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九四 前往欧洲的贸易
    正文

    “执政官阁下,恭喜您拥有了一个健康的儿子,并且马拥有一个伟大的国家。 ”在大本营的元老院,澳门总督施罗宝恭敬的对李明勋施礼,微笑说道。

    李明勋一边忙着手边的活计,一边对施罗宝说道:“施罗宝阁下,你的汉语越说越好了,真没有想到,您连北京官话都学会了。”

    “今天的社团和未来的合众国说我们澳门葡萄牙人最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我作为葡萄牙人的代表,当然应该熟练掌握你们的官方语言。”施罗宝微笑回应道。

    是的,华合众国的官方语言是汉语,而且北京官话是官方语言。在官方语言的制定下,粤语和山东话一直存在着竞争关系,当然也有南京官话、闽南话这类竞争者,但最终还是与山东话类似的北京官话胜出,首先这是几代国人的官方语言,其次是,山东是社团第一移民来源地,合众国三百多万人,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山东人,而最关键的是,山东人是第一波大批量移民,占得先机,相对于其他地方的移民,山东移民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更高,如公民之,山东移民占据了五分之二强。

    施罗宝见李明勋在桌案忙碌着,凑了过去,见他手里依旧是船只的模型,正在一点点的打磨零件,施罗宝想起次见李明勋的时候,李明勋正为海军第一艘战沉的主力舰做模型,他禁不住狐疑,难道社团最近又爆发了什么海战,战损了主力舰吗?

    “阁下,这是......?”施罗宝看着李明勋手里打造大半的木质模型,越发觉得这不是社团的战损船,原因很简单,这艘船拥有高大的船艉楼,而社团海军的主力舰已经没有或者降低了船艉楼。

    李明勋把那模型摆在了施罗宝的面前,微笑问道:“这艘船漂亮吗,施罗宝阁下,这是合众国送给你们的礼物,自由贸易号武装运输船。”

    “哦,原来如此,真是精致,希望早些看到这艘船下水!”施罗宝真诚的说道。

    台北造船厂如今是葡萄牙商人船只的主要来源,武装的亚哈特商船和新近推出的福禄特商船葡萄牙商人都有采购,有些时候,葡萄牙人甚至把澳门舰队的一些船只送到台北进行大修。

    但自由贸易号并不属于述这些船只,自由贸易号是一艘根据马尼拉大帆船和荷兰人的归国大帆船改进而来的盖伦式大帆船,自由贸易号是第一艘,三桅全帆装,满载排水量达到了一千八百吨,拥有一层装载十八磅炮的火炮甲板,装载九磅炮的露天火炮甲板,这为自由贸易号提供了五十门重炮,紧急情况下,船艉楼还能再加二十四门炮,当然火力不是自由贸易号的核心,自由贸易号建造的目的是跨洲际贸易,目的是驶往欧洲。

    任何一个商人都知道,泰西诸国万里原来是为求财,每个人都清楚,欧洲与东方之间贸易的暴利,那是动辄百分之三百以的利润,让商人为之疯狂,欧洲商人如此,东方的商人也是如此,特别是合众国的商人。

    因此早在三年前,社团开始筹划东西方的大帆船贸易,显然,驶向万里之外的欧洲,风险是极大的,所以合众国的商人必须找一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而有能力进行大规模东西方贸易的只有荷、英、葡、西四个国家,而能作为合众国伙伴的只有葡萄牙。

    荷兰人和英国都是拥有对东方贸易的东印度特权公司,他们垄断了本土对东方的贸易,自然不希望任何一方把东方商品输入到本国,从而对自己公司的东方产品压价,而西班牙人虽然不是东印度公司,但长久以来只维持太平洋航线,通过西班牙人的航线前往欧洲,几乎相当于饶地球一圈半,间还要经过很多危险的海域,而在美洲、欧洲,西班牙人几乎沦为公敌,与西班牙人合作太过于冒险了。

