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四三 战争公债
    香港市政大楼是香港最宏伟的建筑,是香港行政长官区举办全体会议的地方,平日里,议员们会从侧门出入,每当极为重大的决议推行,或者有重要人物到场的时候,才会打开那两扇大门。

    巨大的会议室原本可以容纳二百人,但是今天临时增加了许多座位,座位的位置进行了稍稍调整,环形座位最外层拥有两百个座位,此刻坐的是来自万国八方的豪商们,而内侧一层则有二十余个座位,这是后备议员的位置,再往里,则只有十二个座位,这些座位华丽而不失优雅,属于现在香港的十二位议员,而最核心则是一个面向众人的巨大平台,那原本是发言的位置,此刻安放了一个面朝众人的座位,今天,他属于社团的最高执政官李明勋。

    待所有议员、后备议员和豪商们落座之后,李明勋从正门而入,红毯从正门一直铺到他演讲的平台,李明勋缓步慢行,一步一步,发出清亮的声音,会议室中在一刻是绝对安静,而安静和注视则是众人对李明勋最高的敬意。

    李明勋走到平台之上,抬头看了一眼注视着他的人们,不出他的所料,今天坐在这里的人有近三分之二属于异族的面孔,金发碧眼的泰西人,白袍罩身的天方教商人,裹着头巾的印度商贾,他们属于不同的种族和文明,如今聚集在了这里,只为追逐权柄和利益。

    当李明勋站在那里的时候,林河率先站起身,继而议员、后备议员和豪商们纷纷起立,以受抚胸,俯身低首,以表敬意。

    会议开始。

    首先是对大陆局势进行简明扼要的介绍,及表明社团对野蛮入侵的态度,让众人对大陆局势有一个全面的认识,继而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那就是隆武朝廷内阁之中的二十七位大学士全部入股联合银行。

    虽然,这些大学士一共拿出了不到三十万两的白银,平均到每个人身上只有一万两多一点,完全不符合众人的身价,但这是一种政治态度,那就是隆武朝廷对联合银行是绝对支持的。

    这个消息立刻引起了热议,会议室中的豪商们再难抑制心中的激动,纷纷表示要入股到联合银行之中,而李明勋适时公布,将联合银行的股本金由现在的八百万两提升到一千五百万两,面向所有的人募股,但是在大明或者社团控制下的土地没有足额不动产的,会限制占股的比例。

    第二个消息则是,香港行政长官区地方议会以香港本地的税收为抵押,向联合银行贷款一百二十万,用以完善香港城市的防御和市政工作,包括在新界修筑要塞、炮台和壕沟,建立一支专门用来保护香港的守备营,还有建设道路、桥梁和港口等费用也包含其中。

    “现在公布第三个消息,也是让大家百忙之中聚拢到这里的原因.........。”李明勋环视一周,郑重的说道:“社团计划像所有的商业伙伴发行战争公债。”

    “公债,我喜欢公债!”人群之中爆发了一群欢呼之声,尤其以一群印度人最为兴奋。

    这群印度人多是印度各个土邦的特权商人,他们依附在印度的王公贵族那里,进行垄断贸易,高利贷也是其获利的主要方式,这群人是东南亚地区最有权也是最豪富的一群人,东南亚的商人经常靠他们提供的高利贷拆借货款渡过难关,利息动辄超过百分之百,即便是荷兰东印度公司有时也仰仗他们,也是荷兰人少有的不敢惹的存在。

    香港在开埠的初期,为了加快市政建设,也发行过公债,持有债务的人不仅获得了高额的利息,还在香港获得了更高的商业地位,甚至打开了进入地方会议的大门,这也是商人们对公债发行感觉到兴奋的原因,香港的公债大部分被两广的士绅和南洋华人吃掉了,让外商极为不甘心。

    “请问,是以社团的名义借款还是以香港行政区呢?”商人们选出了三个代表,分别是印度商人、丹麦商人(来自丹麦东印度公司)和天方教商人,印度商人率先问道。

    这些人的提问可谓一针见血,如今的社团已经和一个国家没有什么区别了,如果以社团的名义借贷,自然要抵押社团的税收,比如海关税,土地税,人头税之类的,现在社团的主要地盘局势稳定,税收合理,自然更具公信力。香港行政区同样如此,只是其海关税收是交给大明朝的,所以只能用商业税、人头税之类的税收来作为抵押,但香港的繁荣和安全同样具备极高的信用。

    李明勋摇摇头,说道:“不,是以吕宋行政长官区的名义借贷。”

    “吕宋?菲律宾!阁下,据我们所知,那里是西班牙人的地盘,您的社团在吕宋仅仅只有一个堡垒,还处于战争之中,在吕宋,社团没有任何的税收或者其他收益,相反,还要不断拿出财政去支持战争,对吗?”丹麦商人问道。

    “所以,这是一笔特别公债,共计一百五十万白银,一共两年期限,年息百分之十二,每半年支付一次利息,第四次支付的手,本金和利息一次性付清!”李明勋解释道。

    那印度商人微微颔首,说道:“阁下,我们毫不怀疑社团在利息上的支付能力,但是两年之后,您用什么来归还本金呢,要知道,您这是战争借贷,而军队就像是你们中国文化之中的饕餮,只吃不拉,军队可是不会创造任何价值的。”

    众人附和的笑了笑,但是脸上还是疑惑居多,李明勋当即说道:“不,军队是可以创造价值的,战争的胜利会带来领地,而我们则以领地或者领地拍卖所得来偿还本金。”

    此言一出,会议室中一片哗然,争吵声和议论声不绝于耳,人实在是太多了,用了足足一刻钟才让他们彻底安静下来,最后还是那个丹麦商人问道:“也就是说,您此次在菲律宾的战争行动,不仅是要取胜,还要夺取领地,对吗?”

