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二十三章 说谎惹的祸
    纳兰无瑕今天正在执勤,刚刚接到堂姐发来的照片,说纳兰无锋准备送她一台兰博基尼百年做生日礼物。

    谁知没过多久,转眼间就在路上看到了照片里面的那台车,这种车全球限量发行20台,江南是绝不可能出现第二台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将秦浩东抓到了刑警队。

    在她看来,秦浩东这台车要么是偷的,要么是抢的,反正不可能是合法途径弄到手的。

    此时纳兰无双不接她的电话,这让她的心中有些慌了,以为真的是秦浩东杀害了纳兰无双,从她手里弄到了这台车。

    秦浩东见误会越闹越大,连忙解释道:“实话跟你说,我刚刚治好了你爷爷的肺病,他将这台车送给我做诊费,你堂姐可能去办什么事了,要不你给纳兰老爷子打个电话?”

    “看来你是不想说实话了!”

    纳兰无瑕越说火气越大,如果说眼前这个年轻人治好了爷爷的病,打死她都不信。这些年纳兰杰四处求医都没有结果,怎么可能转眼之间就被这个年轻人治好。

    “是真的,我是一名中医,刚刚治好了你爷爷。”

    秦浩东极力的解释着。

    “就你这样的,胡子都没长出来呢,还说什么是中医,骗人也不打个草稿!”

    事关纳兰无双的安危,纳兰无瑕已经不准备再跟秦浩东耗下去了,她扭头对身后的小警察摆了摆手,“你先出去,把电子监控关掉。”

    “是,纳兰队长!”

    小警察答应一声,出门前看向秦浩东的眼神中尽是怜悯之色。

    纳兰无瑕是刑警队的副大队长,在整个刑警大队都是出了名的能打,大家背后都叫她美女暴龙。

    正因为这样,小警察觉得秦浩东肯定是完了,做案做到了女暴龙的家里,下场会有多凄惨可想而知。

    小警察关上了讯问室的房门,很快墙角那个监控器的红色亮点也熄灭了,显然已经被关掉。

    秦浩东叹了口气,今天的事确实有些麻烦了,本来只是想吓唬那个猥琐老头一下,没想到竟招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这都是说谎惹的祸。

    纳兰无瑕冷冷的瞪着秦浩东,随手抓下墙上的一根黑色警棍,厉声说道:“快说,你把我堂姐怎么样了?”

    “警官我已经跟你说过好几遍了,我根本没把她怎么样,纳兰无双好好的……”

    “看来不让你吃些苦头,你是不准备说实话了!”

    纳兰无瑕说着举起了手中的警棍,对着秦浩东的肩膀就砸了下来,可警棍刚刚落下一半,就被一只大手死死地抓住,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她惊讶的看了一眼秦浩东,只见那只手铐已经掉在地上,秦浩东的双手完好无损的退了出来,右手正抓着她的警棍。

    纳兰无瑕也是个经验丰富的警察,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马上回过神来,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简单。

    她身体急速后退,舍掉手中的警棍,伸手向腰间的手枪摸去。可刚刚将手枪抓到手里,却发现浑身都不能动了,胸口多了一根闪亮的银针。

    “你……你要做什么?”

    纳兰无瑕真的有些慌了,神色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秦浩东用银针制住了纳兰无瑕,然后绕着她转了一个圈儿,心说这小妞的身材真是不错,如果换上比基尼的话肯定会亮瞎无数男人的眼睛。

    “快点放了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秦浩东越不说话,纳兰无瑕越紧张。

    “大姐,不是我想干什么,是你想干什么!”秦浩东懊恼的说道,“我好好的开车,却遇到一个碰瓷儿的,你不说好好讯问那个碰瓷儿的老头,却把我抓到了刑警队,一言不合还要动粗,反过来还要问我为什么,难道胸大无脑就说你这种人了吗?”

    “胡说,你现在的问题比碰瓷儿老头严重的多,赶快把我放了,争取宽大处理!”

    “处理你个头啊!”秦浩东气愤不过,抬手在纳兰无瑕丰满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这车是你爷爷送给我的,老子一没偷二没抢,你凭什么找我的麻烦!”

    “你……”

    纳兰无瑕气得双眼冒火,她是刑警队有名的女暴龙,以往只有她虐别人的份,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人打了屁股,一时间又羞又怒,可偏偏动弹不得。

    “你……你赶快放了我!”

    “放了你还能说得清楚吗?”

    秦浩东说着从口袋里摸出针袋,放在旁边的办公桌上,针袋打开之后露出密密麻麻的数百根银针。

    看到这些银针,纳兰无瑕更加紧张了,后悔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更后悔让小警察关掉了房间内的监控,不然也不会如此被动。

    她想大声叫喊,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这间讯问室是特殊制造的,隔音效果极好,就是喊破了嗓子外面也不可能有人听到。

    “你到底要干什么?”

