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一百零一 各玩各的
    “熊大人,你吃陈米吃坏脑袋了吧,未战便推卸责任,啧啧,真是好算计啊。”乌穆阴阳怪气的说道,黄斌卿强忍住才没有笑出来。

    这陈米一事也是熊汝霖和乌穆之间的第一个矛盾,按照鲁监国希望,为了筹措北上江南的军粮,希望统帅部提前支取今年的十万石援助粮,这倒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四月份的时候,很多南洋的粮船没有到,所以只能从台北战备仓库支用了十万石米粮给了鲁监国。

    战备仓库里的自然不是今年的新米,实际上,战备仓库设立以来,新米入旧米出便是规矩,熊汝霖负责交接粮食,看到不是新米,大发雷霆,乌穆却摆出爱要不要,不要拉倒的架势,熊汝霖也只能接下,虽说二人也没什么大冲突,却成了乌穆常挂在嘴边的话。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未战而先言败,乃是兵法之.......。”熊汝霖一脸正色,便是要发表长篇大论,乌穆却是不耐烦的说道:“行行行,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就说罢,江南之战,你们想做什么!”

    熊汝霖又被怼了,怒意满面,却也知道,若是提前不商定,统帅部是不发兵的,如今合众国在舟山就屯兵六千精锐,加上泗礁山的驻扎兵马,出兵能有一万,而合众国的舰队更是进击江南的依仗。

    “哼,老夫不与你逞口舌之利,此次吴胜兆反正,乃是天赐良机,监国殿下有意出兵两万五千人,先下松江,再取南京!”熊汝霖说道。

    乌穆问道:“熊大人,虽说清虏在江南空虚,在山东有满清精锐三万余,浙江有绿营五万,上游更是有三王一公十万大军,江西之绿营也是百战之兵,三面夹击,你这两万五千当如何?”

    熊汝霖道:“此间出兵只有两万五,待我王师取得南京,监国殿下君临江南,振臂一呼,江南万民拥戴,到时便有十万兵马,何惧清虏!”

    乌穆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问道:“多少年了,你们这白日梦就醒不了吗?”

    “乌穆,你屡屡犯上,本官都不与你计较,但你攻讦我朝光复大计,是可忍孰不可忍!”熊汝霖拍案而起。

    “管你叔叔婶婶忍不忍的,老子告诉你,你要还是做那春秋美梦,你只管去送死,我国之兵,一个不出,谁也不会陪你去死!”乌穆更是一脚踹翻了桌子,高声喝道。

    乌穆说的白日梦是鲁监国政权一个政治幻想,自从鲁王监国以来,这已经算是第三次尝试了,无论是当年和隆武正统之争,还是吴胜兆起义,鲁监国政权总有一个幻想,那就是以为清军残暴,剃发令不得人心,只要收复南京这个有着极大政治地位的首都,就可以振臂一呼,近可得江南士绅百姓拥护,占据一方,与永历、清虏三分天下,远可让清廷离心离德,南方会大规模倒戈。

    这个白日梦是东南明军的全体的梦,现在的鲁监国,后来的郑国姓,都因为这个梦想损失惨重,他们把大量的精锐投入到长江口,然后一波一波的葬送在了那里,耗尽了抗清力量的最后一滴血。

    可作为局外人的合众国却知道,清军残暴不假,剃发令不得人心也是真,可鲁监国同样不得人心,试想,一支靠抢掠养兵的军队,如何能得到百姓拥护支持呢,清军虽然凶残,但是却靠税收作为军费的,抛开民族情感不谈,对百姓祸害更重的反而是明军。

    实际山,鲁监国政权目前的局面就像是一条正在吞噬自己尾巴的蛇,早晚会死在自己嘴中,如今的鲁监国政权拥有四万余兵马,但舟山的鱼盐税和走私之利是养不活多少人的,更多的时候则是上岸抢掠,但浙江、福建的清军也不是吃素的,鲁监国政权满载而回少,空手而归多,也时常战败,损兵折将,抢掠成功是一时豪富,失败便是万劫不复。

