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羊脂血玉
    秦浩东这一举动震惊了所有人,有的甚至震惊的跳了起来,谁也不明白这个年轻人是要做什么,怎么会在老爷子的寿宴上做出这种没礼貌的事。

    不要说别人,就连坐在旁边的林茉茉都吓了一跳,她虽然知道秦浩东对林平潮没有好感,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鲁莽的将人家的寿礼给摔碎了,这让她如何跟爷爷解释。

    果然,林啸天原本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此刻已经笑意全无,冷若冰霜的看着秦浩东。

    钱多多也极为尴尬,是他将玉佛交给秦浩东的,没想到却被一下子摔成了碎块,他说道:“秦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秦浩东没拿住掉在地上摔碎的,还有多少有情可原,可这明明就是举起来狠狠摔在地上的,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理由。

    林平潮刚刚回过神来,他跳着脚儿对秦浩东叫道:“姓秦的,你赔我的玉佛。”

    秦浩东没有搭理他,也没有回答钱多多的问话,而是对林啸天说道:“老爷子,我摔掉这东西,完全是救了你一命。”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再次震惊,不明白秦浩东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他自顾自的对林啸天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以老爷子对玉佛的喜爱,是想要放进自己的卧室吧?”

    林啸天依旧没有说话,不过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下来。

    秦浩东继续说道:“如果老爷子把这东西放在卧室里面,那你绝对活不过三天。”

    这时林平潮不高兴了,在旁边说道:“姓秦的,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你就是看到我送给爷爷一个玉佛,你嫉妒了,所以故意摔了我的东西,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羊脂玉是养人的,怎么可能会害爷爷的性命?”

    在场的宾客们,有好多人内心当中都认同了林平潮的说法,要不然实在找不到秦浩东怪异举动的解释。

    秦浩东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的没错,好的羊脂玉确实养人,但你这个并不是羊脂玉,而是羊脂血玉。

    林平潮叫道:“秦浩东,你要给我泼脏水也应该找个好点的理由,在座的各位都是玩玉的行家,谁听过什么狗屁羊脂血玉,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这时钱多多微微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说道:“羊脂血玉,我倒是听说过,只不过这东西太过罕见,我在玉石界这么多年还从没有见过。”

    林啸天疑惑的问道:“钱会长,这羊脂血玉又是怎么回事?”

    钱多多说道:“我也只是以前听老师说过几次,说羊脂血玉跟羊脂玉虽然外观非常相似,但是会给人带来灾难,但他老人家现在已经过世了,具体我也说不太清楚。”

    秦浩东说道:“你老师说的也不是十分准确,羊脂血玉并不单单给人带来灾难,而是能够吸收主人的血气提升自身的品质,就是传说中的以血养玉,吸收的血气越多,玉脂看起来越好。

    以这块羊脂血玉的品质,至少吸收了六七个人的血气,之所以卖这么便宜,完全是因为它的前几任主人接连被吸光血气而死,所以被视为不祥之物。”

    林平潮叫道:“胡说八道,我这就是羊脂玉,怎么可能是羊脂血玉!”

    林志高跟着说道:“就是啊,总不能根据一个传说就砸烂了我儿子的玉佛,要按照你这种说法,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羊脂血玉就把全天下的羊脂玉全部砸烂?简直是笑话,连钱会长都没看出什么问题来,你凭什么说这是羊脂血玉?”

    “这很简单,一看便知。”秦浩东说道,“大家都知道羊脂玉越为纯净品质越好,玉中不会有太多的杂质,而羊脂血玉外表看起来跟羊脂玉没有任何区别,但内里却有完全不同的血线。”

    说完,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两块儿玉佛的碎块,展示给林啸天和钱多多等人观看。

    林啸天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只见秦浩东手中的两块碎玉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色纹路,就犹如人的血管一般,但从外表却看不出任何问题。

    他做玉石起家,对羊脂玉的品性也是非常了解的,知道真正纯净的羊脂玉绝对不会这样,此时已经完全相信了秦浩东的说辞,这就是羊脂血玉。

    钱多多又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玉,看过之后说道:“果然是这样,跟我师父说的完全一致,羊脂血玉里面是有血线的,这就是羊脂血玉无疑。”

    秦浩东说道:“羊脂血玉真是害人的东西,看这血线的粗度,应该已经害死不少人了。”

    羊脂血玉和羊脂玉外表一模一样,只有砸开之后才会发现它们的不同,可这东西价值都在数百万乃至千万以上,谁又舍得把它砸碎呢?这也是羊脂血玉极为罕见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即便它出现了也没人能够认得出来。

    要不是秦浩东有着强大的元神,刚刚从这块羊脂血玉的身上没有感受到灵气,相反感受到一片血气,他也不会认出,这就是羊脂血玉。

    林平潮也看到了碎玉上的血线,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不过还是狡辩道:“不可能,这一定是你做了手脚,不然连钱会长都没看出问题,你又是怎么看出这是羊脂血玉的,难道你比钱会长的水平还厉害?”

