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十章 你要免费赠送
    市场很大,走进大门后有近两公里长的小摊位,然后是一个巨大的药材批发城。

    批发城里面都是些规模较大的药材批发商,药材的品质相对高些,价钱自然也更贵。

    而外面的摊位都是附近的药农从山里采摘的药材,摆在这里叫卖,价格相对便宜一些,但也鱼龙混杂,很容易买到假药。

    秦浩东自然不需要担心这些,作为修真者他对灵气非常敏感,只需看上一眼就能分辨出药材的真假和年份。

    配制洗髓丹,最主要的两味药是上百年份的何首乌和人参。

    他沿着外面的摊位慢慢向里走着,行走过半依旧一无所获,毕竟这个时代野生药材实在是太少了,更不要说上百年份的珍品。

    眼见着零散摊位就要走到尽头,突然秦浩东眼前一亮,在一处摊位上终于发现了一株上百年份的何首乌。

    摊主是个40左右岁的中年男人,在诸多的摊位中看起来非常扎眼。现在正是江南的盛夏时节,其他摊位的主人都穿着极少,有的甚至打着赤膊,可他却长衣长裤,捂得严严实实,仿佛生怕着凉一般。

    即便这样,中年男人的脸色还透着苍白,精神委顿。

    “老板,这个怎么卖?”秦浩东指着摊主脚下的百年何首乌问道。

    听到有生意上门,摊主算是有了几分精神,睁大了小眼睛说道:“这是上了年份的何首乌,要2万块!”

    “2万?”秦浩东一脸的惊讶神色,随后说道,“老板,你这价格太贵了点儿吧?”

    其实他刚刚惊讶的是老板卖的太便宜了,按正常的市场行情,上百年份的何首乌怎么也要卖十万块钱以上,看样子中年人只知道这株何首乌有些年份,但并不知道已经达到百年。

    摊主说道:“这是纯野生的何首乌,我从大山里挖出来的,至少也有四五十年了,2万块钱一点儿都不贵。”

    果然,摊主并不知道这株何首乌的价值。

    作为一个现代四有青年,能赚便宜的当然不会吃亏,秦浩东说道:“你这株何首乌品相并不好,看样子也摆了很长时间了,一般人不会买的,这样吧,1万块,不能再多了。”

    摊主犹豫了一下,这株何首乌虽然有些年份,但确实不被人看好,他在这里摆了一个多月也没有卖出去。

    “好吧,1万块拿去。”

    摊主最后决定道。

    毕竟他们这种散户摊位太贵的药材不好卖,有钱人都到批发城里面去了,在这里都怕买到假货。

    “好!”

    秦浩东心中一喜,有了这株百年何首乌算是解决了一味主药。

    他接过药材伸手向口袋一摸,掏出来时脸色顿时尴尬起来,手心只有一枚一元的硬币。

    此时他才意识到已经不是修真界富可敌国的青木帝君了,前身留下的财产就剩下这么多。

    “怎么了?”见他神情异样,摊主看了过来。

    “那个……能一块钱卖给我吗?”

    秦浩东举着手心那枚硬币问道。

    看到他手里的那枚硬币,摊主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见过抠门的,没见过这么抠门儿的。

    “你是不是有病?1万块钱的药材你要花一块钱买,我看你不是来买药而是成心捣乱的,赶快给我走,不然我叫警察了。”

    摊主说着一把夺过秦浩东手里的百年何首乌。

    “我是没带钱,不过我感觉你应该把它卖给我。”

    秦浩东看着摊主说道。

    “你是不是没睡醒?”摊主怒视着秦浩东,“这株何首乌可是有年份的,至少也要上万块,你一块钱就要买,我看你的脑袋真是有病。

    赶快回家吃药去吧,以后不吃药别随便出门。”

    秦浩东淡淡的说道:“不是我有病,而是你有病。”

    “你丫的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摊主彻底被激怒了。

    “不要生气,我是真的想买这株何首乌!”秦浩东云淡风清的说道,“我虽然没钱但却不是捣乱的,信不信等下你一定会心甘情愿的卖给我,甚至还要免费赠送。”

    “免费赠送?你说梦话呢吧?”

    摊主怒极而笑,像看精神病一样看着秦浩东。在他看来这家伙就是脑残,出来买东西不带钱不说,还认为自己会免费赠送,自己又没疯,干嘛免费送给你?

