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七 荷兰人的判断
    “阁下,科隆向您报道!”科隆走进了总督范迪门的办公室,恭敬的施礼。

    他抬起头看到范迪门正坐在高背椅子上,一只手摊放在了桌子上,一个长胡子老者身着长袍,正坐在那里,手搭在范迪门的手腕上,闭眼沉思,过了一会,才说道:“总督大人先按照前面开的几服药吃着,老夫再稍微调整一下方子,明日送上新药。”

    范迪门微笑点头,让侍从送那老先生离开了,科隆目送那人离开,这才发现范迪门脸色有些苍白,气色也很不好,他明白,范迪门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否则也不会连华人医生都找来了。

    “华人医生有个好处,那就是说实话,至少这个医生看得出我是水土不服。这真是一个美妙的中国词汇,隐晦的告诉我,我到了不该到的地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范迪门身体崩直坐好,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强势模样。

    科隆当然知道水土不服的意义,事实上,东印度群岛对所有的欧洲人都不友好,东印度公司的雇员会有一半死在恶劣的环境中。

    范迪门笑了笑,说道:“科隆,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昨天我们召开会议,看了你的报告,我们的法官开玩笑说,应该在你每次回来之前,为你提前准备凯旋仪式。”

    科隆低下头,道:“阁下,可惜的是,我最终还是失败了,没有组织菲律宾发生的一切。”

    范迪门说道:“有胆量去策反菲律宾都督区的西班牙最高长官,而且已经成功,这已经说明了一切,有时候,要看运气的,年轻人。”

    说着,范迪门请科隆入座,他说道:“好了,不提这件事了,还是说一说恶龙公司吧。我很意外,为什么他们与西班牙人会这么快签署条约。”

    科隆解释道:“恶龙公司想抽身参与大陆的局势,而西班牙的新任总督则想尽快的结束战争,而唯一纠结条件的天主教会,已经被排斥在外了,法哈多真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人。”

    范迪门轻轻摇头,说道:“不,科隆,法哈多是一个足智多谋的智者,他的放荡不羁成功掩饰了这一点,你要知道,他在美洲和西班牙都有很深厚的政治资源,本身与天主教会关系也不好,自然不愿意被那些异教徒所牵绊,就算天主教会事后报复,那也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你看了他们的《宿务条约》美洲和菲律宾的商人在其中获得巨额利润,也给一直以来制约大帆船贸易提供了解决方案,他会得到官僚和商人的支持,不得不说,战争结束的太快了,快的我有些措手不及。”

    科隆坐定之后,低声说道:“我在宿务,曾经私下接触了法哈多。”

    “哦,他怎么说?”范迪门问道。

    科隆道:“他不惧公司的武力威胁,似乎不怕我们攻占他们的剩余领土,但他对与公司之间进行秘密贸易很感兴趣,也希望与我们共同面对来自恶龙公司的威胁,用法哈多的话来说,欧洲本土已经进行了两代人的战争,早晚会休战的,殖民地应该有殖民地的政策自由。”

    范迪门无奈的说道:“真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人,罢了,无论他的智谋如何出众,但没有实力都无济于事,缺少海军的菲律宾都督区已经暂时被驱逐出了东印度群岛的舞台,我们还是只看恶龙公司吧,诚如你我当日所担心的那样,无论是委员会还是远在本土的十七位尊贵绅士,都有些担心恶龙公司的扩张了,你知道的,如果继续容忍他们扩张下去,五年后,这条恶龙的海军会威胁到我们伟大的公司。”

    科隆郑重说道:“我认为不会。”

    “理由呢?”范迪门正襟危坐,认真问道。

    科隆说道:“绅士只是看到了恶龙在海上的扩张,但是没有看到它的脑袋朝向何方,这是一个由中国人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其重要的权力人员很在乎大陆上的局势,事实上,我得到的消息,恶龙公司在菲律宾所做的一切就是解放出资源来投入大陆的战场。

    阁下,大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野蛮的鞑靼人政府已经占据了东方最富庶广袤的土地,而根据我们的观察,今年和明年,他们的兵锋会直指东南沿海地区,您要知道,鞑靼人控制了几千万的人口,拥有两千万白银以上的财政可供支配,他们的军队至少有五十万,其中大部分是鞑靼人精锐和投降过去的明国政府军,这样一股洪流就如当年的上帝之鞭,只是这鞭子抽打在了中国人的身上,按照我的估计,两三年内东南沿海会沦陷,而贸然参与这场战争的恶龙肯定会遍体鳞伤,最关键的是,失去那片市场的他们有什么资格再去扩充海上力量呢?”

