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 八十八章 诚实的碰瓷哥
    老三叫道:“少废话,反正你撞坏了我的东西,赔钱天经地义,合理合法。”

    秦浩东说道:“要我赔钱也行,可你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是不是应该找个专业人士评估一下呀,总不能你要3000万我就给你3000万。”

    围观的人们也都纷纷说道:“是啊,就算是古董也要经过专家的鉴定才行,哪能张嘴就要3000万……”

    “我看这就是讹人呢,一个破镜子怎么可能值这么多钱?”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老三有些暗暗后悔,刚刚他看到秦浩东一下拿了3000万眼红的要死,所以没经脑子的张嘴说出了这个数字。

    现在看来确实要的太多了,如果他这个破东西真要拿去评估,很可能连30块都评估不上。

    想到这里,他的气势顿时弱了三分,说道:“我也不是非要3000万不可,你说能赔多少?”

    “赔多少钱?要看损失有多大。”秦浩东说着一伸手,将那只镜子从老三手里拿了过来,在手里摆弄了一下,说道,“你这镜子虽然掉在了地上,但完好无损,你要我赔什么呢?”

    老三不由向那只镜子看去,惊讶的发现被王胖子踹扁的镜面已经完好如初,丝毫看不出任何损伤。

    这到底怎么回事?自己可是亲眼看着王胖子将镜子踩扁的,现在却什么事没有。

    想了一下,一定是这个年轻人用了什么特殊手法将镜子修复了,不过他刚刚才将镜子拿到手,这也太快了一点吧?

    他猜测的同时秦浩东正暗暗摇头,心说现在碰瓷的真是越来越不专业了,想骗钱也应该找个花瓶之类的爱碎的东西,就算用这种镜子也应该先砸两下、踹几脚,然后才好要钱不是,像这么一个完好无损的镜子怎么适合碰瓷?

    老三虽然想不明白,但事情走到这步已经没了退路,蛮横的叫道:“这镜子明明掉在了地上,虽然看起来没事但一定有内伤,你必须赔钱。”

    秦浩东再次笑了起来,这货还真搞笑,说道:“内伤?我咋没看到它吐血呢?”

    正在这时,人群外走进来两个古玩街的保安,为首的一个大个子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秦浩东说道:“大哥,我这里遇到一个碰瓷儿的,弄个破镜子非要跟我要3000万,你说他是不是疯了?”

    大个子保安一皱眉,对老三说道:“怎么回事?是这样吗?”

    “不……是这样的。”老三原本是想狡辩的,谁之话到嘴边突然间改变了说辞,“我就是一个碰瓷的,刚刚他在王胖子的古玩店让我的同伙吃了亏,所以王胖子叫我过来碰瓷,想多宰他一些钱。”

    他这话一出口,围观的人们一阵哄笑,也没想到这个碰瓷的如此诚实,竟然把自己的龌龊事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老三打了一个激灵,猛然清醒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中了什么邪,不受控制的讲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秦浩东也弄明白了,原来这家伙并不是偶然跟自己碰瓷儿,而是王胖子那伙人找来的。

    大个子保安如同看怪物一般看了一眼老三,说道:“既然这样,那跟我们去派出所吧。”

    老三吓得一个哆嗦,像他们这种人最惧怕的就是警察,连忙说道:“千万不要啊大哥,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也只是一时糊涂,下次绝对不敢了。”

    大个子保安扭头看向秦浩东:“像这种事,主要还是要看他的意见。”

    老三也明白这个道理,又对秦浩东说道:“小老弟,我知道错了,这次就原谅我吧,我上有70老母,下有还在上学的孩子……”

    秦浩东微微一笑,说道:“其实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太好了,小老弟,我这里跟你道歉,给你鞠躬了。”

    老三说完,连连向秦浩东鞠躬道歉。

    像这种台词,秦浩东在电视里面都看过多少次了,当然不为所动,他说道:“光道歉还不够,刚刚你向我要3000万的时候吓到我了,怎么也要给点精神补偿吧?”

    “补……补偿?”老三一愣,自己才是碰瓷的,怎么对方竟然要起补偿来?

    “怎么不愿意呀?那咱们就去派出所吧,相信警察能给解决的。”

    “不……愿意……愿意……”老三连连说道,赔些钱总比去派出所要好。钱没了还能赚,派出所如果进去想出来就难了。

    “你要多少钱啊?”老三问道。

    “你有多少钱啊?”

    “我……我有一千块。”老三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家底报了出来,这让他再次吃惊不已,自己明明想说一百块的,怎么到嘴里就说出一千块了?

    秦浩东皱了皱眉,看样子有些不太满意,不过还是说道:“一千块虽然少了点,不过就这样吧,你再找我碰瓷的时候,一定记着多带点钱。”

    “呃……”老三有种想哭的感觉,自己是碰瓷的,不是送钱的,凭什么要让我多带一点?

