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八 澳洲开拓计划
    “澳洲大陆,那是我们的目的地吗?”宋铁寿第一个站出来问道。

    李明勋示意他稍安勿躁,说道:“还是先相互认识一下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马东来,我的学生,社团的功臣,此次行动的指挥官。”

    “杨莽,社团的老资历,负责此次行动的前期物资准备和人员配置,他还是一个手艺娴熟的造船工人。”

    “桑巴尔,永宁行政区的议员,拥有纯金假腿的男人,梦想用纯金铸造一个老婆的怪人,矿物专家。”

    “宋铁寿,社团最好的探险船长,他对付大海的能力和对付土著一样娴熟。”

    “摩根船长,捕奴船长,我们的新伙伴,他曾经在皮龙阁下那里效力.......他对东印度群岛,特别是你们前半段的航线很熟悉。”

    李明勋重点介绍了摩根,他是一个英格兰人,皮龙的手下,在《宿务条约》签订之后,社团与皮龙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李明勋本想让皮龙加入社团效力,但是小看了皮龙与西班牙人的仇恨,这个男人最大的理想是成立一支舰队返回加勒比海,消灭所有的西班牙咸肉,但皮龙的理想并非是所有人的理想,事实上,海盗是目前世界上最民主的团体,面对社团伸出的橄榄枝,皮龙团伙发生了分裂,摩根加入了社团。

    摩根最大的理想在于金币,只有二十六岁的他希望能在三十六岁的时候拿着大笔的金钱返回英格兰老家,过上体面的绅士生活,最好娶个没落贵族家的小姐,所以摩根只为了钱,即便是在皮龙手下,摩根也主要负责捕捉奴隶的事情。

    因此,摩根足迹遍布了东印度群岛,也是为了金币,他加入了这次行动。

    “你们五个就是此次行动的话事人,你们会有一个五人的权力委员会,重大决策要进行投票。”李明勋说道。

    在加入这项行动之前,几个人都不知道具体的计划,但是他们明白,三年内的自由被买断,如果听完了计划而不参加,未来三年就会在呼玛尔金矿成为一个与世隔绝的矿监。

    “现在说一下具体行动,你们此次会组织一支探险队,目的地是澳洲,目标是金矿和占据那里的土地。”李明勋郑重说道。

    金矿点燃了所有人的野心,这个时代,没有人能拒绝金矿的诱惑,李明勋也不例外。

    李明勋的示意下,所有人一起,把桌子上的东西移开,铺上了几张地图,地图上清晰的标注着经纬度和一条条的航线,关键的地点还有几行备注,当然,更多的信息收录在那厚重的航海日志中,而这一切都是从巴达维亚的图书馆中盗取的,但很遗憾的是,所有的东西都会副本,塔斯曼亲手制作的地图,探险船上的航海日志已经被送往了荷兰本土。

    这完全是盗取别人探险成功的行为,但李明勋将其理解和定义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摘取果实,放着已经存在的路线不使用,而让手下去盲目的探险是完全愚蠢的行为,事实上,社团早就在巴达维亚接触过塔斯曼,提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如果他同意,李明勋甚至可以告诉他一些穿越者才知道的信息,让他避免走弯路,可惜的是,那位伟大的探险家对于尼德兰联省共和国、荷兰东印度公司和他的伯乐,范迪门总督有着坚定的忠诚信念,李明勋只得选择盗取航海资料和雇佣佛雷斯这个贪婪鬼的办法来应对。

    在荷兰人的资料里,澳洲大陆被称之为新荷兰,但在塔斯曼之前,他们也只是登陆了澳大利亚的西北部,毫无疑问,上千里的贫瘠土地、恶劣的气候和凶狠好斗的土人让他们望而却步,一直到范迪门支持塔斯曼的探险活动才有了紧张。

    塔斯曼分别在1642和1644年进行了探险,第一次探险队社团的澳洲开发计划最有用,其航线是从印度洋开始,沿着南纬四十七度线航行,如果贯彻这个计划,塔斯曼会一无所获,甚至有去无回,好在,南纬四十七度的严寒天气让水手们难以接受,塔斯曼向北了几个纬度,南纬四十四度,成功发现了“范迪门之地”,也就是后世的塔斯马尼亚岛(澳大利亚最大的岛屿,北面就是澳洲最富庶气候最好的地区),然而,塔斯曼么有发现澳洲,而是继续前进,抵达了新西兰,绕开澳大利亚东部的岛礁群和广袤海洋,向北进入了太平洋,发现了汤加、斐济岛,后抵达新几内亚岛,成功的绕过了整个澳洲大陆,返回了巴达维亚。

