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八 巨大收益
    正文

    “疾病不能成为我们在拓殖退缩,事实,大本营种植园的金鸡纳树第一批一百三十二棵已经成熟,顺利产出了第一批疟疾特效药,到明年,会有数千棵,后年会有万棵,我们对抗疟疾的能力在升,三年之内,疟疾特效药可以公开销售,而我们还能从西班牙人那里购买到,等你返回金城的时候,我会向你提供一部分金鸡纳树皮的。 ”李明勋坚定的说道。

    “那人呢?”杨莽欣喜的问道。

    “会有很多,至少不会低于一千人。”李明勋回答道。

    杨莽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了,李明勋则是问道:“我需要知道金城岛的安全性,还有金矿的出产!”

    “首先,金城岛本身是安全的,我们与卡罗部落拥有友好的关系,而那一带的部落航海技术很差,而且相互之间仇杀严重,金城配合炮台和木质城堡,固若金汤,而另外一个威胁是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且不说我们做到了最大的保密,即便是他们知道金城的经纬度,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只要我们的移民运输船队不被跟踪,那至少三年内,金城是安全的。”杨莽说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何希此时开口道:“事实,我们如果从航线调整一下的话,安全性会很高。”

    借着地图,何希勾画出了设定的航线,那是走吕宋外海的航线,从台北经过宜兰和台东,直达吕宋外海,在黎牙实暂停之后,继而南下,很容易找到世界第二大岛的新几内亚岛,而以新几内亚为坐标,寻找米岛和金城岛简单了。

    而这条航线需要借助冬季的北风,而冬季很少有台风,从航行看,也是安全的。

    “我认为,风险总是相对的,金城岛值得元老院投入资金和人力!”杨莽微笑说道,他打开一个账册,递给了李明勋,解说道:“如今金城金矿已经正式出产金子了,我们暂时使用的奴隶开采和伐木烧炭,我返航的时候,金城一共有一千二百名奴隶,每个月已经可以出产八百到一千两的金锭了,这还是在我们缺乏牲畜和排水装备,人手也不足的情况下,如果我们未来找到了煤矿,引入了大型牲畜和排水设施,产量会极快的增长,桑巴尔保证,只要给他一万个矿工,这个金矿每年可以出产三十万两黄金,诸位阁下,三十万两黄金,足够投入一切了!”

    元老们脸色大变,三十万两黄金,一个令人振奋又不敢相信的数字,要知道,即便是东方,三十万两黄金也可以兑换二百五十万两左右的银锭,如果运到欧洲,可以兑换三百五十万到五百万左右的银子。

    实际,合众国目前所有金矿的出产,每年加起来也只有二十万两左右,这些黄金大部分以一十的价出售给了荷兰人和英国人,这些泰西商人运回欧洲,便是有近百分之百的利润。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都是值得的。”林诚声音有些干哑,说道。

    林河却表现的有些保守,说道:“据我所知,桑巴尔这个家伙一向喜欢夸张。”

    林诚敲了敲桌子,道:“即便只有他说的一半,也值得了,那是黄金,黄金!林河,我们也马打开前往欧洲的航线了,黄金是最好的敲门砖!”

    “好了,金城值得我们付出,这是事实,不过也不用激动,大规模的移民要在十月份才开始,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哦,对了,杨莽,你从金城带回了许多孩子,他们是做什么的?”李明勋问道。

    “是准备送进归化学校的孩子,阁下。”杨莽说道。

    阿海却是道:“杨莽,你送来的孩子都不到十岁,而归化学校收的是十三岁左右的孩子。”

    杨莽解释道:“阁下,您要知道,这些孩子来自食人族,如果超过十岁的话,木已成舟,本能难移了。”

    归化学校是由安全局管辖的一个特殊学校,学校里的学生全部来自土著部落,从永宁区的索伦、乞列迷和阿伊努人部落,到台湾的高山族生番,到吕宋岛的马来人后裔,应有尽有,这些孩子或者是购买来的奴隶,或者是无人要的孤儿,由各行政区挑选其聪敏健壮的送达归化学校。

    入校之后,会被教授汉语、汉字和术算等知识,用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进行区分,健壮刚毅者被送入军校读或船成为见习军官,聪慧外向者则成为各类学徒,继续进行培养,归化学校创办于1643年,如今已经有两届学生毕业了,数量也越来越多。

    归化学校毕业的学生都可以融入合众国的体系,除了肤色之外,他们的生活习惯、语言和价值观念与主体民族几乎相同,这群孩子会成为军队、行政部门的间,但最终的归宿仍然是回到部落,协助他们所在的部落融入到主体民族去。

    要知道,无论是永宁还是南洋,很多部落只有百十人几百人,千人的是大部落了,受到合众国化和习惯熏陶的精英不会很难再融入奴隶制的古老部落去,他们会谋求改变,并且与合众国取得联系。

    事实这一现象在永宁行政区更为普遍,那里的乞列迷人和索伦男人非常喜欢受合众国雇佣去当兵,几年之后,回到部落,往往难以接受部落首领的压迫,拥有甲胄和火绳枪的他们很容易在对抗奴隶主的斗争占据风,而取得国民甚至公民身份的他们也会得到合众国的支持,如此,一个个的大小部落融入了合众国的行政体系,亲藩体系更加迅速。

    “杨莽说的没错,食人部落是特殊的存在,以至于在是否属于人类都存在争议,杨莽这么做也不算什么,杨莽,在这些孩子,有没有密克罗尼西亚人?”李明勋问道。

    杨莽重重点头:“有,马佳罗的一个儿子一个侄子在其,还有四个来自其他部落。”

    “如此便没有任何问题了。”李明勋肯定的说道,他扭头看了看周围的元老,说道:“我提议,授予杨莽金城行政长官区行政长官之职,将金城列为二级长官区,暂时归大本营直辖,至于桑巴尔,我还是希望他能为澳洲的开发做出贡献,所以只能算是借调给金城来了,诸位,表决吧。”

    “年产三十万两黄金的金城,我没有意见。”林河说道。

    “同意!”

