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一零 欲擒故纵
    正文

    下午的时候,公审大会便是要结束了,看热闹的百姓意犹未尽的离开,背起装满土豆的口袋回了家,人们不断谈论哪个人该死哪个人可惜,欢欢乐乐的离开了,而赵月从旁听席上下来的时候,显的有些担忧,她思索了许久,问道:“夫人,我们也会落的这个结局吗?”

    李香君微微一愣,赵月连忙解释道:“哦,我的意思是,我们也会被流放吗?”

    赵月其实很清楚,李成栋及其部下在江南的屠杀带来的恶劣影响,以中华合众国的法律,犯下屠杀之罪的,多半是死刑,家属也被流放,但总好过落在明军手里。

    “暂时不会。”李香君说道,她想了想说道:“李成栋将军如今在广东执掌数万兵马,在其没有标明态度之前,你们应该不会被为难,应该会安置在台东、宜兰一带,进行劳动改造,自力更生,与在江南的时候一般无二。”

    赵月微微点头,如果是那样的话,至少大部分能够活下来,而且不至于受到迫害,赵月问道:“不知道李大人给多长时间呢?”

    李香君问道:“你以为呢?”

    赵月想了想,摇摇头,虽然李成栋对其一直宠爱,但赵月很清楚,李成栋不仅是一个杀人魔王,而且颇有谋略,不然也不会在南方立下那么多的功业,赵月也从未真正看懂过李成栋,更没有把握说服他,至于这些家属对李成栋部的意义,赵月也不敢妄断。

    其实李明勋同样有这般想法,从根上来讲,李成栋到底是流贼出身,其是高杰的余部,而高杰曾经是李自成的部下,因为搞了李自成的老婆才投降了朱明朝廷,在流贼行列中,对亲属一向不甚看重,但凡情况危急,携带家属不便,首领往往会带头杀死自己的妻子,以凝聚人心,这种现象在流寇之中极为普遍,远的不说,清军入川的时候,张献忠便是杀掉了自己所有的妃子和儿子,立下了孙可望为继承人。

    赵月道:“我去了广东,会尽心全力的说服将爷的。”

    李香君轻轻点头,说道:“我家老爷从未想过以诸位家眷威胁,更不会过度逼迫,因此,老爷给了李成栋足够宽裕的时间,老爷有足够的耐心能等到明年夏季。”

    赵月美眸瞪大,重重点头,这时间不仅充裕,对李成栋来说非常容易接受,李成栋能不能反正关键还是看明清双方的实力对比,如果明国大厦清退,不要说李成栋,便是普通士卒也不会选择反正,其实也不用太过长远,如今形势已经逐渐明朗。

    明清之战在广东、舟山形成了对峙局面,惨烈的拉锯战和消耗战成为了主流,谁也奈何不了对方,而明清之间最重要的战场在湖广,这两年也是拉锯局面,秋冬时,清军进攻,明军溃退,春夏时节则是明军进击,占据清军撤退留下的空档,如果今年永历政权能抵挡住来自清军的攻击,那就证明大明气数未尽,李成栋也就有反正的能力,而反过来说,永历政权挡不住今年的秋冬攻势,自然灭亡,李成栋自然也不会选择反正。

    “赵夫人,这几日该看的也是看了,不该看的也是看了,你可以离开了,在崇明为你和小公子准备了一条快船,会送你们二人去澳门,到了那里,自然有人替你联络李成栋的。”李香君说道。

    赵月微微点头,从皓腕之上褪下一对儿镯子,放在了李香君的手中,温言说道:“夫人之恩,赵月毕生难报,这对儿镯子虽不名贵,却希望夫人能手下,做个念想。”

    李香君收下镯子,轻轻拂过赵月有些凌乱的头发,道:“赵夫人,多多珍重。”

    九月十七日,仪真渡口。

    长江自古便是南北天堑,这条中华大地上最长水量最大的江流把偌大的中国切割成了两半,而在南直隶,沟通江南江北的唯有渡船,而长江下游地区,适合大军渡江的只有四个渡口,自上游往下,便是采石、浦口、仪真和瓜州渡。