    而葡萄牙情况则完全不同,这个国家刚刚从西班牙人那里独立出来不久,在海外有大量殖民地的情况下却没有像样的海军,虽然葡萄牙和荷兰已经停战,但在东方,双方还在进行着旷日持久香料战争,最惨的莫过于澳门的葡萄牙人,随着荷兰人占据马六甲,果阿与澳门之间的贸易几乎停滞,葡萄牙人只能把手紧俏货物卖给西班牙这个仇敌。

    在购买到了大量武装商船之后,葡萄牙人恢复了澳门到爪哇航线,但凭借武装商船可突破不了马六甲。

    澳门的葡萄牙人很惨,果阿的葡萄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在锡兰、果阿,荷兰与葡萄牙人的战争从未停止,而在西非、东非和巴西,葡萄牙也受到东印度和西印度两大公司的挑战,连续丢了诸多据点和产业,往来于东西方的荷兰商船常常化身海盗船骚扰葡萄牙人的据点,让原本萧条的贸易举步维艰,显然,葡萄牙人很难恢复以往垄断香料的辉煌,而想要进行贸易,最好的结果也是找一个合作伙伴。

    葡萄牙人看的是合众国超凡的造船能力和荷兰人不敢轻侮的实力,而合众国则是需要依仗葡萄牙人从达伽马时代留存下来的遗产,这个遗产是起自葡萄牙本土,经过非洲西海岸、东海岸、西亚和南亚那如同珍珠链一样的海长城,从欧洲到东方的航线,葡萄牙人有数不清的要塞、炮台和商馆,这些港口如果能为合众国所用,那么东西方贸易的安全性和成本将会成倍的降低,而合众国付出的仅仅是把部分仓储空间租界给葡萄牙商人使用。

    既然双方有着共同的利益,那么拥有合作的基础,在双方合作深入的情况下,关于东西方贸易的合作一直在进行,首先是造船。

    在东西方贸易之,不可否认有不少亚哈特、福禄特等几百吨的小船不远万里而来,但承担的风险确实极大的,而有组织的跨洲际贸易都要使用真正的大帆船才能兼顾成本和安全性,荷兰人的东印度大帆船和西班牙人的马尼拉大帆船都是其的翘楚,而事实也证明,这类超级盖伦船在远洋航行拥有其他船型无法拟的优势,所以从一开始,合众国在甲米地造船厂,利用现有的船台和工人,根据马尼拉大帆船,结合社团船舶制造的先进技术,改造出了自由贸易级洲际贸易帆船。

    而在造船之外是航线,航线的重之重是突破马六甲,在荷兰人从葡萄牙手夺取马六甲之后,故意降低马六甲的贸易地位,要求来往的船只必须前往巴达维亚进行贸易,以马六甲为点的东西方贸易必须以巴达维亚为转站,如果没有李明勋,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英国东印度公司崛起,但有李明勋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首先,合众国航运部联合英国东印度公司、亚齐苏丹国合作开发出了巽他海峡航线,成功绕过了马六甲,这条航线危险而路途遥远,完全不如马六甲航线,但是却在与荷兰东印度公司谈判增加了筹码

    仅仅在巽他海峡航线开辟之后半年,荷兰人门要求停止类似的贸易行为,但是合众国与英国人联合在一起反对荷兰人垄断东西方贸易,而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也加入进来,卖了个顺水人情,逼迫荷兰人停止对东西方贸易的垄断,当然代价是,经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要缴纳百分之七的高税。而葡萄牙、西班牙船只没有通行权。

    解决这个问题之后,从台北起航的商船很容易前往英国控制的苏拉特、马德拉斯,葡萄牙人控制的果阿、科伦坡进行贸易,合众国直接贸易的伙伴多了莫卧儿王朝、波斯和奥斯曼人,至少这几年,合众国商人已经把印度洋航线跑了个遍。

