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六 群英荟萃
    菲律宾,马尼拉。

    一条小船行驶在邦板牙河的支流上,这艘快蟹船后面是十几艘各式小船,上面绑缚着的全是奴隶,船队停靠在了断崖下的临时码头上,奴隶们全部卸下来,李明勋脱下身上的亚麻衫和短裤,换上棉绒裤子和呢绒大衣,招呼着卫兵押送奴隶走进了一处巨大的山洞。

    山洞越往下越是阴冷,只有两侧崖壁上挂着的油灯照亮了部分道路,空气中弥漫着臭气,回荡着奴隶们粗重的喘息声和监工的皮鞭。

    奴隶们正在山洞里面挖掘土,然后用背篓把那些土背出洞穴,说是土,实际上这些都是蝙蝠和海鸟的粪便,山洞里已经汇聚了上千个奴隶。

    “阁下,您.......您怎么来了?”负责这里的长官是马东来,他一脸污渍,很惊讶的看着李明勋。

    李明勋掏出手绢,擦了擦他的脸,说道:“怎生如此邋遢模样?”

    马东来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干的就是邋遢的事儿,天天和粪便打交道,还能多干净了。”

    李明勋无奈笑了笑,问:“熬硝如何了?”

    马东来拍了拍胸脯,说道:“绝对没有问题,这里的蝠粪效果很好,出产的硝石虽然赶不到智利和印度货,但能够供应军队了。”

    说着,马东来引导李明勋走出了山洞,看到新来的奴隶,马东来问道:“阁下,仗打完了吗?”

    李明勋笑了笑:“你负责这里的事儿后,就没有再打过,我们与西班牙人签订了条约,吕宋已经是社团的了!”

    “恭喜阁下......。”马东来的恭喜有些心不在焉。

    李明勋看在眼里并未说什么,他跟着马东来返回了地面,进入了作坊,这里的在一个月前还是阴冷潮湿的山谷,现在已经初见规模了,建造了巨大的工坊,木炭场,来来往往有了两千多人。

    进入作坊之后,李明勋看到奴隶正把背篓里的粪土倒进一个巨大的瓦缸,加入清水,不断搅拌均匀,这个过程大约需要两到三个小时,结束之后,瓦缸底部的洞会流出淡黄色的尾水,尾水顺着木质的水槽流入一个更大更新的瓦缸,继续加入粪土进行搅拌,然后再得到尾水,如此反复几次,一直到取出的尾水达到标准——放入一个新鲜鸡蛋,半浮上面为准。若是大半浸泡则再加入粪土搅拌,若是浮出太多,则加入清水中和。

    合乎标准的液体加入草木灰,用力搅拌,再次取出尾水之后,则加入铁锅之中进行加热,待锅底出现白色结晶,则滤出液体,再行加入草木灰搅拌,几次之后,液体清亮,然后露天晾晒,就可以得到硝。

    “匠人是大本营送来的,都是山东来的移民,他们以前在家乡扫硝、熬硝,虽说熬制的是硝土不是鸟粪,但手艺和过程都大同小异,有这些人做师傅,加上奴隶,现在已经日产七石左右的硝石,但品质有好有坏,好的自然供军队使用,差一些的则在市场上售卖,虽说差一些,但永宁那边的商人却是有多少要多少。”马东来颇为自豪的说道。

    李明勋颔首微笑,这硝石不光是军用,制皮革和造纸也是不可或缺的,在欧洲,从粪尿中提取硝石也是主要的手段,这也是西方认为子弹是从尿道中射出的原因。

    李明勋道:“目前,战争越来越频繁,硝石是紧缺的,有没有法子提升产量呢?”

    “法子倒是有,匠人正在尝试不同的草木灰,想要提取质量更好的硝石,我让奴隶加快伐木,等到这里的木炭可以自给了,那产量也会提升,现在限制产量的是把粪土运送上来,我已经让人去大本营订购吊车,只要用上滑轮吊车,效率就能提升上来了。”马东来早有腹稿,所以回答起来是丝毫不乱。

    李明勋点点头:“这里有能够代替你的人吗?”

