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寄生虫
    将这块原石解开之后,其他剩余的原石相比之下灵气淡薄了许多,秦浩东也失去了再解石的兴趣,带着林茉茉直接离开了库房。

    他将这里交给了张铁牛,交代没有自己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库房半步,同时也不能跟外界有任何联系。

    之后两个人上车,离开了奶爸保安公司。在车上,林茉茉不断把玩着那块黄色翡翠,喜欢的不得了。

    秦浩东问道:“你准备把它雕刻成什么送给爷爷?”

    “这个还说不好,像这种极品翡翠必须找一个大师级的雕刻师,根据石头的颜色、性质和形状,设计出一个合适的物件儿来。”

    秦浩东说道:“像你们林氏集团,应该有不错的雕刻师吧?”

    “集团的雕刻师有十几个,明天我把翡翠带去让他们看一下吧。”说到这里,林茉茉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江南最好的雕刻师是苏大师,只可惜这人太难求了,如果他能出手帮忙,一定会把这块翡翠做成一个极品。”

    秦浩东诧异的问道:“以林氏集团的财力,难道还请不起这个苏大师吗?”

    林茉茉说道:“这并不是钱的事。苏大师为人脾气非常怪异,不给任何集团公司打工,只在家里做活,而且每个月只雕刻一件物品,要价从几十万到几百万,还要看翡翠的质量,用他的话说,必须要配得起他的手艺才行。”

    “逼格这么高吗?水平到底怎么样?”秦浩东问道。

    “水平当然没得说,在江南雕刻界,能称得起大师的也只有苏大师一个人。甚至放眼整个华夏,他的雕刻水平绝对能够进入前三的层次。”

    秦浩东说道:“既然有这样的高手,那咱们就去找他吧,不然真的浪费了这块极品翡翠。”

    林茉茉说道:“可是苏大师只在每个月的月初三天接活,现在已经到了这个月的中旬,爷爷的80大寿就在三天以后,我们等下个月是来不及了。

    秦浩东想了想说道:“凡事都有例外,这样吧,你把苏大师的地址告诉我,明天我去上门拜访,说不定他看我长得帅就把这件活接了。”

    “臭美!”林茉茉白了秦浩东一眼,不过还是把苏大师的地址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明天你一定要抓紧时间去办,如果苏大师不同意还要让我们集团的雕刻师操刀,只剩下三天了,时间紧迫。”

    秦浩东说道:“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到时候一定给咱爷爷一个惊喜。”

    第二天一早,他没有跟林茉茉去集团上班,而是开车按照林茉茉给的地址,来到了苏大师的家门前。

    这里是一座非常幽静的院落,虽然看不出繁华,但非常雅致,古朴的院落跟苏大师的称号倒非常契合。

    秦浩东敲响房门之后,很快一个50左右岁的中年女人打开了房门,女人看到秦浩东之后露出一脸的失望,问道:“你找谁?”

    “请问苏大师住在这里吗?我想请苏大师出手帮我雕刻一块翡翠。”秦浩东问道。

    女人并没有说话,而是抬手在大门上拍了拍,秦浩东这才看到旁边贴着一个a4纸的告示,因为位置不太明显,他刚刚没有发现。

    a4纸上写着,“近期因家中有事,概不接任何业务。”

    “大姐,麻烦你帮我跟苏大师说一下,我这里确实有件好东西,绝对值得他老人家出手。”

    秦浩东说着打开手里的布包,将那块极品黄翡展示给女人看。

    这女人是苏大师的老婆李月,这么多年来跟在苏大师的身边,基本眼光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了这块黄翡的不凡。

    不过她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小伙子,实话跟你说,家里最近确实摊上了一些不好的事,如果要是以前,就是冲你手里这块好料子老苏绝对也能接下来,不过现在真的不行,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看到女人脸上的一片愁云惨淡,秦浩东知道她说的不假,既然人家有事,那自己也不能强人所难了。

    想到这里,他跟李月打了个招呼,扭头就要离开,这时一辆黑色的奥迪a6车由远而近,最终停在了苏大师的家门前,车门一开,一个身穿长袍的老者手提药箱走了下来,正是前几天刚见过面的中医专家高丰文。

    “高老,您来了,我和老苏一直在等您呢。”

    李月看到高丰文之后,立即热情的迎了上去。

    高丰文对李月点了点头,却一眼看到了站在旁边的秦浩东,赶忙上前说道:“医圣,你怎么在这里?苏大师也请了你来看病吗?”