    秦浩东一脸玩味的看着摊主说道:“你最近是不是畏寒怕冷,腰膝酸软?”

    摊主微微一愣,不过随后又释然了,整个药材市场就数自己穿的最多,看出畏寒怕冷也不奇怪。

    可是这个年轻人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大吃一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个症状出现大约两个月左右,总体表现为畏寒怕冷、腰膝酸软、四肢无力,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你的二当家最近不干活,对不对?”

    摊主这下被惊呆了,如果秦浩东只是说出这些身体症状还可能是蒙的,但两个月的时间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蒙中的。

    还有二当家不干活这事儿,除了自己和老婆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这年轻人却随随便便说了出来,看样子很不简单。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诧异的问道。

    “我是一名中医,当然是看出来的。”秦浩东淡淡的说道,“我还看出你生病之前去过一个非常阴寒的地方,从那以后就有了这种病症,对不对?”

    摊主的神情更加呆滞了,像他们这种采药人平时经常四处乱走,深山大泽哪里都去。

    有一次他去了一个小山谷,那里很奇怪,明明已经过了冬天但却严寒刺骨,虽然他采了一株药材就赶快退了出来,但从那以后就得了这种怪病。不过这种事他谁都没说,眼前这人怎么知道的?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看着摊主的神情,秦浩东就知道自己没有说错,一脸惋惜的说道,“如果我说的不对,那这药材我不要了,现在转身就走,不过你可失去了一个唯一治好的机会,可能就此要入宫伺候皇上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别……别走,小兄弟,别走!”

    摊主一把拉住了秦浩东,听说自己的病能治好,急切的问道:“小兄弟,你真的能治我的病吗?”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二当家一蹶不振更悲惨了。

    他这些年采药赚了一些钱,刚刚娶了一个小十几岁的老婆,原本两人生活也算幸福和谐,自从那次回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搞的老婆隔三差五就跟他吵一架,照这样下去即便不离婚距离被绿也不远了。

    他这段时间也吃了很多药,看了很多医生,但一点儿效果也没有,甚至有人劝他干脆切了……

    没想到今天随便遇到一个买东西的年轻人,不但一口说出了他的症状,还说能够治疗,这让他简直无法相信。

    秦浩东说道:“我给人治病是看缘分的,你可以选择信也可以不信,我不强迫你,不过既然我能看出来,自然就有办法治疗。”

    “我信!我信!”摊主抓住秦浩东的胳膊,就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连连说道,“只要小兄弟能治好我的病,别说这株何首乌,这里的所有药材全部都给你。”

    秦浩东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去的那个地方是个极阴之地,那里的阴气太重,幸亏你呆的时间短,如果长一点很可能小命都丢了,即便这样也严重亏空了肾阳,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只有两年好活。”

    “那怎么办啊?小兄弟,你一定要救我,花多少钱都行!”摊主见秦浩东说得丝丝入扣,吓得脸色越发的苍白。

    “不要紧张,只要找到了病因,这种病还是很好治的。”秦浩东说着从口袋里摸出针袋,“只要给你扎上两针就能好!”

    “真的?”摊主还是有些无法相信,他这边可是看了很多名医,花费巨大也没能治好。

    “是真是假试一下不就知道了,我又没要你钱。”

    秦浩东完全是看在那株百年何首乌的面子上才耐着性子给这人治病,不然以他青木帝君的性格必然转身就走了。

    摊主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那株何首乌还在自己手里,治不好也就是挨几针,又没有多少损失,如果治好了就可以换回后半生的幸福。

    想到这里他说道:“那好,我愿意试一试。”

    秦浩东让摊主转过身去,抬手将两根银针刺入两侧的肾俞穴。这种病症别人无法医治,但对于他却非常简单,肾阳受损,补充阳气就是了。

    摊主感觉后腰微微一凉,随后两道热气升腾而起,紧接着久违的温热感席卷全身,将体内困扰他多日的阴凉气息一扫而空。

    时间不大秦浩东起出了银针,问道,“感觉怎么样?”

    “好了,我真的好了!”摊主一脸的亢奋,差点跳起来,虽然没做任何检查,但此时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最关键的是二当家又兴奋起来,这一切都证明眼前这个年轻人并没有骗他。

    “多谢小兄弟,这些药材都是你的了!”

    摊主兴奋的双眼放光,差点没给秦浩东跪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