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七 猪与金矿
    马尼拉湾外海。

    一艘亚哈特船来到了马尼拉湾外海,沿着吕宋岛西海岸线向北而行,用灯号与岸边的灯塔取得了联系,这艘亚哈特船看起来狼狈不堪,船体满是补丁,帆布脏乱不堪,前桅杆的上桅则完全不见了,然而露天甲板上却拥有十门六磅炮,这些武装引起了吕宋行政区海岸警备队的注意,在这艘亚哈特船赶到马尼拉湾入海口之前,一艘护卫舰和一艘通报船组成的小舰队赶到了现场,拦住了这艘不明来历的船只。

    “不明国籍的船只注意,立刻降帆,调转炮口,接受吕宋分舰队的检查!”护卫舰上,一个军官正用铁皮制造的扩音器大喊道。

    杨莽站在江豚号的船艉楼上,听着熟悉的声音,擦了擦眼角,一年过去了,他终于回来了。

    “快,降帆,把炮口转过来,所有人把武器收起来,连剃刀都不许拿在手中,快!”杨莽对船上七十多名肤色各异的船员喊道。

    两艘军舰一艘堵住了江豚号的去路,一艘在远处戒备,派遣交通艇来到了江豚号边,八名海军陆战队员和一个军官登上船。

    “你们是哪国的船只,为什么来自吕宋外海?”军官看到杨莽,高声问道,他打量了一下甲板上忙碌的水手,多是南洋土著和一些肤色更黑的人种,其中还有不少孩子,正好奇的打量着他,军官有理由怀疑这是贩奴船,但按照法律,贩奴船都只能和吕宋行政政府交易,所以这艘船应该有许可证才可以。

    但是,如果有许可证,这艘船应该悬挂黑底金龙旗,且船尾应该有明显的船名才对。

    “我是腾龙商社的船只,隶属于安全局。”杨莽说道,他从文件袋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那个军官,上面有元老院、吕宋执政官和安全局的印信,军官看了一眼,眉头皱起。

    “林谦阁下、李北极阁下和安全局在吕宋的最高长官,我需要见到其中一个人才能进港,否则你们不能从这艘船上带走任何一件东西和一个人。”杨莽郑重说道。

    这一点在杨莽出示的文件上写的很清楚,这支小舰队最终押送江豚号进入了马尼拉湾,停泊在了吕宋分舰队的军港之中,四个时辰之后,李北极和安全局的长官来到了江豚号上,看到李北极,杨莽长出一口气。

    “哈哈,我终于遇到熟悉的人了,心里这块石头总算落地了!”杨莽抱住李北极,畅快说道。

    李北极道:“果然是杨莽阁下,一年不见,我都认不出来了,执政官阁下非常惦念您,这两个月已经来了几次信件了。”

    “两位阁下,请先完成交割吧。”安全局的人低声说道。

    李北极指了指这个身姿笔挺的男人说道:“安全局在吕宋的最高长官,何文希,他负责和你交接,而我只能做一个见证。”

    何文希施礼后,说道:“杨长官,既然验明身份,请交接吧,在您见到执政官阁下之下,您和您船上的人不许和任何人见面和交谈。”

    杨莽原本就兼着移民局和安全局的差事,对规矩很清楚,他命令船上的水手排队下船,而安全局的人则对所有人挨个搜查,船员佩戴的每一个东西都会被仔细检查,刻着字和符号的都会被留下,这引起了船员的骚动。

    李北极笑了笑:“安静,快点完成检查,我让人给你们准备了女人和美酒!”

