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六 招商引资
    电白县衙。

    大堂里围坐着二十多个男人,个个衣着华丽,富态天然,这群人多是士绅和富商的打扮,围在一起聊个不停,他们中大部分来自台湾、香港,是社团内有名的富商,有些则是本地的士绅,如果真要给这群人找一些共同点的话,他们财源多半和蔗糖、棉花、粮食这三样有关。

    “注意了,执政官阁下和巡抚大人来了。”忽然有个眼尖的小声说道,大堂内安静下来,一群人皆是正了正衣襟,站了起来。

    众人见礼过了,林士章说道:“诸位百忙之中来到电白,纾解国难,本官在此谢过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脸色微变,大家是为了赚钱来的,谁管什么国难不国难的,若不是有李明勋引导劝说,谁愿意把白花花的银子投到粤西这个四战之地来呢?

    李明勋笑了笑:“今日济济一堂,只谈买卖,不谈国事,不过我和林大人在镇海楼准备了慈善劝募晚宴,诸位晚上可务必赏光。”

    “那是那是!”众人都是笑起来。

    能坐在这里的,要么是社团体系内的人,要么也和社团关系匪浅,都知道那晚宴是什么,参加晚宴要出一百到五百两不等的银子才有资格入内,这法子是在香港兴起的,劝募来的钱要么是修建养济院、要么是为孤寡提供粮食,都是积功德的好事,每次晚宴捐的钱财都会出个公告,在各地张贴,各家虽然拿了钱,但有面子有好名声,还能在晚宴上认识许多商业伙伴,倒也乐得,这次晚宴自然是捐钱给前线将士,左不过百十两的事儿,诸位都是大商人,谁也不在乎那些钱。

    林士章叹息一声,心道人心不古,也想不到自己到了张口闭口就谈钱,与商人同流的地步,但他也知道,一场晚宴,上百人参加,到手的善款动辄上万,也不是小数目了。

    待众人落座,李明勋道:“广东的仗暂时告一段落了,社团留下了不少兵马,巡抚大人麾下士卒精强,粤西四府已经是安宁所在,明勋代表社团与巡抚大人在此保证,拼尽全力也要保住这片乐土。”

    对于这类保证,没有人会放在心上,众人对李明勋尊重归尊重,但绝对不会因为他一句保证就出钱出人,毕竟大明这些皇帝哪个不是要守土保国,虽说好几个已经践行君王死社稷的诺言,但国土根本没保住。众人不听空口白话,只看事实真相,让他们相信粤西能保住,并且愿意投钱的不是高州一带的三万联军,也不是林士章和李明勋名头,而是事实。

    从去年中叶林士章掌权开始,社团和联合银行就大规模介入高州和琼州的发展,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石碌铁矿的开发,为此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石碌矿业公司。

    琼州府提供矿山开采权和琼州生黎村社的拓殖权,占了四分之一的股份,社团的几个元老、议员投资了二十万两的资金,占了四分之一的股份,而社团从联合银行贷款三十万,并且提供了整整三千健壮奴隶,占了一半的股份,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砸开了石碌铁矿,并在今年初顺利开始出产富铁矿石。

    为开发这个铁矿,矿业公司还修筑了道路,建立了港口,还有配套的水力筛选、粉碎矿石的厂房,到目前为止,已经到达了月产四千吨富铁矿石,这些矿石在筛选粉碎之后,会在石碌港上船,运送到台北新建的钢铁厂炼制。

    如此大规模的资金投入足以证明社团对粤西的判断,别的不说,至少琼州是绝对安全的。

    而在广州之战结束后,联合银行宣布,将会对雷州、琼州的蔗农和棉农展开米粮贷款服务,更是引发了商人们对粤西的兴趣和信心,而今天,李明勋和林士章把他们组织起来,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一场‘招商引资’,商人的目的是赚钱,而林士章的目的则是尽可能开发粤西的资源,用来养兵和扩军。

    这些商人中不少就是琼州本地的,也有投靠了林士章的士绅,林士章秉政琼雷这段时间,清理了不少士绅,也拉拢了不少士绅,在强制性的手段之后,粤西旧有的秩序被打破,现在要重新分蛋糕了。

