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零五 火烧孝陵
    哒哒的马蹄声在南京城中的石板街道上响起,七八骑策马疾驰,进入了城中校场之中,这里已经搭好了台子,校场之中有数百精卒分列,而台上台下却是有官宦士子二百余,簇拥着一个着官袍的男子,便是招抚大学士洪承畴了。

    为首骑士是一身大明官袍,下的马匹来,高声道:“本官乃是大明鲁监国殿下使者沈廷扬,特入城劝解尔等投降的!”

    “这是我大清招抚南方总督军务大学士洪大人,你见天朝上官何不下跪!”中军官高声喝道。

    “洪大人?哪位洪大人?”沈廷扬昂首问道。

    中军官道:“自然是洪承畴洪大人!”

    “假话!洪承畴洪大人乃是我大明蓟辽总督,已经阵亡在松锦前线了!”沈廷扬傲然说道。

    洪承畴眉头一紧,从台上走下,毕恭毕敬到了沈廷扬面前,径直跪在地上:“洪承畴拜见恩公!”

    “洪承畴,你乃我大清重臣,如何向伪明使者下跪!”一个官员跑过来,拉起洪承畴。

    洪承畴道:“下跪的是知恩图报的末学后进洪承畴,而非大清招抚大学士也!”

    “大学士高风亮节,不愧是我朝官员之典范!”人群之中爆发出一阵喝彩之声。

    这里人大多知道洪承畴与沈廷扬之间的关系,当年沈廷扬去福建泉州做生意,停留在一个饭馆之中算账,因为喝了酒,账房不在身边,一时算不清,那时还是穷酸秀才的洪承畴出现,不多时便是为沈廷扬做好了账目。

    沈廷扬知道了洪承畴的情况,也听闻南安洪家的忠孝之名,便是赠银数百两让洪承畴继续求学,洪承畴二十三岁便是中举,然后步步高升,成为崇祯朝的重臣,可以说,若无沈廷扬也不会有洪承畴的今日,洪承畴知恩图报,让士子们大为感动。

    沈廷扬冷冷一笑:“原来是投降满清的叛逆洪承畴,以前的事情烟消云散了,你的东西也是还你!”

    说罢,身边甲士走上前,两人一人持有一泛黄卷轴,洪承畴看到那卷轴不禁动容,那是洪承畴中举之后,为了答谢沈廷扬写的一副楹联,上联,恩重如山,下联,情深似海!洪承畴虽然是在做戏,但是想起年轻时的往事,不免心潮澎湃,他伸手去接那楹联,甲士却是打开了楹联。

    楹联舒展落地,竟然接上了一段,上联下联多了一个字,上联,恩重如山矣!下联,情深似海乎?

    此联展露在众人面前,一群人指指点点,洪承畴暗自握了握自己的拳头,咬着牙让人收下。

    沈廷扬朗声说道:“我大明王师今日兵临南京,尔等俱是我大明旧臣,如今国难当头,监国殿下宽以待人,尔等若愿意助王师夺得南京,则免去前罪。诸位,辫发胡服,难道没有一丝愧疚之心吗?”

    一群官宦士绅低下头,他们若是真信这大义之言,当初就不会投降了,如今能说动他们的不是什么微言大义,而是刀枪剑戟,只要明军够强,南京城破在即,他们定然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可如今这些人俱是清楚,城外只有不到三万明军,而且在江岸边屡屡受挫,若非城中清军更少,肯定也不会有围城之势!

    “沈廷扬,你休要猖狂,我大清援军已经在路上,不日就会赶到,倒是让你们这些前明余孽死无葬身之地,也在这里叫嚣,也不过是狂犬吠日罢了!”人群中到底还是有不少投降满清的铁杆汉奸的,当即便是高声叫嚷道。

    沈廷扬听了这话大怒,斥责问道:“尔等若如此,为何还要与我王师谈判,哼,若是存了拖延之心,大可不必,我王师今日祭奠孝陵,告慰太祖,明日便是要大举攻城,我王师拥有红夷大炮上百门,另有精兵十万,不日即可破城,那个时候,尔等怕是无活命指挥了!”

    洪承畴忍着心中怒火,拜了拜:“沈大人,晚辈邀请你入城谈判,便是为了祭祀孝陵之事!”

