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二十九章 斗狗场
    林志远说道:“我那个老朋友叫白子平,开了一家大型的斗狗场,是江南市有名的狗王。前段时间他从西藏买回来两只纯种雪獒,总共花了3000多万。”

    “这么贵啊?”林茉茉一双大眼睛瞪得大大的。她虽然掌控着林氏集团的亿万资产,但从没有想过两只狗可以卖这么贵的价格。

    “这是纯种的雪獒,价格自然要贵,而且购买的时候母獒已经怀了小狗,生出来就是一大笔钱。”

    林志远叹了口气说道,“原本白子平算计的很好,可是没想到这两只雪獒来到江南之后非常不适应,一直在生病。

    虽然两天前终于产下两只小狗,但小狗也是病恹恹的,根本不知道吃奶。他虽然请了很多知名的兽医,但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再这样拖下去,恐怕两大两小四只狗都要没命。

    昨天跟白子平一起喝酒,讲到你的医术了得,他就想请你过去帮忙给这几只雪獒看看病。”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又补充道:“秦医生,你别多想,如果方便就去帮忙看看,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小家伙抱着秦浩东的脖子叫道:“狗狗,把把,唐糖要看狗狗!”

    “那好吧,我们就过去看看!”

    秦浩东答应下来。

    他在修真界的时候也曾经给异兽看过病,无论给人看病还是给动物看病他都不排斥,况且现在小家伙吵着要去。

    林志远高兴的说道:“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也不知道他那四只狗能撑到什么时候。”

    秦浩东点了点头,抱着小家伙跟在林志远的身后,林茉茉因为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并没有跟着去斗狗场。

    出了门后,三个人上了林志远的一辆越野车,向着江南市的城区外赶去。

    半个小时后,越野车出了城,来到江南市城北50公里外的一处岔道口,这里已经非常偏僻了。

    拐入一条小路之后,又走出不远,他们接连遇到了两处名哨,一处查车牌,第二处检查后备箱。

    林志远怕秦浩东不高兴,赶忙解释道:“这个斗狗场花费了白子平五年时间,投入九位数的巨额资金,自然要对来这里的人做出一些限制,如果真要闹出什么动静来,就不仅仅是钱的事了。”

    好在那些检查的人跟林志远都熟悉,简单看了一下之后很快放行。

    开车又走了大约十分钟之后,终于到达了斗狗场。这里从外面看起来就是一处休闲度假的庄园,植被茂密,郁郁葱葱,几栋欧式别墅围绕一栋大面积圆顶建筑,周围各式的豪车随处可见。

    三人下车后,走进了斗狗场,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

    “林先生,您来了!”

    林志远是这里的常客,管家跟他非常熟悉。

    “白子平在哪,带我去见他。”

    “老板在后面的犬舍,几只雪獒的情况越来越不好,那两个小的可能要不行了,老板刚刚从省城请了一个著名的兽医,正在犬舍里给雪獒看病。”

    管家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带路,秦浩东三个人跟在后面。圆顶建筑是斗狗场,在斗狗场的后面是大片的养狗区,犬舍修建的非常别致,各式各样的珍贵犬种随处可见。

    小家伙看到这些狗之后非常兴奋,一个劲儿的叫着:“狗狗!狗狗!好好玩哦,粑粑,唐糖也想要一只狗狗!”

    秦浩东说道:“好啊,唐糖先听话,等一下爸爸帮你弄一只最漂亮、最可爱的狗狗。”

    “好哦,好哦,唐糖终于要有狗狗喽!”

    小家伙的脸上充满了兴奋。

    斗狗场的面积足够大,他们整整走了十分钟,才来到一处大型的犬舍前面。如果说前面的其他犬舍都是普通住宅,那这座犬舍则是豪华大别墅。

    不但面积已经超过了一百平米,而且是全封闭的玻璃钢式建筑,采光极好,同时犬舍内还安装了空调。虽然江南正值盛夏,但犬舍里面的温度很低,大约只有十二三度。

    从外面到里面温差很大,进来之后林志远不由打了一个激灵。秦浩东有真气护体,小家伙吃了洗髓丹之后体质也大大增强,同时体内还有玄天**经自动运转,倒也没有太大的不适应。

    进入犬舍之后,看到第二道栅栏门,全都是用拇指粗的钢筋打造的,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男人正陪着两个身穿白大褂的人站在那里,对着犬舍说话。

    在栅栏门里面关着两大两小四只通体雪白的藏獒,两只成年雪獒体型巨大,硕大的头颅和蹄爪完全可以跟雄狮媲美。

    另外两只小雪獒刚出生不久,如同两个白绒绒的小雪球一般,只是丝毫没有活力,如果不是呼吸时轻微颤动,真的以为死了。

    两只成年雪獒的情况虽然好一些,但那只母獒非常萎顿的趴在地上,双眼紧闭,根本提不起精神。那只公獒好一点,时不时的向门口这边瞥上一眼,眼神中尽是警惕之色。

    那个中年男人就是斗狗场的主人白子平,此时一脸的愁云惨淡,看到林志远之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根本没有理会后面的秦浩东。

