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四 广州的尾声
    最终乌穆也没有搜出一百万两,一夜清点之后,得金万余两,白银六十五万两,加上各类珍宝番货,也不足百万,这比原本历史上的丁魁楚要穷很多,原因很简单,他当上两广总督就比原来的历史时空要晚很多,关键是在被杜永和打败之后,他还派人给杜永和送去三十万两,以求在见到李成栋之前不被攻打。

    林察赶到岑溪的时候,看到的是被打成猪头的丁魁楚,虽说所获不如预料中多,但近百万两收入,足够让人感到兴奋了,丁魁楚的财货和家人被送往合浦,一直会押送道琼州为止,而勤王军则继续前进,沿着北流江北上。

    在补充了弹药军需之后,大军继续南下,在藤县一带与清军交锋一阵,双方都是撤退,如此,顺利抵达西江上游,便可顺流而下威慑梧州,只要打下梧州,便是能打开进广东的道路。

    显然,以勤王军区区两千余兵马根本不可能打下梧州,毕竟杜永和已经占据那里,但迫近梧州足以可以逼迫北上桂林的李成栋回师了。

    永历元年二月四日,梧州。

    勤王军以船锁江,背靠西江自守,同时不断督促西江上游的部队前来汇聚,短短半个月时间,便是汇聚来了三千余,原因很简单,这次不光是勤王,还有社团的军需官在梧州大营发粮发饷银,两万两饷银下去,林察和乌穆麾下有了五千多兵,已经对梧州城中敌军取得了兵力优势。

    正当乌穆和林察商议要不要攻城的时候,斥候从漓江下,告知李成栋大军撤退下来,林察连忙安排士卒扎营固守,与李成栋隔江对峙,然而观察李成栋军势,不过两千多兵马,其中大半步卒,士卒士气低落,有些人连武器都是不全,垂头丧气的模样似乎打了败仗。

    李成栋直接进了梧州城,未曾与勤王军发生战斗,两日后,一支兵马顺流而下,不过两千余,双方接触才是知道是广西总兵,都督同知焦琏的兵马,其带来消息有二,一是永历天子已经逃往了湖广武冈州,暂时安全,而李成栋突袭桂林,被焦琏率领的士兵和澳门援助部队打败,又听闻梧州被困,便是败退回来。

    既然天子安全,留都未陷,那勤王军的目的就达到了,双方接触之后,洪天擢派遣使者前往桂林,求见天子,商议广东之事,别的不说,至少要给陈子壮一个确凿的身份,不然这位兵部尚书连印信都没有,当然,兵部尚书是没了,因为这已经属于打赢桂林之战的瞿式耜了。也要给洪天擢和林士章一个交代,总不能一个粤西巡抚一个琼雷巡抚的顶牛吧。

    洪天擢在奏折中已经表明了让贤的态度,原因很简单,广东的一切看东番,而林士章是东番的朋友,自己却不是,自己还属于丁魁楚一党中人,着实难堪。

    原本以为,一来一回,十天总有消息,却不曾想一等半个月也无回信,原因很简单,留都桂林虽无恙,但是永历还是害怕不敢回来,只得再翻山越岭去武冈。

    梧州尚且在敌手,那么清军随时可以直取桂林,永历不回来也是有道理,但实际上永历就是不想死罢了。

    永历皇帝虽然不可靠,但好在还有瞿式耜,二月二十七日,瞿式耜带来了皇帝的圣旨和十万饷银,要焦琏率领广西之兵围攻梧州,至少不能让李成栋再北上桂林,而瞿式耜则率领洪天擢、乌穆和林察前往广东。

    丁魁楚被擒,瞿式耜已经是大明首辅,此次代表天子前来,对广东可谓是异常看重,一行兵马用了七八日才抵达广州城,瞿式耜召集当地所有官将,宣布圣旨。

    不出意外,林士章如愿成为广东巡抚,节制广东一切军政大权,并且上布设两广总督,或四省总督之类高官。原本陈子壮以为自己会成为内阁大学士,继续总督湖广、广东、广西和福建四省,但是没想到,永历皇帝明升暗降,直接让其入阁当首辅大臣,前往武冈。陈子壮无法接受,如上次一般拒绝。

    显然,这两项任命就是把广东交给了林士章。

    永历应该是恨极了丁魁楚,把其交由林察处置,而给林察的密旨中便是要在广州城中凌迟了丁魁楚,显然永历依旧不想落下苛待士大夫的名声,士大夫依旧是他最仰仗的阶层。

    瞿式耜与李明勋并肩站在城门之上,看着城内刑场之上,刽子手一块一块的割丁魁楚的肉,而广州绅民数万人为官,甚至有人捡起肉吃进嘴里。

    “我听闻崇祯朝的时候,袁崇焕也是这个结局。”李明勋随口说道。

    瞿式耜问:“那阁下以为,是袁崇焕杀毛文龙对不对?”

