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一 火攻
    西蒙斯舰队的慌乱仅仅持续了片刻,火炮甲板上休息的水手刚刚钻出船舱,还没有登上危险的横桁的时候,西蒙斯就得到了准确消息,西班牙人的舰队只有五艘军舰,包括三艘重炮舰和两艘大帆船,并非马尼拉舰队的全部主力,与此同时,主力舰队也进入战备状态,同时升起信号旗,通报战场信息,告知马尼拉主航道也发现一支舰队。

    信号旗能够告知的消息并不充分,西蒙斯只能依靠仅有的一些信息判断,西班牙人是把舰队拆分成了两支,分别冲击己方阵列,但这完全不合理,明明实力不如,却还要分兵,这是自取灭亡,而更蹊跷的是,眼前这支升起了拉斐尔纹章旗的拉斐尔舰队并没有依靠科雷希多岛的掩护靠近,而是选择了顺风全速前进。

    虽然顺风全速前进让拉斐尔舰队的速度达到了七节的高速,但因为没有利用地形掩护,导致其在十海里以外就被发现了,如果从科雷希多岛北侧冲出,发现距离应该不到三海里才对。

    西蒙斯仔细观察着拉斐尔舰队的状况,一共五艘战舰,横队并排突击己方阵列,看起来气势汹汹,实际上全无压力,因为敌舰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冲击到面前,这根本算不上偷袭,更像是拼命。

    随着舰长的命令下达,长须鲸号进入了战备状态,帆缆组开始升帆,风速实在是太快了,又是从侧舷吹来,暂时只张开了前桅和主桅的上帆,让舰船恢复了动力,而更多的水手则开始协助炮手收拾火炮甲板。

    吊床收了起来,捆扎好塞进了舷墙的铁架子上增加防御力,地上撒上沙子,或者铺上打湿的旧帆布,火药库取出来火药和炮弹放在一边,武器官开始向水手发放各类武器,军官的休息室被清理出来,成为了医生的手术间,今天这里注定会锯掉很多人的大腿和手臂。

    仅仅一刻钟的功夫,长须鲸号就进入战备状态,大部分的水手聚拢在上层火炮甲板和露天甲板的炮位,毕竟浪高两米,下层火炮甲板已经完全不能打开了,水手和炮手在潮湿阴暗的火炮甲板静静等待着,敌人越来越近,外面响起了炮声,气氛有些紧张,但是外面西蒙斯长官的怒吼和叫骂压倒了狂风的卷起的啸音。

    在西蒙斯的嘴里,西班牙咸肉就是上来送命的蠢货,砧板上的猪肉,士兵们听着欧洲腔调的脏话连篇,反而是心中安定了下来,厨子送上来的早餐,还有一小杯的朗姆酒,吃喝之后,士兵们更是气势如虹,哇哇叫着要和西班牙人玩命!

    主力舰队的通报船带给了西蒙斯更为清晰的情报和来自最高司令官的命令,西班牙舰队是分两支突击主力舰队和西蒙斯舰队,但没有发现护卫舰一类船只,李明勋要求西蒙斯小心应战,并且告知李北极的快速舰队已经全速刚来支援。

    西蒙斯接到命令,兴奋异常,他已经看出了李明勋的决心,这次不和马尼拉舰队玩战列线炮战了,自己所在的舰队就是一个诱饵,与快速舰队一起消灭北航道的这支舰队,而主力舰队则更多的是和主航道上的那支舰队纠缠,争取时间。

    五点三刻,长须鲸号的上层甲板打出了第一轮的齐射。

    目标舰距离长须鲸号至少还有一千五百米,这几乎是十八磅炮的极限射程,所有的火炮都把炮口抬到最高,但效果依旧不好,第一次齐射仅仅在目标舰那张开的前桅横帆上撕开了几个大洞,目标舰依旧在继续快速靠近,按照其速度,七分钟左右就能撞进西蒙斯战舰的战列线。

    齐射一轮快不过一轮,进入一千二百米,露天甲板上的九磅炮也开始加入射击阵列,西蒙斯舰队已经火力全开,从一千五百米打到了八百米左右,一共打出了五轮齐射,但西蒙斯舰队的主力舰数量与敌人相同,因为风暴,各舰船之间距离较大,无法进行协同炮击,只能自己打近前的目标,下层甲板的重炮还不能使用,所以拉斐尔舰队的损失并不大,只有偶尔打中船艏,实心炮弹在火炮甲板上造成了巨大伤亡。

