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四七 陆军登陆
    吕宋,荣耀堡。

    天色灰暗,雾气蒙蒙,海风席卷着湿气钻进了多亚的脖颈之中,透过清晨的薄雾,他还能看到远处西班牙人的炮垒,还有城墙下纵横交错的壕沟,还有里面来来往往的人士卒。

    一阵熟悉的音乐声随着风传来,多亚静下心辨认了一下,确认那是对面的敌人正在做弥撒,音乐有些神圣的意味,多亚靠在女墙,坐在了那里,点燃了自己的烟斗,烟丝早就在长达十个月的围城战之中抽光了,里面是一点烟叶沫子加上晒干的茶叶梗。

    “多亚将军,看你的样子,你似乎很陶醉这种宗教仪式。”马东来的声音传来。

    多亚呵呵一笑:“我陶醉的是烟叶,而不是他们的宗教,这群蠢货总希望用一些奇怪的仪式来沟通天上的神仙,我感觉烟草和美酒更加容易。”

    马东来笑了笑,没有再问,多亚也没有把话说的难听,毕竟城堡之中有十几个泰西炮手和马东来手中那几十个切支丹也是信仰天主教的。

    抽完了烟草,多亚与马东来一起在荣耀堡所有的地方巡视着,粮库、水井、炮台、火药库,每个角落都没有落下,他用粗糙的语言鼓舞着伤员,偶尔开几个不咸不淡的玩笑,他的威胁同样真实有力,无人敢质疑多亚的权威。

    马东来跟在多亚身后,他虽然有些瞧不起土著,但不得不承认多亚是个难得的人才,如果不是他荣耀堡也坚守不到现在,也不会只死一百多人就坚守这么长时间。

    但随着时间推移,城堡之中还是暗潮涌动,这里的环境越发恶劣,外面的进攻却更加疯狂,劝降的条件也越来越诱人,荣耀堡中储存的蔬菜和水果早就吃光了,只有伤员和少数的军官可以饮用开水,其他人只能喝掺杂了朗姆酒的井水,食物是长满虫子的干饼,和可以砸死人的咸肉,如果能抓到一只老鼠就是难得的新鲜食物了。

    士兵们开始得病,他们牙齿松动,皮肤肮脏,每个人都像是猪圈的猪,持续十个月的围城战对于围困者还是被围困者都是一种残酷的煎熬,忠诚开始像阳光下的露水,快速消失,已经出现了十几次逃亡事件了,而且频率越来越高。

    好在,敌人也不好受,他们的食物或许好些,但是要忍受壕沟里的臭水烂泥,随时射过去的子弹,每次进攻都要冲击荣耀堡那坚实的城墙,顶着枪林弹雨。

    “嘿,我没有看错吧,一大杯的朗姆酒,不是四分之一,也没有掺水,油水佬,你今儿喝高了吧。”早餐的时间,第一个领到食物的士兵高声叫起来。

    “不光有酒,还有肉,足够堵上你的臭嘴!”发饭的火头军骂咧咧的说道。

    士兵们哗啦啦的吃着,享受最近一个月来最美味的一餐,吃完的士兵问道:“为什么给这么好的饭食,难道油水佬你怀孕了,还是你让你养的那只老鼠怀孕了?”

    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多亚敲了敲佩刀,解释道:“原因很简单,让你们这些渣滓吃饱饭,好出城打那些咸肉!”

    士兵们先是愣住,继而欢呼起来,高声问道:“是援军到了吗,是援军到了吗?”

    马东来振臂一呼:“是的,今天,或者是明天!收拾好你们武器,立功受赏的日子来临了!”

    士兵们咆哮起来,这几个月来他们受够了困守的日子,荣耀堡那堆满尸体的壕沟已经证明,西班牙人根本无法攻破这个城堡,但是士兵们受到的折磨可一点没有少过,夜深人静时忽然炸响的炮声,土著们的嚎叫和敲锣打鼓让人彻夜不眠,西班牙人的火炮拿巨石砌筑,护有土基的城堡没有办法,但是却可以不断往城堡投掷装着硫磺、巴豆和砒霜的发烟弹,痛苦的日子真是煎熬,疯了的士兵和自杀的士兵不断出现,许多人绝望,有些甚至过上了行尸走肉的日子。