    预计从明年开始,合众国与葡萄牙联手的东西方洲际贸易会开始,施罗宝任何一个人都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因为那意味着他的功绩薄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正是因为有这么个巨大筹码在,施罗宝来到了李明勋面前,以恭敬谦卑的态度提出苛刻的条件。

    “阁下,这是鞑靼人的两广总督佟养甲送来的密信,这种事情关乎到我们和合众国的共同利益,所以我希望您能够知情,如果可以谅解和支持的话,我和葡萄牙人商人协会会无的感激您的。”施罗宝微笑说道,递了一封密信。

    李明勋随手岔开,发现正是佟养甲写给施罗宝的密信,信的内容是回应某个葡萄牙人提出的通商请求,除了表示需要北京朝廷的同意之外,还希望在朝廷答复之前,双方先进行私下贸易。

    显然,在明国丢失了广东之后,葡萄牙商人迫切需要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广东既是重要的商品来源,也是最大的市场,而如今广东大部分掌握在鞑靼人手,施罗宝却商人们更为冷静,他很清楚,葡萄牙商人的核心利益是在广东没错,但生存权却掌握在合众国海军手,没有广东的商业往来,葡萄牙人只是过的艰难一些,但若惹恼了合众国,那连生存的空间都没了,澳门战役的炮声还在耳边回响呢。

    “你觉得我会同意吗?”李明勋晃了晃那封信件,问道。

    施罗宝毫不迟疑的点头,说道:“当然阁下,您肯定会的,一定会的。因为您是李明勋,合众国伟大的执政官阁下,凭借您的政治智慧,不可能不明白这是双方都得利的好事。”

    对于施罗宝略显夸张的拍马屁技术,李明勋不置可否,但正如施罗宝所说,李明勋确实会同意这件事。

    不光是这封信,还要安全局提供的情报可以佐证,目前佟养甲与葡萄牙人的接触并非官方贸易,而是当权者的走私贸易,官至两广总督的佟养甲和两广提督李成栋已经迫不及待的利用手里的权柄来谋取实际的利益了。

    随着两广进入战争状态,正经的贸易已经结束,走私贸易成为了主流,这类走私在两广、福建和浙江屡禁不止,主要是利益实在过大,不少满清层也参与其,有些绿营将领甚至在浙东明目张胆的往舟山群岛走私,稍有风吹草动,索性直接带兵渡海去投鲁监国,这类事情在福建也发生过。

    而且,所有的走私贸易都有双方的实权人物参与其,郑成功和鲁监国麾下那些实权将领都有份,已经形成了各家独占一块走私地盘的情况,相对于那些走私,通过澳门走私更加安全,规模更大也更稳定。

    合众国完全可以参与其,和当初允许葡萄牙商人对马尼拉进行授权贸易一样,在其取得较大的份额,走私对佟李与合众国都有利益,区别在于,合众国的利益会用在扩军备战,而佟李二人则用来个人享受。

    李明勋思索一会,拿起笔开始书写,一刻钟的时间便是拟定好了一纸密约,放在了施罗宝面前。

    密约内容并不复杂,首先是澳门主权问题,葡萄牙人不允许向清廷缴纳租金和海关税收,也是说不能变相承认清廷为华正统,至于向明国是否继续缴纳,那是葡萄牙人和明国的事儿,而李明勋则在密约写明,如果合众国认为时机合适,葡萄牙人要向合众国缴纳租金和关税,以承认合众国对澳门的主权。

    其次则是贸易,所有的贸易都必须在合众国情报部分监控之下,合众国以注资的方式掌握其六成的贸易量,而贸易地点只能在澳门,葡萄牙人不能意图恢复沈犹龙执掌广东之前的广州贸易会。

    最后是澳门维持原状,不得修建新的城墙、炮垒等军事设施,不允许向清虏提供火器和军事技术以及军事人员,保证不参与明清,清虏与合众国之间的战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