    抢掠总归是不如税收来的稳定,所以为了更大的收获,明军不仅抢钱抢粮还抢人,掳掠丁壮到舟山为兵,但抢掠来的银钱粮食耗光,又没有军饷发下,衣食无着,又饱受各派系内斗之苦的明军很容易会向清军投降,而清军却有较为充足的军费,可以供养这些兵,这就导致一个怪现象,鲁监国在为清军养兵,他们抢来的丁壮经过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淘汰,成为了老兵,但会因为缺少粮饷和内斗向清军投降,而清军一不用造船,二不用练兵,倒也积攒了一支不弱的水上力量,鲁监国的每次劫掠都把民心推向清军,也是在为自己掘坟。

    在失去民心的情况下,鲁监国政权那振臂一呼便是万民拥护的想法完全是幻想,至少在百姓看来,清军虽然有抢掠,但那是军纪的问题,至少在江南,大部分时候是不抢的,但鲁监国不是,抢掠是生存问题,他必抢,如果不抢,肯定是勒捐,那非但百姓不愿意,士绅更是不愿意。

    “李明勋......阁下,你就任由这个蛮夫在此胡言乱语吗?”熊汝霖知道乌穆是不讲理的人,索性直接找到了正主。

    李明勋示意乌穆坐下,脸上是怒色,心中却是有几分得意,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用乌穆这个骚鞑子对付熊汝霖,可谓完克!

    李明勋没有回应熊汝霖,而是看向朱以海,问:“监国殿下,此次进军江南,不知殿下准备了多少军费,又准备给士兵发多少安家费、开拔银呢?”

    鲁监国的穷是出了名的,博洛南征,朱以海去钱塘江劳军,每个兵发两钱银子赏银,还有很多人拿不到,惹的士兵怨声载道。

    “咳咳,省吃俭用,也不过七万之数,倒是阁下送达了援助粮,可解燃眉之急。”朱以海回答道。

    七万两银子自然不能全发成开拔银,士兵没饷银还有其他法子,但船没有船帆可就开不动,大部分的钱还是用来修船制械。

    李明勋看向了鲁监国政权的将军,王之仁、张名振和郑联,笑问:“诸位将军有何打算?”

    几个人面面相觑,没有回答,李明勋道:“诸位不便答,我替你们说,没有开拔银子,想说动士兵出战是痴人说梦,不兵变便是祖上积德了,诸位统军御兵都知道这个规矩,没钱只能许诺了,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士卒放开抢掠,我想,第一个倒霉的会是松江城吧。”

    诸将低下头,算是默认了这个事实,熊汝霖见诸将不言,说道:“我王师会在松江筹措军饷,待粮饷充足,便提兵西去,直取南京,诸将自然会约束军纪!”

    “我松江百姓何辜,要受尔等欺压!”人群中有一人叫道,便是林士章派来的代表,沈犹龙之子沈达春,沈家便是松江之人。

    黄斌卿道:“想那陈子龙为此事奔波劳苦,却给自己故乡惹来豺狼,真不知是否后悔呢?”

    “黄将军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五十步笑百步不是?”张名振冷言道。

    黄斌卿并未答话,这里的军头,除了合众国友军哪个不是靠抢掠养兵呢?

    “诸位,非常之时,便是要行非常之事,也是迫不得已,但本官想问,你们东番是不是无意参与此次江南之变,若是的话,那为何佯装答应,拖延时间呢?”熊汝霖朗声问道。

    李明勋道:“抗清御虏统一阵线成立目的便是联合各方力量驱逐鞑虏,可这并不代表我们要无条件的听你们的命令,事实上,在联合之初,这一点已经是共识了,所以我们合众国会参与这次江南之变,但不会按照你们那既不严谨也不现实的计划来。”

    “那你们想如何?”熊汝霖问。

    “清虏势大,江南虽然兵少,却是清虏必争之地,敌强而我弱,我们统帅部不认为监国殿下有振臂一呼的威望,也不人为你们的军队可以收复江南,所以我们不会参与进击南京,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这次江南之变,尽可能的打击清虏的实力。”李明勋解释道。

    “有什么能比攻下南京更能打击清虏呢?”熊汝霖问道。

    李明勋笑了:“当然有,那就是截断漕运,只要漕运被截断,便会天下大惊,哪怕仅仅是截断一两个月,也足够让清虏跳脚了。”

    王之仁皱眉问道:“阁下的意思,只以水师出战了?”

