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五十 以死相拼
    圣地亚哥城堡,总督官邸。

    菲律宾都督区的官僚们鱼贯而入,他们看向科奎拉的神色非常复杂,有不屑,有怨怼甚至有些愤怒,都督区的将军、法官、商人代表和各位主教都是到了,参加这次最高等级的军事会议,原本,其中大部分人不会来,他们可不想分担科奎拉的责任,但科奎拉给每个人的口信中说的很明白,这是最后一次会议,作为菲律宾的总督,他已经有了必死的觉悟了。

    众人落座,仆人们打开地图走了出去,科奎拉站起身,施礼之后,指了指马尼拉北面不到七十里的地方,说道:“恶龙的利爪已经伸到了这里,从达古潘战役开始,这十二天来陆军进行了六次努力,但都失败了,毫无疑问,艰难的时刻来了,我们要做守城准备了,等待新西班牙总督区的救援。”

    这不算什么秘密,五大教派都已经开始收拾金银细软,从陆路撤往八打雁、黎牙实比,然后坐船去宿务,但大家的心里不甘心,毕竟马尼拉是菲律宾都督区的核心,这里的每个人都在马尼拉周边拥有很多利益,种植园、商铺、房产、奴隶和信徒,这些东西可带不走,也没法带进圣地亚哥城堡,他们很希望陆军能击败敌人,但现在明白,这不可能了。

    “阁下,冒昧问一句,马尼拉舰队怎么办,我们可没法把那些主力舰拉进城堡!”耶稣教派的博尔纳神父试探问道。

    事实上,众人最关心的就是舰队,如果没有了舰队,那菲律宾都督区的其他任何港口、城堡都守不住,现在马尼拉有事他们可以撤往宿务,但如果没有了舰队,宿务也守不住,那个时候能撤到哪里呢?

    “这正是我召开这次会议的原因。”科奎拉环视一周说道。

    图拉问道:“也就是说,您有办法保住马尼拉舰队!”

    这话一出,众人都是重燃希望,有舰队就有一切,科奎拉摇摇头:“我没有办法保住它们,但却可以让它们发挥应有的作用。”

    见众人疑惑,科奎拉道:“可以拉着至少同等数量的敌人主力舰下地狱!”

    这也是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局面,那意味着社团的大舰队重创,至少两年内不会有任何威胁了。众人忽然想起,眼前的科奎拉,这个肥胖、贪婪而又奸诈的官僚,年轻的时候在新西班牙总督区也是一位智勇双全的海军指挥官,让那里的海盗和私掠船闻风丧胆的存在!

    “如果是这样的话,教会是肯定支持您的,请问您准备如何做?”图拉神父急迫的问道。

    如果科奎拉的计划真有可行性,他也不准备向社团报信,如果没有,那只有用这个情报向李明勋交换一些利益了,算是物尽其用。

    科奎拉道:“这涉及到军事机密,只有参与的海军将领才能知晓!”

    商务代表抱拳说道:“阁下,我们怎么知道,您会不会把私财放在一艘快船上,然后让海军为您打开一条血路呢!”

    科奎拉的眉头鼓起了青筋,嘴角颤抖着,如果在平时,他会毫不犹豫的处置了这个商务代表,维护自己作为总督的尊严,但是他的权威已经失去,科奎拉强忍怒火说道:“首先,拉斐尔阁下也会参与这项军事行动!”

    拉斐尔诧异的看了看周围的人,他也不知道科奎拉的计划是什么,但他现在是海军司令,自然跑不脱,拉斐尔与社团公仇私恨都用,当即说道:“责无旁贷,诸位阁下,即便拉斐尔死,也会从地狱中伸出手掐住敌人的喉咙!”

    有拉斐尔参与,众人倒是有些放心了,科奎拉又说:“我的财产会全部留在官邸,只是请留守的诸位同僚,照顾好我的女儿费丽莎,如果我死了,请把她带回塞维利亚,如果我活着,我会亲自回来接她回家的。”

    “我收回刚才的话,很抱歉,阁下!”商务代表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行礼,歉意说道。

    科奎拉道:“我犯了太多的错,不想去西班牙被法官们侮辱,也不想死在肮脏的监狱里,既然必死无疑,我也应该死在战场上。”

    听了这话,众人低头不语,科奎拉道:“诸位可以撤离,但是圣地亚哥不能拱手让人,这里的人要坚持到新西班牙的舰队或者宿务的援军到来,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两年,士兵们不仅需要弹药和食物,还需要睿智而坚定的指挥官,更需要上帝的福音,谁愿意留守呢?”