    他甩了甩袖子,宣扬道:“我大清入主中原,驱逐流贼,保卫百姓,对前明也是尊崇有加,我摄政王刚入中原,便是遣大学士冯铨祭故明太祖及诸帝,豫亲王多铎殿下平定江南,刚入城便是拜谒孝陵,先命灵谷寺僧修理,又遣内官二员、陵户四十守卫,可谓仁至义尽,大清从未对孝陵有不恭不敬之所为,可尔等身为明太祖朱元璋之后裔,却在孝陵大兴土木,惊扰陵寝,才是不肖子孙!”

    “污蔑!洪承畴,你这奸贼!”沈廷扬大喊道。

    巴山在一旁看戏许久,忽然笑了:“明国官儿,你是洪大人的恩公,本将不杀你,但你回去告诉那些蛮子,祭陵我们不管,可若是在钟山修炮台,就不要怪我大清兵不客气了。”

    沈廷扬这才明白洪承畴所说惊扰陵寝大兴土木的意思,他恍然想起,昨日军议,王之仁已经派遣张名振把十八磅炮挪移到钟山之上,准备攻城之时,先居高临下,炮轰城墙。

    “我太祖若知道王师收复河山,定然庇佑将士,如何能算得惊扰皇陵呢,有太祖在侧,王师士卒必当奋勇,攻入城中,灭鞑虏,诛叛逆!”沈廷扬当即说道。

    巴山抱刀在怀,道:“话不投机半句多,你滚吧,把我的意思告诉那些明将,我巴山绝无虚言!”

    沈廷扬还要再言,巴山一挥手,一众白甲上前,便是把沈廷扬身边甲士杀了个干净,沈廷扬骂了一声无礼蛮夷,御马而去。

    洪承畴对身边的官绅士子拱拱手,说道:“请诸位上城墙与本官一道见证,大清兵出战,并非因为明军祭陵,只是为了捣毁钟山炮垒罢了,本官以招抚大学士名义下令,凡是擅入孝陵之兵马,无论满蒙八旗还是汉军绿营,无论将帅兵丁,一律斩首!”

    巴山故作恭敬,抱拳道:“谨遵大学士之命!”

    数百官绅士子登上南京城的朝阳门,站在城门楼上向东北方面望去,那里不少琉璃瓦建筑掩映在林地和湖水之间,正是朱元璋的孝陵,远远看到有一支人马进入孝陵,在下马坊前下马,看起来那支兵马有上千人,实际上兵丁不多,站在前面有衣着华丽的十余将官,而两侧则是三百六十名鼓乐手,一路敲敲打打,抬着祭品用具进入。

    巴山指了指更远处的钟山,说道:“洪大人请看,明军在布设炮台!”

    洪承畴与身边几位重要官将纷纷拿出望远镜,向钟山看去,果然有不少人在那里构筑炮垒,洪承畴对身边诸官僚微微点头,那些人把望远镜给身边的官绅士子,并教授他们使用。

    “诸位看到了吧,本官并未撒谎,孝陵虽非我大清皇陵,但朝廷早有命令,不得破坏,如今明军破坏孝陵,我等岂能束手旁观呢?”洪承畴朗声说道。

    “巴山将军,于大猷,你二人各率一队精兵出击,驱逐那些不孝子,捣毁钟山炮垒,本官再次警告,除了钟山,孝陵之中一草一木都是不能破坏,谁敢毁坏惊扰孝陵,斩!”洪承畴威严说道。

    “得令!”二人领命而去。

    随着两声号炮响起,朝阳门和北面的太平门皆是大开,无数的精兵疾驰而出,看起来不下万人,实际上,这支兵马只有六千左右,但过半是骑兵,因此看起来多些。

    祭奠孝陵是明军早有准备的事情,自然也对清军出击了有了预案,自从进入江南,明军收降、招募和强征了不少绿营和壮丁,又占领了南京外郭城,已有五万余兵,但南京城实在过大,王之仁只得命令明军分北、东、南三面围城,西面有长江,自然无需布置兵马。