    范迪门微笑点头,这是足以说服任何人的理由,别说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作战,就算是其他对手,战争也是一个无底洞,恶龙公司的底蕴太浅,根本经不起消耗,就算是他们有金融手段进行贷款,但是失败和还贷困难会让贷款的困难度越来越高,一直到信用完全消失。

    最乐观的估计,恶龙公司会在这场战争中被扒皮抽筋,而公司则可以上去吃尸体,并且以此和大陆上的新国家建立合作关系。

    “你说的没错,这也是我所考虑的,希望你能提供一些详尽的数据来支持我写给十七位绅士的报告,我与委员会的几位阁下商议后,定下的结论是,我们仍然进行美妙的‘安静贸易’继续抢占葡萄牙人的地盘。至于恶龙公司,我们还是持观望态度,继续加深我们的合作。”范迪门微笑说道。

    这几年和社团的合作让东印度公司的利润增长的很快,特别是归国大帆船贸易,带回去的高品质生丝、瓷器让本土非常满意。

    “可是我听闻,我们在印度和日本两大市场损失惨重。”科隆提醒道。

    范迪门叹息一声,说道:“确实,那很遗憾,可是从大局考虑,我们仍然是赚的。”

    在香港开埠之后,最大的损失就是日本和印度市场,社团船舶技术的提升加上与大明商人合作的深入,让中日贸易变的越发繁荣,但随着到长崎的商人增多,带去的商品也在增多,导致利润大为降低,特别是中国出产的糖、生丝、瓷器,价格低品质好,荷兰竞争力越来越小,贸易量在萎缩,而印度方面,莫卧儿王朝的特权商人用贷款威胁,迫使荷兰人放弃了对马六甲海峡的垄断,印度出产的商品交税之后,可以直接前往香港,而不用必须在巴达维亚出售,对于印度商人,荷兰人根本惹不起。

    好在,欧洲与东方的归国大帆船贸易彻底兴盛,生丝、丝绸、瓷器这些奢侈品不算,中国出产的冰糖、白糖,就在欧洲大受欢迎,而社团也会从欧洲采购许多精密仪器、工业制品,双方的来往非常密切。

    “你知道的,科隆,大陆的局势在崩坏,绅士们最喜爱的生丝价格在飞涨,江南的生丝出产量在下降,而且被沿海失败的明军垄断,货源不稳定,而唯一稳定提供货源的是台湾,恶龙公司的桑园成片,他们去年交易给我们的台湾生丝有四百担,今年会提升到六百,台湾会成为新的生丝来源地,而且无可取代,你见过孟加拉出产的黄丝吗,绅士们对此很不满意!”范迪门微笑说道。

    科隆无奈:“是啊,恶龙公司不再是那个靠海贸的小势力了,他们已经开始出产紧俏的商品,高品质的白糖、冰糖,越来越多的生丝,他们的竞争力在提升!阁下,我真的担心,有一天他们会像挤压西班牙人一样,去挤压我们的地盘,切割我们的蛋糕。”

    范迪门笑了,他起身拍了拍科隆的肩膀,说道:“那是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年轻人,那个时候你我是否活着还不知道呢。”

    科隆悲观问道:“真的会需要那么久吗?”

    范迪门笑了:“所以,我的全权事务代表,我要交给你一个新的任务,在适当的时候,接触一下鞑靼人的政权,其实占据东方大陆的中原王朝才是所有欧洲人最想合作的伙伴,不是吗?”