    几个元老进行表决,最终确定了杨莽的职位和权限。

    李明勋想了想,说道:“年产三十万两是一个标准,在达标之间,金城行政区不允许与大本营之外政治实体进行贸易和交流,至于对金城开发的支援,金城与安全局进行联络,战犯、流放犯人会成为前期的主要移民,当然,我可以给你一个特权,那是金城行政区的国民可以免费而合法的迎娶土著女人,这个特权令,三年内有效。”

    “感谢您的慷慨阁下,三年内,金城行政长官区会给元老院和合众国富饶的金矿、自给自足的行政区和完善的防御体系。我们也会拥有港口和修船场,为合众国开发澳洲做出贡献!”杨莽很会揣摩元老们的心思,郑重的说道。

    元老会议结束,何希在李明勋示意下来到了执政官办公室,出乎他的意料,另外一个人站在那里,正是统帅部的情报长官何瑞。

    李明勋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二人有七八分像,瑞说你是他的堂兄,堂兄弟也可以这么像吗?”

    何希轻咳一声,说道:“事实,我们是亲兄弟,只不过我年幼时被过继给伯父了,所以,我们才是堂兄弟。”

    李明勋微笑坐下,拿起桌的资料,那是何希提交的报告,李明勋看了一眼,说道:“在统帅部,瑞是少有的聪明人,识大体懂权衡,但他说,你他还要聪明,只是身体素质不好,在讲武堂毕业的时候,因此吃了亏,但那是天注定的,谁也改变不了,不过我却发现你的另一种特质,那是严谨,至少从和杨莽的交接之你表现的淋漓尽致,而你提交的报告,格式完美,言简意赅,说实话,自从我创立社团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报告。”

    “能得到如此赞誉,是我的荣幸,阁下!”何希表现的诚惶诚恐。

    李明勋道:“既然你的身体不适合出外勤,那么应该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回安全局总部,协助阿海怎么样?”

    何希脸色一紧,说道:“不知阁下要安排我什么工作呢,阁下,我更喜欢干实务。”

    李明勋道:“当然是实务,从拓殖金城岛你应该看出了,目前合众国的拓殖事业没有任何规章制度,往往只能凭借开拓者的经验和尝试,很多时候是对欧洲殖民者的拙劣模仿,但合众国与欧洲各国完全不一样,我们的人力资源不是泰西国家可以拟的,所以我希望通过整合资料,总结出一整套适合我们合众国的拓殖模式。

    这个世界实在太广阔了,遍地都是无主之地,我们的事业任重而道远,我可不希望我们像欧洲人那样,在美洲开拓了百年,也只有可怜的几十万人,你认为这个工作如何?”

    何希被李明勋说的热血涌,他当即道:“当然阁下,这是一件大事,我当然愿意。”但何希很快安静下来,他试探问道:“阁下,那未来我是否还有机会乘风破浪,亲自为合众国开辟一片空间呢,实际,这是我毕生的夙愿。”

    李明勋笑了笑,他最喜欢这类有野心的年轻人,李明勋道:“当然,只是我需要告诫你的是,我们的几位元老在长久的办公室生涯成为一个胖子,如果你也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换一个更实际点的梦想。”

    “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阁下!”何希正色道,继而离开了办公室。

    “你的这个弟弟,瘦小的身躯有一颗巨大的野心,真是难得。”李明勋对何瑞说道。

    何瑞笑了笑,没有接茬,而是打开件夹说道:“鲁监国殿下再次发来了信件,希望您可以前去岱山岛,商议大陆的战事。”

    “哦,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告诉鲁监国的人,我会在五日内赶到的。”李明勋说道,他坐在那里,问道:“我交代你的那件事,如何了?”

    何瑞微微点头,把件摆在了李明勋的面前,说道:“其他元老都没什么问题,只有西蒙斯阁下........,有些不稳定因素。”

    李明勋让何瑞做的事情是暗查元老院的所有元老,毕竟建国在即,元老院作为核心,每个人必须是可靠的,何瑞第一个查的是林诚,然后是阿海,在这两个人没问题后,与安全局合作查其他元老。

    每个人都有问题,但都不算大事,左不过是任用私人、贪墨公产、隐匿工作失误不报,再者是个人问题,元老们都是出身底层,拥有权势之后,自然会有各种**,这无可厚非,只要有原则,并且对合众国忠诚,一切黑材料都会锁在档案室内。

    唯一不同的是西蒙斯,其实从各方面来看,西蒙斯是最干净的,作为一个葡萄牙人,在台湾娶的汉人妻子也非名门,想任用私人也没有什么机会,作为军人,也不管军费,所以也不曾贪墨,西蒙斯也没有包养、纳妾这类事情,可以说,最无懈可击,但最近却出了一件事。

    西蒙斯在欧洲的儿子来到了东方,而西蒙斯把他藏了起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安全局和统帅部情报处分析后认为,这个叫做阿尔瓦罗的二十岁年轻人是荷兰人的间谍。

    “你怀疑西蒙斯对合众国的忠诚吗?”李明勋脸色凝重,问道。

    何瑞摇头:“不,阁下,没有经过审讯,我不会去怀疑。”

    李明勋笑了:“我明白,能审讯西蒙斯的只有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