    “没有,我手里有块好料子,过来想请苏大师帮忙,结果苏大师有事,我这正要回去呢。”

    说到这里秦浩东心中一动,原来刚刚李月所说的家中有事是出了病人,如果要是这样事情就大有转机了,在这世上还没有几样是他治不好的病。

    果然,高丰文连忙说道:“医圣,既然您来了就跟着一起看看吧,万一这病我治不好还要麻烦你出手。”

    他对秦浩东的医术是完全发自内心的佩服,虽然拜师被拒,但对秦浩东还是非常尊敬的,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在用敬语。

    李月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家跟高丰文是世交,对于高丰文的医术是非常了解的,绝对是江南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丝毫不逊于苏大师在雕刻界的地位。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恭敬,还称呼对方为医圣,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似乎看出了李月的疑惑,高丰文对她说道:“这位是我们江南中医界的医圣秦浩东秦医生,他的医术绝对要比我高上百倍,只要有他在,小龙的病可确保无事。”

    如果别人说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医圣李月肯定不信,但她对于高丰文的话却深信不疑,连忙上前说道:“秦医生,求求您帮帮忙,帮我儿子看看病吧。”

    “可以!”秦浩东向来热衷于治病救人,直接就答应下来,他问道,“你儿子得的什么病?”

    李月叹气说道:“小龙从小到大的身体一直很好,可是前段时间跟朋友去非洲玩了一次,回来就得了一种怪病,始终高烧不退。

    我们已经看遍了各大医院,但都查不出任何病因,最后实在没办法,老苏说试试中医,我们就把孩子接回家,想请高老给看一下。”

    “带路吧,我们去看看病人的情况。”

    秦浩东跟着李月进了院子,走进了一间卧室。

    卧室很宽敞,床上躺着一个20左右岁的青年男人,面无血色,一脸的病容,此刻正陷入昏迷当中。

    在床头坐着一个50左右岁的中年男人,此刻正佝偻着身子,一脸愁容,他就是江南雕刻界的大师苏海川,床上生病的是他的儿子苏小龙。

    看到高丰文进屋,苏海川赶忙起身迎接,不过当看到秦浩东走在高丰文的前面,不由微微一皱眉。

    在他看来,秦浩东应该是高丰文带来的小徒弟,可这徒弟大摇大摆的走在师傅的前面,实在是太没规矩了。

    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上前一把拉住高丰文的手说道:“老哥,你快帮小龙看一下,我们两口子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高丰文有些尴尬的回头看了看秦浩东,秦浩东摆了摆手,示意他无所谓。

    见秦浩东不在意,高丰文直接来到苏小龙的床前,开始给他把脉。他也想看一看苏小龙到底得的是什么疑难杂症,如果自己能治也就算了,如果不能治也要掌握一下病情,好在等一下秦浩东出手的时候方便学习。

    时间1分1秒的过去,高丰文的眉头越来越紧,这次把脉足足把了五分钟他才慢慢收回自己的右手。

    “老哥,小龙的病怎么样?有没有办法啊?”苏海川一脸紧张的问道。

    高丰文皱着眉头说道:“小龙的脏腑已经受损,可是脉象划动诡异,根本看不出病因所在。”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而后又说道:“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这种脉相应该是有虫症引起,但这虫症应该如何医治并没有记载,老夫我也无能为力。”

    见高丰文都没有办法,苏海川一屁股蹲坐在椅子上,眼中充满了绝望和悲伤。纵然他是名震江南的雕刻大师,纵然他身家丰厚,但也无法承受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

    高丰文说道:“老弟,你别着急啊,我只是试一试罢了,虽然小龙的病我没有办法,但有医圣在,一定能把他治好的。”

    “医圣?”苏海川的眼神中又恢复了些许的光彩,不过没明白高丰文说的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他。

    高丰文回头对秦浩东说道:“医圣,这病老头子无能为力,还要麻烦您出手给看一下。”

    这下苏海川更加震惊了,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并不是什么学徒,而是高丰文口中所说的医圣。

    秦浩东迈步来到苏小龙的床前,伸手搭在他的脉门,一缕青木真气顺着经脉进入了苏小龙的体内。

    青木真气就犹如他的眼睛,十几秒之后就将苏小龙身体状况看了一个透彻。

    高丰文刚刚并没有看错,苏小龙的病因确实是虫症,此刻他的肝脏、肺脏内部,都布满了一种又细又小的白色虫子,它们在里面繁殖排卵,已经对脏腑造成了很大的损伤,这也正是他昏迷不醒的原因。

    这种虫子非常怪异,扎根在脏腑当中,并不溶于血液,再加上又非常细小,所以医院无论是透视检查还是化验血液都无法查出它们的存在。

    苏海川虽然并不了解秦浩东,但还是满怀希望的问道:“这位小兄弟,我儿子的病怎么样?还有没有救?”

    秦浩东说道:“你儿子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体内现在已经布满了寄生虫,正是这些虫子在吞噬他的脏腑和生机,如果不抓紧治疗,最多寿命还有三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