    他的斗狗场经营多年,可以说日进斗金,家底非常厚实,单单购买藏獒的3000万还不放在眼里。

    只是这两只纯种雪獒极为难得,他又是个爱狗之人,见到爱犬生病自然急得不得了。

    另外两个身穿白大褂的人,一个五十几岁,有些秃顶,是白子平从省城请来的著名兽医曲万才,站在他身后的是学徒刘海滨。

    曲万才外面披着白大褂,里面却是一套价格不菲的名贵西装,手腕上带着价值数十万的名表,手里正拿着一个高倍望远镜观察着雪獒的情况。

    刘海滨站在身旁小心的伺候着,手里拿着一把扇子,虽然犬舍里的温度已经很低了,但还时不时的上前扇上两下,一脸的谄媚。

    秦浩东心中感觉暗暗好笑,只不过是一个兽医罢了,干嘛把逼格弄的这么高。

    林志远见曲万才正在给狗看病,出于礼貌,并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旁边看着。

    “粑粑,狗狗,白白!”小家伙非常兴奋,指着两只小雪獒叫道,“粑粑,为什么那两只小狗狗不动啊?唐糖想跟它们玩!”

    “因为它们生病了啊,等病好了就能跟唐糖玩了!”

    秦浩东站在后面哄着唐糖,说话的声音并不高。

    可这时一脸谄媚、守在曲万才身旁的刘海滨却不高兴了,他回过头来沉着脸叫道:“吵什么吵,没看到我老师正在看病吗?”

    小家伙正兴奋的看着小狗,被刘海滨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赶忙回手抱住了秦浩东的脖子。

    “粑粑,好凶哦!”小家伙略带紧张的说道。

    “唐糖不怕,不是告诉你了,只要有爸爸在什么都不用怕。”秦浩东瞥了一眼刘海滨,拉着小家伙的小手说道,“来的时候爸爸说了,这里是养狗的地方,难免会有狗叫!”

    “你……”刘海滨气得面红耳赤,顿时就要发作,这时曲万才放下望远镜,回过头来说道,“别吵。”

    而后他又对白子平说道:“白先生,你也知道,我看病的规矩是不能被人打扰的,还请闲杂人等都出去吧!”

    秦浩东见这对师徒都如此能装逼,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只不过是一个兽医而已,看病竟然还要其他人回避,还要保持肃静,把逼装得如此之大,真的好吗?

    白子平此时才看到秦浩东和小家伙,知道这是林志远带来的人,他和林志远相交多年,即便是这两只3000万的雪獒不要了,也不能动摇他们之间的交情,自然不会赶人。

    “曲先生,这是我的老朋友和他的家人,在这里看看没关系吧?”

    还没等曲万才说话,刘海滨叫道:“怎么没关系?我老师可是江南省最好的兽医师,万一被人偷学了他的医术怎么办?”

    曲万才神态倨傲的说道:“白先生,如果你不能满足我的条件,那这病我不看了,要知道请我看病的人都排着队呢!”

    白子平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懒得跟这两个人废话,说道:“诊费加5万,还有问题吗?”

    “哦!那没问题了,这点小困难我还是能克服的!”

    曲万才立即如同换了个人一般,爽快的答应下来。

    “那还请曲医生抓紧给我的狗看病吧!”白子平淡淡的说道。

    作为商场中人,像曲万才和刘海滨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他见得多了,也不以为怪。而且曲万才这人在兽医界确实有些名气,据说很多人的宠物得了病都是他治好的。

    曲万才说道:“我已经看出来了,这两只雪獒是暑热入体,所以才得了病。要知道西藏属于高寒地区,非常寒冷,咱们江南却非常炎热,人还有水土不服呢,况且是两只狗!”

    “能治吗?”

    白子平问道。这些天没少来兽医,基本上都说藏獒是水土不服,暑热入体,但都没有办法治好。

    曲万才自傲的说道:“当然能治,我可是江南最好的兽医师。等下我给两只成年雪獒用上药,很快就能好,但那两只刚生下的小崽儿体质太弱,根本无法用药,只能放弃了。”

    听曲万才说两只成年雪獒可以救过来,白子平略略松了一口气,要能保住两只大的,小的以后可以再生。

    “那就麻烦曲先生了。”

    曲万才回手从刘海滨那里拿过两支针剂,交给白子平说道:“让你们的训犬师马上给这两只藏獒注射,很快就能见效!”

    白子平一皱眉,“这就有些麻烦了,自从母獒生了两只小崽之后,公獒变得非常狂暴,训犬师也不敢进去,想注射针剂恐怕非常困难。”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