    “要深究起来,按照大明律,这二人都该死!”李明勋随口说道。

    瞿式耜无奈摇头:“若二人活着,听你这般定义,怕是要羞愧死。”

    “羞愧什么,按照大明律深究起来,大明朝的官吏没几个不该死的。”李明勋随意答道。

    “想不到我大明绅民官宦在阁下眼中这般不堪。”瞿式耜言语之中颇有怒气。

    李明勋道:“三百年的花花江山已经只剩下西南一隅,从万历末打到现在几十年了,你们赢过几次,仗打成这模样,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不该死的。”

    瞿式耜摆摆手,他知道李明勋说的是事实,但那不现实,瞿式耜道:“广东之事你准备如何处置?”

    李明勋道:“我已经和林巡抚商议妥当了,打一仗,然后撤退,佛山我已经搬空了,广州这些绅民愿意走的就走,不愿意走的就留下,其余地方也是。”

    瞿式耜知道广州守不住,问:“联军准备退往何处?”

    李明勋指了指西南方面,说道:“高州,只守雷廉琼三州,其余全部放弃。”

    “看来你并非陈老所言。”瞿式耜忽然说道,见李明勋诧异,他说:“你既没有隔岸观火,也不是趁火打劫,而是真的想在这乱世做些什么,即便你只防守琼州,我也丝毫不例外。”

    “小小的李成栋还吓不住社团!”李明勋道。

    瞿式耜见他满脸自信,叹息一声,问:“丁逆的赃款你准备如何处置?”

    李明勋问:“瞿大人准备要多少,给谁呢?”

    瞿式耜道:“自然是能给多少要多少,本官想尽可能带回广西作为军饷,也想支援一些给陈老,你知道的,他拒受官职,准备率领义军自行收复全广。”

    “我是个生意人,注定赔本的买卖不会投入一分钱的,粤西随时欢迎陈老来投,但目前不会支持他的。”李明勋毫不客气的说道。

    “好吧,你能给广西多少?”瞿式耜问道。

    李明勋道:“二十万两吧,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瞿式耜当即道。

    李明勋见瞿式耜如此爽快,也是有些诧异,这是他见过最爽快的明国官员,只看成效胜败,不论大义虚名。李明勋道:“廉州、郁林州合并,然后找个名义把洪天擢安排在这里。”

    “洪大人已经是朝廷的兵部右侍郎,岂能做一个知府呢?”瞿式耜道。

    李明勋满脸不解:“瞿大人,洪大人并不知兵,他自己也承认了。”

    瞿式耜笑道:“这并不重要,朝廷需要一个打了胜仗的文官,洪大人取得岑溪大捷,败杜永和,擒丁逆,功勋卓著。这就是政治,你应该懂得。”

    “好吧,政治。”李明勋无奈妥协。

    瞿式耜道:“派遣林察驻守郁林州,郁林、兴业、博白、陆川、北流,一州四县供其养兵,虽说其勤王有功,但也附逆绍武,便做郁林总兵吧,广东总兵一职由袁时中接任。”

    李明勋点头:“同意。”

    到了永历朝,总兵已经和明初时候的把总一样烂大街了,什么职衔,挂不挂印,世职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地盘,有地盘就有一切。

    只要郁林州在社团的掌握之中,那社团就永远拥有干涉广西的能力,大明强势,则可以通过南流江航线输送补给、援助兵力,而清虏强势,那便通过郁林州投入兵力,让其不得北上西进,对双方都有利。

    丁魁楚凌迟处死,广东绅民好好的出了一口恶气,但也仅此而已,一个奸贼的死所提升的士气不会让百姓拿出银子,也不会让士卒不拿饷,局面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考虑到李成栋很有可能会率精兵从广西支援,联军于二月底展开了对城北营地的大规模进攻。

    天未亮,李明勋就身着铠甲骑马来到一线,此时联军已经出城,在城外列阵完毕,联军实在是杂乱,有社团精兵,有明军正兵,也有义军乡勇,涌出广州之后面北列阵,大军长矛如林旗帜遮天,从东向西延绵五里有余,兵源驳杂,大军用了半日才列阵完毕。