    今天招商引资目的就是粤西最有竞争力的产品,蔗糖和棉花,先说蔗糖,琼州和雷州自古就是蔗糖产区,这里不仅有适合甘蔗生长的水土,还有悠久的甘蔗加工历史,许多塘坊出产品质高的白砂糖和冰糖,台湾的蔗糖产业的形成就是因为从雷州引入了大量的蔗农和生产技术。

    蔗糖是一种极具竞争力的商品,大陆且不谈,在亚洲,日本、印度、波斯和奥斯曼都是巨大的蔗糖市场,每年从东方前往欧洲和美洲的船上就有大量的蔗糖,不管是葡萄牙人还是英国、荷兰,对高品质的白糖和冰糖完全没有抗拒力,即便是加工产生的废料,亦或者没有深加工而得到的黑糖、褐糖和红糖,也在日本大为畅销。

    粤西不缺甘蔗,不缺技术也不缺人,唯一欠缺的就是资本,按照一般明国官员的想法,战时最应该保证的是粮食产出,但林士章不这么想,粮食产出确是重要,但银子才是万能的,有银子就能从南洋购得大量廉价粮食,从南洋购入的稻米,价格比当地出产的还要低,更何况,粤西四府本就不是重要的产粮区,经济作物比粮食更能赚钱,这是事实,只要有钱,只要和社团关系没有崩溃,就不会缺粮食。

    林士章一挥手,身边的几个吏员把一沓资料发给了众人,一群商人纷纷看了起来,许多人看了第一张就是眼睛瞪大,露出精光,看向林士章的眼神只有震撼,他们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大明官员肯给出的条件。

    在这个开发计划中,林士章给出了非常优惠的条件,其中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包税制度,简单的说,广东巡抚和地方衙门会要求所有的甘蔗和棉花种植农只种植一种经济作物,并且把这种作物的收购权承包给商人,商人得到承包权之后,必须在收获的时候收购掉农户的经济作物,并且承担起农户的赋税。

    商人提前替农户上缴赋税,而且是以金银等贵金属的方式上缴,然后在按照各方商定的价格出售经济作物后,把赋税之外的农户应得款项发放,而发放的款项中包括粮食,其余再以贵金属支付。

    当然,巡抚衙门也不是收税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最重要的是,林士章逼迫各地的士绅制定统一和较低的租金,而租金也在赋税之中,待朝廷得到钱之后再向士绅发租。如此一来,士绅地主无法盘剥百姓,也没了税吏等官府的欺压,就连商业往来的中间渠道都减少了。

    农民仅仅是种甘蔗和棉花,然后到收获季节把棉花和甘蔗运抵指定地点,然后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因为运输等任务是承包商的事情,这些经济作物会在收购前就商定一个价格,对农民涞水,最重要的是最低收购价,缴纳了作物之后,商人当面清点完毕,计算价格,然后去除赋税和租金,接着当面完成交易,农户只需要提早告知商人需要向自己支付粮食还是白银,当然,粮食是有限额的,每人每年两石,超出部分完全以货币支出。

    整个过程中,农民获得了收入和生存资料,朝廷得到了稳定的赋税收入,解除了对农民的盘剥欺压,而商人则获得了对粤西甘蔗、棉花的垄断,三方都是得利的。

    社团其实也是得利的,最大的利益就是不用亲自出钱就能支持粤西继续抵抗清国,除此之外,社团是最大的粮食提供商人,也解放了部分领地上的甘蔗田,更重要的是得到了棉花这类紧缺材料的采购权。

    倒霉的人有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士绅地主,他们没有了盘剥农户的机会,就连租金也要向朝廷去讨要,显然,面对林士章这样一个强横霸道的家伙,这必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事实也证明,因为战事,很多时候租金都由朝廷暂时欠着。

    虽说台湾甘蔗种植业的兴起一度让东方的蔗糖价格有所降低,但战争导致另一个甘蔗出产地福建无法提供蔗糖,而由社团先进的造船业引发的远洋航行更是可以把这类高价值产品销售道中东地区、南亚地区,未来一段时间,蔗糖价格仍然坚挺的,特别是高品质糖的价格。