    这四个渡口自然也是多铎率领的十万大军的四个选择,两年前,多铎南下征明的时候,是在最下游的镇江府瓜州渡突破了郑藩水师的封锁,顺利登上南岸,占据江南,但这次显然是不成了,瓜州渡口附近的金山、焦山门都是有联合舰队封锁,其余三个渡口中,采石最安全,却是位于上游,从扬州上岸的清军要奔波数百里才能渡过长江,显然不是上上之选,而联合舰队也是考虑这般情况,也生怕深入内陆,舰船被围攻,所以在采石渡口没有维持舰队。

    仪真和浦口便是多铎唯二的选择,靠近镇江府的仪真显然比浦口更危险。

    “糟糕的天气......可恶的多铎!”河南总兵高第站在仪真渡口,看着被闪电撕裂的江面上那一排排漆黑色的桅杆和厚重威武的舷墙,低声骂道。

    大雨已经下了四天了,不远处的江水如同野马一般狂暴,溅起的浪花拍打着木质的栈桥,栈桥旁那些用漕船、划桨船和商船改造来的战船摇摇晃晃,冷冽的雨水钻进高第的脖颈,迷离了他的双眼,他非常犹豫,是不是让自己麾下这六千兄弟在这种恶劣的天气,突破东番人的舰队登陆江南!

    犹豫是高第的心情,但他没有原则。

    此次多铎从北京率领大军南下,到了山东境内,便是收拢了近五万兵马,除了北京开拔的满洲、蒙古和汉军八旗,便是三万绿营,因为山东的反抗仍旧频繁,所以绿营多是从直隶和河南调集,真定总兵鲁国男、河北总兵孔希贵(黄河以北的河南三府,而非河北省)河南开归总兵高第便是此次南下江南的三大总兵,除此之外,还有六位副总兵。

    这些绿营兵无一不是清军入关时投降的,高第原本是山海关总兵,鲁国男降于山西,在清军阵营中,绿营本就是最低贱的存在,此次多铎对绿营的使用可见一斑。

    多铎被乾隆皇帝尊称为开国诸王第一,但从其履历就可以看出,这位努尔哈赤的幼子自幼就没有吃过苦,少年时期便是旗主,在入关之前,多铎一直没有上佳表现,武勋根本无法与其父兄相提并论,入关之后,也就是在潼关之战中表现了一把,至于下江南,完全就是顺风仗,多铎没有那些父兄子侄的惊艳绝伦,但战绩也没有丢爱新觉罗的脸,至少比他那个被叫做聪明王却只会内斗政争的兄长多尔衮要强的多。

    如今清廷上下对合众国非常重视,认为其不亚于南明政权,对其海军更是认可,无论是海战还是内河水战都是如此,多铎不懂水战,但查看海军以往战绩就是明白,凭借手里那点水师力量,无法把海军驱逐出长江水道,自然也无法安稳渡江,如此,多铎选择了声东击西。

    在多铎看来,五万大军根本不需要全部渡江,江南还有三万余精锐,只要八旗兵渡江参战,岛夷便是要灰飞烟灭,因此其让八旗兵在南京的浦口渡江,而自己则督领绿营在仪真渡江。

    显然,海军要想袭击浦口,就要先通过仪真,多铎便是要让这三万绿营和手中的水师为八旗渡江争取机会,最好的结局还是能在水战中击败东番海军。

    号炮传来,主帅多铎已经失去了耐心,高第无奈只能选择渡江,幸好他麾下有部分士卒曾经属于辽东水师,倒也不全是旱鸭子,而在其左翼,还有江南水师上百艘战船在翼护,高第已经打定主意,出发之后全力渡江,能不参战就不参战。

    两百多艘各式船只在栈桥升帆起航,在大雨之中,桨手喊着号子,奋力的向南岸划去,一时之间,百舸争流,长江江面上被白帆和舰船覆盖。

    而在仪真下游,一支由上百艘军舰组成的联合舰队袭来,其中有四艘加莱赛重型桨帆船,加列船十二艘,其余都是舢板和快蟹,在东北风的吹拂之下,所有的船帆都是鼓荡起来,多变而强烈的风而这些桨帆船得以借助风力快速前进。

    随着赵三刀挂起信号旗,联合舰队分成了两列纵队,以加莱赛和加列船为先导,随着先导舰率先拐过江湾,发现了正在渡江的清军,号角声随即响起,低沉的号角穿过雨雾,将联合舰队的狰狞召唤而出,随机号炮响起,战斗打响。

    蝮蛇号加莱赛桨帆船上,顾三对着船长重重点头,船长随即大声吼道:“降落全部船帆,前炮台火炮装配实心弹,火炮甲板火炮装配重霰弹,上甲板撒上沙子,跳荡队和铳队上甲板,开炮门,竖挡牌,准备战斗!”