    到了下午,天色昏暗,隐隐有雨滴落下,打湿了地面,定然会让战争更加惨烈,好在雨水不大,联军继续进攻。

    率先发言的是两个炮兵营共三十六门十二磅铜炮,炮手们挥汗如雨,在炮兵阵地上把一枚枚实心炮弹轰击到二里之外的清军大营之中,把遇到的一切都撕的粉碎。

    炮击持续了一个小时,清军正中央的大营已是一片狼藉,在十二磅炮发射的实心弹面前,栅栏、大车都是平等的,清军构筑的简易工事被摧毁了很长一段距离,李明勋骑着一匹纯白安达卢西亚战马奔驰到城外一处高地,瞬间成为了战场的聚焦点,联军士兵发出了排山倒海一样的欢呼,向自己的统帅致敬。

    随着号角声响起,联军大阵向前移动,陆军三个营处于中军,左翼交给了袁时中和广西兵,而右翼则有林察和乌穆弹压本地义军在前,为维持阵型,大军前进缓慢,而各步兵营的四磅炮和六磅炮前出,在袁时中骑兵的掩护下,迫近攻击。

    城北清军答应被佟养甲经营了近三个月,从广东各地收拢来了大量的火炮,红夷大炮就有十几门,还有各类千斤佛郎机、得胜炮,诸如碗口铳、虎蹲炮那类小炮更是不胜枚举,清军大营阵线密密麻麻的全是大小火炮,足有数百门。

    但这些火炮各有千秋,真正被重视的只有那些红夷大炮,很快,前出的炮队停在了清军大营前六百米处,与清军展开炮战,四磅炮在这个威力上稍显不足,但炮营支援来的六磅长身管加农炮却可以发挥威力,双方的火炮砰砰咣咣打的极为激烈,联军火炮不多,却是占据了上风。

    联军步兵大阵继续缓慢前进,给炮兵更多的时间,在实心炮弹的敲击下,清军的火炮损失很重,不断有炮手被打死,许多小型火炮被炮弹直接命中,往往会飞上天,双方的骑兵在阵线之间狗斗不断,前出的线列步兵与清军的散兵线交换铅子和箭矢,大阵尚未接敌,便是有数百人倒下。

    清军的精锐骑兵都在李成栋麾下,自然不是袁时中部的对手,而散兵线对射更比不上线列步兵齐射,至少双方承受伤亡的能力不在同意水平上。

    下午四点,步兵大阵前进到清军大营三百米的位置,四磅炮和六磅炮继续前出,用大号霰弹清理前面的障碍,线列步兵进攻,四千人前进到清军阵线不到五十米打出了六轮齐射,震天动地的火枪齐射让所有人都吓傻了,即便是李明勋也没有想到大规模的燧发枪齐射会这般壮观。

    精挑细选的跳荡选锋开始冲杀,顶过清军稀稀疏疏的火力后,跳荡对冲入敌营,远者矛刺杀,近者到砍杀,选锋无不披靡,挡者化为死尸,有组织的反击被线列步兵用齐射和刺刀杀退,联军夺下第一道营寨。

    趁着夜色,继续攻击,作为前锋的是一个燧发枪营和陆战营,夜盲症根本无法进这两个营伍,四千人的步兵趁着夜色,用燧发枪、刺刀和手榴弹连破清军三道大营,顺势解决了由满洲八旗组织的一波反击,天亮之时已经冲击到了佟养甲的中军。

    战斗也就仅此而已了,一仗打下来,那些乡勇义军非但没有什么功劳,还四处乱窜平白惹出很多混乱,没有经过训练的士兵注定无法上堂堂正正之阵。

    而佟养甲的连营策略已经显现出了耐战的优势,他的营盘一座接着一座,虽然前线的步兵也都是降兵溃兵组成,但一营溃败不至于冲毁后军,佟养甲用营盘和杂兵的性命与联军进行交换,实际上他手下精锐也不过四五千人。

    第二日中午,联军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佯攻,则撤退,义军在陈子壮督领之下进入广州城中,而大军则以骑兵和燧发枪营殿后,由林士章和瞿式耜督领后撤。

    这场战斗持续到了三月初,佟养甲围困广州与义军展开攻防战,义军在广州坚守七日,从西门杀出,与赶来支援的东莞张家玉义军汇合,继而似沙丘崩溃,散落在了广袤的珠江口平原之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