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五 金币的碰撞
    正文

    对于法哈多这类活宝一样的对手,李明勋实在是无所是从,但好在,法哈多虽然话多而且经常乱开玩笑,但是谈判的效率很高,他已经掌握了谈判的要义,原则与妥协,可以从第一轮的谈判可以看出,他保住了菲律宾都督区除去吕宋之外的其他领地,尽可能保护了西班牙这只迟暮之虎的尊严,牺牲的是教会的利益,或者说借这个机会打压了教会实力。

    而关于双方的合作,法哈多显然更有期待,也很有准备,他拿出了一张清单,面全是美洲较有优势的产品,他迫切的希望改变目前美洲与东方之间的贸易逆差,在过去的七八十年来,大部分时候都是新西班牙总督区用白银来换取东方的商品,以至于西班牙的国王限制了这类贸易,每年的大帆船不能超过两艘,而且每艘的载重吨不得超过三百吨,每次运来的白银不能超过二十万两。

    随着在高利润、官僚的参与和默认之下,国王的训令宛若白纸,但他们也只敢在不惹眼的地方动手脚,如大帆船的载重吨,但每年两艘船的来回是绝对不敢乱来的。

    大帆船没有限制的是美洲产品的出口,但对东方来说,除了白银,美洲商品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力,毕竟大帆船贸易每年只有一次,万里远来,带来的商品价格都很高,之所以依旧会有大量的美洲商品带来,除了不空着仓位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依旧是国王的训令,国王要求菲律宾都督区每年从美洲进口至少六十万索的货物,而每年采购什么样的货物能在东方卖出去,且有的赚,是菲律宾都督区最头疼的事情。

    而法哈多是看了社团对美洲货物的需求,这是一个以海贸为生的政治实体,没有大明等东方国家的傲慢和自给自足,也没有商人的挑挑拣拣,法哈多相信,除了白银,社团依旧有需要的东西。

    “首先是智利硝石,您知道,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智利硝石都是高品质的代表,我见过印度硝石的样品,品质差的很远!”法哈多用薄饼卷酥脆的鸭肉和葱,蘸着鲜美的酱料塞进嘴里,高兴的说道。

    李明勋微微一笑:“看来您对我们了解还是很深的。”

    其实法哈多说的没错,硝石是社团最紧缺的资源,天然的硝石必须在干燥的地方才会产生,社团控制的地方,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发现硝石矿,社团的硝石有三种来源,一种是从明国采购,主要来自云南、贵州和广西一带,那里有些土司地盘有天然硝石洞穴。但是随着大明的战争日益激烈,越来越多的硝石被明军使用。第二种是最稳定的来源,英国人及印度商人带来的印度硝石,这也是社团品质最好的硝石,专供军队使用。第三种则是从北方走私,北方冬季可以大规模扫硝,但数量少,品质低,而且极为不稳定。

    而占领吕宋也是有一个迫切的需要,那是把吕宋作为硝石的来源地,当然,吕宋也没有天然硝石矿,但是深山丛林之,有非常多的蝙蝠洞,千万年来积攒的蝠粪优质的熬硝原料,但这还需要大规模的投入,日后自然是社团硝石的主产区,但有一点,熬硝得来的硝石依旧不智利硝石。

    随着社团军队的发展,对高品质硝石的需求越来越高,多一个硝石来源自然是好的,法哈多趁着手的油脂,在桌子划拉一个数字表示价格,李明勋微微点头,表示同意,那个价格仅仅印度硝石高半成,但是品质要高很多。

    除了硝石这个刚需,铜和铅、锡也只主要需求,但是除了铜之外,法哈多给出的其他两种商品的价格不那么尽如人意,李明勋只能摇头。

    然而,法哈多还是从现有的大帆船贸易商品考虑具备贸易价值的东西,实际,社团对美洲商品的需求已经超过了现有的大帆船贸易体系,而迫在眉睫的商品是金鸡纳树,社团目前掌握的土地,台湾的宜兰平原、台东纵谷平原以及吕宋岛都是高温且海陆交汇的地方,疟疾的发病率很高,金鸡纳树皮这类抗疟特效药的紧缺已经制约了社团的发展。

