琴。”

    钱多多看了看手里的顺序单,说道:“你们是说了第四场要挑战七弦琴,可是音乐这东西谁胜谁负不太好界定,该如何裁判输赢?”

    这次由于倭国是挑战一方,所以华夏充分发扬了风格,所有挑战方式都由倭国提出,华夏这边全部接下。而对于第四项的七弦琴,程序单上只说了挑战,并没有明确说明方式。

    柳生静云说道:“这个好办,只需要我弹就可以了,只要华夏这边有人能够听我弹上一曲,就算他们胜,否则就是我们倭国胜。”

    “这是什么比赛方式?”钱多多一脸的不解。

    不但是他,台下的观众们也都没明白小鬼子要搞什么,听他弹上一曲就算胜?听曲谁不会,难道这还用比吗?

    “你不需要问太多,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办就行了。”

    柳生静云找了一张椅子坐下,让人将七玄琴在他面前摆好。

    钱多多扭头看向了高丰文和郎三元,问道:“倭国提出了这种挑战方式,咱们可以接受吗?”

    虽然知道柳生静云所说的听曲绝对不会那样简单,但是到如今哪能退缩。况且郎三元向来自傲,刚刚秦浩东已经连胜三场,现在终于到他表现的机会了。

    他说道:“没问题,早就说过了,不管他们提出什么挑战方式,我们全都接下。”

    高丰文不通音律,见郎三元已经同意他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郎三元又说道:“对付这种水准的选手也用不着我亲自出场,派我的弟子就可以了。”

    他回头对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说道:“李牧,你去!”

    “好的老师!”

    李牧说完迈步走上了舞台,坐在柳生静云的对面。

    见华夏这边上场的并不是秦浩东,柳生一夫和千叶美惠子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们现在心中已经隐隐怕了这个年轻人,刚刚连输三场其实都败给了秦浩东一人,真怕这场他还再次登台。

    舞台上,柳生静云看了一眼李牧,说道:“华夏人,你准备好了吗?”

    李牧说道:“随时都可以开始。”

    此时他的心中是极为迷惑,从五岁就开始拜在郎三元的门下学琴,到现在也算是小有所成,不明白小鬼子让他听曲儿搞的是什么鬼。

    柳生静云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修长的手指在七弦琴上轻轻一拨,叮叮咚咚,清脆的琴音立即响了起来,声音悠远的像是从远古深处传来,直刺人的内心。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虽然大家都不喜欢倭国人,但不得不说,柳生静云这一首琴弹的确实不错。

    他弹的是华夏著名的曲目《高山流水》,手指浮动之间清澈的声音流淌而出,令在场的所有人仿佛置身于山水之间,有些人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心荡神驰!

    这小鬼子好深的造诣!

    郎三元是七弦琴大家,立即听出柳生静云的水平不在他之下,好在这家伙并没有提出比琴,不然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

    相比之下听曲就简单的多了,这种曲目,听上个三天三夜也没有任何问题。

    他在这边暗暗庆幸,李牧那边却有苦自知,这首高山流水听在别人的耳中没有任何不同,带给人一种极为舒适的享受,但听在他耳中却是一种磨难。

    自从音乐声响起之后,李牧就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加速向着头部冲去。

    这是怎么回事?

    搞了这么长时间的音乐还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顿时惊慌失措,只有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可又控制不住,大量的血液上涌让他的脸色越来越红,感觉头都要炸开了。

    “啊!”

    也就十几秒钟,李牧发出一声惨叫,扑通一下摔倒在舞台上,昏了过去!

    “这怎么回事?”郎三元正在眯着眼睛享受高山流水,突然看自己的徒弟摔倒了,顿时大惊失色。

    秦浩东瞳孔猛然一缩,他已经看明白了柳生静云玩的是什么把戏,这小鬼子竟然会音杀之术。

    所谓音杀之术就是通过音乐改变人体机能,甚至可以达到杀人于无形,好在眼前这个小鬼子的造诣并不太深,不然刚刚这一下李牧的命就没了。

    这时现场立即有医务人员冲上台去,将李牧抬了下来。

    高丰文也有些莫名其妙,这李牧看起来身体健康,怎么突然间就倒下了?他对秦浩东说道:“秦医生,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台上的柳生静云露出一丝得意,对着台下这边说道:“你们华夏人还真是东亚病夫,身体太弱了,连一支曲子都听不下去,还有两次机会,你们下一个谁来?”

    现场顿时沸腾起来,华夏人最为讨厌的就是东亚病夫这四个字,现代的华夏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弱国,再也忍受不了这四个字带来的屈辱。

    “小鬼子,臭不要脸,难道忘了你们已经连输三场……”

    “小鬼子,你别得意,这场你也必败无疑……”

    “郎会长,快给这个小鬼子点颜色看看,让他看看谁是东亚病夫……”

    郎三元并不是武者,更不懂什么音杀之术,此时根本不明白柳生静云玩的是什么把戏,但见好多人呼喊自己的名字,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舞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