    而第二次探险发生在1644年,其从巴达维亚出发,想要沿着新几内亚岛南部航行,越过了托雷斯海峡,但是却折向南方,沿着同样贫瘠、恶劣的澳大利亚北部、西北海岸线,返回了巴达维亚。

    从探险角度讲,这无疑是伟大的旅途,但对于东印度公司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只有发现的新西兰适合开发,但过于遥远了,对澳洲大陆完全没有探明。

    事实上,在十七世纪,最喜欢探险的是西班牙人,为了拯救迷途的羔羊,有些疯狂的西班牙人可以横跨整个太平洋,就知道他们什么都愿意干了,而东印度公司说到底是一个商业公司,成本和收益才是其考虑的,很多时候,许多公司的派遣的探险家因为擅自行动,导致成本大增,被送进了监狱,如果没有范迪门这位强人的支持,也不会有塔斯曼的两次探险。

    按照李明勋的要求,此次马东来领导的探险队会从马尼拉出发,沿着塔斯曼第一次探险的航线逆向行驶,当然,李明勋很清楚,会有更便利更短的航程,但是在他无法亲自参与的情况下,李明勋坚定的要求探险必须按照塔斯曼路线再走一遍,一直到发现范迪门之地!

    发现范迪门之地之后才是改变路线,北上前往澳洲大陆富庶美丽的东南部分,开拓那里,成为社团一块新的殖民地。

    当然,除了塔斯曼的肩膀,此次探险队的资料还有许多来自西班牙人方面,西班牙人拥有从南美洲寻找澳洲的探险经历,几乎走遍了南太平洋那些群岛,事实上,最近的时候,他们距离澳洲只有几十里的距离,几乎是目视距离,但西班牙人依旧被命运捉弄,两种不同的资料对比,能够让探险队找到李明勋要求的目标。

    而李明勋的第一个目标并不是澳洲大陆的东南端,而是新几内亚群岛附近的一个岛屿,后世的利希尔岛,但是现在已经被李明勋命名为金城。

    毫无疑问那就是李明勋支持此项探险的第一动力,金矿!利希尔岛是当今世界最大的金矿之一,而且是露天金矿,在十七世纪,还没有被发现,其处于塔斯曼探险的航线上,与摩根捕捉奴隶的新几内亚岛相距并不是很远,当然,在塔斯曼的海图上没有标识,但是李明勋看到了塔斯曼标注的几个较大的岛屿,大体标注了金城的所在位置。

    “阁下怎么会知道这个金矿岛的大体位置呢,如果是来源于土著的传说大可不必相信。”摩根微笑说道。

    李明勋笑了笑:“不,这是西班牙人探险得到的结果,只是因为菲律宾的战争,很多当事人死去了,我没有找到当事人,但在科奎拉留在这座城堡中的信件中看到了关于金城的事情,得到相对具体的位置。”

    显然,这是一个死无对证,又相对合理的解释。

    “你们如果找到了金城,那么就让杨莽和桑巴尔留下来,给他们足够的军队、武器和匠人开发这里的金矿,如果没有发现,又需要赶时间,可以继续前进,返程的时候再行寻找也就是了,但毫无疑问,一个金矿对说服元老院向这里和澳洲大陆投入资源开发是极为重要的,所以我更希望你们返航的时候能带回来一批黄金,而不仅仅是动植物标本。”李明勋恳切的说道。

    “那您说的,澳洲东南大陆有金矿吗?”摩根问道。

    李明勋道:“那是一个巨大的大陆,肯定也有,但你们此次的探险却不一定能找到,从塔斯曼记录的范迪门之地的气候来考量,东南区域肯定适合农业和畜牧业,而且其所在的纬度不是湿热地区,更加类似于江淮纬度,所以是比吕宋更适合移民,实际上,黄金只是具备说服力罢了,适合居住和生产的土地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正因如此,你们要携带亚洲的一些动植物,比如粮食作物,经济作物,牛羊马兔子,我也会配备足够的农民和牧民随你们出发,当你们返回的时候,也可以带回来第一手的资料,坚定社团开发澳洲的决心。”

    “诸位,我希望此次探险能给社团带来的不仅是金矿,还有一块澳洲行政长官区,毫无疑问,诸位将来都是这个行政区的元老、议员。”李明勋含笑看着众人,惹的这几个男人越发的冲动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宋铁寿问道。

    李明勋道:“一个月之后出发,我们北半球的夏季是南半球的冬季,并不适合进入澳洲大陆,所以这个夏季你们可以尽情的寻找金城岛,而在冬季可以南下前往澳洲大陆,并且在明年的冬季返回,当然如果遇到困难,后年也是可以的。”

    宋铁寿对比塔斯曼的资料,略作点头,又问:“阁下会为我们准备多少人和船?”

