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三二 布局江南
    沈达春无奈叹息,在他心中,李明勋实在是太想当然了,匡扶天下这等大事,可不是有此野心魄力就可以成的,时运和能力都是必须的,强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去背叛他效忠了一辈子的国家,这可能吗?

    但转念一想,沈达春却是恍然,他摇摇头,叹息道:“原来如此啊!”

    “怎么了?”沈犹龙不解问道。

    沈达春看了一眼父亲,说道:“今日李明勋言论狂悖,却又发自肺腑,只因这是他心中所思所想所谋划,此人早有逐鹿中原的心思,只是以商贾身份伪装罢了,父亲,李明勋有野心有魄力有实力又年轻,实在是不可小觑啊。”

    “可惜此子不能为大明所用!”沈犹龙一拍大腿,低声喝道。

    弘光元年,三月初,泗礁山。

    江南的局势风云诡谲,在南京,东林党们借着北面来的假太子,要在南京朝廷中攫取更多的权力,武昌的左良玉号称百万大军东去,要清君侧诛马阮,而中原已经为满清所得,磨刀霍霍直指江南,而南京朝廷的江北四镇此时在淮河两岸争夺地盘,殊不知其中最强的一镇高杰已经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南京文恬武嬉,前线醉生梦死,江南岌岌可危,而泗礁山却是太平如常,顾三麻子自从与社团和解之后,过的风生水起,如今已经成了一方势力了。

    当初社团去登莱御虏,因为要移民南下,与顾三麻子和解,随着双方合作的深入,顾三麻子也逐渐摆脱了海盗形象逐渐有了些海商的色彩,他会用手下的海盗船帮着社团运送难民,还把泗礁山一带岛屿出让给社团,让其移民船休整避风,去浙江一带做些生丝、茶叶买卖,这几年,不打不恼,顾三麻子一股倒是活的比往日滋润许多。

    只是今日,顾三麻子没法像以前那般悠闲自在了,风平浪静的马迹山港如今是帆影蔽日,舷墙覆海,一望过去,甚是壮观。以往顾三麻子也见识过社团规模巨大的移民船队,但他知道,眼前这些船身修长,体态优雅的海船可不是看起来的那般无害,它们每一艘都能推出大量的火炮,把自己的那支海盗船队炸成灰烬。

    一整个白天,快速运输船上不断有士卒下船,登上了对面的马迹山岛,而南面来的那四十多艘大沙船则不断往岛屿上卸载粮袋子,每一艘沙船卸完,船身都会涨起七八尺。

    “三爷,情况不对啊,东番人似乎对咱的地盘有想法呀。”一个海盗有些惊恐的对顾三麻子问道。

    顾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先看看再说!”

    不多时,赵三刀从山下走了进了海盗的寨子,他只带了七八人,见到顾三麻子,欠了欠身子,道:“三爷,别来无恙。”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顾三指了指马迹山港那重重叠叠的大船,问道。

    “三爷,我家大掌柜来了,想请您去谈谈。”赵三刀微笑说道。

    顾三麻子冷冷一笑,问道:“你们大掌柜不会想摆鸿门宴吧。”

    赵三刀笑了笑,指了指马迹山一带的舰队和军营,问道:“三爷,您认为需要吗?”

    顾三麻子脸色微变,眼前这支舰队足够灭自己十次了,而从船上下来的士兵有至少有一千人,虽说与自己人数差不多,但战力差距就是天渊之别了,如果李明勋想玩狠的,自己这股人马肯定是招架不住的。

    半个时辰后,基湖沙滩。

    这是泗礁山岛上最美的地方,长达数里的沙滩拥有细软的海沙,如柔软毛毯一样平铺,春日的空气清新,分外惬意。

    李明勋的护卫队在沙滩上搭起帐篷,坐在舒适的藤椅之上,惬意的享受着舟山群岛的午餐,鲜美菌菇龙虾汤,烤制的生蚝,片如蝉翼的鱼片,还有放了各类蔬菜的乱炖,一杯放了柠檬汁的甘蔗酒,让人舒适无比。

    看到顾三麻子来,李明勋盘腿收起了脚丫,哈哈说道:“顾三爷,这里可真是一片好地方呀。”

    顾三麻子冷冷说道:“这是我的地盘!”