    看着秦浩东手里寒光闪烁的银针,纳兰无瑕身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

    “警官,你就不能换个问题吗?总问这么一个问题,我要做什么马上你就知道了。”

    秦浩东说着手一抬,几根银针急速刺入了纳兰无瑕胸口的大穴。

    纳兰无瑕一阵紧张,在她看来秦浩东一定是想折磨自己,可随后却发现,那些银针刺入身体并没有带来痛楚的感觉,相反胸口还感觉很舒服。

    秦浩东接下来又将十几根银针刺入纳兰无瑕的左胸,然后手指微弹,弹在那些银针的针尾上,银针立即如同充了电一般开始颤抖起来。

    隐隐感觉到,一阵气流在自己的身体内窜动,左胸的舒适感越来越强,纳兰无瑕诧异的看着秦浩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秦浩东说道:“我说治好了纳兰老爷子你不信,只能向你证明一下医术了。

    你的左胸有陈旧性拉伤,应该是在两年以前伤到的吧,事后你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和休养,导致受伤的肌肉组织始终没有恢复,用力过猛就会钻心的疼痛。

    现在我帮你把它治好,你该相信我的医术了!”

    纳兰无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秦浩东看了几眼就知道自己的左胸有陈旧性拉伤,而且还能准确的说出拉伤的时间,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你真的是医生?”她不太相信的问道。

    “这还用说吗?”秦浩东说着抬手收回了刺入纳兰无瑕胸口的银针,但制住穴道的那根银针却没拔,谁知道这个女暴龙放开之后会做出什么?

    “你胸口的伤我已经治好了,现在可以相信我的话了吧?”

    “我这动都动不了,怎么知道好没好?”纳兰无瑕狠狠的瞪着秦浩东说道,“你赶快把我放开!”

    “这……”秦浩东有些犹豫了,虽然证明了自己的医术,但谁知道这女人放开之后会怎么样,万一翻脸怎么办?

    可是不放也不行,总不能这样耗着,等下肯定会有其他警察进来的。

    正当他左右为难的时候,纳兰无瑕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扫了一眼,是纳兰无双打来的。

    “喂,你刚刚干什么去了,怎么不接电话?”秦浩东懊恼的问道,如果刚刚纳兰无双接了电话,把事情说清楚,自己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我刚刚洗澡去了,没有听见,你怎么跟我妹妹在一起?”

    纳兰无双立即听出了秦浩东的声音,不过非常诧异,自己明明拨的是纳兰无瑕的电话,怎么接电话的是秦浩东?

    “还好意思问,你以为我爱来啊?”

    秦浩东简单的将自己如何遇到碰瓷,又如何被纳兰无瑕误解,抓到刑警队的经过讲了一遍。

    “赶快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这麻烦就大了,你妹妹要送我进监狱!”

    听秦浩东说完,纳兰无双立即咯咯咯笑了起来,“谁让你没事吹牛皮,说什么自己是抢来的车!”

    “还笑,赶快给我把事情解释清楚!”

    秦浩东说着,把电话送到了纳兰无瑕的耳边,很快,纳兰无双将事情经过解释完毕。

    挂断了电话之后,秦浩东对纳兰无瑕说道:“这回你相信了吧?我放开你,你可不能再随便玩枪了!”

    说完,他伸手去拔纳兰无瑕胸口的银针,正在这时,房门砰的一响,刚刚那个小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

    “队长,有急事,王队找你……”

    小警察做事有些毛手毛脚,进门后刚好看到秦浩东将右手从纳兰无瑕的胸口收回。

    纳兰无瑕刚好背对着他,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看不清楚,站在他的角度看就是秦浩东姿势很暧昧的跟纳兰无瑕站在一起,而且手刚刚是在纳兰无瑕胸口的,因为他开门才抽了回去。

    “呃……”小警察惊得目瞪口呆,将后面的话也咽了回去。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副队长让自己出去,还要求把监控关掉,就是为了和这个小白脸做这种事情吗?虽然小白脸儿长得很帅,但这也太性急了点吧?

    银针拔出后,纳兰无瑕立即恢复了行动能力,她恨恨的瞪了秦浩东一眼,将手枪重新塞回腰间的枪套里,回头对小警察说道:“什么事?”

    “是这样的……”小警察回过神来说道,“王队这几天在盯一个特大贩毒案件,得到一个消息说两个小时后,贩毒团伙将进行交易。

    刚刚王队带回一个贩毒团伙的马仔,可这家伙就不说交易地点在哪里,嘴巴硬的很,王队想叫你一起去商量一下,如何才能把交易地点问出来。”

    纳兰无瑕是刑警大队的副队长,小警察说的王队是大队长王剑锋。

    “好,我们过去!”纳兰无瑕说着就要跟小警察一起离开。

    秦浩东连忙说道:“喂,你把我的车还给我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