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四 吃货式的谈判
    “恭喜你,拉斐尔阁下,你很快会获得自由了。”马尼拉的小教堂,李明勋把一封信放在了拉斐尔的面前,微笑说道。

    拉斐尔接过信件,发现那来自于新西班牙总督派遣来的新任菲律宾都督法哈多,书写的文字华丽的有些奢华,语言也是极尽浮夸之能,长长的信件的大半部分在在赞美李明勋的伟大和对腾龙商社表示尊重,丝毫不掩饰对中国生丝和瓷器的喜爱,而在最后,法哈多提出愿意进行一场友好的谈判,以解决目前战争给双方带来的不幸局面,法哈多仅仅在书信中提出了一个必要条件,那是要求对拉斐尔进行立刻赎买并且在会谈的时候见到他,价格是两万两白银。而且随着书信送来了一万两的定金。

    “如果不是我知道法哈多只比你大两岁的话,我几乎以为他是你的父亲,为什么这位阁下对你这么热心,你和他有什么特殊关系吗?”李明勋微笑问道,甚至有些不怀好意的打量了一下拉斐尔,如果拉斐尔回答二人有隐秘的‘哲学’关系,李明勋也不会意外。

    拉斐尔摇摇头:“如果说我们真的有什么特殊关系的话,应该算是情敌吧,我曾经追求过法哈多阁下现在的夫人,仅此而已。”

    李明勋笑了笑,那这个法哈多就是一个有趣的人了,李明勋打了个响指,说道:“我想,这两万两的赎金最近会落在你的头上,对吗,对一个男人来说,让情敌欠下救命之恩和大笔债务,是一种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拉斐尔点点头,李明勋踹了踹旁边的箱子,又说:“好吧,拉斐尔阁下,作为法哈多的情敌,你应该对他了解很深,向我介绍一下吧,如果我能满意的话,这一万两银子就够了。”

    拉斐尔毫无迟疑,说道:“这其实算不得什么泄密,法哈多在新西班牙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人物,他很有名。”

    按照拉斐尔的介绍,法哈多在新西班牙总督区非常有名,他的名声来源于智谋、风流、性格,但这些都只是点缀罢了,法哈多最出名的莫过于他与新西班牙权贵的关系,他与天主教会的关系非常恶劣,在走私和贸易上争执很多,但法哈多与新西班牙总督却有着很深的渊源,很多人传言他是总督大人的私生子,这也促成了他在总督区和国内都拥有很深的背景。

    李明勋听后,有些疑惑:“这样一个背景深厚又前途无量的人为什么会来菲律宾都督区呢,我很疑惑,难道法哈多有信心可以力挽狂澜?”

    拉斐尔摇摇头:“虽然去年大帆船贸易送去的信息远远没有今日时局那么危险,但那个时候,我们预估海军会陷入劣势,你们会在吕宋甚至马尼拉控制较大的地盘,而新西班牙总督区是不可能派遣舰队和士兵增援的,我想法哈多可能是招惹了什么人,毕竟他过于风流,而且和教会冲突很多。”

    李明勋点点头,说道:“当然还存在一种可能,这位法哈多总督得到了极大的自主权,让他有信心可以把我喂饱,以达到和平的目的。”

    拉斐尔低下头,他不希望会如此。

    “你认为我把谈判地点设立在哪里合适,既能保证我的安全,又让法哈多愿意来。”李明勋问道。

    拉斐尔直言不讳问道:“您不用过多考虑安全问题,法哈多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他才不会为了谈判而冒险,您可以随意选择地点,哪怕是在这里!”