    此次祭奠孝陵,王之仁命人抽调了万余精兵随扈,在孝陵与南京城之间列阵,摆明了要在孝陵之南与清军大战,也可以背靠钟山炮垒,得到支援。

    但清军从二门袭出,却不冲击正面之阵,一路骑兵绕开玄武湖直扑钟山,而另外一股兵马则以饶向孝陵卫方向,做出包抄之势。

    如此态势,祭奠被迫停止,王之仁得知清军包抄,忙收拢兵力,撤往北大营所在的钟山,正此时,朝阳门再次洞开,又扑出一支兵马,这支兵马却全然是满洲八旗兵,前锋白甲在前,普通甲兵在后,披坚执锐,攻击而去,明军本就没有什么精锐,麾下兵马虽然多,但战力不强,组织更是极差,撤退之时遭遇突击,城墙之上又有十余门火炮轰击,登时大乱。

    城墙之上,一队甲兵押解七八名士卒到了洪承畴面前,中军官道:“启禀大人,这八人乃是红夷大炮炮手,方才炮击孝陵的便是他们!”

    洪承畴:“那还犹豫什么,斩!”

    炮手连连求饶,但中军官一挥手,八颗人头滚滚落地,洪承畴道:“你持这些人头到前线去,告知诸军本官命令,前车之鉴在此,本官倒是要看谁再敢放肆!”

    “孝陵起火了!”

    忽然一声尖叫从官绅群体中响起,众人向着东北孝陵的方向望去,只见几十团烟柱腾空而起,在秋天的枯草之下迅速连接成片,这团大火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是连绵数里,显然是人为纵火。

    “这群不孝子,竟然火烧孝陵!”

    “明之亡国,便是有如此不肖子孙,亡国不冤啊!”

    官绅们站在城头看着一团团火焰把追击的白甲兵和明军隔开,自然认定那是明军为了逃走,火烧孝陵阻挡清军,因此大骂道。

    “哎呀,坏事了!”洪承畴一拳砸在城墙下,高声传令:“快些传令,让巴山将军率兵停止追击,先灭火保孝陵,诸位大人,快在城中招募义勇,出城救火啊!”

    “洪大人仁义,这才是我大清新朝气象,胸怀宽广,兼济天下.......。”几个人在一旁歌功颂德。

    洪承畴撩起袍服,道了声罪过,说道:“本官这便去率军救火,诸位自便吧,实在想不到,明军竟然卑劣至此,看来是真的气数尽了,烧祖宗陵寝以保命,天道如何饶过呀。”

    “洪大人,晚辈已经差人去叫家中仆从男丁了,愿意随大人一起去灭火保陵!”

    “我等也是这个意思!”

    洪承畴郑重的拜过,连声道谢,骑上马慌慌张张的出城了。

    待官绅士子与城中闻讯赶到的百姓赶到的时候,看到孝陵周边已经燃起大火,火势冲天,须知道,这孝陵几百年来种植了各类松柏,秋季正是落叶十分,含有过多油脂的松柏燃起大火来,可非人力能施救的。

    巴山一脸漆黑跑到了洪承畴面前,说道:“洪大人,火势太大,扑灭不得了,如今之计,只能是把未曾着火的殿宇和树木先行推倒伐清,才能隔绝火势啊。”

    “这岂不是让我朝士卒破坏孝陵,有违天和,本官不能答应!”洪承畴断然说道。

    巴山脸一扬,斥责道:“迂腐!若是这般,孝陵全部烧光了,你们就不违天和了吗?来人,把那片林子和殿宇推平了,出了事儿,我巴山去向摄政王分说!”

    “巴山将军说的极是,这个时候可是不能犹豫,大人下令吧!”

    一群年轻人纷纷请命,洪承畴满脸热泪,忽然跪在地上,道:“朱元璋,睁开你眼睛看看吧,你的后代子孙烧你陵墓,是我大清将士誓死扑火,你也该明白,为何前明亡,大明兴了吧.......。”

    一群人纷纷去救火,城中不断涌出百姓加入其中,巴山看到周围清净了,对洪承畴说道:“洪大人,好计策,这下明军可是择不干净了,哈哈,担了孝陵失火的罪过,江南不会再有人支持这等不孝子了,这下南京彻底安全了。”

    洪承畴低声问道:“放火的人处置干净了吗?”

    “放心吧,这些人全部被拴在了着火的林子里,一个也跑不出来!”巴山道。

    洪承畴道:“待大火扑灭,满洲贵人名字也报来几个,算作救火牺牲的。”

    巴山想了想,道:“我也是这般想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