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二 不遂人愿
    高明义在‘公报私仇’的时候,李明勋的主力舰队也处于接敌的状态,马尼拉湾的主航道宽达几十里,视野宽阔,根本不担心敌人利用科雷希多岛或者海岬隐藏火攻船,所以主力舰队一开始的状态就比较从容。

    事实上,科奎拉所在的舰队原本是有火攻船的配合的,毕竟当初科奎拉组织了多达六十艘的火攻船,但其中大部分是桨帆船,而今天的风浪根本让桨帆船不能航行,就此,所有的火攻船加强给了拉斐尔舰队。

    按照最新修改的计划,科奎拉舰队应该依靠在马尼拉湾中积攒的速度优势,不顾一切的切入主力舰队和西蒙斯舰队之中,逼迫转向救援的主力舰队向南,为拉斐尔舰队争取时间,而快速舰队支援的话,则由科奎拉舰队阻挡,可以说,科奎拉舰队的压力一点也不比拉斐尔的小,但遗憾的是,科奎拉根本没有赴死的觉悟,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带更多的主力舰去巴达维亚,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

    当火攻船撞上虎鲨号绽放出巨大火球的时候,李明勋正在指挥主力舰队向科奎拉舰队进行齐射,但李明勋比西蒙斯更加保守,他没有选择继续占据t字优势,在齐射了两轮之后,就张开战斗帆,让主力舰队提速,只要船只就用速度,舵效应就充足,转圜起来更加敏捷。

    在发现西蒙斯舰队与拉斐尔舰队缠斗,且敌人动用火攻船之后,李明勋就知道,西蒙斯舰队肯定会陷入苦战,但有快速舰队的支持,胜利并不困难,区别只是受多大损失,而己方这边,主力舰队四艘军舰完全可以压倒科奎拉舰队,所以说,即便是西蒙斯舰队全军覆灭,对社团来说仍然可以接受。

    用西蒙斯的五艘船去换马尼拉全部的主力舰,虽然比期待的要差很多,但也不是什么赔本的买卖,所以李明勋一直要求保持着战列线,要以最严正的阵型来对付科奎拉,但科奎拉既不想完成他和拉斐尔的约定,也不想和李明勋进行炮战,他唯一的念头就是逃离这块是非之地。

    拉斐尔陷入苦战之后,科奎拉命令他麾下舰队进行右转向,在拉斐尔那边看来,那是科奎拉在践行约定,插入战场与敌主力舰队之间,而在李明勋的眼里,科奎拉这是要拼命,直扑北航道的战场,未免李北极的快速舰队也陷入苦战,李明勋立刻下令解散战列线,各舰分别满舵进行一百八十度转向,让后卫舰担任前卫舰队,去援助北方的战场。

    但是,科奎拉的下一个动作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科奎拉舰队的转向很慢,并未满舵,毕竟如今风高浪急,科奎拉舰队的速度达到了八节还要多,如果满舵顺风转向,当风吹向侧舷的时候,很容易翻船,所以他的转舵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因此,只需要进行九十度转向的它还不如主力舰队原地转向一百八十度的快。不过科奎拉故意降低转向速度,真实原因是他根本不想转向参战,在诱导主力舰队进行了一百八十度转向,舰首迎风向北之后,科奎拉舰队再次转舵,只不过这次向左转向。

    两次转向好像是篮球运动员一次过人上篮,不仅让主力舰队战列线解散,更是让其航向相背,科奎拉的第二次转向结束之后,其航向南偏西一个罗经点,以最快的速度向南逃窜,脱离战场。

    一直到这个时候,李明勋才明白过来,自己被科奎拉这个老家伙给耍了,但是他没有发怒,心中却是有些庆幸,甚至于后怕,在李明勋看来,幸亏科奎拉这个老东西一心想跑,如果其趁着主力舰队转向后,横队插入主力舰队的战列线,用侧舷火炮射击主力舰的船艏船尾,那主力舰队可就危险了!

