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七六 建国提案
    李明勋的脸上挤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总不能把夫妻之间的感情问题摆在元老院来谈吧。

    “好了,我们进入正题吧,临近年关,新一年的财政预算和政策变更也要提上日程了,最好在执政官在场的情况下达成一致,有执政官的亲笔签名,会少很多麻烦和阻力。”阿海一直担当元老会议的秘书长,他笑着说道。

    众人笑了笑,由阿海来公告这次会议的内容,然后进行表决和投票,一开始是主要是税务问题,包括税种的增加和取消,税率的变更,比如对棉制品,包括棉花、棉纱、棉布和印染布匹在内进行免海关税的政策,但花布,尤其是印度花布被视为奢侈品,征收奢侈品税。

    李明勋认真听着,不时进行表决,有的同意有的反对,但是从税率变更上就可以看出,社团对移民的欢迎程度在下降,比如金属制品的关税大幅度的降低,这意味着台湾工坊出产的各类铁质农具和生活用具会大量的出口,这无疑会提高大本营的铁器价格,对于新移民来说,加大的生活成本。

    常务工作结束,就进入了重头戏,明年的军事预算,包括海陆军军费和战争拨款,海军军费依旧勉强保持在陆军三分之二的标准,并且对陆战营和运输船的编列、建造进行了定额,进一步让海军的建设更倾向于支持大陆战场,而战争拨款定格在了四百五十万,但被分为了三个战区,大陆战场自然由统帅部负责,从崇明到琼州的沿海和内陆算在其中,获得了获得了三百六十万,比去年稍低,但考虑到去年采购了大量的军需物资,那实际运用起来好高一些,而且统帅部拥有向联合银行贷款一百万的权限。

    第二战区毫无疑问是吕宋,获得八十万两的战争拨款,还会在今年初增加一个陆军新军营,把巴海的骑兵营满编。而第三战区则是海洋岛为支撑点的北洋战区,只有区区十万两的拨款,仅仅支援一个斥候大队和部分情报人员,用于前期侦查行动,为未来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做准备。

    可以说,李明勋进行了让步,目的就是让吕宋尽快平定。

    “关于吕宋的宗教问题,毫无疑问,宗教局是元老院直辖,宗教法令也是元老院共同意志,在社团的任何一片领地、租界、领事区,都必须严格执行元老院的法令,元老院允许各地方制定地方治安和行政法令,但不能违背元老院的法令,也不能擅自修改和让步,元老院的法令是宪法,无论是现在的社团还是未来我们的国家,只能一部法典,所有的种族和宗教都必须遵守这部法典!”李明勋铿锵有力的说道,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吕宋会把战争进行到底!”出于参政席上的李北极掷地有声的说道。

    阿海敲了敲面前的锤子,低喝:“参政席上的议员,肃静!”

    李明勋笑了笑,说道:“诸位,对违反法令的人,战争要进行到底,但那不是唯一的手段,我们可以有其他政策支持。据我所知,吕宋的汉族人数超过了两万人,除了新移民之外,原有的华人在获得自由后,重新选择了信仰,那么按照宗教法典,吕宋拥有的妈祖信仰者基数达到了建庙的条件,考虑到来往的水手,可能更高,佛教可能也具备了,那么可以选择马尼拉的某些现有建筑改造为佛寺和妈祖庙,并接受宗教局管理,向吕宋长官区所有人展示,宗教法典是面向所有人,并不针对某个宗教和种群。”

    “我支持!”阿海第一个发声。

    元老院全都表态支持,李明勋笑了笑,面对参政席上来自各个行政区的议员,微笑说道:“诸位议员,也请回去动员一下来往吕宋的船运和商业协会进行捐款嘛,尽快购买到合适的地方。”

    “哈哈.......。”参政席上,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笑着,助理书记官把一份份的资料分到了元老手中,参政席上的议员也得到几份,众人拿到资料,看到右上角有红色文字——绝密,阅后即焚,一时间笑声消失,继而眉头紧皱起来。