    见何文希狐疑,李北极道:“女人都是从奴隶营里拉来的,波斯和印度来的,显然,他们只能进行身体交流,语言是不行的。”

    何文希点点头:“我们会进行监管的。”

    船员一共七十五人,其中二十四个是八岁到十岁的孩子,看得出来,这些孩子的肤色很深,显然是南方的土著,何文希的手下进行了试探,这些孩子只懂得简单的汉语,其余一概不通。

    “这些孩子要带去大本营的,所以你要妥善安置。”杨莽说道。

    何文希让人把这些孩子单独安放在了一个军营,与杨莽二人走进了江豚号的船艉楼,那里摆着两个打开的箱子,一个里是矿石和金块,另一个则是满满的资料,包括航海日志,李北极看到了金块,笑了:“杨长官,恭喜你,你真的成功了。”

    “这是社团的成功!”杨莽不无自豪的说道。

    李北极更是大笑:“是合众国了,杨长官,我们已经在筹备建国了,你回来的很是时候,或许能看到开国大典。”

    杨莽脸色惊骇,喜上眉头,竟然说不出话来。

    何文希亲自锁死那箱子,贴上封条,然后把那特殊的钥匙分成两块,递给杨莽一块,道:“杨长官,我会与你一起带这些东西去见执政官阁下。”

    杨莽点点头,何文希见他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一挥手,手下二十多人上船,何文希道:“所有人听着,搜检这艘船的每个角落,所有带符号和文字的东西都要收拾妥当,结束之后,江豚号交接给海军。”

    经过了层层搜检和检查,江豚号的船员被留在了吕宋,而何文希则与杨莽及诸多土著孩子搭上了前往大本营的通报船,并且得到了在元老院向诸多元老汇报的机会。

    元老会议室内,以李明勋为中心,六个元老坐定,杨莽与何文希搬运两个箱子进入了会议室内,打开箱子之后,杨莽郑重的打开那个装满金块的箱子,从里面取出一物放在了桌子上,看得出来,那是一个用金子铸造的器物,应该很重,看形状似乎是一只小猪,模样倒是憨态可掬。

    “这是金城出产的金子,一半铸造了这个金猪,以此来表达我们对猪这个神奇物种的感谢,其余都在箱子里,一共三千六百两,用桑巴尔的话来说,金城金矿是一个巨大的金矿,即便是金瓜石、野猪河和呼玛尔三处加一起,也不及金城金矿!现在,我代表所有探险队成员,向最高执政官阁下和诸位尊贵的元老敬献金城金矿!”杨莽最先说道。

    说着,一张地图被悬挂起来,地图上标准着复杂的罗经点、经纬度和磁偏角,这张地图上的讯息虽然在后世看来仍然过于简单,但是却领先了这个时代,按照地图上的航线寻找,就能找到金城岛所在大体位置,然后再观察周围海岛,就可以找到,如果没有这张地图,即便是知道大体的位置,以这个时代的航海水平也很难找到。

    地图和杨莽提供的概略信息让元老们为之侧目,仅仅是第一年就出产了三千多两黄金,足够说明金城的富饶了,要知道,探险队总共有六百人,他们白手起家。

    李明勋观察着地图,看到从金城岛到澳洲完全是空白的,于是问道:“也就是说,前往澳洲的马东来一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消息?”

    “是的,从探险角度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我们之间约定的是最迟是明年七月,那个时候,澳洲没有消息的话,才值得担心。”杨莽说道。

    李明勋点头,说道:“好吧,说一说金城的情况吧。”

    杨莽微微点头,坐在那里,简略说道:“我们出发之后,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找到了新几内亚岛,然后继续向西南航行,虽然执政官阁下提供了经纬度,但金城岛实在太小了,那片海域又有很多的大小岛屿,我们只能在金城岛西南的岛屿先行登陆,那是一个较大的热带岛屿,我们发现那个岛屿的北面非常平坦,水热充足,岛上的土著会种植薯类、西米、椰子和面包树。

    因为在金城岛的开发中,那个大岛和土著为我们提供了食物补给,而岛上也适合种植稻米,我们称之为米岛。

    米岛上是一种肤色较黑,身材矮小,头发卷曲的密克罗尼西亚人,他们不仅会种植,而且会捕鱼和钻木取火,但不会炼铁,我们在岛屿上构筑堡垒和港口遭遇了土著,产生了冲突,毫无疑问,那群用木棒和软弓的家伙是凶狠的,但是见识过附近的食人族之后,我们感觉那些密克罗尼西亚人非常可爱。

    因为未找到金城岛,所以我们必须在米岛居住下来,因此尽量不与其冲突,一开始双方互有伤亡,一直他们看到了我们的船上的猪!”