    随着命令下达,整条船上一片忙碌,这艘台北造船厂制造的加莱赛桨帆船排水量超过四百五十吨,吃水三米二,船上前后各有一个半圆炮台,装配的是六磅炮,而桨手操作甲板上面则是火炮甲板,一边各有九门九磅炮,全船需要三百二十名奴隶作为桨手,除此之外,还有一百五十人左右的战斗队,铳手和跳荡手编列其中。

    实际上,因为吃水深度,蝮蛇号的吨位被严格限制住了,在加莱赛桨帆船最适合的战场——地中海,这类降帆战列舰的吨位更大,最大的能达到一千吨,但在长江航道上,蝮蛇号便是最强战舰!

    全舰队拐过弯曲的航道,发现了散落在江面上的清军舰队,清军水师同样发现了联合舰队,水师战船开始转向,顺流而下,正面接战,高第看到这一幕,不禁为孔希贵感到悲哀,因为其麾下都是旱鸭子,只能乘坐水师战船渡江,注定要卷入这场水战。

    “快,全力划桨,不要管其他!”高第才不会跟着迎敌,他大声呼喝着,要求船队快速完成渡江。

    联合舰队桨帆船的船帆全部收起,能放倒的折叠船桅也是落下,每艘船上都是桨手的号子声与鼓声交叉,在双方距离不到百米,前面两艘加莱赛桨帆船的船艏炮台开炮,六磅的熟铁实心弹划破空气狠狠的砸进了清军水师的阵列,野蛮的炮弹撕扯烂敌舰的船艏,把整条船贯穿,百米距离,六磅炮打了两轮,随着船长和桨手的配合,两行纵队没有与敌舰队相撞,而是交错而过,联合舰队深深插入到了清军水师阵列,把其切成三段。

    轰轰轰!

    蝮蛇号的侧舷九磅炮开始炮击,鸡蛋大小的重霰弹轻易撕烂这些用民船、漕船改进来的战船,把清军水师战船打的支离破碎,船舱之中挤满的士兵被打的血肉模糊,加列船和快蟹也在开火,除了首尾火炮,还有回旋炮、火绳枪。

    “清理炮膛,装药!”枪炮长在船艏炮台嘶吼着,待火炮再次装填完毕,从船艏炮门钻出的时候,船长已经指挥蝮蛇号瞄准了清军阵列中的一艘沙船,四枚炮弹射在了沙船之上,把这艘沙船打了个贯穿,沙船失去动力,直接打横,船长咧嘴一笑,大吼道:“撞过去!”

    四百五十吨的蝮蛇号加莱赛桨帆船以六节的速度撞击在了沙船的舯部,包裹了铜皮的水下撞角深深的插进了船体,继而是利刃一般的撞角后缘,把沙船腹部切开大半,这艘船并非被撞碎的,而是直接撞翻,蝮蛇号的桨手向后用桨,与其脱离,接着两侧桨手反向用桨,原地转向,再次对准了清军水师战船!

    四艘加莱赛是长江水道无可争议的王者,任何敢于阻挡的船只都会会击碎撞沉,与此同时,加列船则与清军水师战成一团,快蟹和舢板穿梭其中,披挂了铠甲的跳荡手冲上船去,被铠甲覆盖的跳荡手宛若杀戮恶魔,七八人便是能在船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被杀怕的清军纷纷跳江逃生,尸体和船骸散落在了江面之上,

    清军水师根本无力阻挡,桨手拼命的向着岸边划动,顾三杀的满身是血,大叫着集结舰队继续往上游冲击,争取能歼灭正在渡河的八旗兵。

    “顾长官,执政官阁下命令,联合舰队不得前往南京,而是以歼灭清军水师力量为主!”统帅部派遣来的联络官高声说道。

    顾三杀的兴起,一把抓起那联络官骂道:“如果我们不去上游,就会有两万精兵渡江,两万,你他妈知道两万是什么概念吗?”

    联络官脸色如常,说道:“这是最高统帅部的军令,请你执行!另外,顾长官,最高统帅,执政官阁下肯定比您更明白两万八旗是什么概念,不然他也不会下达这个军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