    马东来不知道李明勋会何出这么一问,他愣了片刻,当即说:“当然有!”

    李明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就好,你交接一下工作,然后跟我走吧。”

    硝石场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李明勋没有在这里用餐,而是坐船前往了马尼拉,而马东来就坐在李明勋的身边,李明勋不说话,他也不敢开口,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许久之后,李明勋忽然问道:“负责硝石场的事儿,你感觉很委屈吧。”

    马东来低下头,没有说话,这无疑是默认了,在他自己看来,自己卧底菲律宾这么些年,又在荣耀堡坚守,理应算得大功,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候,马东来甚至认为自己可以担当吕宋行政长官区的行政长官,一直到林谦的到来,他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一场幻梦罢了。

    行政长官是社团最高的职位,拥有元老的地位,权柄与总督无异,这可不仅是功劳就能够当上的,社团已经不是当初他卧底时候的简单组织了,现在的社团充斥着官僚主义,关系、人脉、实力和功劳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卧底,大部分时间只与李明勋和林诚单线联系,何来的人脉关系呢,而且,马东来终究是太年轻了,他只阿海稍大,却没有阿海那么重要的地位。

    马东来也很清楚这一点,他一生的重要时刻都在菲律宾,自然想在吕宋行政区任职,但是林谦构筑的吕宋行政机构中,重要的岗位,例如市政、航运、开拓、经贸等,要么被大本营的空降官僚担当,要么由马尼拉的华人领袖就任,甚至连那些持有战争公债的准权贵都占有一定比例,却没有轮到他,当马东来向林谦申请岗位的时候,就被安置在了硝石场,虽然这是社团重要的产业,但无论如何也称不上什么体面的职业。

    “其实,发配你到硝石场,是我的安排。”李明勋微笑说道。

    马东来诧异的看向李明勋,因为他以为是林谦刻意的针对,李明勋解释道:“东来,你很有能力,也很有野心,但我不知道的你的野心是否与能力相配,其实你也不知道,安排你到这里来,就想通过这两个月,让你清醒清醒,而你的表现我很满意。”

    “阁下,您......您对我另有安排?”马东来举一反三,他理解的更为透彻,这次算是一次考察,自己已经通过了考察。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不错,我会交给你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而且是一个秘密任务,去开拓一个新的领地,而当成功的那天,你会成为这片领地的行政长官,而元老院也会有你的一席之地!但是这会很危险,也会很艰苦........。”

    “我愿意,阁下,我很愿意!”马东来急迫的去表态,他最想要的就是类似的任务,开拓出的领地是谁也无法漠视的功勋,而在这个过程中,会建立自己的班底,增加资历,在社团获得话语权,这是成为行政长官的必由之路。

    “很好,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处理一下个人的问题,大约一个月后,你就会出发,那个时候我再向你交代一切,你这一去,最少一年,可能是两三年,你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李明勋交代道。

    “个人问题?”马东来很疑惑。

    二人到了马尼拉,进了圣地亚哥城堡,李明勋指了指一栋二层小楼说道:“这段时间你住在这里,一切已经安排好了。”

    马东来看向小楼,一楼的院子里,两个摩洛人女奴正在晾晒衣服,看到那晒在绳索上的欧式直通式连衣裙,以及二楼阳台那个孤单寂寥的背影,马东来自然知道那就是科奎拉的女儿,费丽莎小姐。

    “阁下,我与费丽莎小姐仅仅算是.......。”马东来赶忙解释道,他不想李明勋误会或者有其他的想法。

    李明勋笑了笑:“我只是让人把她放在这座小楼里,没有任何意思,也不会逼迫你与她建立什么关系,我只是希望她由你来处置,不管怎么处置,都比其他人处置来的恰当。”