    金鸡纳树必须要生长六年之后,树皮才有医药功能,而当初大卫赠送的金鸡纳树要到明年才能成熟使用,而且数量极为稀少,社团的金鸡纳树皮的出产,满足军队需要也至少需要两年时间,而为大规模移民使用,更需要三年以,这个空档期,金鸡纳树的需求量近乎是无限的,而从李明勋的角度考量,现有的金鸡纳树种植体系存在着巨大的风险,最主要的是,台湾大本营的种植园里的金鸡纳树,都是采用种子、扦插等方式扩张的,毫无疑问,所有的金鸡纳树所拥有类似的基因图谱,一旦爆发与之相关的疾病,那么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了。

    (后世的香蕉面临这个问题,一旦爆发基因病,那是大规模的死亡)

    而除了金鸡纳树这个特殊商品,社团需要的美洲或者说欧洲商品仍然有许多,最重要的是美洲出产的各类高价值的经济作物,如能制造出最佳品质的帆索的美洲剑麻,要知道,随着海贸的兴盛,绳索的需求量与日俱增,特别是军舰,主力舰动辄需要几十公里长的绳索,以至于在麻绳不够的情况下,大量采用椰子壳纤维制作的绳索,但这类绳索的品质依旧不如剑麻制作的绳索。

    而社团最紧缺的棉制品资源,也可以使用南美洲的棉花品种巴西棉,这样可以在吕宋、台湾等热带亚热带离去种植棉花,恢复棉布的正常供应。

    当然,西班牙人不仅可以带来美洲的商品,还有诸多欧洲的商品,各类精密仪器,如钟表、望远镜可以补足军队的空缺,而欧洲还有更多社团发展需要的动物资源,如种畜。

    战马是社团紧缺的,高大的安达卢西亚战马目前也只有元老和议员级别的高官才能享用,社团的马场目前使用的是印度马与南方马匹杂交,出产的混血马无法组建重骑兵,而挽马更是没有合适的来源,不管是重载货运马车还是拖拽炮车的军队挽马,都只能用不够资格的马匹甚至骡子代替。

    而社团目前重点发展的毛纺织业,也需要西班牙的美利奴细毛羊,正是这种羊出产的羊毛催生了英国的圈地运动,促成了羊吃人,最终带动出了伟大的工业革命。

    法哈多万万没想到,东方竟然需要这么多的美洲和欧洲商品,这意味着,日后的大帆船贸易两头都可以赚钱,甚至可以促使西班牙国王对大帆船解禁,毕竟当初限制大帆船贸易,目的是减少美洲的白银流失,使其更多的返回本土而不是东方。

    当然,以一切的贸易都还在长远的规划之,而当前却有一块法哈多迫切想要去切一块的大蛋糕,那是南洋的粮食贸易,大陆的战争让粮食成为紧缺商品,而社团的移民也需要大量的粮食,直接让每年超过四百万石的粮食输入到大陆,其实,社团与菲律宾都督区的战争本身是为了粮食安全。

    现在战争结束了,是时候谈合作了。菲律宾也是产粮区,后世的菲律宾拥有超过一亿的人口,其大部分不是在吕宋岛而是南部群岛地区,也是现在菲律宾都督区控制的宿务一带,那里密布的火山为土地带来了大量火山灰,让土地变的更加肥沃,稻米产量很高,这还是当地土著的种植技术低下的缘故,而不光是菲律宾,南面的苏拉威西、爪哇都是产量区,特别是爪哇,虽然地盘不大,却是南洋最大的粮食供应地,而且价格极低。

    在过去几年,爪哇地区的马打蓝苏丹国因为与荷兰处于敌对状态,所以其国内的粮食只能通过走私才能进入西洋航线运到香港,成本大大提高,现在社团与西班牙的人战争结束,东洋航线再次畅通,完全可以直接北穿过望加锡海峡沿着婆罗洲北,进入东洋航线,直达台湾,而这条航线,唯一威胁商船的只有苏禄海盗,而这也是社团和西班牙人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

    以往苏禄海盗是分摊西班牙人力量的重要臂助,现在已经成为了威胁社团贸易线路的威胁,但李明勋不能把苏禄人当成用过的手纸那样扔掉,更何况,社团只是与苏禄人的一支,加利德王子有关系,包括苏禄苏丹在内,大部分的苏禄人是社团的敌人。

    而双方讨论的是被称为‘恶龙公司两条恶犬’的皮龙海盗团伙和加利德集团,社团与西班牙人的仇恨告一段落,但皮龙的仇恨却没有结束,但是在与西班牙人停战的情况下,社团不能再支持皮龙对西班牙的攻击,但也不能完全舍弃。

