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八十七章 护身法器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最为淡定的还是秦浩东,他向张万奎看去,只见这老头子现在嘴巴半张,双目失神,就犹如一个傻子一般。

    过了好半天,张万奎回过神来,抬手啪啪抽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他在古玩界混迹了大半辈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宣德炉的价值,那可是他想见都见不到的好东西。

    可今天人家都双手送到门上来了,要价只有10万块,他竟然想都不想的推了出去。

    此刻他真的死的心都有,看着那只光彩照人的宣德炉,真恨不得立即抢过来搂在怀里,据为己有。

    看着周围这些失态的人,秦浩东来到钱多多的身边,略带尴尬的低声问道:“老哥,宣德炉是什么东西啊?”

    他确实有着500多年的阅历,见过各种各样的宝物,可那都是修真界的,对于地球上的文化传承了解的并不太多,更不知道宣德炉是怎么回事。

    “我来说吧。”郭峰听到了秦浩东的问话,站起身说道:“明代宣德皇帝当年为造香炉,责成宫廷御匠参照皇府内藏的柴窑、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窑名瓷器的款式,及《考古图》等史籍,设计和监制了一批香炉。

    为了保证香炉的质量,工艺师挑选了金、银等几十种贵重金属,与红铜一起经过十多次的精心铸炼。成品后的铜香炉色泽晶莹温润,是工艺品中的珍品,以至于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宣德炉成为铜香炉的通称。”

    可是,宣德三年只铸造成三千座香炉,以后再也没有出品,它们都被深藏禁宫之内,普通百姓只知其名未见其形。如今经过数百年的风风雨雨,真正宣德三年铸造的铜香炉极为罕见了。”

    说到这里他颇为感慨,“我这辈子见过的古玩无数,却从没有见过真正的宣德炉,今天有幸一见此生无憾,此生无憾啊!”

    “郭主任,宣德炉能值多少钱啊?”

    有人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也是秦浩东想知道的。

    郭峰说道:“宣德炉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价格只是一个参考数值。去年在港地的拍卖会上,曾经拍出一个宣德炉,当时的售价是2500万。”

    “天啊,2500万,足够普通人活好几辈子的了……”

    “用18万换了2500万,这小伙子的运气真是好到家了……”

    “我在家里天天烧香拜佛,怎么就没有人家这好运气呢……”

    大家议论纷纷,这时又有一个人问道:“郭主任,你说这个香炉有没有可能是赝品?”

    “有这个可能!”郭峰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变,他却继续说道:“为了牟取暴利,从明代宣德年间到民国时期,古玩商仿制宣德炉活动从未间断。甚至就在宣德炉停止制造后,部分当年负责铸造铜香炉的官员召集原来铸炉工匠,依照宣德炉的图纸和工艺程序进行仿造。

    这些经过精心铸造的仿品可与真品媲美,连专家权威也无法辨别,至今国内各大博物馆内收藏的许多宣德炉,都没有一件能被众多鉴定家公认为是真正的宣德炉。鉴别真假宣德炉已成为国内考古学界的悬案之一。”

    又有人问道:“郭主任那这个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郭峰看一下那只香炉,说道“在我看来,应该是真品。而且真假已经不重要了,如此精美的东西,即使不是宣德三年御制,也一定是明朝时期那批铸造官仿制的,实在是太完美了!”

    他扭头对秦浩东说道:“秦老弟,我特别喜欢这只香炉,如果老弟愿意割爱,我可以出价3000万。”

    说完他一脸紧张的看着秦浩东,虽然3000万的报价已经不低了,但如果对方也是古玩爱好者,肯定不会卖的,这东西再放上几年价格肯定要涨上许多。

    “3000万,天啊,比香港拍卖会的那个还要贵500万。”

    “羡慕死宝宝了,等一下我也去找几只铁香炉砸开看一看,里面有没有藏着宣德炉。”

    “可以,我留着也没用,如果郭主任喜欢的话尽管拿去。”

    虽然宣德炉名贵,但秦浩东当年在修真界奇珍异宝看的多了,一只没有任何功能的香炉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趣,还不如卖了换些钱花。

    “秦老弟,真的太谢谢你了!老弟把你的账号给我,现在我给我付款。”

    郭峰大喜过望,如获至宝,仿佛生怕秦浩东反悔似的,拿起手机就把钱转了过去。

    眼见着这么一会儿秦浩东就赚了3000万,张万奎的脸色比死了爹还难看,这可是3000万啊,他一辈子也没赚到这么多钱,明明是送到他这里的,却转手给了别人。

    眼见着宣德炉已经名花有主,这时人群中有人叫道:“张老头,人家小兄弟已经找到了宝贝,你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爹,你就是我亲爹。”张万奎瞬间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一脸谄媚的冲到秦浩东面前,“小爹,你是怎么看出铁香炉里面有宝贝的?能不能教教我啊,只要你能把我教会了,我天天管你叫爹,给你老人家养老送终……”

    秦浩东一头的黑线,这老家伙变得也太快了吧,还他妈给我养老送终,你还能活几年,这不是咒我早死吗?

