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黑人和黑巧克力
    朱琳琳赶忙跑过去,问道:“卡诺,你怎么了?”

    “都怪她!都怪她!”

    小黑孩指着唐糖说道。

    小家伙一脸的无辜,解释道:“阿姨,不怪我,我只是给了他一块巧克力,是他自己咬到手的。”

    原来两个小孩子在一起玩儿的很开心,唐糖从口袋里摸出两块黑巧克力,一块自己吃,一块给了小黑孩卡诺。

    小黑孩没有吃过巧克力,觉得很好吃,吃了两口之后结果一下子咬到了自己的手指。

    在华夏,曾经盛传黑人不能吃黑巧克力的笑话,因为容易咬到手指,谁也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现实版,所以听小家伙说完大家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马文卓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道:“逗死我了,真是逗死我了,这孩子下嘴也真狠,竟然把自己咬成这样,也真是没谁了。”

    朱琳琳眼见着自己的儿子把自己咬伤,既心疼又生气,恼羞成怒的对小家伙叫道:“谁让你给他吃巧克力了,我们平时都不给他买,你凭什么给他吃巧克力?”

    马文卓说道:“朱琳琳,你还能要点脸不?人家唐糖给你儿子东西吃是团结友爱,你还好意思说人家,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儿子长得太黑,分不清手指和巧克力。”

    他说完之后,周围的同学们也都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大家一边倒的都说这事不怪小家伙。

    朱琳琳恼怒的叫道:“吵什么吵?你们不就是看人家有钱吗?溜须拍马也不带这样的。”

    “琳琳,你这是怎么说话呢?大家在跟你讲道理,跟溜须拍马有什么关系?”

    “朱琳琳,你还讲不讲道理了?大家都是同学,有必要这样吗?”

    正当所有人跟朱琳琳理论的时候,小黑孩似乎感受到了母亲的情绪,也变得疯狂起来,恶狠狠的向小家伙冲过去,用他黑乎乎的脑袋狠狠的撞向小家伙的面门。

    旁边的人都发出一阵惊呼,虽然都是小孩子,但如果撞上的话唐糖可爱的脸蛋儿肯定会受伤,搞不好还会撞塌鼻子。

    不过事发突然,两个孩子周围没有成年人,想拦已经来不及了。正当大家都为小家伙捏一把汗的时候,唐糖突然向旁边一闪,灵活的躲开了卡诺的一撞。

    不过她躲开之后,卡诺由于用力太大,想停也停不住了,一下子撞在了旁边的桌角上,额头上顿时撞开了一个血口子,鲜血直流。

    “哇……”小黑孩没有撞到小家伙,自己又受伤了,感觉无比的委屈,犹如狼嚎一般的哭了起来。

    “你……都怪你,又害得我儿子受伤了。”朱琳琳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到了小家伙的身上。

    “不怪我,是他撞我的。”

    小家伙一脸的委屈,卖力的解释着。

    可这时,一只漆黑的大爪子向着小家伙的胸口抓来,原来是站在一边的卡福愤怒了,他将自己儿子的受伤也都归罪在唐糖的身上。

    小家伙虽然远比同龄人的身体素质好,但玄天**经修炼的时间毕竟太短,怎么也无法跟成年人相比,眼见着卡福的大手就要抓住了唐糖的胸口,这时旁边又伸出一只手,砰的一下抓住了卡福的手腕。

    秦浩东的手相比于卡福要小上很多,手臂也没有肌肉虬结的卡福强壮,可就是这么随意一抓,卡福那条粗大的胳膊却如同被定格了一般,再难前进半分。

    “华夏人,你找死。”

    卡福叫了一声,另一只拳头挂着风声打向秦浩东的面门。

    秦浩东抬手将卡福的另一只手腕也抓住,卡福想挣扎,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撼动秦浩东的双手,就仿佛被铁钳夹住了一般。

    “黑鬼,这次看在同学聚会的份上放过你一次,如果下次再敢对我的女儿动手,我非拆了你的骨头不可。”

    秦浩东说完,双手轻轻向前一推,卡福所有足有200斤的身体凌空飞了出去,接连撞坏了几张椅子,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最后撞在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在场的人们都吓坏了,没想到身材看起来并不强壮的秦浩东,竟然轻而易举地就收拾了身材高大的卡福。

    秦浩东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唐糖一脸委屈的说道:“粑粑,真的不怪我,我只是给他吃了一块巧克力。”

    “我知道,这事不怪你,唐糖是个好孩子。”秦浩东安慰道。

    朱琳琳刚刚扶起她的儿子,没想到老公就被打的满地乱爬,她愤怒的对咆哮道:“秦浩东,你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们这一家想干什么?”

    秦浩东的神情已经完全冷了下来,刚刚朱琳琳的冷嘲热讽他都不放在心上,毕竟同学一场,可现在这个黑鬼竟然敢对他的女儿下手,这绝对是不可原谅的。

    “是你家的孩子没教养,害得我儿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必须赔礼道歉,而且要赔偿我们的损失。”

    马文卓气不公的说道:“朱琳琳,你还能不能要点脸了?明明是你儿子没教养,自己咬伤了手还冲人家唐糖撒气,摔倒了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姓猪就可以倒打一耙吗?”