    最终,李明勋与法哈多总督达成一致,社团取消对皮龙的私掠证书而且不再向任何一方海盗购买天主教奴隶,不再向皮龙提供船只、火炮在内的军火,但也仅此而已,毕竟皮龙并非是一个彻底的海盗,拥有舰队的他不光从事海盗行径,捕捉奴隶、粮食贸易也是皮龙的重要活动,目前来说,东洋航线能给社团带来粮食的只有葡萄牙人、皮龙和加利德。

    相对皮龙,社团对加利德控制更低,这个苏禄王子虽然在社团的备忘录是持有私掠证的海盗,但加利德显然没有把海盗当成真正的事业,加利德所有行动都围绕着苏禄苏丹来进行,他希望杀掉现在的苏禄苏丹,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权柄,所有加利德近些年一直在苏禄群岛一带活动,抢占地盘招募流民收服部落,寻求那些小苏丹的支持,建设自己的力量,他更像是忍辱负重的君主,与社团的联系也仅仅是用粮食、奴隶等来换取军械,他劫掠过西班牙人,但更多的时候是在与苏禄苏丹开战。

    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角色,李明勋和法哈多都有些无所适从,最终,李明勋只答应不再向苏禄苏丹提供战舰,其余条件只能是爱莫能助了。

    第二天的早,法哈多总督品尝了东方的油条,捏着鼻子喝下豆浆之后,双方终于签署了具有十年法律效力的条约《宿务条约》。

    条约除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和解除战争状态之外,最大篇幅的是关于贸易的问题,核心的是大帆船贸易,其核心条款是,每年菲律宾都督区要从社团那里采购四十万索的货物,这意味着,每年大帆船带来的白银,包括国王训令认可和走私货物的款项,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白银落在了社团的手里,而社团提供的商品,生丝、糖和瓷器占据大多数,特别是糖,东番出产的高品质白糖和冰糖,在欧洲市场很受欢迎,这也是社团的优势产业。

    这份条约一直没有天主教会的人出席,这也是双方乐意看到的,社团对任何的宗教都抱有警惕,无论是西方的天主教、新教、南洋来的天方教,还是大陆传来的白莲教。而法哈多已经受够了菲律宾都督区教会的猖獗,他试图恢复前几任菲律宾都督的铁血统治,压制教会的势力。

    在条约签订之后,法哈多代表都督区向社团的吕宋行政区提交了第一批订单,出人意料的不是生丝、糖,而是马尼拉大帆船,毕竟现在的菲律宾总督区虽然拥有两艘大帆船,但在和乐港的那艘改造成了军舰,而且在苏克湾一战受创,难以胜任大帆船贸易,而在甲米地的船台,一艘大帆船已经近乎建造完毕,法哈多希望买下这艘船,加入到大帆船贸易,李明勋欣然同意,只要了两万两。

    站在青龙号的船尾,法哈多看着忙碌的宿务港,说道:“明勋阁下,显然,您绝对没有想到这次谈判会这么顺利吧。”

    李明勋倒是不否认,他如实说道:“是的,至少我认为教会会参与其,那些神父,嘴里念着圣经,心里却是金币,会把谈判变成拉锯战,我以为还得再打一仗,如打下怡朗,或者登陆宿务才行。”

    法哈多笑了笑:“既然如此,我想向阁下要求一件礼物作为答谢,如何?”

    李明勋道:“当然可以,毕竟你赠送了我这个,我也应该有所回馈。”

    说着,李明勋拍了拍腰间的手枪,那把华丽的手枪来自塞维利亚兵工厂,真正的贵族品质,很得李明勋欢心。

    法哈多道:“我想要一个在交换俘虏名单没有见到的人,费丽莎小姐。”

    李明勋看了看在小艇等待的拉斐尔,问道:“是为了拉斐尔吗?”

    法哈多笑了笑:“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很想尝一尝拉斐尔未婚妻的味道。”

    李明勋摇摇头:“抱歉阁下,现在费丽莎小姐已经不是拉斐尔的未婚妻了,她现在属于另外一个男人,我忠诚的下属。”

    法哈多摘下帽子,施以无可指摘的贵族礼仪:“请接受我的道歉阁下,另外,我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结局,拉斐尔的内心肯定糟透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