    资料的内容很简单,是对移民暴动事件的调查报告,由元老院直辖的安全局调查所得,这是对内监控的主要机构,一直由阿海负责。

    移民暴动事件显然没有李明勋知道的那么简单,其背后有别有用心者进行煽动,而这群人便是由安全局定义的‘流亡士子’。

    所谓流亡士子就是来自大明的一些移民,他们属于自愿自费前来,所以有权选择加入和不加入社团,而大部分的移民是社团的债务人,所以只能选择加入社团,这些流亡士子多是明朝官宦的家属,其中不少是进士、举人,他们不投降满清,也在鲁监国和永历政权那里得不到官位,更不敢或者不愿呆在危险的战乱之地,加上本身就有钱,所以来到了台湾这块富庶安详的地方。

    一开始,元老院对其是非常欢迎的,毕竟无论在哪个行政区,掌握知识的人都是极端匮乏的,得到这些‘流亡士子’后,社团把他们安置在行政或教育岗位,但很快就发现,这群家伙整日向百姓宣传忠君爱国思想,不务正业,长此以往,百姓会吃着社团的饭,想着大陆的朱明天子,这显然是元老院不能接受的,因此逐出了行政和教育系统。

    实际上,‘流亡士子’也得到了鲁监国等明国政权的支持,他们来到台湾的目的是宣传御虏救国,劝说台湾的汉人捐助粮饷支援前线,虽然元老院也接受不了,但却无法阻止,社团的百姓拥有支配自己财产的权力,捐助的又是明国的盟友政权,合理而合法。

    一直到‘流亡士子’开始招募义士去大陆当兵,这可完全犯了社团的忌讳,移民是好不容易弄来的,怎么能让你三言两语就忽悠走了呢?

    元老院紧急出台法令,修改了户籍制度,那就是社团不承认双重国籍,任何一个在籍的百姓只能为社团而战,如果加入其它国家的军队,那就自视放弃户籍,那么在领地内的待遇就和外国人无异。

    而且,对于这些放弃户籍的人,社团要求其必须解决完在领地的债务,不能欠着社团或者社团百姓的钱去打仗,这才止住了大规模的人口流失。可以说,读书人的嘴皮子超乎了大家的想象,忽悠那些没见过世面没读过书的人简直是事半功倍。

    而各行政区还用不同的办法打击这些流亡士子,比如阿海,直接公开某些士子用劝募的救国银花天酒地,虽然有真有假,但着实搞臭了部分人,而西蒙斯这个家伙更直接,要求元老院把这些‘流亡士子’定义为邪教,进行的是非法传教。

    “鼓动暴乱,想要颠覆我们,要好好抓一批!这种人,必须抓,抓住就得杀!”西蒙斯表现的尤为激动,一边说,一边用拳头敲打桌子。

    众人理解西蒙斯的感受,一直以来,因为民族情感和道德绑架问题,不少元老和议员不好反对对明国的援助和支持,西蒙斯并没有这些顾虑,有时候担当起坏人角色,说一些大家不好说的话,以至于被许多人憎恨,甚至有人往西蒙斯的家里扔大粪,还散播西蒙斯的谣言。

    林诚瞪了一眼西蒙斯,敲了敲他面前的资料,问道:“西蒙斯阁下,这是元老会议,你以为你这样的言论合适吗?”

    西蒙斯敏锐的发觉林诚的食指都敲打在了一个名字上,他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流亡士子’姓曾,西蒙斯顿时明白,这位只有十八岁的流亡士子肯定就是传说中执政官的小舅子。

    “先以扰乱治安的名义抓起来,就让肖君弘来做吧,安全局不要插手了,审问清楚,该鞭刑就鞭刑,该劳改就劳改!”李明勋微笑说道。

    林诚笑了笑,问:“有这个必要吗,不如直接驱逐出去。”

    李明勋郑重说道:“在我们的领地就要遵守我们的法典,任何伤害我们的人都要付出代价,谁也不例外!”

    有李明勋表态,元老院无人反对,西蒙斯安静了一会,说道:“阁下,实际上这件事让我感觉,是时候了!”

