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教训
    “借钱?”秦浩东冷冷一笑,说道,“刚刚我们已经做过了断,从此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既然是陌生人,我凭什么要借给你们钱?”

    李成谄着脸说道:“小东,大叔已经跟你说了,那只是开个玩笑,不能当真的,咱们还是一家人。”

    “你们打赌输了,看我现在有些钱了,就又是一家人了?”秦浩东看了几个人一眼,满脸的厌恶,“爷爷一辈子善良正直,救人无数,真不知道他怎么生出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今天跟你们说,就死了那条心吧,我秦浩东虽然钱多,但就是烧了也不会借给你们。”

    看着秦浩东坚定的神情,李成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并不是说几句好话就能哄回来的,想借钱是不可能了。既然拿不到钱,他也没必要再低三下四,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不见,指着秦浩东骂道:“小野种,不要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你有多少钱老子都不稀罕。”

    李才也跟着骂道:“是啊小野种,你就是个扫把星,把我们家搅成这个样子,想霸占我家的房产门儿都没有!”

    他们两个正骂得痛快,突然感觉脸上一疼,乒乓的一阵乱响,紧接着就飞了出去。

    李成从地上爬起来,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从小到大秦浩东对他们都是恭敬有加,没想到今天竟然对他们动手了。

    他捂着被打肿的脸颊,再次指着秦浩东,骂道:“小野种,你竟然敢打老子……”

    还没等他说完,秦浩东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接连几个大嘴巴抽了上去,然后伸手从他的口袋里摸出三四叠百元大钞,重新扔回了手提箱。

    李成刚刚偷偷将这些钱揣进口袋,以为没人看见,其实早已经被秦浩东清清楚楚的瞧在眼里。

    李才从地上爬起来,本来也想骂上几句,但看到李成的下场,又看到秦浩东冰冷的目光,顿时吓得咽了回去,什么也没敢再说。

    秦浩东声音冰冷的说道:“我是从小没有爹妈,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骂我野种,以前你们骂我我都忍了,那因为你们是我的大叔、二叔,但现在咱们已经划清了关系,我没必要再忍着你们。

    如果以后你们谁敢再骂我一句,下场就如同这张桌子!”

    秦浩东说完抬手拍向旁边的一张桌子,坚硬无比的实木八仙桌在他的手下就如同纸糊的一般,哗啦一声变成一地碎片。

    李成看了看李才,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婆张凤,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斥着惊恐,谁都没想到以往对他们恭敬有加的秦浩东在断绝关系以后,竟然如此的强势和狠辣。

    “把你们口袋里的钱都扔回来,别等我动手,然后滚出去,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秦浩东接连向前踏了几步,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罩向眼前的四人。

    李成几个人虽然无赖,但也只是普通人,哪里见过这种气势,顿时吓得差点没尿了裤子,纷纷掏出口袋里藏着的钱扔回手提箱,然后狼狈不堪的向院子外跑去。

    刚刚秦浩东恼怒几个人的无耻,一时间将积压许久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等李成他们都跑出去才意识到毕竟是爷爷的亲儿子,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不禁回头看向了李青山和左兰芝。

    李青山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小东,教训的好,这两个畜生早我就想教训他们了,今天你算帮了爷爷的忙!”

    左兰芝说道:“是啊,小东,你打的太轻了,应该打断这两个畜生的腿。”

    老两口说的不是假话,这些年他们已经对这两个不孝子彻底失望,而且被纠缠得烦不胜烦,现在看到秦浩东一次性帮他们解除了后患,高兴还来不及。

    只有李淑兰长叹了一口气,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左兰芝又说道:“小东,这钱你拿来气气那几个混蛋就行了,赶快收回去吧,有了这些钱就能在江南市买套房子,明天相亲的时候就有底气多了。”

    李青山也说道:“淑兰,快把这些钱给小东拿回去,咱们家没能帮小东娶媳妇买房子已经愧对他的父母了,总不能要他的钱。”

    李淑兰刚要去取那三只装着100万的手提箱,却被秦浩东一把拉住,他对老两口说道:“爷爷、奶奶,这些钱是我赚了孝敬你们的,为什么要退给我,难道还拿我当外人吗?”

    李青山说道:“可是……”

    “没有可是。”秦浩东立即打断了李青山,“爷爷,我还有很多钱,足够自己用,这些钱你们必须收下。”

    李青山还要说什么,左兰芝说道:“算了,老头子,既然是大孙子孝敬我们的,我们就先留下。”

    李青山想了想,也就点了点头,没再反对。

    这时秦浩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公安厅厅长石阔海打来的。

    他走到旁边,按下了接听键,“石厅长,有什么事吗?”