    可惜科奎拉没有,他只想逃命。

    “主子,我们好像被科奎拉耍了!”乌穆气呼呼的说道。

    李明勋笑了笑:“或许吧,好在不只是我们,拉斐尔的那个蠢货也是,我们是同病相怜,却结局不同。”

    “传令,主力舰队转向,追击科奎拉,让李北极解决完敌人之后,追上来。”李明勋传令下去,主力舰队在疾风巨浪之中转向、编组、提速,然后追击,等到正式南下的时候,科奎拉舰队已经处于十海里之外,而且速度达到肯定超过了八节。

    主力舰队也全速追击,此时风速在三十到三十五节之间,风浪稍小,但仍旧可以让主力舰队全速前进,主力舰队比科奎拉舰队快了一节,这意味着,主力舰队需要十个小时的航行才能追上科奎拉舰队。

    风速太快,主力舰队不能全帆前进,只升起了前桅上帆和顶帆,船艏三角帆和主桅上帆和下帆,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太阳升起,风越来越小,双方可以升起的帆越来越多,追击战持续了三个小时候,风速已经降低到了十节了,这个时候,即便全帆装前进,还升起了极顶帆,主力舰队的速度也只有四节多一点,但是优势更大了,因为西班牙人在帆装上的落后,重炮舰的速度只有不到三节,双方的速度差达到了一节半,李明勋可以确定,至少那两艘重炮舰是跑不掉了。

    马尼拉入海口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战场上一片狼藉,**着上身的水手与陆战队员正在收拾战场,西蒙斯走过狼狈的水手之中,看到了满是船只残骸的战场,入眼所及全是火焰和烟雾,不时会有残存的火药从船只上发生爆炸,到处是燃烧的桅杆、帆布,海面上的残片之间,漂浮着无数的尸体,几个水手划着小艇把西蒙斯的司令旗和纹章旗打捞起来,送达他的身边,西蒙斯抚摸着它们,脸上全是冷峻。

    西班牙的五艘舰船已经全部燃烧、沉没或者爆炸了,但是大舰队也损失了七艘船,其中五艘是为了阻挡火攻船而战损的护卫舰和通报船,真正让人遗憾的是西蒙斯的旗舰长须鲸号和虎鲨号的损失,虎鲨号已经燃烧成了火堆,不具备救援价值了,长须鲸号同样如此,一艘火攻船上的火药把它船艏炸开了大口子,如今船尾已经高高翘起。

    西蒙斯站在白鲨号上,看着自己的旗舰,形容悲戚,一旁的参谋说道:“阁下,拉斐尔依旧不投降。”

    这个时候,西蒙斯才看到站在长须鲸号船艉楼上的拉斐尔,他那华丽的戎装已经被战火和硝烟弄的脏乱,但这个男人手持一把剑,孤傲的站在船艉楼,似乎要为正在沉默的长须鲸号陪葬,拉斐尔的座舰被高明义抢来的火攻船烧毁,爆炸成了碎片,拉斐尔活下来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率队攻上了长须鲸号。

    “拉斐尔阁下,您是一位令人尊重的对手,投降吧!”西蒙斯高声喊道。

    拉斐尔冷冷一笑,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科奎拉的无耻,我不会败,至少我会拉着你陪葬!”

    西蒙斯丝毫不怀疑这一点,如果科奎拉按照原计划迫近,快速舰队就无法救援主力舰,自己的五艘主力舰都会沉没在这片海域。

    “是啊,可惜的是,科奎拉已经离开了,不然的话,我会亲手割下他的脑袋!”西蒙斯道。

    这话一出,拉斐尔忽然扔下了手中的武器,他看着周围无数的死尸还有正在起火爆炸的西班牙军舰,拉斐尔道:“我投降!”

    西蒙斯微微点头:“我会让人善待您的,只要活着,才能找真正的仇人复仇!”

    “我余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亲手杀了科奎拉!”这话几乎是从拉斐尔的牙缝之中钻出来。

    民都洛岛东部海域,艾斯特号。

    科奎拉站在船艉楼,指着拴在主桅杆上的一个年轻男人,命令道:“割开他的喉咙,让他知道向长官咆哮的代价,还有那七个人,全部绞刑,就挂在桅杆上!”