    说到最后,拉斐尔敲了敲桌子,又补充道:“阁下,我很冒昧的说一句,法哈多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应该看出来,虽然您占据了上风,但是比他更想快点解决争端。”

    李明勋点点头,他自然不希望战争继续下去,一来,社团要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大陆去,二来,也不想把吕宋所有的产业都抵押给那些异国商人,现在为了归还战争公债,就要出售吕宋岛上三分之一的产业了。

    “好吧,请随我去我的旗舰,我们去宿务,就在船上谈判。”李明勋说道。

    拉斐尔早就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列舰了,他躬身施礼后,跟着李明勋一起去了旗舰。

    五天后,宿务岛外海。

    法哈多仅仅带了三个人上了青龙号,仆人、翻译和书记员,他见到李明勋,直接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好像两个人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李明勋一时有些不知所措,预备好的礼仪和程序直接被打断。

    走进了指挥室,长条桌子两侧摆上了椅子,桌上是纸笔,两边站着的都是翻译、记录员或者其他工作人员,法哈多看了一眼,有些失望叫道:“不,明勋阁下,这完全不对!”

    “怎么不对?”李明勋随口问道,他心中有个感觉,这个法哈多似乎不是来谈判的,他的一举一动像极了富亲戚家来做客的熊孩子,任性而好奇。

    “完全不对,我在美洲就听说了,你们中国人喜欢在餐桌上谈事情,而且你们中国人的美食独步天下,为什么你这里只有冰凉的谈判桌和一本正经的书记官呢,美食呢?美酒呢?”法哈多夸张的挥舞着手臂,进行最大限度的抗议。

    李明勋皱了皱眉,说道:“谈判结束后,会有庆祝宴的。”

    法哈多当即说道:“千万不要这样,还是先吃饭再谈判,如果谈判成功才有宴会,那不成功呢,岂不是什么都没有,而且如果谈判中起了争执,还有什么心情享受美食呢,上帝啊,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秘密,为了宴会,我今天早上只喝了一杯燕麦粥,你听到我的肚子在哀嚎了吗?”

    “这哪里像个总督!”林谦在一边嘟囔道。

    西蒙斯也抱怨:“我们不是生死仇敌吗?”

    “好吧,宴会,嗯......先吃饭!”李明勋无奈的选择妥协。

    纸笔被撤走,铺上了桌布,一盘盘的美味佳肴端了上来,烤野鸭外酥里嫩,豆腐文蛤汤清淡爽口,葱姜爆鲜鱿美味垂涎,宫爆虾球爽脆多汁,清蒸龙虾软嫩清香........。

    在第一道菜端上来的时候,法哈多就有些受不住了,他刀叉在手,不时敲打一些精美的瓷器,不断踮脚,希望菜品快点上完,好不容易上完菜,法哈多喊了一声:“我要开动了.......。”

    话没有说完,两个虾球已经塞进了他的嘴里,继而就是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喝,李明勋看的呆住了,而且看的自己都饿了,耳朵里全是法哈多对东方菜品的赞美之声,在一开始填饱肚子之后,他叫来了厨师询问自己喜爱的菜是如何制作用了什么佐料,然后让仆人记录下来,认真的好像在记录谈判协议的条款,让人目瞪口呆。

    一顿饭吃到了下午,但谈判依旧不能进行,原因很简单,法哈多总督已经撑的站不起来,需要休息,一直到了傍晚,法哈多总督才重新出现在了谈判桌前,而第一句话则是问:“晚餐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呢,我希望那道烤野鸭仍然会出现!”

    “阁下,还是进入正题吧,我们今天的谈判关乎很多人的生命!”李明勋再也忍不住了,说道。

    法哈多微微点头,说道:“好吧,可以谈判了。第一件事,交换和赎买俘虏。”

    双方进入了正题,李明勋发现法哈多虽然依旧是玩世不恭的模样,但谈判的时候却显的很从容,每个条件都要进行商讨、论证,最后双方都要进行妥协。

    关于俘虏是社团占据上风,在以往的战争中,社团一共俘虏过超过四千名的西班牙士兵、水手其中三分之一是白人或者梅斯蒂索人,另外多是摩洛人,而西班牙人则俘虏了大约三百人左右的社团俘虏,主要是破交、反破交的海战中被击沉的护卫舰、通报船水手,另外就是间谍。

    在进行的俘虏交换之后,社团手中依然有大把的俘虏在劳改营中进行强制劳动,如果想全部赎回这些士兵,按照社团的标准需要大约一百三十万两白银,法哈多没有这个财力也没有这个意愿,对于俘虏中的神父、军官则全部赎回,此外还愿意为白人士兵和梅斯蒂索的军官、士官提供赎金,至于大量的士兵,法哈多不提供赎金,只是希望建立一个沟通机构,让这些士兵的家属有机会自行赎回。