    李明勋微笑点头,丹麦商人急迫问道:“可是,您的军队如果打败了呢?”

    李明勋笑了:“如果是打败了,那就血本无归呗,我们承担伤亡,公债持有人承担经济损失。”

    这也是李明勋坚持发行公债,而不是向银行贷款的原因,现在向银行的任何一笔贷款都要有足够的抵押,而且利息和本金都要还,无论战争胜利还是失败,都是归还,但是战争公债就不存在了,胜利了自然有的是东西归还,如果失败了,那就更简单了,不用还钱。

    商人笑了,他说道:“您还真是一个诚实的人,但这种高贵的品德可对您发行公债无益。”

    李明勋敲了敲桌子,问道:“诸位,你们是商人,我本质上也是商人,在我们身处的国家,商人都是处于弱势的地位,受当权者盘剥,百姓憎恨,没有刀兵保护自己,面对暴力只能妥协,好运者依附于权贵,大多数只能虚与委蛇,忍辱负重,正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社团拥有了军队和舰队,也为诸位构建了香港这样一个自由而拥有法度的港口城市,既然我们拥有了第一个商人统御的城市,为什么不能拥有第二个呢?”

    正如李明勋所说,在这个时代,绝大部分国家的商人都拥有极为尴尬的社会地位,一方面他们拥有丰厚的财富,许多人富可敌国,但财富上的巨人却是政治上的诸如,占据统治地位的王公贵族往往在舆论上攻击他们,这在中华文明圈尤为明显,商人被攻击为不耕作不做工的奸邪之徒,只靠坑蒙拐骗和敲诈勒索获得巨大财富,士农工商,商人永远是最低贱的,没有武力和权柄保护的商人在战乱时候永远是被敲诈和勒索的对象。

    这一点,所有人感同身受,而香港就是他们喜欢的避风港,这是一个以贸易为生的城市,商人是其中的主要力量,社团也以法令而非暴力进行管理,商人可以自由的贸易,拥有和当权者平等对话的地位,只要在香港拥有足够的数量的不动产,就能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拥有选举议员的资格,当税收达到一定程度,就拥有竞选议员的资格,有资格成为这个城市的当权者。

    香港已经是各国商人的天堂,他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李明勋的演说勾起了众人对自己过往黑暗生活的回忆,人们的脸上写满了感伤,一个天方教商人问道:“阁下,您的话非常有道理,我们也感谢您对香港自由国度的恩赐,但请问这和吕宋的战争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当然有关系,而且是大有关系!”李明勋拍了拍桌子,让众人安静下来,他说道:“未来的吕宋行政长官区会采取香港目前成熟的政治体制,所有的议员由拥有足额财产的公民选举产生,而被选举者也要在吕宋拥有足够的财产才行,而此次战争公债的一百五十万两,凡是购买超过十万两的,自动获得议员的参选资格,这意味着,购买战争公债,获得可不只是利益,还有真真切切的权力!”

    如此,会议室中的气氛再次被点燃,正如李明勋所说,公债所得不仅是金钱,还有权柄,就算不能够获得议员职位,也可以在未来的吕宋的行政系统内获得实权职位,就算再不济,本金和利息也能让人大赚一笔。

    “那好吧,执政官阁下,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这场战争,社团有多大的把握取得胜利呢?”印度商人问道。

    李明勋笑了笑,说道:“这个我无法回答,但是我可以提供两个事实让诸位对战争的结果进行判断。”

    “什么事实?”

    “第一,此次的战争公债其实一共有二百万两,但其中五十万两面向社团内部人员发行,目前来说,已经发售完毕。

    纵观我们与菲律宾的西班牙人战争,我们何时输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确实值得信任了。”

    “是啊,社团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不然西班牙人不会称之为恶龙公司了。”

    一群人窃窃私语,讨论着战争公债的得失,丹麦商人起身,高声问道:“执政官阁下,恕我冒昧,请问在军事方面,您是否有切实的消息向我们透露?您知道,无论对社团还是对西班牙人,我们这些人都有渠道进行了解,我也相信,军事力量上的优势会提升战争的胜率,更为增强诸位对战争公债的信心,对吗,诸位!”

    “是的,是的!”一群人纷纷叫嚷起来。

    “这涉及到军事行动和机密!”林河起身,敲了敲桌子,呵斥道。

    李明勋示意他无需争执,而是说道:“好吧,我可以告诉大家,此次远征军征伐西班牙人的军事行动可以用全力以赴来形容,海军将会出动全部的主力舰,包括五艘八百吨级别,六艘一千二百吨级别和一艘两千五百吨级别,共计十二艘主力舰,远征军合计兵力超过两万人,而我们的敌人呢,他们现在的主力舰一共九艘,其中多数是八百吨级别的重炮舰和五百吨左右的巡航舰,至于兵力,暂时没有准确的消息公布。”

    这其实已经足够说明一切,社团一直仰仗于海军,前面几次海军实力不如西班牙人都取得了胜利,现在实力远胜西班牙人,取胜的概率极高,只要海军能胜利,就能登陆夺取领地。

    “事实上,战争最快半年结束,顶多一年,这是我个人的估计。”李明勋再次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嘴上这么说,李明勋实际上在远征军的实力上耍了一些滑头,听起来,社团的远征军包括一支拥有十二艘主力舰的大舰队和两万陆军,实际上并非如此,十二艘主力舰中有三艘是巡航舰,而两万军队中只有五千人的陆军和陆战队,其余是大舰队、护卫舰队和运输船队的船员和水手,但是狂热的商人们并不懂得这些,他们已经开始争抢公债的份额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