    张晓慧始终跟朱琳琳是一条战线的,她说道:“不管怎么说,琳琳的老公和儿子都受伤了,道歉赔偿是必须的。”

    秦浩东冷冷的说道:“如果只是缺钱看病,作为同学我可以给一点,但如果让我女儿道歉,那绝不可能,因为我女儿没错。”

    吴文清说道:“大家都是同学,今天的事儿也是出于意外,赔偿的事以后再说,赶快送孩子去医院吧。”

    朱琳琳蛮横的叫道:“不行,秦浩东打伤了我儿子和老公,今天必须道歉赔偿。”

    这时卡福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这次已经知道秦浩东的厉害了,再也不敢上前动手,而是站在朱琳琳身边叫道,“你敢动手打我,我可是m国公民,我要向大使馆投诉,我们m国人可是世界的一等公民,你们华夏人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要想不让我投诉也可以,就把那块绿色的石头赔给我。”

    他这话说完,包房内的十几个同学都如同看傻逼一般的看向了卡福,这个黑鬼还真是贪心,人家那块帝王绿的翡翠可是价值1亿元以上,他因为这点小事就想据为己有,况且责任还在他自己这一边。

    马文卓叫道:“黑鬼,还一等公民,狗屁!随便你去投诉,当我们华夏还是曾经的华夏吗?现在的华夏人可不怕你们m国。”

    “就是,当我们华夏人好欺负吗?赶快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卡福的话犯了众怒,大家一起赶人了。

    “干什么,受伤的可是我老公和我儿子,你们再这样我可要报警了。”

    朱琳琳大声叫喊着,可明显底气不足,完全是色厉内荏。

    “随便你报警,我们都可以为秦浩东作证,你儿子受伤怪他自己,大黑鬼受伤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朱琳琳,嫁了一个黑鬼就变成这个样子,你也走吧,我们的同学会不欢迎你……”

    “就是,以后别说我是你同学,丢不起那人……”

    眼见着犯了众怒,朱琳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她当然不会选择报警,因为自己也清楚报警一点用都没有,因为责任全在他们这一边。

    张晓慧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琳琳,你先带孩子去看病吧,这里交给我,等一下我表哥来了,我一定让他好好收拾收拾秦浩东给你报仇。”

    他们初中时候的班长,也就是今天聚会的召集人耿明辉是张晓慧姑妈的儿子,两个人虽然同龄,但耿明辉比她大几个月。

    “那好,我先走了,一定要让班长狠狠教训这个小白脸。”

    朱琳琳说完怨毒的瞪了一眼秦浩东,然后抱着孩子、带着卡福灰溜溜的走出了包房。

    他们走后,马文卓说道:“终于走了,看着他们我就不舒服,真搞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华夏人为什么要找个大黑鬼。”

    张晓慧顿时不高兴了,叫道:“你什么意思?难道华夏人就非要找华夏人吗?找个外国人就大逆不道了吗?”

    马文卓说道:“我什么时候说大逆不道了,找外国人也可以,但怎么也要找个像样点儿的,你看看你们两个,他找了一个黑鬼,你找了一个矮子加罗圈腿,这不是丢我们华夏人的脸吗?”

    再次被戳中的痛点,张晓慧尖叫道:“马文卓,你今天跟我说清楚,谁给华夏人丢脸了?”

    正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两个人,前面的西装笔挺,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后面的那个留着平头,脖子上戴着一条足有小手指粗细的大金链子,手腕上戴着一块明晃晃的大金表,完全一副土豪的形象。

    戴眼镜的男人正是今天聚会的发起人,班长耿明辉,进门后他对张晓慧说道:“小慧,咱们今天是同学聚会,你怎么又吵起来了?”

    “表哥,你可来了,我都让人欺负惨了。”

    张晓慧直接将耿明辉拉到角落里,嘴巴里不停的说着,时不时的还向着马文卓和秦浩东这边指指点点。虽然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但谁都看得出来,绝对没说秦浩东他们的好话。

    林茉茉微微皱了皱眉,在秦浩东耳边低声说道:“这两个人都是你的同学吗?”

    秦浩东说道:“是啊,戴眼镜的是班长耿明辉,戴金链子的叫庞成,家里的企业做的也很大。怎么了?你认识他们?”

    “刚刚的土地竞标会上见过他们,耿明辉是县长的秘书,庞成就是我说的庞氏集团的代表。他们两个肯定是在土地竞标会议之后一起过来的,看样子关系不错。”林茉茉说道,“看样子庞氏集团在五峰县确实很有人脉,所以我觉得这次竞标成功的希望不大。”

    秦浩东笑道:“没关系,你有我就行了,只要有我在,他们就是再有人脉也没用。”

    这时,张晓慧终于说完了,耿明辉转身向这边走了过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