    蔗糖尚且如此,棉花更是不用提,就连从印度购买棉花到台湾都有极大的利润,即便琼州的棉花产量和质量都逊色,但也是目前唯一稳定的棉花提供点。

    “巡抚大人,在下无意质疑您的权威,我想请问,如何能让这些蔗农和棉农完全只种植这类经济作物呢,咱们中国人有句话,手里有粮,心里不慌。”一个商人率先出言询问。

    林士章微微一笑,道:“程先生,你来说。”

    程璧微笑站起,因为李明勋的原因,这位徽商不仅没有在江阴之战中殉难,反而成为了联合银行的执行经理,程璧离开江阴的时候把所有的家财捐给了守城将士,由此进入了社团的体系。

    “在此之前,联合银行会对蔗农、棉农展开米粮贷款,条款中规定,接受贷款的人只能种植一种经济作物,而且,巡抚衙门已经发出告示,接受类似条款的农户,可以免去隆武二年以前的欠税。有巡抚衙门的免税和联合银行的米粮贷,今年琼雷两地至少有五十万亩左右的经济作物可以交由大家来承包,即便今年之后,农户的收入并没有增长,能帮助他们免除地主和官吏的盘剥,也会吸引很多人。”程璧朗声说道。

    众人交头接耳的商议一番,纷纷点头。

    “那最低收购价格会如何制定?”又有人问道。

    林士章道:“很简单,这个价格必须能保证农户正常出产的甘蔗、棉花在缴纳完赋税和租金之后,还能获得足够的粮食,所得要比种植稻米要多,这是最基本的,当然,如果当年这两种经济作物的价格高,也会酌情提高收购价格,整体价格由你们组织的糖业、棉业协会、巡抚衙门和东番一起制定,以示公平。”

    众人相互看看,都是没了问题,林士章道:“联合银行和琼雷两地的衙门已经准备好了契书,也给经济作物产区进行了划分,诸位可以自行挑选,若有重叠,则在收购价格上公开竞标,诸位请吧。”

    一群商人走了出去,林士章看了看程璧和李明勋,道:“若是没有社团拿出的现成规章制度和送来的这些吏员,怕是要麻烦许多了。”

    李明勋笑了笑,不作回答,事实上,类似的招商引资在台湾和永宁都进行过很多次,也不限制在经济作物,社团的行政体系早就历练的纯熟。

    “大人要不要休息一下,接下来是下发北海捕鲸许可证和出海渔民推荐的,许多渔业巨头已经等待多时了。”程璧在一旁问道。

    林士章摇摇头:“不用休息,继续吧。”

    半刻钟后,诸多渔业商人走了进来,在捕鲸和渔业上讨价还价。

    类似的招商引资持续了十天,林士章忙的脚不沾地,但却给粤西四府带来了许许多多的税种,美中不足的是,粤西大量的行业被非明国商人占据,对老百姓也仅仅是解决温饱并无多大贡献,但林士章已经很满意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不剥削百姓的基础上获得更多的军饷,现在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今年的税收肯定会超过百万,明年会更多,这比剥削百姓还要来的多。

    粤西四府并不是广东的富庶地区,但也有不少高价值的产业,甘蔗、棉花这类经济作物就不用说了,北海的捕鲸业一直为皇家提供贡品鲸油,还有刚刚从疍民手中抢过来的珠池,也还有社团新近开发的种类,除了田独铁矿,还有合浦的高岭土。

    无论是铁矿还是高岭土,亦或者各类经济作物,在这些项目的开发之中可以看出,社团只是把粤西四府当成了基础的原料产地,铁矿石会送到基隆冶铁炼钢,高岭土会在大本营被烧制成瓷器,甘蔗的深加工在台北,棉花则是溪心地水力纺织业的材料。

    再过几年,粤西就会社团产业链中的一部分,未来这片土地上的商业因素会越来越多,来自社团的影响也会越来越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