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八三 乌穆的战术
    洪天擢知道这乌穆出身东海女真,说话不那么中听,倒也没有什么坏心思,看他一脸正色,洪天擢道:“将军能为我正名,实乃大恩也。”

    乌穆摆摆手,道:“大恩算不上,只不过是说实话罢了,一会赚开岑溪城还要靠你洪大人。”

    “将军小心,眼前这支营伍属于李成栋,听闻其是清虏第一汉将,极为难缠!”

    乌穆哈哈一笑:“我还是社团第一鞑将呢,看看谁厉害!”

    乌穆虽然说的轻松,作战却是一丝不苟,他骑马登上一道山坡,远远观察绿营动向,发现这支兵马虽然有三四千人,但多是丁壮跟役,其中战兵不足两千,清军拥有骑兵,控制战场,早已侦测到勤王军到来,已然列开阵势。

    杜永和是李成栋麾下宿将,在李成栋一脉中算是副手,李成栋有三义子为臂助,但地位皆是不如杜永和,杜永和让随军跟役在岑溪与本阵之间立下栅栏,近百骑兵在后,显然是准备靠这些杂七杂八的人就挡住岑溪城内的明军,这确实杜永和的幻想罢了,因为丁魁楚根本没有出援的计划。

    丁魁楚看到援军只有千余便是不抱希望,而且见其服色旗号不熟悉更是不敢开城。

    而杜永和把麾下步卒和骑兵列开阵势,骑兵在右翼,步兵在中间,摆开了棋盘阵型,乌穆拿出望远镜与几个军官一道观察,看了几遍,问道:“你们看到他们的火炮了吗?”

    “我只看到了两门佛郎机,在那个方向!”一个军官指了指清军棋盘阵中的一角。

    乌穆看了一眼发现确实有两门佛郎机,但再看也是找不到第三门。

    “听闻李成栋率精兵三千追杀天子,急速西去,那火炮沉重,怕是没有携带。”一个年轻声音说道,正是林察的侄子林在行,他本是广东总兵正兵营的游击,如今率领四百精兵助战,俱是林察麾下家丁。

    “很好,既然没有火炮,那便好办了!”乌穆大笑道。

    在乌穆的催促下,勤王军列开阵势,乌穆麾下有陆战营两个大队,俱是燧发枪,林察家丁四百人,还有四门二十四磅臼炮,只可惜北来道路崎岖,只有传令兵无骑兵建制。

    乌穆看了一眼身边的炮兵军官,说道:“今儿就看你了,打完仗,我把主子给的好酒分你一半,你若打的漂亮,全给你也成。”

    那炮官咧嘴一笑:“长官会全都给我的,嘿嘿。”

    乌穆用了半个时辰列开阵势,他让一个半陆战大队七百五十人排成三列横队,另外半个大队则列成一个方阵在左翼防止敌骑兵突袭,而林在行的家丁则组成中军殿后行进,并且协助掩护炮兵。

    列阵完成后,乌穆问道:“这个时节,风什么时候最大?”

    一个向导说道:“将军,这个时候算大的了,到了下半晌,或许就小了。”

    乌穆点点头:“进攻!”

    当发现勤王军整队进攻的时候,杜永和就下令按兵不动,在步卒占据大部分的情况下,毫无疑问防守更有利,最重要的是眼前这支军队的身份,虽然服色与见识过的岛夷精兵不像,但看其装备和阵型,可是如出一辙。

    杜永和跟着李成栋在崇明是见识过社团精兵的,但他见识过的是陆军,这次面对的是陆战队。既然对手是岛夷,杜永和就不得不警惕起来,索性防守,看看情况。

    因为一线步兵全部是燧发枪兵,无需像火绳枪士兵那样担心旁边的战友引燃自己身上的火药,所以肩并肩前进,整条阵线不过二百米左右宽,随着号声响起,各中队的军官不断发布命令。

    “上刺刀!”

    “全中队,枪上肩。”

    咚咚咚,步鼓响了几声,接着铜笛和步鼓齐鸣,形成了一支欢快的曲子,抑扬顿挫颇有规律,所有线列步兵踏着调子前进,无人出声,左右脚交错前行,看的林在行一时晃了眼睛。

    “这......这是人还是木头桩,怎么一个模样,从后面看,这群人高矮胖瘦穿衣打扮都差不多,活脱脱像一个娘生出来的。”林在行咽了口吐沫,感慨道。

    乌穆骂道:“你娘能一个人生上千娃子,胡扯蛋,小贼,瞧好吧,今天我教教你怎么打仗!”