    李明勋笑了笑:“崇明曾经也是嘛。”

    顾三脸色大变看向了赵三刀,赵三刀无奈的俯首,相对来说,他对顾三是有感情的,但李明勋没有,如果不是自己求情,加上顾三本身就侠义之名,怕是李明勋早就下令攻岛了,赵三刀现在唯有后悔,为什么自己这几年就没有说服顾三加入社团呢?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放过我了?”顾三坐在了那里,问道。

    李明勋道:“不能这么说,如果你和那些无恶不作的海贼一样,那你早就已经死了,但是你不是,许长兴和三刀向我说过关于你的很多事情,你是个是非分明的人,所以才有这场会面。”

    “你究竟想怎么样,要杀要剐来个痛快的。”面对强大的军事压力,顾三没有任何一点耐心。

    李明勋毫不犹豫,与顾三对视着,说:“我这个岛!”

    “你想赶我走?”顾三警惕的问道。

    李明勋摇摇头:“不,不是那样的,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在未来的几年或者十几年里,大陆的乱局都会深切的影响着所有江浙沿岸的岛屿,海盗只有受抚一条出路,否则就会被消灭,而未来的这场乱局之中,社团也要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但深入大陆的崇明不是个好地方,社团需要一个安全稳定的前线支援基地。

    舟山在朝廷的控制之下,相对来说,说服你比说服那些老爷大人更简单。”

    “如果说不服,你还可以打服,对吗?”

    李明勋耸耸肩,道:“那只是最后的选择。”

    “你要这个岛做什么?”顾三迟疑片刻,问道。

    李明勋道:“我要修筑炮台、要塞,建设港口码头,立下军营、难民营,在未来的几年,这里要存储上百万的粮食,安置转移几十万的百姓,服务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大规模的船队和舰队,所以,我要提前下手。”

    “至于顾三爷,我希望你能看清楚现实,不要做出螳臂当车的举动来,最好的办法是,加入社团,或者求抚朝廷。”李明勋认真的对顾三说道。

    “如果我都不选呢?”顾三问道。

    李明勋想了想,说道:“你可以暂时不选,但是很快就会有人逼你做出选择,舟山群岛实在是太小了,当龙王水鬼都钻进来的时候,他们可不在乎踩死几只小虾米。在他们眼里,虾米就是虾米,嘴里的一块肉,只有我,还有三刀才在乎这虾米是不是弯腰屈膝。”

    顾三喝道:“你休要吓唬我,我顾三不是吓大的。”

    李明勋耸耸肩,不再言语。

    顾三坐在那里,过了好一会,指了指山上的寨子和北面港湾里的小码头,说道:“寨子和码头是我的,其余你们随便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要跟我顾三玩硬的,就算是死,我也得崩下你几颗牙齿来。”

    说罢,顾三转身离去,李明勋笑了笑:“可真是一个聪明人啊,这个时候还等着看局势发展,想借着朝廷把咱们赶走,可惜了,局势已经不是朝廷能掌控的了。”

    赵三刀低声说道:“顾三这人执拗的很,怕是一时不会屈服,请容属下几日时间,去劝说一番。”

    李明勋摆摆手:“不,在这人身上不要再浪费精力了,你还有重要的任务,接下来我们再江南会有一些军事行动,我需要经验丰富的舰队指挥官。”

    赵三刀重重点头,这几年听着海军在外攻城略地,而自己只能做些护航之类的小事,终于抓住机会,他如何不欣喜,但赵三刀也有疑虑:“阁下,一直以来,朝廷都不允许我们的军用船只深入道崇明岛以西的内河航道,而且,您在这泗礁山大兴土木,如果被朝廷得知,会不会有所忌讳。”

