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三十章 画风辣眼
    “这也好办,我带着麻醉 枪呢!”

    作为职业兽医,曲万才的准备还是非常充分的,挥手从刘海滨手中的工具箱里取出一把麻醉 枪,装好药剂之后,就要对着笼子内的两只成年雪獒射击。

    “粑粑,他们为什么要用枪打狗狗啊?”小家伙紧张的叫了起来。

    秦浩东说道:“因为他们是废物,治不好狗狗的病,就想把狗狗杀死!”

    “小子,你在说什么?”曲万才放下手中的麻醉 枪,狠狠瞪了秦浩东一眼,然后对白子平说道,“白先生,你也看到了,什么人都在这里胡说八道,这病我不治了!”

    白子平看向林志远,他不知道秦浩东是什么人,但内心当中也觉得有些过分了。

    林志远说道:“老白,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秦浩东秦医生。”

    白子平原本以为治好林茉茉的神医应该有些年纪,没想到竟然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让他微微有些惊讶。但还是上前热情的说道:“你好秦医生!”

    秦浩东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白老板,如果你再让这两个蠢货胡闹下去,肯定会把你的雪獒弄死!”

    “混蛋,你说谁是蠢货呢?”

    “我老师是著名的兽医师,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说我老师胡闹?”

    曲万才和刘海滨师徒两个人都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尖叫起来。

    秦浩东看都没看他们两个一眼,对白子平说道:“这两只雪獒现在体虚的厉害,如果再给他们用麻醉针,那只公獒或许能够扛过去,但那只母獒必然丢掉狗命。”

    “这……”

    听秦浩东说完,白子平顿时紧张起来。

    “你是谁?我怎么没听说江南有你这么一个兽医师?”

    曲万才冷声问道。

    “你没听过很正常,因为我并不是兽医,而是一名医生!”

    “医生?”曲万才顿时炸毛了,叫道,“医生和兽医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职业,你跑这儿装什么装,纵然你是有名的神医,也不可能会给狗看病!”

    秦浩东不屑的说道:“不要用你这种废物的眼光去看别人,医人也好,医狗也罢,有许多都是互通之处,只不过你不懂罢了。”

    见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兽医,曲万才立即来了底气,对白子平叫道:“白先生,这病我不治了。”

    秦浩东看得很清楚,这老货就是想要挟白子平一把,冷笑道:“不治最好,不然这几只雪獒都会被你害死!”

    刘海滨帮腔叫道:“你不要顺嘴胡说,我老师可是江南省最好的兽医师。”

    秦浩东不屑的一笑,对白子平说道:“白先生,你这两只雪獒根本就不是什么暑热,相反是寒邪入体,若再让这个蠢货把清热去火的药打进去,这两只雪獒一只都保不住。”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曲万才叫道,“小子,你懂什么,藏獒在西藏生活,那可是高寒地区,零下六七十度都没有问题,怎么可能会寒邪入体,你胡说八道也要有一些常识好不好?”

    白子平也微微皱眉,藏獒怕热不怕冷是普通人都知道的常识,因为这样他才特殊打造了这个犬舍,想通过空调帮助藏獒度过这个难熬的夏天。

    秦浩东说道:“藏獒生活在高寒地区,确实不怕冷,但空调属于人工合成的冷气,违反自然之道,这种寒凉的气息连人都得空调病,更不要说亲近自然的藏獒了。”

    他又扭头看向了白子平:“白先生,你想一想,这两只雪獒是不是进入了空调房之后,身体一天差似一天?而且前段时间你找人来治病,基本上用的都是清热去火的药,效果如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用一次药藏獒的身体就虚弱一次,要不然也不会达到现在这种程度!”

    白子平的神色一变,确实如秦浩东说的这样,两只雪獒刚到江南市虽然也有些不适应,但还算健康,自从进了这个空调房就一天不如一天。

    他又找了些兽医来诊治,诊治的结果就是越治病越重,而这些人也都以为藏獒是受了暑热,用的都是清热祛火的药,现在看来完全是雪上加霜的治疗方式,难怪现在母獒都奄奄一息了。

    “你一个给人看病的医生跑来给狗看病,还说我诊断错了,真是好笑。”

    曲万才又对白子平说道:“术业有专攻,你不要听一个医生胡说八道,我才是专业的兽医,这两只雪獒明明就是中了暑热,之所以没治好,是因为那些人的水平不够,药用的不对,只要把我这两只药注射下去肯定马上见效!”

    秦浩东不再说话,该说的他已经都说完了,至于如何选择那是白子平的事。如果他选择曲万才,那就是雪獒命该如此。

    “老白,听我一句劝,秦医生的医术可是非常高超的,相信他没有错!”