    不过想想也正常,像这种眼里只有钱的黑心商人,只要有利可图,别说叫爹,就是叫爷爷、叫祖宗,他们也习以为常,不会有半点的犹豫。

    对于这种人,他实在懒得搭理说道:“张老板,刚刚你可说了,只要我赢了这场赌局,店里的东西随便我拿一样,对不对?”

    “对!对!我说话算数,您随便挑,随便拿!”

    张万奎满脸堆笑的说道。

    他之所以这么爽快是有原因的,一来赌局的公证人是文物鉴定中心的主任郭峰,他根本得罪不起。二来他在店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有几样好玩意也都藏得非常隐秘,不怕被人找出来。

    秦浩东没有在搭理张万奎,迈步走进了古董店,四处看了一圈儿,发现店里摆的都是假货,根本就没有值钱的玩意儿。

    凭着强大的远神感应,发现在墙壁后面隐隐有灵气发出,不过也都非常微弱,估计是有些年头的古董,但这还入不了他的法眼。

    应该拿点什么呢?秦浩东一转身,突然发现在墙角的一个角落里有灵气溢出,这灵气的浓度竟然不在那只宣德炉之下。

    他大步走了过去,发现墙角有一个木头箱子,里面扔的都是破破烂烂的瓶瓶罐罐,有些已经残缺不全。

    他顺着灵气的来源向下找,在箱子底部找到一个鸡蛋大小的小铁片,灵气正是从这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

    “好东西啊!”秦浩东将小铁片拿在手里,大喜过望,比刚刚得到那只宣德炉还要高兴十倍。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他却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一件护身的法器。有了护身法器就等于多了一条性命,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他用元神感应了一下,这件法器的级别还算可以,足够抵挡金丹期修士的三次攻击,对于他现在来说绝对是保命的好宝贝。

    看来今天自己这趟古玩街是来着了,先是卖了一个3000万的宣德炉,现在又找到了一件护身的好宝贝,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法器。

    张万奎一直跟在秦浩东的后面,见他从自己扔废物的箱子里面找出一个黑铁片,心里疑惑万分,难道这也是好东西?

    但这东西他确实看过了,根本不是古董,不明白秦浩东拿它做什么。

    “张老板,我就要他了!”

    秦浩东拿着小铁片对张万奎晃了一下,然后揣进口袋,迈步走出了古董店。

    出了店门后,他跟钱多多和郭峰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这里,继续寻找法器。

    接连又看了十几家店铺,还是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正在这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这叫声凄惨无比,好多人都向声音的来源看去,秦浩东也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看到。

    就在他回头看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赶忙转过身来,见一个平头的年轻人被他撞得接连向后退了三四步,一面古镜掉在了地上。

    这个平头男人正是王胖子他们找来的老三,刚刚他已经在人群外守了半天,见到秦浩东转眼就弄了3000万,眼红的要死,暗暗发誓一定要狠狠宰上一刀。

    秦浩东离开后老三就一直跟在后面,发出惨叫的也是他的同伙,老三利用这个机会开始碰瓷,跟秦浩东撞在了一起。

    “我的镜子,我的宝镜啊。”

    老三的演技丝毫不差,蹲在地上捡起那面镜子嚎啕大哭起来。

    秦浩东早已经看明白这就是一个碰瓷的,心说这个古玩街的套路还真是多,自己就转了这么一圈,竟然遇到了两伙骗子。

    不过他也不生气,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老三表演。不光是他,周围闲逛的人也立即围了一圈,想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老三哭了半天,见秦浩东不说话,立即站起来凶巴巴的叫道:“小子,你撞坏了我的宝镜,必须赔钱!”

    秦浩东非常配合的说道:“哦,那你要多少钱呢?”

    老三叫道:“3000万,少一分都不行。”

    秦浩东被他逗乐了,这小子刚刚肯定看到自己卖掉了宣德炉,对自己有多少钱都清清楚楚。

    他笑道:“你的镜子是金子吗?就是金的也不值3000万啊?”

    老三拿着手里的镜子,理直气壮的叫道:“我这可是当年苏妲己用过的镜子,比金的值钱多了,本来我想拿去卖的,没想到被你撞坏了。”

    秦浩东笑道:“你还真能讹人啊,苏妲己用的?你怎么不说是王母娘娘用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