    石阔海说道:“秦医生,上次真的谢谢你了,不但治好了我的病,还治好了婉儿那丫头。”

    秦浩东说道:“不客气,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份内的事。”

    他清楚石阔海给自己打电话,绝对不只是感谢这么简单。果然,石阔海又说道:“秦医生,今天给您打电话,除了表示感谢之外还想麻烦您再出手一次。

    我有个关系很好的战友,在部队的时候曾经受过伤,腿骨断成了三截,后来虽然接上了,但不知为什么经常疼的厉害,看了好多医院也没有效果,而且最近越来越严重,已经开始影响走路了。

    他从我这里听说秦医生医术通神,所以想请你给他也看一看。”

    对于这点秦浩东并不感觉意外,石阔海的脊柱绝对是高难度病症,四处求医多年都没有效果,现在被自己治好了必然带来莫大的广告效应,肯定会有人通过他的渠道来求医。

    他说道:“可以,不过我现在没有时间,要等几天才行。”

    石阔海说道:“秦医生,您能不能给他快点治一治,最好是今天。”

    秦浩东皱了皱眉头,石阔海虽然贵为公安厅长,但在他眼里跟普通病人没有太大的区别,至于那个求医的人,只是腿疼,又不是要命的病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等几天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说道:“有那么着急吗?”

    听出了秦浩东的不高兴,石阔海连忙解释道:“秦医生,实话跟您说,我这个战友是咱们江南市的纪委书记李长志,他这人非常刚正,工作也很有成效。

    前几天江南市的市长刚刚退休,现在市长的位置还在空着,组织上将李长志列为重点的考察对象,马上就要派人找他谈话。

    你也知道,上面考察干部身体是重要的一项,如果他瘸着腿去接受谈话的话必然会影响上面的印象,所以才着急让你给他治一下。”

    似乎觉得自己的解释还不够,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秦医生,别人我可能不了解,但我对这个战友再清楚不过,他这个人非常有能力,最重要的是清正廉洁,如果能够接任市长对我们江南市的所有市民都是个好事,所以你一定要帮忙。”

    “哦!是这样啊。”秦浩东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口气也缓和了许多,“那好吧,我今天中午刚刚回到五峰县的老家,如果真的有这么着急就让他过来吧,我给他治一下。”

    石阔海高兴的说道:“太好了秦医生,真的谢谢你,五峰县也不太远,我们这就过去,估计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五峰县,等治完了病咱们再好好喝一顿。”

    挂断电话之后,秦浩东跟王如冰一起将那三只手提箱送进了中医诊所的保险柜,毕竟这是整整的300万,万一被其他人看到,会给李家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灾难。

    他们刚刚将钱放好,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叫喊声和马达的轰鸣声响成一片。

    “李青山,你赶快给我出来,晚一点儿老子就把你的房子拆了。”

    一阵高音喇叭的叫喊声响彻整条老街。

    秦浩东走到门外,看到李青山和左兰芝在李淑兰的搀扶下已经站到了门口。在中医诊所的对面,浩浩荡荡地站着足有一二百人,这些人有一半左右是工人,有一半是花花绿绿的小混混装束,在他们前面停着两台巨大的挖掘机,看样子是拆房子来了。

    挖掘机前面站着一个留着大背头的矮胖子,旁边还有一个梳着分头的干瘦助理。

    李青山走到门前之后,对着那个大背头的矮胖子叫道:“洪天保,你又来干什么?我不是说好了,不给我重新盖一个诊所我是不会搬的,你们拆迁也要讲道理,首先要保证我能给街坊邻居们看病。”

    洪天保说道:“我说老李头,你是不是穷疯了,我们只管拆迁、只管赚钱,你给不给人看病关我们什么事?今天我最后一次通知你,将拆迁协议签了,我立马给你10万块,再说一个不字老子立即扒掉你的房子,一毛钱你都得不到。”

    旁边那个干瘦助理低声说道:“老板不是说给100万吗?你是不是说错了?”

    洪天保嘿嘿一笑,“100万那是昨天,现在只给10万,如果不同意就扒掉他的房子。”

    “哦!知道了老板。”

    助理自然不知道今天是洪天保跟付海坤定好的计谋,为的就是激怒秦浩东动手,然后好抓人,只要把秦浩东抓进监狱,相信李青山立即就能签下拆迁协议,能省下100万他自然不会多掏一分。

    这时老街的街坊邻居们听到消息也都聚拢过来,纷纷站在李青山的身后。听到洪天保只给10万的拆迁费,大家立即愤怒的谴责起来。

    “这个洪天保真是心太黑了,这么大的院子竟然只给10万块,这不是抢劫吗……”

    “王八蛋,这哪里是开发商,简直就是土匪……”

    “给这么少的钱,咱们说什么也不能搬……”

    对于抗议之声,洪天保丝毫不予理会,他扔笑着看向李青山:“老李头,你听清没有,同意还是不同意,你倒是给个痛快话?”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