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三十八章 哥的心你不懂
    林茉茉脸颊一红,“你又胡说,那只是传说。”

    “我不管,反正大五岁不算大,我喜欢,而且你大的又不只是年龄。”

    秦浩东说完,两只眼睛瞄向了林茉茉胸前的两处饱满,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此刻林茉茉伪装出来的冰冷已经彻底瓦解,犹如一个初恋的小女孩一般羞涩的叫道,“不许看!”

    “那好吧,不看就不看!”

    不过秦浩东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哪会错过眼前的大好机会,伸手将林茉茉搂在怀里。

    “你……”林茉茉羞不可遏,想要挣扎又怕触动秦浩东的伤口。

    “怎么样,咱说到做到,你不让看咱就不看,动手总可以吧!”

    “不行,赶快放开我……唔”

    林茉茉的拒绝非但无效,相反招来秦浩东的第二次热吻。她开始还象征性的推了两下,后来就慢慢的迷失了。

    “咚……咚……咚……”

    正当秦浩东乐不可支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

    林茉茉的身体有如触电一般,顿时惊醒,赶忙推开秦浩东退到了一边。

    秦浩东擦了擦嘴巴,不满的向门口看去,不知道是哪个讨厌的家伙搅了自己的好事,自己让孩子她妈动心容易吗?

    病房门口,只见纳兰无瑕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神情怪异的看着秦浩东和林茉茉。

    “纳兰警官,你来了。”纳兰无瑕昨天晚上救了秦浩东,林茉茉自然认识这个女警官,不过做这种事第一次被人撞见,脸颊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纳兰警官,你们聊,我出去准备早饭!”

    说完,她低下头,逃也似的跑出了病房。

    秦浩东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刚刚早上7点,抬头对纳兰无瑕说道:“纳兰警官你可真够敬业的,这么早就来了。”

    “我可没有你敬业,被打了十几枪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不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吗?”

    秦浩东看了看自己身上裹满的白布条,跟刚刚的氛围确实有些不符,不过他却不在意,青木长生功是疗伤第一功法,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远没有看起来这样严重。

    纳兰无瑕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秦浩东面前,“是不是怪我搅了你的好事?”

    秦浩东嬉笑着说道:“你自己都知道了,还用问我吗,就不能再晚来那么一会儿?”

    “大神医,你昨天晚上那么拼命玩英雄救美,不会是别有用心吧?”

    秦浩东笑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纳兰警官还真是慧眼如炬啊!”

    纳兰无瑕狠狠瞪了他一眼,“据我所知,冰山总裁林茉茉虽然没有结婚,但可是有女儿的人,你就不怕哪天孩子她爹突然蹦出来找你算账?”

    “有什么好怕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秦浩东心中好笑,孩子她爹,自己就是孩子她爹,不然哪会这么拼命。

    “你……”纳兰无瑕真是被秦浩东气到了,咬了咬嘴唇又说道,“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以你的医术和相貌完全可以找一个适合你的女人,就是想找个有钱的富家女也不是不可能,干嘛非要这样呢?”

    秦浩东心中暗笑,看来这小妞误会自己想吃软饭了。

    “哦!我才想起来纳兰警官可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难道你想包养我,说说价格,如果合适的话我会考虑的。”

    “呸!老娘才懒得理你。”纳兰无瑕啐了他一口,说道,“只是作为朋友,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这事秦浩东自然不好解释,他笑着说道:“其实你误会我了,哥的心思你不懂!”

    “有什么不懂的?肯定是你有恋 母情结,变态!”

    “呃……”秦浩东一头的黑线,他和林茉茉看起来还是非常般配的,哪有那么大的差距。

    “怎么样?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我可是学过心理学的。”纳兰无瑕嘴角泛起一丝得意。

    “对你个头啊。”秦浩东紧盯着纳兰无瑕说道,“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重口味,我的爱好只有一个,就是美女,像你这样的我同样喜欢。”

    他说着还向纳兰无瑕凸凹有致的曲线上狠狠瞄了两眼,然后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你……混蛋,变态!”纳兰无瑕觉得再跟这家伙胡扯下去,非把自己气出月经不调不可。

    她正色对秦浩东说道:“你爱喜欢谁喜欢谁,今天找你是有正事的!”

    “你是说昨天晚上的事,调查清楚了?”秦浩东问道。

    “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些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更不是丧狗的手下,而是冲着林总裁来的!”

    听了纳兰无瑕的调查结果,秦浩东的神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淡淡的说道:“没看出来,你们的效率还蛮高的。”

    “怎么,你早就知道这个结果?”纳兰无瑕瞪着秦浩东问道。

    “当然知道,那些人一出手我就知道是冲着茉茉来的!”