    陆战队员坚定的执行了科奎拉的命令,这八个人刚才策动的一场未成功的暴乱,而被歌喉的男人甚至还是一位来自塞维利亚的年轻贵族,科奎拉司令部中的一位重要参谋。

    杀了八个人,艾斯特号上的水手眼睛了全是畏惧,但是当他们转过身、低下头之后,眼睛里却是怨毒和痛恨,有些人甚至满是瞧不起,他们瞧不起懦夫,背叛战友的懦夫。

    科奎拉知道,他的权威已经降低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一个年轻军官都可以煽动暴乱,逃出马尼拉湾之后,科奎拉就受到了司令部中参谋的质疑,其中三个人是一起策划此次突击行动的,他们知道科奎拉做了什么,所以这三个人从一开始就被科奎拉锁进了底舱之中,但其他军官也猜出了些什么,至少他们知道,拉斐尔不可能牺牲自己和五艘主力舰,为科奎拉逃跑创造机会!

    八个小时的奔逃走,科奎拉舰队刚刚进入佛得岛水域,大舰队就追了上来,当青龙号的侧舷火炮齐射一轮,科奎拉就命令三艘巡航舰抛弃重炮舰,提速撤离,先是被抛弃,又遭遇了四艘主力舰围攻,两艘西班牙战舰很自然的选择了投降,而李明勋留下两艘船,率领青龙号和逆戟鲸号继续追击。

    海峡之内风力很弱,双方都只能达到三节左右的速度,速度差几乎不可见,如果持续下去,青龙号和逆戟鲸号或许追上几天也追不上,但同样,科奎拉的巡航舰们也摆脱不了,科奎拉原本想借助卡拉棉群岛一带的岛群掩护,摆脱敌方舰队,但双方靠的太近,实在是做不到,只得继续沿着民都洛岛东岸南下,等待更大的风速。

    按照科奎拉的设想,自己可以在塔布拉斯海峡进入苏禄海,穿过巴拉望群岛进入东洋航线,然后一直前往巴达维亚或者荷兰人控制的其他港口,丢掉了重炮舰之后,科奎拉知道敌人追不上自己,他只是担心再次发生暴乱。

    李明勋也不奢望追上科奎拉,也不知道科奎拉想逃往荷兰人的地盘,他知道它们是巡航舰,速度天生就比自己的船快,能得到两艘重炮舰已经很难得了,李明勋只想跟在这些巡航舰后面,把他们逼到港口里,无论是宿务港或者其他什么港口,只要把它们关在港口里,社团在吕宋的一切海上行动都不会遇到威胁,毕竟巡航舰是海运的最大威胁。

    但一支舰队打破了双方的安静游戏,那就是皮龙的私掠舰队,这支拥有两艘巡航舰、一艘中型盖伦船外加三艘护卫舰的舰队,实力已经不弱于科奎拉的舰队,这支舰队只是偶然出现的,皮龙率领它们从吕宋东部南下后,发现黎牙实比几乎成了空城,而宿务港防御太强,他们只袭击了怡朗港,却所获不丰,从商人那里知道,很多西班牙的富人正集结在八打雁,在那里找船前往宿务,于是北上去八打雁,正好遇到了刚从那个方向跑出来的巡航舰!

    皮龙第一时间下达了备战的命令,因为按照他和李明勋的约定,自己夺占的任何一艘西班牙船只都会属于自己,如果在战斗中击沉或者俘获西班牙的巡航舰、盖伦船甚至主力舰,都会得到奖励,他可不会放过充实自己的好机会,更何况,他已经看到追击在后面的青龙号!

    看到皮龙的海盗旗,科奎拉变的狂躁起来,他疯了一般杀死一切胆敢劝阻他的人,要求舰队不惜一切冲过去击败皮龙舰队,出身海军的科奎拉很清楚,有皮龙的巡航舰在,自己这支小舰队绝对坚持不到巴达维亚。而无论落在李明勋手里还是落在自己人手里,自己的结局都是死。

    但手下绝对不会同意这类与自杀没两样的命令,先是其他两艘巡航舰拒绝执行命令,转向去了宿务方向,然后艾斯特号上的水手发动了暴乱,抓住了科奎拉,把他关在底舱中的参谋军官放出来,参谋军官向众人宣布了科奎拉的一切罪状,要求把他带到宿务交给马尼拉大主教的异端审判庭审讯。

    艾斯特号改变航向,穿越了卡拉棉群岛直奔宿务港,如此航线,包括皮龙在内谁也追击不上了,皮龙加入李明勋的舰队,组成了一支特混舰队,跟随艾斯特号来到了宿务港,完成了对这个港口的封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