    这次没等秦浩东说话,钱多多主动说道:“你说的没错,秦老弟鉴赏玉石的水平确实远远在我之上。”

    一直默不作声的郭峰跟着说道:“秦先生确实独具慧眼,前段时间硬是从一个铁铸的香炉里面发现了失传多年的宣德炉,这等眼力是我等不及的。”

    见两个大佬站出来为秦浩东撑腰,林平潮张了几下嘴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事实就在那里摆着,玉佛碎块上面那刺眼的血线向所有人证实了这就是羊脂血玉,秦浩东丝毫没有说错。”

    林啸天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今天是他的80大寿,可要不是秦浩东发现了这块羊脂血玉的秘密,恐怕再过三天就是他的死期了。

    他问道:“浩东,这些碎了的羊脂血玉应该如何处理?”

    老爷子此时对秦浩东的称呼亲近了许多,而且又带有一丝尊重,同时他这话一出口等于定性了这尊玉佛的性质,就是羊脂血玉。

    秦浩东说道:“这种害人的东西,一定要砸碎深埋,不然还会祸害别人。”

    林啸天点了点头,叫过两个家人说道:“你们去把这些东西处理掉,记住一定要砸成碎末,然后深埋。”

    两个家人点了点头,将地上的玉石碎块全部收起来,然后转身出去了。

    眼见着自己重金买来的礼物就这样被秦浩东砸成了碎沫,林平潮气得咬牙切齿,不过他知道此时再想否认也没用了,只能抓紧时间补救。

    他赶忙转过身来对林啸天说道:“爷爷,我真不知道这东西是羊脂血玉,要知道的话打死我也不敢买来给您做寿礼。”

    林啸天刚刚虽然被吓了一跳,但他也知道这不是林平潮有意而为,摆手说道:“算了,我知道你也不是有心的。”

    “爷爷,我今天可是给您准备了两件寿礼的,虽然那东西扔了,但我还有一件。”林平潮暗暗庆幸自己准备充足,要不然今天真的就丢人丢大了。

    他回身对着保镖一摆手,保镖立即送上一个画筒来。

    为了今天老爷子的80大寿,林平潮确实做了充分的准备,原本他想先利用那尊玉佛获得大家的称赞,随后再用手里的画卷搞出一个**来,所以这幅画的价值远在那尊玉佛之上,是他花了2000万从港地的一个富商手里买来的。

    花费如此代价准备的礼物,他当然不想交给下人不声不响的收起来,那样还怎么出风头。

    所以林平潮直接叫人搬过来一张桌子,然后小心翼翼的从画筒里面取出一幅古画,慢慢在桌子上铺开。

    “爷爷,为了恭贺您的80大寿,这是我特意准备的吴道子真迹,还请您老鉴赏。”

    在场的宾客们立即又嘈杂起来,开始议论纷纷:

    “吴道子真迹啊,那可是画圣,这幅画要值很多钱吧?”

    “如果真是吴道子的话,那可1300多年了,绝对是古董中的珍品……”

    老爷子林啸天三大爱好,玉石,古玩和书画,林平潮准备的礼物完全是投其所好,不过刚刚的玉石被砸碎了,现在剩下这件寿礼是集古玩和书画于一身,真真实实的好东西。

    他站起身,来到桌前,开始认真的欣赏着桌上的古画。静静的看了足有两分钟,大厅里面变得鸦雀无声,老爷子的脸色开始越来越好看,刚刚因为羊脂血玉带来的不快已经慢慢散去。

    “真的不错,这是吴道子的真迹啊!”老爷子满意的点头说道。

    钱多多也凑了过来,认真的欣赏着古画,也跟着点头说道:“这就是吴道子传说中的百莲图,过了一千多年竟然还栩栩如生,也只有画圣才有这种功力。”

    “老郭,你赶快给看看,这幅画是不是吴道子所作?”

    钱多多在古董方面虽然也有所涉猎,但造诣绝对不如郭峰,所以转手将他叫了过来,在古画方面这位古董鉴定中心的主任才是权威。

    作为古董鉴定专家,郭峰随身带着他吃饭的家伙,先是摸出一副白手套戴好,然后又取出一个放大镜,开始认认真真的查看起来。

    这次足足看了五分钟,他才慢慢抬起头,一脸兴奋的说道:“真迹,这绝对是真迹!画圣吴道子的真迹!”

    这幅古画的右上角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百莲图,下面还盖着吴道子的个人印章。无论是行笔风格还是画作年份,都是吴道子所作无疑。

    钱多多兴奋之余,不忘回头对秦浩东说道:“秦先生,您看一下这幅画……”

    他话说了一半,不由想起刚刚那尊被砸成满地碎块的玉佛,立即停住不敢再说了。

    可这时已经晚了,秦浩东迈步来到桌前,抬手抓起那幅古画,呲啦一声撕成两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