    “那你还跟我说是丧狗的手下,害得我们的侦查偏离了方向,浪费了大量的警力资源,难道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纳兰无瑕越说越怒,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之势。

    也难怪她生气,接手这件案子之后完全是按照秦浩东所说的侦查方向着手的,忙活了差不多一个晚上,结果发现毒贩子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后来才了解到,这些人完全是为了刺杀林茉茉而来,而秦浩东则是英雄救美才受伤的,根本不是来自毒贩子的报复。

    “官不打病人,有话好说,千万别动手!”看着怒气冲冲的纳兰无瑕,秦浩东连连求饶,“这事儿是我不对,可当时你不是不信吗?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这能怪我吗?谁让你平时说话就油嘴滑舌,没个正经,我以为你是开玩笑呢!”

    纳兰无瑕愤愤的说道,不过看看秦浩东满身包扎的纱布,最终还是忍住怒火坐了下来!

    “那是你对我了解的不够深入,我这人帅气幽默,但从来不拿正事开玩笑的。”

    “呸!自我感觉良好!”纳兰无瑕,狠狠甩了秦浩东两记白眼!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知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说到这里秦浩东的神色一正,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幕后黑手接二连三的对林茉茉下杀手,已经让他动了杀机。

    只要查出对方的身份,不管是谁,他都要将这个祸根铲除掉。

    “目前还没有线索,现场那些黑衣枪手全部死亡,什么都问不出来。”纳兰无瑕瞪了秦浩东一眼,“谁让你当时下手那么重,就不知道留个活口吗?”

    秦浩东讪讪的说道:“这也不能怪我,当时那种情况谁还敢手下留情。”

    昨晚他确实没有留手,那些人手中都有枪,随时都会对他和林茉茉母女构成死亡威胁。

    “行了,我也不是怪你,案件的情况都已经告诉你了,好好养伤吧,我走了!”

    纳兰无瑕说完转身向病房外走去,其实她来主要是探望秦浩东伤情的,顺便说一下案件情况,目的都已经达到,要回去继续上班了。

    “纳兰警官慢走,下次记得要敲门,再看到幼儿不宜的可要收费了!”

    纳兰无瑕脚下一绊,差点没踩断了高跟鞋,回头狠狠瞪了秦浩东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刚走,林茉茉提着早餐走了进来,脸颊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去,看起来格外诱人。

    “起来吃饭了!”她对躺在床上的秦浩东说道。

    “我是伤员,起不来。”

    “怎么起不来,你刚刚不是已经都起来了!”

    想起刚刚秦浩东强吻她的情景,林茉茉的脸颊瞬间又红了起来。

    “就因为刚刚拉到了伤口,所以现在起不来了!”

    “你想怎么样?”林茉茉咬着红唇说道。

    “我想你喂我吃!”

    秦浩东无赖的说道。

    “你……”

    林茉茉想拒绝,可是想到秦浩东为了保护她们母女浑身是血的情景,心还是软了下来。拿起一碗皮蛋瘦肉粥,一勺一勺的喂给秦浩东。

    秦浩东一边享受着美女的服务,一边美滋滋的欣赏着女人娇艳的容颜。

    林茉茉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妩媚的瞪了他一眼说道:“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花哪有你好看?”秦浩东嬉笑的说道。

    “油嘴滑舌!”林茉茉抓起一只小笼包,塞进了秦浩东的嘴里,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半个小时后,这份甜蜜的早餐总算吃完,林茉茉说道:“你在这里好好养伤,我去上班了!”

    “在这里陪我不行吗?你看我一个人多孤单!”

    秦浩东开始卖起了可怜。

    “不行,公司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处理。”林茉茉看了秦浩东一眼说道,“你刚到我们家没几天,保安队的队长辞退了,现在保镖又都赶走了,我不得回去收拾一下烂摊子吗?”

    秦浩东猛然想起这事来,说道:“没有保镖,你一个人安全吗?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上班吧?”

    “少来,你跟我一起去,是你保护我还是我照顾你?”林茉茉说道,“我爸爸把他的保镖抽了一半给我,再说这是城市中心,安全上没问题。”

    “哦!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好好养伤吧,我走了!”

    林茉茉说完走出了病房,回首带上了房门。

    秦浩东吃饱喝足,开始运转青木长生功,抓紧修复体内的伤势。

    他体内的弹头都已经取出,青木真气运转三个大周天之后,伤势就已经恢复如初。

    正在这时,他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