    “猪?”西蒙斯不解的问道。

    杨莽道:“是的,猪!诸位肯定难以相信,猪是新几内亚一带各个种族的最重要的财产,他们语言和传统不同,但却对猪情有独钟,在那些土著部落中,地位最高的是男人,第二是猪,第三才是女人,而用猪换女人是非常普遍也容易接受的,即便是部落首领的女儿,也可以用十头猪换来!

    与当地部落驯养的野生猪不同,我们运过去的猪是南方的家养猪,土著的猪很黑,我们的猪很白,我们在米岛最大的对手是卡罗部落,那个部落崇信巫术,认为我们的家养猪是圣洁的,用一头七十五斤的小猪,我们获得了那个拥有四百武士部落首领马佳罗的友谊,我们才安顿下来。

    所以,在第一批黄金炼制出来后,我们用黄金铸造了这只金猪,以表达对猪这个物种的敬意。”

    “你们全都留在了米岛吗,没有前去澳洲?”阿海问道。

    “是风向不对,阁下。”杨莽回答道:“我们抵达米岛的时候,正是夏季,而根据我们的资料,北半球的夏季是南半球的冬季,南半球是东南风,我们不想逆风航行,而且也没有找到金城岛,在和卡罗部落解决了争端之后,我们四艘船分开寻找金城岛,并且探查周围的岛屿,期间经历了海难,我们损失了唯一一艘护卫舰,还和周边岛屿的土著产生了冲突,那些巴布亚人大部分是食人族,我们至少有十名探险队员被他们抓取吃掉!

    但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金城岛,桑巴尔也如愿在岛屿的东北方找到了金矿,所以我们开始抓捕奴隶来进行拓殖和开矿,而巧合的是,卡罗部落与巴布亚人有血海深仇,他们愿意一边复仇一边抓捕奴隶和我们交易,换取我们的铁器和猪,可惜的是,我们离开吕宋的时候只带了八头猪,期间,贪婪的佛雷斯还杀死了一只,与我们分食,好在我们带去的猪中公母都有,很快就生产了小猪仔,而狡猾的桑巴尔只向密克罗尼西亚人提供小公猪。

    在去年九月份我们与马佳罗一起组织了一支六百人的捕奴队,到了新几内亚岛捕奴,我们抓到了六百多个奴隶,但结局却并不好,那里太过于湿热的了,疾病让我们损失了至少三十五个士兵,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参与捕奴,但热带疾病仍然猖獗,当冬季来临,马东来长官率领两艘探险船南下的时候,我们只剩下了四百人,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倒下了。

    巴布亚人不是好的奴隶,主要是他们是食人族,只要我们的矿监稍有不注意,奴隶之间就会相互攻杀,把杀死的人偷偷吃掉,我们只能把不同部落的人分开。而这群愚昧的土著对火绳枪和火炮很恐惧,他们认为死于火绳枪的人灵魂不散,所以最害怕的是枪决,因此我们拥有了控制奴隶的办法。”

    “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澳洲探险队出发,乘坐鵟号和玛丽夫人号,东来阁下带走了二百二十人,给我和桑巴尔留下了一百八十人,我们详细勘察了金城岛,除了金矿,还有硫磺这一重要矿产,但对于农业来说,这个岛屿几乎一无是处,到处都是喷出有毒气体的裂缝,我们一度怀疑我们住在火山口,好在还有米岛,而密克罗尼西亚人非常喜欢我们的商品,彩色的布匹和丝绸、各类铁器和武器、还有烈酒和盐巴,我们可以用交易的方式获得土地和奴隶。

    我让人在米岛开辟了一个种植园,试着种植了带去的农作物和经济作物,稻米可以种植,在半山腰种植的咖啡树苗、金鸡纳树苗也不错,只要有人,米岛可以开发出来,唯一可怕的是,那里的热带疾病很恐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