    援军到了,反攻的机会,或许士兵们不在乎胜利了,他们只是不想烂在城堡之中。

    荣耀堡外,菲律宾都督区的陆军司令乌列韦将军正站在战壕之中观察着荣耀堡,城堡之中的生存条件恶劣,城外同样如此,围城的战壕里积满了臭水,铺在上的木板又湿又滑,士兵饱受苦楚,与进攻造成的伤亡相比,死于疾病的人更多,巅峰时刻,围攻荣耀堡的士兵有四千多人,但是现在只有三千出头,围城战中,马尼拉至少增援了三次兵马,但其中有一千两百人死在了荣耀堡城下。

    在这个时代,围攻要塞本就是一种极为煎熬的战争,乌列韦实际上已经做的很好了,至少相比他的同行是这样,要知道,就在几年,荷兰人围攻马六甲城,士卒死了两千多不说,光是司令都阵亡了三位,围城战的残酷可见一斑。

    荣耀堡垒的选址和设计极为合理,城堡本身位于高台之上,河流从一旁经过,护住了城堡一侧,没有河堤的两岸到处是沼泽和湿地,西班牙陆军的第一次进攻就让上千人陷进湿地之中动弹不得,成为了对面火炮和火绳枪手的活靶子。

    一个夏季过去,通往高地的道路上满是湿滑的草皮,砖石砌筑的城墙上满是青苔,士卒根本攀爬不得,而堡垒之中还有难以计数的火力,大大小小的火炮,精悍的火绳枪,还有不要钱似的的手榴弹。

    十个月的围城战,乌列韦想过也尝试了很多办法,蚁附攻城只是不得已的手段,先是劝降无果,继而是臼炮和炸药爆破,修筑炮垒,布设重炮,但用处不大,最后是坑道挖掘,但这片土地含水量实在是太高了,坑道时常坍塌,积水控制不住,从两个月前,乌列韦就打消了攻下荣耀堡的念头,他选择了劝降和饥饿两种策略。

    只要敌人支援不到,敌人的物资早晚会消耗光,只要敌人支援不到,敌人的军心早晚会崩溃。

    但事实让人绝望,一个月前,乌列韦收到了来自马尼拉的信件,得知恶龙公司组建了规模庞大的远征军,要与菲律宾都督区决战,据说这支远征军有两万人,乌列韦毫不相信,如果敌人真有这个实力,自己现在应该在防守圣地亚哥城堡而不是围攻这个堡垒。

    乌列韦很清楚,兵力是可以骗人,古今中外,夸大自身兵力几乎是一种传统,但主力舰的数量是不会骗人的,恶龙公司十二艘主力舰可是真真切切的被西班牙间谍看在眼里,乌列韦不由的担心起战事,这不是如今的马尼拉舰队可以对抗的力量,别说马尼拉舰队被击败,就是龟缩在马尼拉湾,自己的战场也会崩溃,因为敌人会封锁马尼拉湾后在林加延登陆,击败自己麾下这支疲惫之师。

    然而,菲律宾总督科奎拉的态度让却乌列韦失望,自己请求撤退的命令被拒绝,科奎拉命令乌列韦不惜一切代价攻下荣耀堡,然后回援马尼拉,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乌列韦不得不重新考量科奎拉的命令了,事实上,作为陆军司令这类高官,乌列韦很清楚,科奎拉的总督生涯已经快要结束,当今年的马尼拉大帆船到来,新西班牙总督区会派遣来信任总督,还会对科奎拉开启终任审查机制。当然,这是在马尼拉泛滥的传言,但乌列韦越发倾向这是事实。

    前年,科奎拉用两艘武装商船替代马尼拉大帆船前往了美洲,极大损害了新西班牙总督去商人和官僚的利益,但那个时候菲律宾都督区危在旦夕,又得到天主教会的支持,本没有什么,但是去年,葡萄牙人和福建郑氏运来了大量的明国商品,而荷兰人对香料群岛的放松也让都督区的香料获得丰收,那些贵重的商品只有马尼拉大帆船才能运往美洲,而且必须是两艘。

    科奎拉不仅不想派遣大帆船,还想把美洲来的那艘大帆船扣下,如此,菲律宾都督区彻底分裂,商人和教会联合起来反对科奎拉,归根究底这是西班牙的王权和天主教的教权之间的争端,科奎拉可是不顾贸易利益,但不能得罪五大教会,因为都督区需要教会的财政和人力支持,最终,美洲来的大帆船和一艘新建造的大帆船运载着商品离开,都督区的海军力量遭遇了重大损失。

    实际上,乌列韦不觉得科奎拉做错了什么,但终任审查评议会可不会那般认为,这个评议会原本是为了杜绝菲律宾和新西班牙的走私贸易,对离任的菲律宾总督进行审查,很多总督返回本土之后便是被扔进监狱。

