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五 粤西防线
    三月中旬,联军撤退到了高州府境内,林士章把巡抚衙门安置在了电白县城,而分配麾下兵马占据了从阳江到吴川一带的沿海地区,开始利用原本的卫所、城池构筑各类防御工事,建造巨大的防御纵深,准备与清军拉锯、消耗。

    而清军并未追击,在占领广州之后,南下进入肇庆、广州二府,占据了富庶的州城、县城,一些偏僻的小城、卫所只是派遣使者招降,并未贸然进行攻击。

    电白县城,情报参谋长官何文瑞向联军官将汇报来自广州的消息。

    “清虏进入广州城后,并未屠城,甚至没有征税,他们把撤往琼州、广西和香港的绅民商贾的产业收缴起来,向投降的绅民发售,得银用以养兵,田亩用作赏功,虽说有些强买强卖,而且价格不甚合理,但还是得到了广东士绅的支持,另外,广州城内已无肠肺挂于门前的情况了。”何文瑞认真说道。

    最后一句话让在场的明国官将脸色都是难看,光复广州也有两个多月,官吏也曾劝说甚至强迫百姓把门前挂的心肺肠子摘下来,但是往往当着面摘下来,后来又挂上去,这几乎成为广州城内百姓对抗官府的一种方式,表达对朝廷强征、勒捐的不满。

    而在清虏治下,百姓取下了那些东西,已经证明民心所向了。

    从隆武朝开始,李明勋就发现,大明百姓对剃发令是抗拒的,在清明两朝水准差不多的情况下,肯定是支持明朝,但是在生存问题上,一切又归于平等,百姓需要安定,谁给安定就支持谁,佟养甲和李成栋显然也在收买人心,在这方面,他们相对明朝有优势,明朝不强征、勒捐就无法生存,而清虏已经有了大后方提供部分粮饷。

    明朝不敢得罪当地缙绅,清虏却可以拉拢一批打击一批,在这个过程中,佟养甲获得了支用到秋天的粮饷,就可以等待夏税、秋税到手,而其下令免除隆武朝的欠税也着实获得了一些支持。

    李明勋静静听着何文瑞的汇报,显然,因为社团的介入,清军比历史上表现的还要温和,在原本的历史中,李成栋入两广没有进行类似扬州、嘉定那样的大屠杀,对明朝遗老遗少也表现出足够的尊重,但两广有不少士绅,诸如张家玉、陈子壮等发动义军,与清军作战,清军军纪很差,对反抗区烧杀抢掠,引起更大的反抗,但终究也是剿灭了个大概。

    与李成栋在江南动辄屠城的情况相比,在下两广之后,他找到了一条上升途径,因为在战区,清廷把很多武将就地转为文官,给他们财政军权,更方便养兵作战,李成栋便以为自己能从武将变成一省督抚,继而藩镇一方。李成栋在两广的行为也侧面印证了这个推论,从李成栋的做派来看,他是把两广当成自家领地来经营,只不过遇到了八旗天花板,降兵出身的他注定不如汉八旗、辽人出身的官将。

    何文瑞带来的情报彻底击碎了明朝官将最后的幻想,他们认为,清军会比自己对百姓更残酷,以至于会引起大规模的反抗,有陈子壮和张家玉在,就可以吸引大量清军,让其疲于奔命,那联军还有机会,但事实上,清军这支殖民武装表现的和其他殖民武装一样劣迹斑斑,但也比明朝要好。

    清军再差也不可能像明朝那样一年之内收税三次,共计五年的赋税,还纵容海盗乱兵抢掠。显然,除了大规模的屠杀,很难能比明军表现更差了。

    在全员恶人的情况下,广东百姓和南方其他地方的百姓一样,选择了一个不太混蛋的混蛋,也让光复广东变成了一种奢望。

    清军与联军像是两个进行了几个回合的拳击手一样,纷纷回到属于自己的角落休整,准备一下轮的战斗,既然大规模的休战成为了既定事实,那就有时间和空间进行对军队进行改制和整顿。