    科奎拉说的话很巧妙,显然,圣地亚哥城堡需要一个有分量的守备官,更需要一位有分量的神父,乌列韦低下头,缩了缩脑袋,他原本以为科奎拉会留守的却不曾想科奎拉有了必死的觉悟,而其余的军官中,他的职衔最高。

    众人的眼睛都盯在了乌列韦的身上,乌列韦却咬紧牙关不说话,他身边的图拉神父站起来,说道:“诸位,乌列韦将军自然是最适合守备司令,而我,愿意留下看守上帝的羔羊!”

    “图拉.......你.......。”众人万万没想到图拉会有如此的勇气。

    图拉的脸上满是虔诚,他说道:“这个时候,我怎么会抛弃信徒而离开呢?”

    “神父,请接收我最高的敬意!”

    不少人起身,对图拉说道,图拉笑了笑,心中却想到:“圣地亚哥堡,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

    社团海陆并进,兵锋直指圣地亚哥,众人再不愿意多留,纷纷准备撤退,待所有人离开,科奎拉对拉斐尔说道:“拉斐尔阁下,把海军司令部的军官叫来吧,我要公布我的计划。”

    拉斐尔双眼通红,歉意说道:“阁下,很抱歉,我拒绝了您的好意,现在.......。”

    科奎拉摆摆手,一副大度的模样说道:“拉斐尔,让一切都过去吧,你也无需悔恨,这次行动九死一生,我不希望费丽莎一结婚就成为寡妇。”

    一张马尼拉湾周边的地图摊放在了桌子上,几个军官围在了桌前,科奎拉把一个个战舰模型摆在了相应的位置上,然后说道:“恶龙的舰队白日会在外海盘旋,而在晚上,未免大舰队撤退,他们会分为三支,堵住南北航道,巡航舰则在外作为预备队,而凌晨就是我们突袭的最好时间!”

    “阁下的意思是火攻?”拉斐尔问道。

    军官们则一脸无光,大舰队在下风向,发现火攻直接转舵南下就能避开。

    科奎拉摇摇头,说道:“是有火攻,但火攻只是辅助,我们也把马尼拉舰队分为两支,你与我各自统帅五艘,分别突袭敌人的两支舰队,采用横阵突击的阵型,这样敌人必然会维持战列线的低速状态,占据t字优势,无论突击舰队成败,都可以与敌人纠缠在一起,这个时候再以火攻船突击,火攻加接舷战,王国的勇士定然可以取得胜利!”

    拉斐尔考虑科奎拉的计划,发现成功率很高,毕竟从马尼拉湾突击出去,占据上风向的己方速度快,敌人除非从一开始就躲闪,否则肯定会进入接舷战,过往的战绩已经证明,正经的战列线炮战,马尼拉舰队并非社团的对手,但是接舷战,西班牙王国从未怕过任何一支海军!

    “这个计划很好,我们会取得很大的战果,只是.......。”拉斐尔脸上全是为难,因为这个战术实行后,马尼拉舰队很有可能全军覆灭,虽然西班牙海军的军官一向武勇甚至有宗教的狂热,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执行近乎自杀的人物。

    科奎拉道:“所以,只需要司令部知道具体计划就可以了,舰长们只需要紧随旗舰行动即可。”

    拉斐尔点点头,坐下来与科奎拉仔细推演,最终二人决定重点的攻击目标是西蒙斯舰队,因为这支舰队处于最贴近的出海口的位置,即便是其发现马尼拉舰队突击,立刻逃窜,也会被主航道出来的第二支舰队堵截住,而且,社团的快速舰队距离西蒙斯舰队较近,可以吸引来更多的船只。