    如果靠的越近,西蒙斯舰队的炮击命中率会提高,但是敌舰进入八百米左右,西蒙斯也就下令转向,原因很简单,八百米的距离,舰队可以打出五轮炮击,但能不能击毁敌舰根本没有把握,如果让敌舰插入己方阵列,那就是敌人占据了t字头,可以在近乎零距离上轰击己方的船艏和船尾,结局必然自己自己落败,别说西班牙人的五艘船突击成功,就算只有三艘,也不是西蒙斯舰队能承受起的。

    随着转向的信号旗升起,西蒙斯舰队开始全员右转舵,尽可能的升起支索帆和船艏三角帆,已有的战列线规则被打破,五艘舰船各自转向,向南撤退。

    就在此时,拉斐尔舰队也开始转向,其全员进行左转向,似乎要形成战列线,如果是这样的话,西蒙斯再进行转向那就危险了,意味着拉斐尔不仅占据上风向还拥有t字优势,其实这只是拉斐尔虚晃一枪罢了,目的就是阻止西蒙斯舰队转向,以便突击进其战列线。

    但西蒙斯完全有上当的意思,他很清楚,南面还有主力舰队,而快速舰队也在驶来,拉斐尔舰队速度慢,即便形成战列线也逃不走,只是让战场变的复杂而已,反倒是拉斐尔舰队的忽然转向,速度降低给己方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拉斐尔看到西蒙斯舰队不为所动,当即下令停止转向,继续突击,虽然说他没有达到目的,但西蒙斯舰队的战列线失去阵列,t字优势也不再了,拉斐尔的五艘战舰得以安全的通过最危险的一段路。

    接近六点,拉斐尔舰队已经以横阵突入了西蒙斯舰队行列之中,两支舰队好似十指相握,完全交叉在了一起,每艘舰船距离最远不过百米,最近几乎擦身而过,炮战一触即发!。

    炮火的齐射仅仅持续了两轮,双方的火炮都能击穿对手,在火炮甲板上造成了巨大的伤亡,而西班牙则更为狂热,他们仅仅齐射一轮火炮,便是蜂拥到甲板之上,抛出抓钩和绳索,搭上跳板进行接舷战。

    穿着板甲的西班牙士兵冲上了社团的战舰,双方混战在了一起,实际上,西蒙斯舰队接舷战并没有劣势,西班牙舰船人数是多,而且临战进行了加强,但西蒙斯舰队同样如此,因为考虑到登陆战,他的舰队里分散了一整个陆战大队,五百人,即便算上安置上护卫舰上的人数,也相当于临时增加了三百多精锐陆战队士兵。

    这也是西蒙斯下决心进行接舷战的主要依仗,然而,混战刚一开始,战场立刻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支混杂了护卫舰、通报船、福船等各类船只的舰队从科雷希多岛一侧冲出,如离弦之箭直刺混乱的战场,这支舰队拥有近二十艘战船,船上堆砌着油桶、沥青,一看便知道是科奎拉准备的火攻船,此时的西蒙斯舰队和拉斐尔舰队已经混战在了一起,双方的船只被绳索、抓钩和被击断的桅杆、横桁纠缠在一起,就像巨大的蜘蛛巢,根本分不开,而远处赶来助战的快速舰队则根本不知道战场上的情况,硝烟遮住了它们的视野。

    六点半,一艘由通报船改装的火攻船撞击到了虎鲨号的船尾,很快发生爆燃,巨大的橘色火球腾空而起,点燃了大半夜空,成为了这片战场上最吸引人的角落,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大舰队所有的舰船都知道这里出现了火攻船。

    李北极立刻下令三艘巡航舰贴近战场南侧,用绳索与西蒙斯舰队的舰船勾连,拖拽己方的战船出战场,已经被火攻船攻击的虎鲨号直接被放弃,第一艘被拖拽的是位于战场角落里的白鲨号,它只有绳索和对面的一艘重炮舰牵连,白鲨号上的水手正用斧子斩断西班牙人抛射来的绳索,一边尽可能的张开前桅和主桅的横帆,以获得更多动力。

