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身份匹配的对手
    郭峰说道:“唐老也不用太担心,大不了秦小兄弟再画一幅吴道子的百莲图,至少不会比何励志画得差。”

    不得不说何励志确实有些绘画的功底,随着时间的推移,台下的哄闹声慢慢压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收尾了,画笔在宣纸上不断游动着,一副娇艳欲滴的牡丹图出现在电子大屏幕上。

    呼的一下,他手腕一抖,勾勒出最后一笔,一朵牡丹傲然而立,艳压群芳,给人一种花中之王的感觉。

    不管是不是喜欢何励志这个人,大家不得不为他的画工而叹服,这幅画确实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

    何励志将画笔丢在一边,傲然说道:“冈波斯先生,还请您给评分!”

    作为裁判,冈波斯来到何励志的牡丹图前,从头到尾认真品评了一遍,不断的点头,“不错,您这幅牡丹图画的确实不错,深得华夏国画的韵味,我给您85分!”

    其他人不觉得怎么样,但唐庆之知道冈波斯对绘画的要求相当苛刻,能给出85分绝对已是高分了,换做一般选手,在他面前恐怕都不能及格。

    何励志对这个成绩也极为满意,扭头看向秦浩东,一脸得意的说道:“小子,你不是要跟我比吗?下面到你了!”

    秦浩东仿佛没有看到那副牡丹图,淡淡的说道:“你连做人最基本的东西都忘了,我不会跟你比的,你不配。”

    何励志神色一变,怒道:“你什么意思?耍我吗?刚刚我们说好了,可是立下了赌约的。”

    所有人都神色大变,虽然何励志为大家所不齿,但秦浩东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也难以赢得大家的认同。

    “急什么?我们的赌约还算数,只不过我要找一个跟你身份对等的选手来比才行。”

    秦浩东说完在所有人诧异的眼神当中,迈步走下舞台,来到前排一个小姑娘的身前。小女孩大约20出头的样子,怀里抱着一只可爱的黑色小泰迪,小狗并不太大,也就三四个月左右,看起来萌萌的极为可爱。

    他对小姑娘微微一笑,说道:“美女,能把你的狗借我用一下吗?等比赛完毕马上还给你。”

    “好的,可以借给你!”

    小姑娘没明白秦浩东到底要做什么,不过出于对他的信任,还是爽快的交出了手里的小狗。

    秦浩东抱着小泰迪重新回到舞台,大家都懵了,带一只狗上来什么意思?难道要用狗跟何励志比赛吗?

    何励志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浩东微微一笑:“比赛啊,选手的身份总要对等才行,你是倭国人养的狗,这是我们华夏人养的狗,你们狗跟狗之间刚好做对手。”

    被当众骂成走狗,何励志恼羞成怒,叫道:“放屁,你到底比不比了,不比老子就把你的手砍下来!”

    秦浩东并不在意,回头对冈波斯说道:“冈波斯先生,我让这只狗比赛作画,可不可以?”

    冈波斯也有些懵逼,还从没有见过这种比赛方式,他想了想说道:“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只要最终拿出一幅画来就可以,不过有一点,最终的赌约,还是要你自己履行。”

    秦浩东看一下何励志,说道:“看到没有,规则是允许的,今天我就用这只狗赢你。”

    “小子,你就玩嘴炮吧,等一下输了看我怎么把你的手剁下来。”

    何励志简直要气疯了,不过打死他也不相信一只狗能赢了自己,心中暗暗发狠,等一下一定要把这个可恶小白脸的双手剁下来。

    台下的唐庆之顿足捶胸的说道:“这年轻人还是太冲动了,竟然呈口舌之利,虽然看起来非常痛快,但这比赛必输无疑。”

    郎三元摇了摇头说道:“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原来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高丰文和郭峰也紧张起来,原本以为秦浩东只要画出百莲图,至少能保证不败,没想到他竟然弄了一只狗上去。

    外国人那边,柳生一夫哈哈大笑起来:“蠢货,十足的蠢货,刚刚我还有些担心他会扰乱我们的计划,现在看完全不必了。等一下把他的双手砍掉,等到比斗中医的时候他也参加不了了。”

    千叶美惠子也舒展开紧皱的眉头,秦浩东始终是她的心腹大患,能够解决掉最好不过。但她还是有些想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并不像是没脑子的人,怎么能做出这种冲动的事?