    一群人推演到了半夜,决定把现有的马尼拉舰队进行拆分,现在的马尼拉舰队还有十艘主力舰,包括五艘八百吨级的重炮舰,两艘大帆船和三艘巡航舰,在菲律宾都督区所有的主力舰中,只有一艘马尼拉大帆船在宿务港,就连原先在和乐港那艘舰况不好的重炮舰都前来参战了。

    经过拆分,两艘大帆船和三艘情况不太好重炮舰队组成了拉斐尔舰队,从北航道出击,直冲西蒙斯舰队,而三艘巡航舰和两艘舰况较好的重炮舰则组成科奎拉舰队,负责阻拦社团的主力舰队,可以说,拉斐尔的任务最重也最危险,要迎着敌人的优势火力突击,接触之后要进行最惨烈的接舷战,身后则由火攻船夹击,几无幸存的可能,而科奎拉舰队的虽然要面对社团四艘最新锐的主力舰,但总归是正常的作战模式。

    二人计划妥当之后,命令马尼拉舰队进入备战状态,还从陆军中挑选了二百人加强到拉斐尔舰队之中,同时把港口内的一切船只组织起来,改装成火攻船,无论是通报船、三角帆船还是桨帆船,全部装上沥青油脂。

    准备妥当之后,马尼拉舰队没有立刻出击,而是等待更好的天气,科奎拉和拉斐尔希望在一个风力在二十五节到三十五节的凌晨出击,这样可以让舰队的速度达到最快,给社团的反应时间最短,而如此风速之下,菲律宾西部海域的风浪会超过一米半,这样社团主力舰的下层下层火炮甲板就无法打开。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推移,一方面是不断迫近的社团陆军,一方面是不合适的天气,终于在隆武二年,正月二十八日的凌晨,马尼拉舰队选择出击,前一天的下午,社团陆军的骑兵斥候已经出现在了马尼拉的下城区,但这个夜晚的天气依旧不是特别合适,因为风速超过了四十二节,海面浪高两米多,让许多桨帆船改造出来的火攻船无法出击,但时不我待,科奎拉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正月二十八日凌晨四点半,铅色的天空笼罩吕宋周边的这片世界,狂烈的东北风吹过长须鲸号的船体,在吊索和横桁的震动下发出呜呜的啸音,宛若鬼哭狼嚎,极为凄厉,主桅桅盘上的瞭望手把身子绑在桅杆上,小心的观察着北面海湾的状况,忽然看到几点亮光从眼前出现,继而又消失了,他擦了擦遮住眼睛的海水,又看过去,但那里已经一片安详,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

    一刻钟后,西蒙斯从睡梦中被侍从官叫醒,听闻灯塔亮起,西蒙斯的睡意完全消失了,自从大舰队封锁之后,灯塔许久不用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亮起,他走到船艉楼,长须鲸号在巨大的风暴之中摇晃不止,船体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船舱之中不断有东西摔倒的声音。

    船上所有的舱门都已经关闭了,但是依旧不能完全控制船体进水,好在只是狂风,没有下雨,所以只需要一套排水泵就能保持底舱的水位。

    “阁下,风太大了,要不要把顶桅降下来!”舰长走过来,在狂风之中怒吼道,好让西蒙斯听到。

    西蒙斯摇摇头:“不,我们在战备状态,除非要返回苏比克湾避风,否则要随时参战!”

    西蒙斯擦了擦望远镜的镜片,向北面看去,天越来越亮,东方升起的太阳被吕宋岛的山脊线挡住,马尼拉湾中一片昏暗,狂风席卷起来的海水拍打在舷墙,让船体被水幕遮挡,西蒙斯的视野之中一片杂乱,什么也看不到。

    “海面上什么也没有,航道里也很安静,这么恶劣的天气,西班牙的破船若是出港,怕是要散架了吧,他们不可能进攻的!”舰长劝说道。

    西蒙斯冷冷一笑,说道:“困兽犹斗,咸肉被逼急了什么都干的出来,恶劣的天气中,他们的机会更大,哦,我的上帝,果然有船,是敌主力舰,快,升起信号旗,舰队备战,派遣通报船去告知主力舰队,我可不希望他们没有看到信号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