    科奎拉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区别只是死刑还是监狱,科奎拉本人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在进行最后一搏,希望用胜利掩盖自己的过失和违法行为,但乌列韦可不会为科奎拉殉葬,他不会再下令攻城了,事实上,不光是他,都督区的很多人在尽可能的与科奎拉断绝关系,比如新任的海军司令拉斐尔,他在今年初拒绝了科奎拉的要求,没有与费丽莎小姐结婚。

    “司令阁下,海面出现敌舰队,侦骑报告,敌人意图在达古潘地区登陆!”一个少校跑了过来,对乌列韦说道。

    乌列韦脸色微变,问:“敌舰队有多少船只?”

    “海面上有薄雾,侦骑没有看清楚,但总归不少于二十艘,其中至少四艘巡航舰,另外亚哈特船、戎克船有十几艘,后面可能更多!”少校如实介绍已知道的情况。

    乌列韦微微点头,对少校说道:“很好,我给你留下两个连队和一千土著兵,你收拢之后,准备迎战,其余由我率领前去阻敌登陆,少校,战争要结束了,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王国士兵的生命。”

    少校微微点头,他知道乌列韦的意思,打一仗就撤退,罪过什么的,让总督大人去承担吧。

    不多时,乌列韦率领一支两千人规模的军队出营,这支军队是菲律宾都督区的精锐,其中有一支四百人左右的骑兵,还有四个白人加强连队约么六百人,另外一千也是邦板牙土著中的精锐,使用的全是欧式的火器。

    达古潘。

    高锋站在独角鲸号的船艉楼,用望远镜观察着登陆场的局势,这次他带来了两个营的陆军,其中一个营是参加过登莱御虏的新军营,全是老兵,而另外一个则是今年在台北新近组建的,但士卒都是从台北、大本营几个开拓队、守备营之中招募来的,武艺娴熟,器械精良,只是阵列方面稍逊。

    登陆舰队分为护航舰队和运输舰队,李北极的三艘巡航舰和皮龙、泰勒的私掠船组成了护航舰队,运输士兵、军械和补给的运输船一共有四十艘,其中十二艘是大型的亚哈特船,六艘快速运输船,其余都是经过欧式舵改造的福船和沙船。

    第一波上岸是一个步兵大队,一共五百人,来源于台北开拓营,指挥官是台北守备长官李山,开拓营的装备与野战营不同,其中三百人装配的八尺的长矛,两百人装备的是重型火绳枪,还有二十四磅臼炮作为火力支援,之所以派遣他们率先登岸,是因为情报显示,西班牙人的军队之中有一支骑兵。

    套上刺刀的火绳枪兵方阵确实拥有了对抗骑兵的能力,但归根究底还是不如长矛丛林那般有威慑力。

    登陆舰队几乎每艘船上都有长艇和小艇,全部用来运送登陆部队,近六十艘小艇和长艇一起输送,可以保证这个步兵大队任何装备可以一波上岸,在海岸线立足。

    第一波登陆很顺利,李山率领自己的大队上岸,只看到了一些西班牙人的侦骑在周边晃动,毕竟登陆点距离荣耀堡至少十公里,西班牙人至少还要跨过两条河流。

    考虑到西班牙人的第一波反击是骑兵,李山命令士卒列成方阵,火绳枪手在前,长矛手在后,如同刺猬一般,阵型完成,西班牙人的骑兵也是到了。

    乌列韦指挥的骑兵看到那刺猬一般的方阵顿时感觉束手无策,他们可不是来拼命的,让骑兵往长矛丛林上去撞,成功不成功两说,光是伤亡就无法接受,乌列韦命令骑兵不得靠近,而是用火枪攻击。

    西班牙骑兵用的火枪除了燧发手枪之外,多是簧轮枪和燧发枪,相对于步兵使用的枪械,骑兵用的火枪长度就短了很多,颇有些卡宾枪的意味,但在马上驰骋,准确率实在是不高,相反,方阵中的火绳枪手不断用重型火绳枪齐射,敲打着左右驰骋的西班牙骑兵。

    乌列韦没有必死之心,自然无法撼动方阵分毫,登陆依旧在继续,等到第二个步兵大队上岸之后,乌列韦就彻底没有希望了,西班牙步兵用了四个小时赶到战场,但此时社团已经有三个大队在岸上,其中一个新军营的燧发枪大队,五百人,齐装满员,全部是燧发枪,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