    “什么?”李明勋疑惑问道。

    “那里的提议草案!”西蒙斯指了指阿海身后的一个金属箱子,说道。

    金属箱子里锁着的都是一些暂时搁置的提议草案,有些是元老院争议太大的,有些是大家认为没到时机的,也有些是需要争取外放元老态度的草案,而大家都知道西蒙斯说的是哪一个,就是建国提议草案。

    元老们知道,议员们交头接耳之后也明白了西蒙斯的意思,大家把目光投射到了李明勋的脸上,会议室内死一般的寂静,连呼吸声都可以清晰听到。

    李明勋支颌沉思,宛若一座雕塑一般,这个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每个人都期待着想要的答案从李明勋嘴里说出,许久,许久。

    “是啊,是时候了!”李明勋终于开口。

    会议室内忽然爆发出巨大的喝彩声,差点把房顶都掀翻了,西蒙斯更是抱住身边的林诚哇哇大叫起来,建国!构建一个属于元老院的国家,一个新的国家!

    喝彩声、庆祝声此起彼伏,只有二十多个人的会议室比菜市场还要吵闹,李明勋用手拍了拍桌子,说道:“好了,都停下来吧!”

    李明勋见众人安静,认真的说道:“我们用了七年的时间构造了属于我们的政权,现在确实是到了建国的时候了。

    从实力上讲,我们现在拥有二十八万公民,二百八十六万百姓,控制了近二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与泰西、南洋、南亚和东亚近四十个国家建立了商业往来,我们拥有富裕而忠诚的商人阶层和市民阶层支持,我们拥有畅销世界的产品和发达的科技,而我们的统治制度、经济结构都与其他国家不同,特别是与东方各国格格不入,他们的统治阶级是士大夫、武勋和王室的贵族阶层,而我们则是商人资本家和军事贵族的结合,为了保护我们的利益,也为了践行全体公民的意志,更是为了我们更好的发展,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国家,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度!

    我们面临的外部环境也大为改善,我们的实力足够拒止荷兰、西班牙、葡萄牙、英国等外来实力的干扰,建国最大的阻力,明国政权正在腐朽和倾覆,且对我们依赖重重,而我们最大的敌人,满清殖民政权无力进攻我们,无论是敌人、盟友还是其他不清不楚的政权,都无力阻止我们,他们只能接受或者漠视。

    而从细微处来讲,明国政权已经退到西南和沿海岛屿,除了广州愚蠢的绍武政权,未来很长时间,永历和鲁监国政权会持久的和我们联系,不会出现政权更迭而重新界定关系的情况了。

    在正在筹划的抗清御虏统一阵线中,我们以一个国家的形态出现,远远好过以一个民间社团的面貌加入。但这一切都不能让我们沾沾自喜,各位,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我们建国还有什么阻力,如何消弭阻力!”

    李明勋的演讲完毕,众人低下头思索,不少人交头接耳起来,李明勋直接说道:“阻力来自内部,诸位。”

    他站起身,说道:“诸位,我们的国民和公民绝大部分来自明国,而且大部分处于蒙昧状态,在过去二百多年里,他们和先祖一直接受朱明的统治方式,即便事实是,社团统治的百姓生活条件远远好过大陆的百姓,但惯性思维和民族、文化认同会降低对我们的支持,所以,在真正进行建国筹备的之前,我们要搞清楚,我们的中坚阶层,也就是全体公民是怎么想的,他们是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还是对朱明政权抱有幻想!”

    “阁下,这不会吧。在社团,公民们有财产、尊严和权力,而在大陆,他们要被士大夫盘剥被朝廷压榨,还要面临战争.......。”西蒙斯说道。

    李明勋道:“建国的意义无异于开天辟地,你能靠想当然就贸然决定吗?”

    西蒙斯还要反驳,阿海却敲了敲木槌,制止了西蒙斯的发言,他郑重问道:“阁下,您的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对吗?”

    李明勋对自己的学生微微一笑,点头道:“是的,堂堂正正的阳谋,而且能让公民们对建国问题表态,还能解决‘流亡士子’的问题,一举两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