    李明勋摇摇头:“不,江南空虚,联军正好趁虚而入,在清军反应过来之前,可光复不少城市,然而,复土不在于守土,敌军若是大兵压境,还是当退则退。”

    见明国官将迟疑,李明旭指了指沙盘上那条从山东一直向南,到扬州、镇江、常州、苏州和杭州的细细红线,说道:“此番出击江南,我军不会过运河、太湖一线,战事在运河东,联军可协同作战,若在运河以西,那么贵军烦请自便。”

    “可此番江南之变,首要在于夺取南京呀!”张名振说道。

    乌穆敲了敲桌子:“那是你们的春秋大梦,与我国无关,我们说不服你们,你们也莫要强逼于我们!”

    “休息半个时辰,再行商讨。”朱以海吩咐道,大殿中的大部分走了出去,只留下朱以海君臣十数人,黄斌卿笑陪在李明勋身侧,原因无他,此次出击江南,黄斌卿想和合众**一路。

    李明勋知道朱以海有些犹豫,朱以海抗清意志坚定,也很有雄心,但这并不代表能力出众,事实上,这类情况很普遍,大明朝多的是无能的忠臣,有心无力自以为是的人比比皆是。

    半个时辰之后,当李明勋回到大殿,看到的是表情微妙的官将,显然刚才有了一阵争吵,不过结果依旧,明军依旧坚持进军南京。

    双方开始商定具体的作战计划,此次明军由王之仁挂帅,统领陆师两万余,多是王之仁、张名振等人的兵马,还在福建前线的郑彩除了调遣了五千杂兵交给王之仁,便是派遣郑联率领水师舟船助战,依旧是内斗的把戏。

    王之仁挂帅,沈廷扬监军,如此而已,且有兵船三百余。

    而统帅部麾下则有野战营四个,陆战营一个,还有崇明、泗礁山两地的守备营协助,外加炮兵、工兵和舟桥部队,可出动兵力一万五千多人,而海军则有单桅纵帆船十五岁,加列桨帆船十八艘,加莱赛帆船四艘,另有快蟹、舢板近百,海军数量超过了一万人,可以说这是合众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军事行动了。

    按照双方商定的计划,组建联合舰队北上,登陆松江府,其中明军去松江,合众**驻崇明,各有基地,继而溯长江而上,江南运河沿线苏州府、常州府和镇江府为合众国战区,为联军创造一个安静的大后方,且要防浙江清军北上,而联合舰队则在镇江府分开,合众**截断漕运,明军则继续进击南京。

    显然,联军侧重点完全不同,合众国稳固后方,明军则主动出击,攻守兼备。

    松江城。

    吴胜兆看着桌上摆着的印玺和敕书,挨个拿起看了,印为平江将军之印,敕书为加封自己为定吴伯,吴胜兆一口闷掉杯中之酒,搓了搓手,自语道:“洪承畴、土国宝,你们这两个狗奴才,不让老子好过,老子也得弄死你们两个!”

    “提督大人,几位大人都是到了堂下了。”一个亲兵在门口说道。

    吴胜兆重重点头,提刀走了出去,身后跟了十余个杀气腾腾的亲兵,就在今早,他把松江一群官将请到了提督衙署之内,吴胜兆走了进去,环视一周,一挥手,亲兵上前,从中揪出七八人来,松江府海防同知杨之易、理刑推官方重朗等等几人,不是土国宝的亲信,就是向南京告密的叛徒。

    “吴胜兆,你这是做什么?”杨之易喊道。

    吴胜兆问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想做什么吗?老子告诉你,老子要反正,重归大明!”

    “你果然要反!”杨之易吼道:“吴胜兆,你的家人都在南京呢,哈哈,有他们陪葬,老夫值了!”

    吴胜兆重重哼了一声,亲兵拔刀,把些人斩杀当场,吴胜兆一把割掉辫子对众人说道:“清虏无道,天必罚之,我如今麾下有精兵五千,海外有十万王师,当直驱南京,复大明河山!”

    众人被逼到了绝路上,纷纷跟着吴胜兆剪掉辫子。

    “伯爷,我们已经控制了松江府各衙署,松江在手,等候您发落了!”中军副将詹世勋走进来,抱拳说道。

    吴胜兆一挥手,让众人出去,拉过詹世勋,说道:“我交代你的另一件事,如何了?”

    詹世勋咧嘴一笑,说道:“您放心,那些小娘子已经控制妥当了,马上送您府里去。”

    吴胜兆骂道:“莫要胡言,那是东番国主李明勋阁下亲自要的人,你安排人看管起来,莫要怠慢了!嘿嘿,这些人可是值两万两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