    “朝廷?也得还有朝廷才行啊!”李明勋毫不在乎的说道。

    李明勋给林谦留下了松江府撤出来的一个营,还有从大本营带来的工兵营,合计三千多人马,还有一支由三艘重炮舰、六艘护卫舰组成的舰队驻扎,可保无虞。

    如今大明在沿海的水师力量并不强大,只有舟山参将黄斌卿和台州石浦参将张名振有些失礼,但如今精锐的舰船和军队也都参与到江防中去了,特别是黄斌卿,麾下舰船士卒抽调一空,舟山暂时由定海总兵王之仁管理。

    李明勋在岛上只待了五日,确认周围的明军水师没有动向之后,继续北上前往了崇明,如今的崇明已经不是往日那个商业繁华的海贸城市了,要塞周围有八个难民营,大部分来自江北之地,等待社团转运,其中一个有兵丁把守,环境也好的多,安置的都是一些逃难的士绅富商,他们以重金购买社团的船位,逃离江南,但少有去台湾的,大部分想去的是福建和广东,毕竟如今西南季风已起,只有社团那些纵帆船拥有最好的戗风能力。

    一支由单桅纵帆船组成的舰队随着李明勋出发,一共有十二艘,其中四艘原本就属于江南分舰队,而另外八艘则是来自永宁和台北行政长官区的支援,这十二艘通报船与海军并不相同,其排水量达到了一百八十吨,比寻常的通报船大了一些,所以可以承载更多的士卒,而装配的武备也不尽相同,六门四磅炮倒是一样,但舷墙安设了大量的回旋炮,最大的改变是船底,这些通报船是平底结构,导致其破浪性和速度都远远逊色于真正的通报船,但是却把它的吃水控制在了两米半,这样就可以深入内河作战。

    在社团之中辖地之中,也只有台北、永宁和江南舰队拥有这类舰船,作为深入内河航道清缴的主力,而此时聚集在了江南,成为了社团在长江作战的主要力量。

    李明勋直接进入要塞之中,崇明要塞已经完成大半,第一层是一座宏伟的八角棱堡,占地超过了二百亩,上层则是五角棱堡,最高是圆堡炮台,这是社团所有的要塞之中最大的,就连大本营也难以比拟,为了这个要塞,社团投入了三十多万两白银,最多的时候近十万人参与修筑,所有经过崇明转运的难民都会参与其中。

    这座要塞需要两千到两千五百人驻守,是社团楔进江南腹心之地的一颗钉子,也是社团必不可失的地方,只要有它在,无论江南属于大明还是满清,社团对江南局势都有无可争议的影响力,这座要塞需要近百门火炮,海军那些退役的火炮几乎都运抵了这里,光是二十四磅的寇菲林长炮就有近二十门,而李明勋也为这个要塞找到了一个值得信任的守备官。

    “塔克图,击杀虏酋皇太极的英雄,许久不见了!”在银楼,李明勋见到了一声雄武将袍的塔克图,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塔克图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压低声音说道:“阁下,您知道,那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罢了。”

    李明勋笑了笑,带着他走进了办公室,正如塔克图所说,那只是误会罢了,在他的身上误会还不止这一个,当初沈器远杀了清国使者,未免被诘难,社团放出消息说是塔克图的功劳,而皇太极病死在宁古塔要塞的军营里,社团宣传的是塔克图麾下炮兵一发入魂,旁人都是为自己的上官背黑锅,好运气的塔克图一直是背白锅。

    即便是有那么多的不属于塔克图的光辉照耀在他身上,但李明勋对塔克图的能耐依旧信心十足,这个年轻的索伦男人确实没有击杀皇太极,但他在宁古塔困守一年多,挡住了皇太极亲率的两万大军的围攻,宁古塔要塞岿然不动,是社团目前经验最丰富的要塞守备官。

    “塔克图,你这次带来了多少兵马?”李明勋直接问道。

    “宋长官交给了我一千人,其中五百是从宁古塔守军中挑选出来的,另外,我的祖父支援了三百精锐。”塔克图如实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