    永宁行政区,勘察加半岛,温泉港。

    一艘大型双桅帆船停靠在码头上,水手和奴隶正在往上面装运货物,干面饼、咸肉、备用的帆布、绳索,武器包含了一百五十把燧发枪,备用的燧石、甲胄、刺刀,还有二十条爱斯基摩犬以及相应的雪橇,一个男人站在主桅的静支索上,用粗豪的嗓门喊叫着,催促着尽快完成装运,一直到一个踩着金质假腿的热那亚人来到码头,这个男人才下来。

    “婊子养的桑巴尔,你肯定又去泡温泉了,混账东西,你再泡,也泡不白你的黑腚!”男人恶狠狠的骂道。

    桑巴尔指了指自己的金假腿,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现在已经是永宁行政长官区的议员了,即便是你要骂我,也得称呼我为婊子养的桑巴尔阁下,铁手,你懂了吗?”

    “是吗?婊子养的桑巴尔.....阁下!”铁手那足以捏碎核桃的手如同铁钳一般捏住了桑巴尔的肩膀,声音从牙缝之中钻出来。

    “开个玩笑,铁手老哥,我只是去洗洗澡罢了。”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桑巴尔谄媚说道。

    周围人都不以为意,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宋铁寿外号铁手,是永宁行政长官区的一位传奇船长,桑巴尔的老朋友,如果没有这二人,就没有温泉港。

    宋铁寿是行政长官区的军官,任职于开拓营,开拓营的主要任务是征服所有处于蒙昧状态下的部落,如果臣服,就是建立商贸联系,纳入亲藩体系,如果不服,开拓营就是捕奴队,开拓营陆军沿着黑龙江或者其他水系寻找部落,而宋铁寿则沿着海岸线一路北上,征服不平。

    很显然,宋铁寿的海上开拓船和桑巴尔的探矿队有着天然的合作基础,二人的第一次合作就发现了海参崴以北的野猪河,那个峡谷简直就是个矿窝子,金银铜铁全都具备,矿产资源丰富引来了大量来自大明的资本,由此,李明勋践行承诺,用野猪河出产的第一批黄金给桑巴尔打制了一个纯金的假腿。

    而随着探险地点的北上,二人几年来探查了鲸海(鄂霍次克海,中国古代叫鲸海。)周边,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部落纳入永宁城的版图,而在探索勘察加半岛东面部海岸线的时候,船只失事,被迫在北方过冬,意外的发现勘察加半岛上的不冻港,因为这个港口岸边有很多温泉,所以被命名为温泉港。

    温泉港受到日本暖流的影响,常年不冻,迅速成为了冬季捕鲸船的补给点,继而发展成了一个小城镇,而桑巴尔和宋铁寿也以此为据点,继续向东北方向探索,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他们可以抵达美洲,但是李明勋此刻需要他们前往另一个地方。

    准备妥当的探险船鵟号正准备出发,永宁行政长官区的通报船到了。

    “宋长官、桑巴尔阁下,大本营执政官阁下密令,让你二人改变探险计划,迅速前往吕宋行政区待命,此命令,十万火急,若有违反,军法从事!”说罢,通报官递上命令。

    宋铁寿看了一眼,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紧急?”

    “永宁城的宋长官让我给您捎来口信,让您立刻出发,他让我告诉您,现在您二位是社团经验最丰富的探险家,也有最好的探险队员,而最高执政官阁下需要您二位去探查一个黄金遍地的地方。”通报官压低声音说道。

    “黄金......还遍地!”桑巴尔大笑起来,他说道:“我喜欢黄金!”

    与此同时,科隆抵达了巴达维亚,前往总督官邸的路上,科隆看到广场上的治安官正在对几个土著施以绞刑,他随口问身边接待的助理官员:“发生什么事情,如此兴师动众的?”

    “这几个土著前日偷窃了图书馆,还纵火焚烧,让海图馆里的部分资料受损!”助理随口说道。

    “真是怪事,图书馆有什么能偷窃的。”科隆随口说道,继而走进了官邸。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