    首先是权柄,林士章从广东巡抚沦落为粤西巡抚,只有粤西四府和肇庆一块小地盘在掌握之中,但权柄却是更重,在绍武和永历相争的时间,林士章就在社团的支持下对琼州和雷州的官将进行大换血,大量林姓、海姓的文官执掌了二州行政财政,而二州辖制内卫所和将帅也被黄蜚的义子和袁时中的把兄弟控制,可以说,琼雷二州已是自成一体的藩镇,而林士章显然还不满足,在成为广东巡抚之后,廉州、高州也在控制之中,林士章不仅要扩大地盘还要更大的权柄。

    林、黄、袁三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政治军事联盟,林士章直接向瞿式耜讨要任命官员和将领的大权,目的就是让粤西这块地盘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用林士章的话来说,他要按照自己的节奏自己的判断去抗清,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瞿式耜对琼雷二州也有了解,林士章有大义名分也有军事力量支持,已经在二州清理了军屯,强迫大户缙绅上缴往年欠税,可谓大权独揽,瞿式耜想改变这一切也是晚了,而黄蜚更是暗示,在永历这里得不到的东西,可以在鲁监国那里得到。

    最终,瞿式耜选择了妥协,给了林士章想要的一切,粤西事实上藩镇一方,宛若一个小朝廷,除了名义上尊奉永历皇帝,每年给永历朝廷三万两白银的赋税,其余完全自主,而正是这样一个政策自主的独立王国,则是社团愿意合作的对象。

    按照李明勋规划,既然明军处于守势,那么就不会把主要的兵力投放在这里,在规划中,社团在广东投入九个营,其中三个步兵营,一个陆战营,两个守备营,一个开拓营和两个炮兵营,共计一万五千左右的兵力,囊括了粤西、香港和琼州三条战线,香港依旧是两个守备营,步兵炮兵各一个营的规模,而琼州则有一个开拓营在五指山中抓捕生黎,稳定地方局势,为石碌铁矿提供人手,高锋则主管粤西防线,麾下两个步兵营和陆战、炮兵各一个营,但是李明勋把本土来的两个新营伍安插起来,把两个精锐营伍带回本土休整。

    在粤西,社团有七千人马和一支驻守海陵岛的分舰队,而明军则比较惨,当初洪天擢带来的广西兵只留下了两千人,其余归属林察,要去郁林州,即便逃窜到高州、罗定一带的惠州总兵李士琏率军来投,带来了两千人,但精兵也只有七千,好在林士章动员了一批卫所兵加入其中,使得正兵过万,有招募了五千义勇助战,让粤西防线总兵力达到了两万余。

    从阵线上来看,精锐的社团陆军镇守前线,陆战营与分舰队驻守海陵岛,陆军两个营和两千义勇、一千正兵驻守阳江县城,前线士卒的粮饷由社团供给,所有明军,无论义勇还是正兵,都按照社团最低的下等兵发饷银,月饷二两,吃食用度由军需供给,这消息一出,很多明军都愿意前来。

    明军与陆军并肩作战久了,对社团精兵待遇极为艳羡,虽说没有出战、开拔等银子,但每次发饷银是统帅部的军官亲自发到手里,武器精良不说,平日吃用也是极好,顿顿有肉,隔三差五的还有酒水犒劳,当初在广州,很多明军想前来投靠,但都不被接纳,有些索性脱了身上的明军军服,跑到劳工营里,至少弄了不少油水填饱肚子。

    社团出粮食,粤西出人,大规模的扩建加强阳江县城,并且坚壁清野,附近的百姓全部迁徙走,阳江成为巨大的军事要塞,城内步、骑、炮兵种齐全,成为楔在清军进攻粤西必经之路上的钉子,这样一个要塞与海陵岛守望相助,若是被清军全力围攻,那就可以从北津港得到增援,与清军鏖战,如果清军围困阳江继续向西进攻,这么一支精干军队,各兵种协同之下,清军没有两万人根本困不住。

    有高锋顶在前面,电白就成了第二道防线,袁时中亲自驻防,把能调遣的兵马统统调遣到这里,各类烽火台、要塞、炮台和壕沟组成了一个宽度不大但纵深很长的防线,背后是粤西四府,补给和增援都很方便。