    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只能乖乖的掏出口袋里的一千块,塞到秦浩东的手里,然后扭头落荒而逃。

    围观的人们见这个碰瓷的竟然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哄然大笑。

    亲浩东将一千块揣进口袋,举着手里的镜子叫道:“喂,别跑啊,道具还没拿着呢?”

    “不要了,送你了!”老三说完之后消失在人流当中。

    秦浩东微微一笑,天气也挺热的,这面镜子刚好可以当做扇子用,他一边用镜子扇着风,一边沿着古玩街继续向前走。

    一个小时后,将整条街都已经逛完了,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法器。他知道法器这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也只能这样回去了。

    胖子的古玩店,牛二看着老三瞪大了两只小眼睛,“你是一个碰瓷的,竟然一分钱没有搞到手,还让人家把口袋掏得一干二净,还能再丢人一点吗?”

    假老道跟着说道:“老三,碰瓷碰到你这样真是没谁了,真给碰瓷界丢人啊!”

    老三苦着脸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事儿实在是太邪门了。原本被老大踹扁的那面镜子突然间又好了起来,就跟没踹过一样。

    而且我当时的脑子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一样,人家问我是不是碰瓷儿的,我竟然直接说是,问我口袋里有多少钱,我就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明明脑袋里不是这样想的却这样做了。”

    一直没有吭声的唐装老头说道:“今天的事情确实很邪门,我们牵驴的时候也是这样,想法突然变得不受自己控制。”

    假老道猛然瞪大了眼镜,“你们说这小子是不是会邪法?”

    老三连连点头,“这么说还真有点像,现在想一下,确实太邪性了!我在江湖上跑了这些年,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怪事。”

    王胖子眨了眨小眼睛,沉思了片刻之后说道:“看来我们今天是遇到高人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要去招惹那个年轻人,我们惹不起。”

    秦浩东回到家里后,将手里的镜子很随意的扔在茶几上,然后向齐婉儿的房间走去。

    当他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心中微微一惊,早晨离开时齐婉儿额头的那块金色相当于一毛钱的硬币,现在已经只剩下花生米大小了。

    这说明鬼胎吞噬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看她很可能扛不过今晚。

    齐婉儿眼神当中的死寂之色越发浓重,看了一眼秦浩东,就有如看一个陌生人。

    她声音冷漠的说道:“你回来了。”

    “嗯!”秦浩东点了点头。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吧!”秦浩东说的有些没有底气。

    “看来你也没有多少信心!”齐婉儿说完从床头摸出一把匕首递到秦浩东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秦浩东问道。

    “你答应过我的,如果治不好就一定要杀死我,我不想成为不人不鬼的怪物。”

    齐婉儿的声音越发的冷漠,就仿佛说着一件跟她毫不相干的事。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秦浩东嘴里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将匕首接了过来。如果这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他也只能选择杀死齐婉儿。

    说完他回到了客厅,将买来的朱砂黄表纸等物件儿都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顺带着还有那个小铁片儿的护身符。

    东西都准备好之后他开始画符,只不过以现在的修为级别太高的符箓也画不出来,只能画一些最基本的镇魂符和驱魔符。

    即便这样成功率也不太高,画十张符也只能有一两张是成功的。

    画好之后,秦浩东先将一张镇魂符贴在齐婉儿的泥丸宫上。

    随着一阵黄色的光芒闪烁,聚集在眉心的黑气迅速向两边退去,留出鸡蛋般大小的空地。

    看来还是有效果的,秦浩东心中一喜,又将两张驱魔符贴在了齐婉儿的太阳穴,这次黄色的光芒更盛,黑气被驱除到脖颈以下。

    黑气驱逐以后,露出一张娇美的容颜,齐婉儿的眼中也恢复了正常人的神采。

    “秦医生,谢谢你!”

    齐婉儿扑到秦浩东的怀里喜极而泣,十年了,她一直在受着鬼胎的困扰,时刻都面临着被吞噬的压力,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得知自己很可能成为鬼奴的那一刻,她心中充满了绝望,不然也不会自己准备的匕首交给秦浩东。现在终于看到了治愈的希望,让她怎能不高兴。

    感受到胸前柔软的压力,秦浩东略感尴尬,他将齐婉儿推开,说道:“现在只是成功的第一步,要想把鬼胎彻底驱逐出你的体外,我还要继续多画些符箓。”

    “好的,秦医生,我帮你!”

    齐婉儿说着帮助秦浩东整理黄表纸,研磨朱砂,在旁边做他的助手。

    秦浩东则拿起毛笔,准备继续画符,这时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