    秦浩东没有理会其他人怎么想,直接叫工作人员打上来三桶清水,然后又装了一小桶墨汁。

    都准备好后,他将小泰迪在墨汁中滚了一圈,然后随手丢在桌上的宣纸上。

    见秦浩东不是开玩笑,真的将一只小狗放在了画纸上,台上台下一片哗然。用一只狗来作画,想赢得一位真正的画家,用脚后跟想,这也是不可能的事。。

    小泰迪本来只有三四个月的样子,离开主人的怀抱始终处于惶恐当中,刚刚又在墨汁中打了一个滚儿,被放开后立即向前跑去。

    可能由于太过慌乱,再加上脚下沾了墨汁之后有些湿滑,跑出几步突然摔倒在地,身上的墨汁涂黑了一大片。小泰迪更加混乱了,爬起来继续向前跑,很快在宣纸上跑了一个对穿。

    秦浩东接过小泰迪,转身交给了钱多多,“钱大哥,还麻烦帮忙清洗一下,然后给小姑娘送回去。”

    钱多多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不过也只能按照吩咐去做。

    对于这些没人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浩东那张画纸上,因为刚刚蘸的墨汁太多了,宣纸上无论小泰迪留下的脚印还是刚刚摔过的印记,都沾满了墨,水汪汪的一片。

    留下的脚印儿还好一些,形状像是一朵一朵留下的梅花,可是刚刚摔倒的印记实在是乱糟糟的一团,看起来啥都不是。

    “秦浩东,这就是你用狗做出来的画,用这个就想赢我吗?”

    何励志呵呵的笑了起来,脸上尽是狰狞之色,他似乎已经看到秦浩东认输的场景。

    台下的柳生一夫更是笑得肆无忌惮,叫道:“这也叫画吗?随便找人撒上点墨汁都比这个强的多吧?”

    千叶美惠子没有说话,但嘴角也露出一抹笑意,她在脑海中动用了所有思考方式,也没想到秦浩东如何才能有翻盘的可能。

    台下的华夏人虽然没有发出嗤笑声,但所有人眼中都是一片失望,在他们看来秦浩东已经必败无疑,这么一幅乱码七糟的画,怎么跟人家的牡丹图相比?

    冈波斯摇了摇头,显然也不认同眼前这幅画,他对秦浩东说道:“秦先生,你的画好了吗?”

    秦浩东说道:“别着急,还差最后一点点!”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用狗做画吗?狗都已经拿走了,难道你还想继续画?”

    何励志脸上尽是狰狞之色。

    “既然让狗做你的对手,我当然不会动笔,只是这幅画还差最后一步。”

    最后一步?什么意思?所有人的脑袋里都是晕晕的,实在想不出这个年轻人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不用笔的情况下还能改变结果?

    柳生一夫笑道:“输了还不承认,我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唐庆之,高丰文等人看得一头雾水,也完全摸不着头脑。

    何励志冷笑道:“那你快点儿吧,我看你这最后一步折腾完了还有什么话说?”

    “马上就好!”

    秦浩东依旧从容淡定,来到桌前抓起那张宣纸的一角,手腕轻轻一抖。

    只听哗啦一声,宣纸上面原本就粘有不少墨汁,被他这样一抖立即流淌开来,沾满了整个画卷。

    秦浩东重新将宣纸放在桌上,说道:“成了!”

    “什么就成了,这不是闹着玩吗?”

    台上台下的人都没看明白,秦浩东拿起宣纸抖了一下算是什么鬼?难道这也是作画的一种方式?

    “不对,你们快看!”

    正当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有人叫了一嗓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重新转移到那幅画上,唐庆之声音颤抖的说道:“天啊,这怎么可能,我看到了什么?”

    只见刚刚还乱作一团的宣纸,在秦浩东的一抖之下,堆在一起的墨汁四散开来,小泰迪留下的诸多脚印相互连接,居然神奇的形成了一幅梅花图。

    画卷上的梅花傲然挺立,墨汁流过之处构成了干瘪的树干,小泰迪的脚印形成一朵朵梅花在上面零星绽放。最为神奇的是刚刚摔倒的地方,已经变成两块嶙峋的怪石,泰迪皮毛留下的痕迹形成了怪石表面深浅不一的褶皱,看起来更为传神。

    刚刚何励志画出那幅牡丹图,给人一种花开富贵的感觉,而眼前的这幅寒梅图虽然没有一朵花渲染,却带给人一种傲然挺立,藐视风霜的韵味!

    全场寂静,谁也没想到秦浩东轻轻的一抖竟然造就出如此不凡的画卷,刚刚还笑的肆无忌惮地柳生一夫此时都忘了闭上嘴巴,一脸的懵逼和呆滞。

    神奇!实在是太神奇了!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泰迪竟然能做出这样一幅画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

    “开眼了!老夫今天是开眼了!”

    唐庆之说话间眼中已经隐隐有了泪光。

    作为一名画家,他自然清楚秦浩东刚刚这幅画的难度有多大。

    看似简单的一抖,实则要清楚的掌握宣纸上留下多少墨汁,完美的掌控力道的大小和方向,这样才能让墨汁流淌构成树干,最终形成一幅完整的画作,所有细节累加起来都要完美的融合在大脑当中,差一点儿都不行。

    综合起来,只能用神技来形容。

    沉默了片刻后台下猛然暴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观众们似乎已经看到了获胜的希望,这样一幅图画,至少不输于何励志的牡丹图。

    冈波斯满脸的震惊,这幅画看似是小泰迪跑出来的,这个年轻人什么都没做,实际上最重要的却是最后的一抖,简直比画龙点睛还要重要,只要差上那么一点点就会谬以千里,毁掉这幅画。

    钱多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兴奋的叫道:“冈波斯先生,请您评分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