    另外的两艘巡航舰各自救援主力舰,除了虎鲨号,西蒙斯的旗舰长须鲸号也处于被放弃的状态,李北极仅仅命令自己船上的陆战队员乘坐小艇上船参战,而没有进行牵引拖拽,原因很简单,在脸贴脸的炮战中,长须鲸号和拉斐尔的座舰的桅杆都被打断,长须鲸的主桅杆砸在了西班牙战舰上,而西班牙战舰的前桅则挂在了长须鲸号的支索上,短时间内根本分不开。

    火攻船的加入让战场一片混乱,那些由通报船和护卫舰改造的火攻船速度快,已经撞击到了长须鲸和虎鲨号,但也只有五艘罢了,更多的土著船和戎克船因为速度慢,还在靠近着。

    而在战场的北面,隶属于西蒙斯舰队的护卫舰已经赶到,一共有四艘双桅护卫舰,领舰是夜枭号,夜枭号拥有一位传奇的舰长,高明义,他的外号更是惊悚,被人叫做半人,原因很简单,高明义左臂全失,右腿截肢,而且半个耳朵没有了,左眼瞎了,他本是社团的老资历,从涌金号上下来的,也是第一代夜枭号护卫舰的大副。

    但是在关岛海战中,夜枭号被拉斐尔的艾斯特号巡航舰两轮齐射击沉,高明义受了重伤,截肢手术之后,用来三个月才清醒过来,但是已经被海军退役。

    高明义如果选择平淡的人生,完全可以在地方行政部门担当重要职位,但是这个从死亡线上走出来的铁血男人可没有那么服输,他几次三番找到元老,想要重归海军服役,但身体条件却不允许,索性四处借钱筹款,买了一艘护卫舰当了私掠船长,用战绩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重归海军的高明义成为了一支护卫舰队的指挥官,此时编列在了西蒙斯舰队之中,他的护卫舰对原本在苏比克湾,此刻是来接替西蒙斯舰队在白天执行封锁任务的,却正好遇到大战。

    高明义赶到战场的时候,西蒙斯已经和拉斐尔缠战在了一起,而第一艘火攻船已经烧着了虎鲨号,处于内线的高明义立刻抓住了大舰队最大的威胁,火攻船,他当即命令护卫舰去拦截那些慢吞吞的福船和喇叭唬船,他的命令很简单,即便是撞击,用身子挡,也不能让其再撞上主力舰。

    夜枭号的甲板,高明义的木腿敲击着,他指着一艘装满沥青、油脂甚至朗姆酒的福船喊道:“就是它,靠过去,打他的吃水线,不能让它撞到主力舰,冲过去,刺刀见红!”

    夜枭号依靠敏捷的性能,贴的很近,一轮六磅炮的齐射就在那艘福船的侧舷打出了四五个大洞,船身开始进水,继而夜枭号减速,继续炮击,一直把福船的侧舷打成了马蜂窝,凌厉的炮弹还把船艏那些绑着的橡木桶打着了,夜枭号一个满舵绕开了福船,扑向下一个目标。

    那是一艘破旧的通报船,船艏绑满了橡木桶,桅杆只有半截,只临时改装了横帆,显然是靠战损船改造来的,它的速度虽然不如原先快,但却快过了福船,眼瞧着它转了个圈,要去撞击正在拖拽主力舰的独角鲸号,高明义哈哈一笑,把烟斗塞进嘴里,对身边的水手喊道:“升帆,全速前进,我们撞沉它!”

    高明义单手把持住了舵盘,夜枭号如离弦之箭直扑那艘通报船,夜枭号锋锐的船艏直接撞击到了通报船的侧舷,这艘船快速的侧倾,竟然没有翻覆,而是直挺挺的在海面上晃悠起来,上面的西班牙水手纷纷被甩飞出去,高明义看到这一幕,吐了一口浓痰,把船交给大副,说道:“这艘船交给你,弟兄们,随我跳帮,咱们抢了敌人的船,去撞西班牙人的主力舰!”

    高明义咬着烟斗,单手单脚爬上了那艘通报船,他手下士兵手脚麻利,早就把撞的七荤八素的西班牙人扔进了海里,高明义哈哈一笑,到了控制台,看到那粗糙的舵盘,左满舵就是脱离了夜枭号的纠结,一个士兵问道:“头儿,咱们撞哪一艘?”

    “当然是它!”高明义眼睛喷火,盯着正在和长须鲸缠斗的一艘西班牙重炮舰,那桅杆上的拉斐尔的纹章旗猎猎作响,高明义道:“老子想宰那个家伙很久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