    “我为你们准备四艘船,人数嘛,大约六百人左右。”李明勋说道。

    宋铁寿眉头微皱,他当然有意见,但有些不敢说,而摩根则是个直肠子,他叫道:“哦,上帝啊,这完全不行,太多了,船太多了,人也太多了,这是探险不是移民,我的阁下。”

    “摩根船长说的没错,事实上,最好是三百人以下,两艘船即可。”宋铁寿说道。

    李明勋笑了笑:“我明白,但是我必须要考虑金城的开发,如果发现了金城,你们可以把一半人的留下,当然,如果发现不了,你们可以安排部分人返航,毕竟新几内亚岛并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海域。”

    宋铁寿微微点点头,如此的话,算不上外行指挥内行,宋铁寿问道:“您准备给我们哪四艘船?”

    李明勋道:“你的鵟号探险船,摩根的玛丽夫人号,一艘江豚号,还有一艘护卫舰,这是这四艘船的资料,你们可以看一下。”

    鵟号探险船是一艘由台北造船厂制造的捕鲸船,排水量三百吨左右,用于探险有些太大了,毕竟过重的船吃水深,很容易搁浅或者去不了想去的地方,但鵟号是一艘很成熟的船,虽然是捕鲸船的设计,但采用的建造标准却是军用的,台北出产的橡木打造的肋材和船板,只有四年的使用期,正当壮年,而到了马尼拉后,直接上了船台,更换所有的外部船材,使其性能达到最佳。

    玛丽夫人号是一艘大型的通报船,帆装进行了改造,主桅杆顶部加装了横帆,排水量在一百八十吨左右,柚木船身,是皮龙从大本营军用造船厂采购的,非常坚固,是摩根的座舰。

    江豚号则是一艘亚哈特型运输船,海军造船厂建造,橡木船身,三桅全帆装,帆索配置是顶级的,三年服役期,一直承担江南到永宁的移民活动,去年在泗礁山触礁,在大本营进行了重建,更换了新的龙骨和肋材,重建过的船比新船更值得信赖。

    护卫舰没什么好说的,加入其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金城服务,并不参加对澳洲大陆的探险活动。宋铁寿和摩根看后,对四艘船都非常满意,而从人员配置上,也看得出李明勋对此次探险的重视。

    社团所有的船只上的水手和陆战队士兵,全部在挑选范围内,即便上上船的农夫和工匠,也要求熟练的掌握火器使用,马东来和杨莽无论看上谁,都可以要求调走。

    当一切介绍完,轮到众人表态,面对金矿和权力的诱惑,五个人全部选择参加,然后喝酒盟誓,一直到出发前,不会再有人知道澳洲的事情了。

    李明勋留下马东来,语重心长的对他交代道:“有两件事你需要知道,第一,不要让佛雷斯知道我们得到了塔斯曼探险资料的事情,如果他故意搞错路线或者有意为难,你可以杀掉他,如果他顺利的带你们找到了范迪门之地,我希望那里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我也讨厌他的贪婪!”马东来俯首说道。

    李明勋摆摆手:“不光是贪婪,我们要保证在我们的城堡和军队建立起来之前,不会引来荷兰人的觊觎,所以返航的时候,你也要慎重挑选人,不值得信任的,全部留在澳洲。”

    “第二件事是这件事的重要性,上了澳洲大陆,眼睛不要盯在黄金上,殖民地永远比黄金重要,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弄清楚那里适合居住、耕作、放牧的土地有多少,能够养活多少人,要做到有理有据,让人信服。东来,你要知道,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们的敌人是满清,而盟友则是腐朽堕落党争不断的大明朝廷,我们可能会赢,也可能输的很惨,如果是后者,台湾、吕宋甚至永宁沦陷的可能性很高,那个时候,我希望澳洲能成为保有华夏文明的一块基地,那是我们最后的依仗,你明白了吗?”李明勋郑重的说道。

    “我明白了,我会尽一切努力的!”马东来认真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