    二人闲聊着,只见对面阵营出现了两道白烟,接着是炮声传来,乌穆竖起大拇指,观察了一下,骂道:“清军也不过如此,相距三百多米就开炮,真是可笑。”

    清军的两门佛郎机也就是三百多斤的大将军,最多能打四百米,这么早开炮显然是沉不住气,随着清军开炮,步鼓的鼓点便的舒缓,线列步兵降低了速度,步营军官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对面炮手是个二把刀,索性就让其再蠢一些。

    果然,双方阵营还有二百米,那两门佛郎机打完了子铳,炮身也是炽热不能用,而只打死打伤了七八个士兵。

    而随着对面一阵鼓声,清军阵营中奔出一列散兵,乌穆拿出望远镜看了一眼,都是弓箭手和火枪兵,这便是清军的散兵线,企图用步弓和火枪打乱陆战队的阵型。

    “传令下去,先打敌人散兵。”乌穆下达了第一个战术命令。

    与敌人散兵线相隔百米,线列步兵停下脚步,这个时候,清军那二百多散兵纷纷以弓箭射击,虽说弓箭抛射百米算是不难,但如今风力不小,又有如此距离,效果着实一般,一个呼吸的时间,第一排的步兵打出了第一轮的齐射,继而是第二排上前齐射,然后是第三排。

    三排火枪手轮射前进,然后再轮射后退,整个阵列就定在敌人散兵线百米之外,这个距离,燧发枪的命中率很低,但是很低也是有命中率的,每次都有三百多人齐射,便是只有百分之一的命中率也能打中三人,更何况,因为大风,敌人弓箭手骚扰几乎无用,而火绳枪更是表现拙劣,线列步兵的每一轮齐射都能打死打伤六七人,整体命中率在百分之二左右,这种命中率很低了,如果让作训官看到,肯定要骂乌穆让人浪费弹药了。

    但是乌穆就喜欢这个打法,这个曾经率领跳荡手冲杀在前的猛士比谁都知道肉搏战的危险,既然能远程射杀,为何要贴近呢。

    双方对射了十几轮,清军的散兵线倒下了一半,径直崩溃了,线列步兵被打死打伤了十二人,稍稍整理队形,见敌人不动,乌穆让跟役把弹药箱搬上前线,补充了弹药之后,继续前进,在距离敌阵营百米之外,再次齐射起来,为了让枪管散热,此次是三排齐射,前排半蹲,后两排站立,每轮齐射便是近千子弹射向清军。

    清军前排也是火枪手,使用的都是明军中常用的鸟铳、斑鸠脚铳,但清军显然不是全火器部队,加上退下来的散兵,杜永和麾下也就有四百多铳手,这些铳手使用的火绳枪杂七杂八,想玩明军的三段击是不可能了,只能是一轮轮的齐射。

    相距百米,双方的命中率都不高,但打了几轮,差距就显露出来,清军中不断有火绳枪炸膛,也有引燃其他士卒身上火药的事情,更可怕的是,同样的二百米宽的阵列,陆战队一次齐射可有九百名左右的火枪,而清军只有三分之一多一点,这显然是巨大的差距。

    战况变的枯燥而乏味,乌穆观察着战场,发现杜永和的家丁正在斩杀逃窜的士卒,他知道清军快绷不住了,果断下令炮兵出击,线列步兵迫近。

    炮兵很快到位,陆战队因为要登陆作战,连四磅炮都嫌重,所以不做常备,只临时增加,常备的火炮是二十四磅臼炮,这臼炮只有半米长,加上下面的垫木也只有一百五十斤,两个人就能抬起,虽然轻,却可以把二十四磅炮的开化弹打出一百五十米左右。

    一路跋涉而来,每门臼炮只携带了十二发炮弹,乌穆要的就是在关键的时候打出一击,击溃眼前之敌。

    跟役扛着木板改造的挡箭牌奔跑在前,用支架立在了敌营前一百多米的位置上,炮手则把火炮放在地上,炮队军官观察了距离,为炮长指示了目标,一个炮手捧着炮弹到炮长面前,长长的引信被炮长提起,然后剪断一部分。

    药包塞进炮膛,被刺针刺破,引药灌注完毕,炮长点燃炮弹的引信塞进炮膛,对蹲在地上的炮手点点头,他手里的卷着火绳的叉子点燃了火门上的引药,黑色的炮弹携带者微微的火花飞出去,砸在了敌方阵列之中,过了一会,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清军阵列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十几个士兵东倒西歪,处于爆心处的士兵浑身被铁片撕裂,惨不忍睹。

    这就是臼炮的威力,但臼炮也有缺点,射程短不说,关键是很危险,最危险的时候就是炮弹未出膛那段时间,如果恰巧被敌人打死炮手,那炸膛是肯定的了,每次炸膛就会损失一个炮兵小队。

    当当当!