    林志远对于秦浩东极为信服,现在是他的铁杆粉丝。

    “粑粑好厉害的哦,肯定能治好狗狗!”小家伙跟着奶声奶气的叫道。

    白子平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做出了决断,他选择相信秦浩东。因为之前那些医生开出的方子确实都是清热祛火,到现在差点没要了两个雪獒的命,根本没有半点效果。

    “秦医生,这两只雪獒就拜托你了!”

    见白子平没有相信自己,曲万才的脸色一变,说道:“白先生,如果现在不用我治,等一下再来求我的时候诊费可要涨上十倍!”

    在他看来,秦浩东一个给人治病的医生根本不可能治好这两只雪獒,等下白子平肯定还要再来求自己。

    所以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那里冷眼看笑话,等着看秦浩东丢人,等着白子平再来哀求自己。

    秦浩东说道:“白老板,这两只雪獒我能治,但诊费咱们先说一下。钱我不要,我就要那两只小雪獒,你要同意,我这就出手!”

    他已经看出来,白子平的雪獒品种非常纯正,而且小家伙喜欢小狗,把这两只小雪獒带回去刚合适。

    “可以!”白子平立即答应下来。刚刚曲万才都已经给那两只小狗宣判了死刑,他也觉得救不回来了,用这样两只小狗做诊费自然不会在意。

    “那好,我现在就给雪獒治病!”

    秦浩东说着将小家伙送到林志远的怀里,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针袋。

    白子平诧异的问道:“秦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针灸啊,我是一名中医,要通过针灸给雪獒治病。”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还第一次听说有给狗针灸的……搞笑,实在太搞笑了……”

    秦浩东说完之后,曲万才师徒笑得前仰后合,眼神中尽是不屑。

    “秦医生,这能行吗?”

    白子平不放心的问道。

    “当然能行,十分钟之后还你两条活蹦乱跳的雪獒。”

    秦浩东自信的说道。在他眼里人跟狗的治疗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银针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真正起到治疗作用的还是青木真气。

    “小子,你刚刚不是说我们用麻醉 枪不合适吗?现在我看你怎么办?”刘海滨一脸嘲讽的说道。

    “没有麻醉 枪,我看你怎么给雪獒扎针!”

    曲万才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抱着手臂在那里等着看热闹。

    藏獒的凶猛众所周知,强大的咬合力可以让它们把木棍当麻花吃,丝毫不逊于狮子老虎。

    虽然现在两只雪獒在生病,但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靠近的,特别是那只病情较轻的公獒,血红着两只眼睛让人看着望而生畏,连斗狗场的训犬师都不敢靠近。

    秦浩东看都没看两个人一眼,大步向着铁门走去。

    白子平拉着他的手说道:“秦医生,这能行吗?雪獒可是非常凶猛的,况且现在产崽儿之后情绪变得异常暴躁……”

    秦浩东微微一笑:“放心吧,它们不会咬我!”

    “开玩笑,看你长得漂亮吗?还不咬你,咬不死你!如果用针扎它还不咬你,以后老子管你叫爹!”

    曲万才一脸的嘲讽和幸灾乐祸,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兽医,还从没听说过藏獒除了主人之外不咬谁。甚至有些非常凶猛的藏獒,连主人都不敢靠的太近。

    秦浩东回头冲他玩味一笑:“记住,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等一下不要赖账。”

    “还赖账,你能活着出来再说吧!”曲万才满不在乎的说道

    虽然看秦浩东信心满满,但白子平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赶忙又叫来两个训犬师在旁边做警戒,一旦藏獒发狂马上救人。

    秦浩东没在乎这些,直接打开铁门走了进去。看到他真的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走进了藏獒的犬舍,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两个训犬师紧握着手中的木棍,他们不明白这个年轻人是想做什么,这不是作死吗?找刺激也没有这么个找法。

    小家伙在林志远的怀里大声叫着:“粑粑,小心点,狗狗可是咬人的哦!”

    看到有人进来,原本闭着眼睛的母獒双眼睁开,露出一对血红色的眼珠。

    而那只公獒瞪着双眼看向秦浩东,然后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公獒巨大的蹄爪,每向前迈出一步,笼子外面的人心就提起来一分,白子平忍不住叫道:“秦医生,还是赶快出来吧,太危险了!”

    “还说是医生,这根本就是个精神病!”曲万才和刘海滨都笑了起来,他们都等着看藏獒撕咬活人的场面。

    就当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时候,令人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那只体型巨大的公獒来到秦浩东的面前,先是摇了摇尾巴,然后乖乖的趴在秦浩东的跟前,大脑袋紧贴着地面,粗大的舌头不停的舔着对方的鞋底,一脸的恭敬和讨好,犹如多年没见到主人的哈巴狗一样。

    可是向来以凶猛著称的藏獒做出这种讨好的动作,画面看起来实在是太违和了,叫人看着辣眼!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