    科隆颔首,其实他早有此意,如今被范迪门亲口说出,心中更是对自己的判断而自豪,科隆又说道:“还有法哈多,我认为他并没有看起来那般接受现实,您知道,人的野心会随着实力的增长而扩张,我想,早晚法哈多会重新对吕宋抱有幻想的。”

    “当然,科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任何在不破坏我们和恶龙公司关系基础上,打击恶龙公司的行为都是值得赞赏的,恶龙的敌人不仅只有法哈多,比如愤怒的天主教会,比如苏禄苏丹。”范迪门微笑说道。

    科隆脸色微变,范迪门提及的这两个势力,全部是异教徒,天主教会在欧洲本土与荷兰人信仰的新教水火不容,苏禄苏丹典型的天方教,全体欧洲的敌人,科隆本能的不愿意和这些人打交道。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科隆警惕问道。

    范迪门微微一笑:“有备无患嘛,我的年轻人。”

    马尼拉,圣地亚哥堡。

    醉醺醺的佛雷斯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手里还提着一个锡制的酒壶,醉眼朦胧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被称之为恶龙主人的李明勋。

    “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性格怪异长相特殊的东方巫师,却不曾想和那些华人没有什么两样,黄色的皮肤,黑色的头发,眯眯眼,还有滑稽的小胡子,嘿嘿.......。”佛雷斯咧嘴毫不客气的说道。

    乌穆拔刀在手,喝道:“无那蛮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李明勋按住了乌穆的手臂,说道:“不要和一个醉鬼计较,他的脑袋里已经一半是朗姆酒了。”

    “佛雷斯,你知道的,当我的手下替你还了苏丹的高利贷,把你从北大年的酒馆之中带来的时候,你就没有选择了,要么你答应我的条件,要么就是去死,懂了吗?”李明勋平淡说道。

    佛雷斯丝毫不害怕,说道:“能被您这样的大人物绑架,我想我肯定有很高的价值,纵观我佛雷斯糟糕的一生,似乎只有跟着塔斯曼阁下的探险经历还值些钱,你的事情肯定和这个有关系,而我想,我并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但却是你唯一能得到的,对吗?”

    李明勋双手抱胸,眉毛一挑,没有说话,他很难相信一个喝了那么多酒的醉汉竟有如此缜密的推断,几句话就无限的接近事实了,佛雷斯见李明勋不说话,他扔掉酒壶,踉跄站起,有满是臭气的嘴巴,恶狠狠的喊道:“我要一千金杜卡特!”

    “是的,一千金杜卡特!”佛雷斯挥舞着手臂,一直到摔倒在地上。

    李明勋微微一笑:“可以,但是佛雷斯,据我所知,你在东方没有亲人,你想怎么拿这些钱呢,让我寄给你本土的妻子?”

    “那个陪别人上床的婊子!我一个金币也不会给她,我要自己拿着那些钱,放在怀里!”佛雷斯恶狠狠的说道。

    李明勋点点头,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大袋钱扔给佛雷斯,说道:“这是二百枚金币,算是定金,等你回来再给你其余八百,怎么样!”

    佛雷斯抓紧钱袋,用力点头,他说道:“很好,很好,我同意,你随时可以来找我,在马尼拉的任何一个酒馆和妓院都可能找到我。”

    李明勋一挥手,乌穆带进了两个亲卫,把佛雷斯架起来,李明勋说:“很遗憾,出发之前,你要在城堡之中渡过了,没有酒和女人,如果你愿意,数钱玩吧。我知道你的爱好,但是我不希望一个经验丰富的导航员死于醉酒或者性病,就这样吧。”

    佛雷斯尖叫着被拉走了,李明勋拍拍手,一边的卧室中走出了五个男人,马东来、杨莽、桑巴尔、宋铁寿还有一个卷发蓝眼的男人,李明勋无奈的耸耸肩,说道:“很遗憾,我给你们找了这么个导航员,但他毕竟是跟塔斯曼探险过澳洲大陆,除非要惊动荷兰人,这是唯一的选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