    这样一条防线显然不是能轻易拿下的,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里应外合,林士章和袁时中早有准备,前线只布置自己信得过将帅,其余的将领,兵留下,人离开,便是那惠州总兵李士琏,李成栋攻打广州便是不战而逃,联军光复行动也不参加,一直到安顿下来,有了稳固后方才在罗定烧杀一阵跑了过来,最终带着三百家丁去了钦州,其余都是被林士章截胡,李士琏或许有想法,但林士章有先斩后奏的权柄,杀个把总兵,还是逃跑总兵,根本不算什么。

    电白县城,瞿式耜正在收拾回广西的东西,陈邦彦敲门而入,在原本历史中,这位陈邦彦应该成为和陈子壮、张家玉一样的义军领袖,但是从他成为沈犹龙幕僚那时起,命运就此改变。

    沈犹龙死后,陈邦彦被丁魁楚排挤,归乡隐居了一段时日,后来被林士章招致麾下,担任海北分巡道,帮助林士章整顿吏治和卫所,虽说所作所为与往日完全不同,但总归是为了朝廷,也是当年沈犹龙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陈邦彦倒也忠于职守。

    “陈大人,请坐。”瞿式耜说道,然后问:“李明勋与鲁王倡议抗清御虏统一阵线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怎么看?”

    “下官以为这是绝好之事,虽然下官不清楚东番在其中有何图谋,但若能把各方势力团结起来,守望相助,应时而动,那对我中兴大明可为臂助。下官想,如今朝内党争不断,又有正统之争,东番以外人身份倒是更为妥当,也好捏合各方。”陈邦彦认真说道。

    瞿式耜道:“陈大人也是肺腑之言,只是西南朝局未定,怕是一时给不出答复。”

    这个抗清御虏统一阵线已经大体有了章程,参与其中的并不仅仅以政权论,所有愿意抗虏抗清的民族武装都可以参与,只要有自己的地盘或者说战区,如今的阵线之中,社团、鲁监国、林士章、郑成功、黄斌卿、陈子壮、沈器远都算一个,可就这些人中,尊奉的旗号也是不同,社团不用说,在各政权中居中不言,郑彩、张名振、沈廷扬是鲁监国一脉,黄斌卿既是郑成功的盟友,也算是和林士章一样尊奉永历,沈器远现在还用着崇祯的年号,这些算是有地盘的,陈子壮没有地盘,但承担起珠三角的战区,也算作一个。

    最可气的是郑成功,他与郑鸿逵在南澳起兵,主攻闽南一带,却死硬着嘴尊奉死了的隆武皇帝,实际上成为自立状态的军阀,即便他知道隆武还有弟弟沦落在广东,他也没有请去善待。

    目前这个统一阵线没有什么领导,仅仅是各方派驻代表在台北,每隔一段时间交换一下情报、讯息,顺便朝社团伸手要钱要粮要军械。

    “此事却也不忙,只需要朝廷派遣一人在琼州,联络不断也就是了。”陈邦彦说道。

    瞿式耜点点头,指了指一旁的箱子,说道:“这里面有李明勋亲手书写的信件,天子一封、西军孙可望、李定国一封,希望把他们也拉进来,但关山阻隔,怕是也难,再者,朝廷与西南也无便利交通,也不好支援护住,所以本官希望陈大人能在琼州,把沿海消息向桂林传递,以便朝廷掌握时局。”

    陈邦彦道:“这却是不难,想来林大人也不会反对。”

    瞿式耜笑道:“却也有一件事希望陈大人亲自去一趟。”

    “何等要事?”陈邦彦本能的认为,瞿式耜所言必然是大事。

    “听闻东番内部正议论征三饷之事,全部用来援助大陆战事,若成功,也是一笔不小的款项,但税收大事,竟然由百姓投票决断,实在让人不解,既然李明勋请各方去做见证,朝廷就不能不派人去,本官以为,陈大人与东番打交道久了,最有经验。”瞿式耜道。

    陈邦彦叹息一声:“不过是沽名钓誉的手段罢了,大人何必放在心上。”

    “我观李明勋此人,野心勃勃,此等大事,定有深意,怕是不亲眼见过,总有疏漏之处,陈大人,劳烦你了。”瞿式耜道。

    陈邦彦重重点头:“那下官就去一趟,早听闻东番已经是桃源沃土,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那些人吹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