    出人意料的是,法哈多没有要求教会作为中间人操作,一般来说,俘虏的交换和赎买都有教会插手,但法哈多没有提,社团并不在乎这个过程,只要赎金到位即可,俘虏的赎金一共入帐四十二万两。

    俘虏问题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毕竟这个时代,无论谈判成功不成功,俘虏都是要解决的,这是文明国度的通行准则,只有野蛮人才会残杀俘虏。

    进入正式谈判,社团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发生在崇祯十二年末到崇祯十三年初的马尼拉大屠杀,社团的要求很多,要求西班牙人承认屠杀的错误、道歉、赔偿并且交出所有的战犯,法哈多自然不会完全同意,双方就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最终的妥协是,法哈多代表菲律宾都督区承认屠杀的错误,并进行道歉,接受社团处置战犯,无论是战俘营、劳改营中认定的战犯,还是未投降的圣地亚哥城中的战犯,但是菲律宾都督区控制的土地上参与过屠杀的人不会交出,但为了双方谈判的成功,法哈多同意交出两个人,一个是原菲律宾都督区总督科奎拉,另一个则是制定卡兰巴计划,唆使屠杀的内湖省高官。

    (1639年的马尼拉屠杀的本质是,马尼拉的华人数量激增且聚集引起了西班牙人的警惕,内湖省高官制定卡兰巴计划,想把聚集在马尼拉的华人工匠和商人变成种植园的契约奴、农民,引发了华人反抗。)

    当然,社团也进行的妥协,为了西班牙王国的颜面,这两个人只交出尸首,确保社团不会对西班牙的贵族进行公开死刑,而社团必须答应不会出现辱尸等现象的出现。

    除此之外,法哈多要求社团对参与、疑似参与马尼拉大屠杀的轻罪战犯施以宽松的政策,这些被判处十年到三十年劳动改造的人可以由其亲属赎回。

    既然能解决大屠杀的血海深仇,那么剩下的只剩下利益了,而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李明勋终于明白法哈多为什么如此从容了,因为他只代表,也只愿意代表菲律宾都督区进行谈判,并不过多考虑五大教会的利益,甚至愿意为都督区的利益和而且五大教会。

    首先,法哈多承认社团对吕宋岛的占领和统治权,吕宋岛上所有的西班牙人都全部撤离,其在吕宋的不动产,包括土地、矿山、房产作为所有西班牙人的赎金,除了已经控制的城镇和战犯之外,所有的西班牙人(已经没多少了)可以携带自己的私人财产离开,但奴隶不在其中。

    从黎牙实比到八打雁的海岸线,社团不能驻扎主力舰、巡航舰,同样,西班牙的大吨位舰船也不能到达这个位置。

    而至于社团关心的宗教问题,特别是信奉天主教的土著的问题,法哈多的态度很开放,那些土著如果是契约奴则是社团的合法财产,如果是自由身则是社团治下百姓,与都督区没有任何关系,其宗教信仰应该受到社团宗教局的管理,菲律宾都督区不会反对社团的宗教政策,也不会支持教会或者其他势力反对这个政策。

    简单的说,法哈多认为,那是你们自己的内政,和我没有关系,如果抓到有西班牙神父在吕宋搞事儿,按你们的法律处置就行,只要给都督区知情、赎买的待遇就行。

    法哈多仅仅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对摩洛人进行定价,可以由教会进行赎买其前往菲律宾都督区。

    “好了,阁下,我们的争端已经解决完了,最沉闷的阶段过去了,现在谈合作吧,你们需要美洲的白银,我们则喜欢中国的货物,贸易才是我们之间永恒的主体,不是吗?”法哈多愉悦的说道,他在第一阶段谈判的协议上签字之后,说道:“实际上,我更想来一场中国式的谈判,嗯......可以进行晚餐了,我们边吃边谈!”

    你们以为早上是点错了吗,不,那是加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