    短管臼炮的声音很清脆,但是每次爆炸都是惊天动地,每次炮弹在人群中爆炸都会横扫周围的人,爆炸产生的碎片过撕碎人的身体,冲击波和爆炸声让人崩溃。

    火炮打了四轮,打的清军阵营一片混乱,线列步兵继续毕竟,步营长官下令要把枪口塞进汉奸的嘴里再开火,但显然这群汉奸没有这个待遇,剧烈的爆炸和严正的阵列逼近让他们快速崩溃,未免抓不住机会,线列步兵在五十米外就打出了一轮齐射。

    陆战营开始追击,但清军的骑兵在一旁游动,所有线列步兵只能持枪快步前进,维持着阵型,没有骑兵的劣势显现出来,只要那支骑兵在,己方就只能维持阵型,而维持阵型就无法追上那些四散而逃的敌军。

    杜永和亲率骑兵殿后,虽然阵型大溃,但有骑兵殿后,大部分人都跑了出来,只留下四百多死尸和重伤员。

    再追击下去意义不大,乌穆找到洪天擢,洪天擢对乌穆吩咐了几句,一起去了岑溪。

    “上报首辅大人,卑职洪天擢,率兵勤王,路过此地,请见首辅大人。”洪天擢在城下高声说道。

    不多时,城门大开,丁魁楚迎了出来,看到洪天擢,高兴说道:“西崖兄,你来的真是时候啊,若非你来,丁某怕是要殉国在此了。”

    洪天擢道:“首辅大人受惊了,卑职带来东番火枪手一千,广东精兵四百,已然击破清虏。不瞒大人,如今大军已经收复广州,不日会进击肇庆,截断广西清军退路,也已知道天子行踪,天子安抵达桂林了。”

    丁魁楚听了这话,心中感慨,原来大明气数还在,既然李成栋不回复自己两广总督的事,我就索性继续当我的大明首辅,哪日真的天塌地陷,献出皇帝,说不定可再上一层!

    丁魁楚道:“西崖不愧是知兵之人呀,幸哉,幸哉!”

    洪天擢压低声音说道:“首辅大人,我麾下勤王兵马中,东番之人不可信,万万别让他们进城,广东兵是林察的家丁,绍武逆贼死后,他没了依托,正想投大人呢,此时堪称忠诚。”

    “好,来人,告诉外面的东番,岑溪城内狭小,百姓又从未见过夷人,进城颇有不便,晚上本官亲自去大营慰问。”丁魁楚道。

    洪天擢道:“那卑职把大营安置在城北,以广东兵为核心,也请大人派遣精兵协助,以备不测啊。”

    “西崖兄老成谋国,便照你说的办。”丁魁楚颇为赞赏,感觉自己当初没看错这个人。

    夜幕降临,丁魁楚率领三百兵马携带大量酒水钱财,在洪天擢陪同下前往大营劳军,起先并无异样,社团士卒接过赏赐,叩谢天恩,着实满足丁魁楚首辅的面子,但是一进大帐宴请将官,便是变了。

    “丁光三,你个阴险小人,老夫要杀了你,叛徒,恶贼!”洪天擢憋了大半月的气,终于一股脑撒出来,一脚踹翻了丁魁楚,却被乌穆一把抱住,喝令林在行:“看什么,这等狗贼还不拿下,交由被他背叛的华夏百姓公审!”

    “叛徒,叛徒!”洪天擢兀自大骂,丁魁楚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只听外面响起刀兵之声,带来的精兵被横扫,继而城内大乱。

    “传令下去,进城控制府衙,抄没财产,丁魁楚,老子要抄出一百万两银子也就罢了,抄不出来你就倒霉了,差一万两,我给你一个巴掌!”乌穆恶狠狠的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