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八 碎敌军胆
    西蒙斯会拼命,洛佩兹同样也会,而且比西蒙斯更激进,他最后传达的命令是,所有火炮装填双份实心弹,一轮射击后继续靠近,进行接舷战,擒杀东番指挥官。

    显然,洛佩兹不仅要发挥圣玛利亚号的火力优势,还要发挥人力优势,毕竟,西班牙军舰上的人数一直超过其他国家的人数,这是也是倡导接舷战的西班牙海军的必然选择。

    (举个例子,十八世纪末期的一级战列舰,英国一般额定船员八百五十人左右,而西班牙则是一千零五十人。虎鲨号在还是圣胡安号的时候,拥有四百船员,在社团手中只有三百二十人。)

    洛佩兹如此选择的原因不光是他对圣玛利亚号有信心,更是因为他清楚,东番舰队的指挥官就是东番社团的首领,无论擒住还是击杀,对于菲律宾都督区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胜利,为未来的谈判获得最有利的地位。

    轰轰轰!

    西班牙重炮的炮击声不断,李明勋蹲在那里,耳边全是嗡嗡的鸣叫,再也听不到任何一点声音,眼前是被切断的帆索,搅碎的船帆,还有击成粉末的木屑,一枚炮弹从身旁飞过,把舵盘和两个舵手一起打碎,脚下震动声不断,旗舰白鲨号在痛苦的呻吟。

    李明勋感觉有些摇晃自己,他抬起头看到舰长嘶吼着什么,却一点也听不清,身边不断有炮弹激射而过,他用力甩甩脑袋,拍了拍耳朵,终于听清楚了舰长的声音。

    “阁下,请您弃舰吧!”船长大吼道。

    刚刚从生死边缘走过来的李明勋如何能听这种话,他抓着船长的领口喝问道:“你是让我抛弃血战的士兵逃跑吗?这不可能,我宁可战死!”

    “圣地亚哥!”

    “圣地亚哥!”

    侧舷传来西班牙人的齐呼声,李明勋拔出手枪,定睛一看,圣玛利亚号上,穿着板甲的陆战队士兵和手持水手斧的水手从全舰各处涌了出来,有些人正在抛抓钩,显然是准备登舰了。

    李明勋知道,此时万不可乱,他喝道:“快,传令下去,所有活着的人去火炮甲板,准备反登舰!”

    接舷战,人数就是王道,现在上甲板上人已经不多了,被重点打击的火炮甲板死伤更重,他可不会和西班牙人硬拼。

    活着的水手快速撤往了舱门,李明勋在乌穆的保护下走过去的时候,却听到嘎嘎的声音不断,那是木材断裂的声音,李明勋回身一看,粗壮的主桅底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那肯定是二十四磅寇菲林大炮才能打出来的效果。

    嗖嗖!

    断裂越来越大,静支索已经牵扯不住高达四十八米的主桅杆的重量,纷纷断裂飞舞,处于上风向的主桅杆被风吹着向圣玛利亚号倒去,轰隆一声,砸在了下去。

    圣玛利亚号此时距离白鲨号不过二十多米,那巨大的桅杆加上展开的上帆像极了一个巨大的苍蝇拍,直接把露天甲板上最骁勇善战的西班牙士兵拍在了下面,但主桅杆由此也成了沟通两船的跳板,洛佩兹制止了慌乱,重新组织进攻。

    旗舰忽然爆发的战斗让西蒙斯大吃一惊,他的最强一波没有打在关键位置上,目标舰虽然重创,但依旧在航行,而大舰队的旗舰先是被强大火力重创,继而是主桅杆断裂,西蒙斯顿时感觉不妙,这个时候就不是胜负的问题里,而是一定要保护李明勋的安全,如果他死了,就算全歼西班牙舰队又有什么意义呢?

    西蒙斯只愣了一会,立刻命令:“旗舰重创,由我接手指挥权,升起司令旗!命令全舰队再次随我机动!”

    司令旗升起,西蒙斯亲自操舵机动,他直接左满舵,更加逼近了马尼拉舰队的二号舰,而马尼拉舰队也已经陷入混乱之中,原因很简单,圣玛利亚号挡住了他们的航路,而马尼拉大舰队的副旗舰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后证明,副旗舰是一艘大帆船,在序列第四个位置上,前面有两艘船,没有看到旗舰受创)。

    被逼迫的二号舰本就受创,如今面对来势汹汹的长须鲸号,无奈继续左转舵,此时二号舰不只是想想躲避长须鲸号,更是要避免撞上已经停止前进的旗舰!

    而长须鲸号却直接把西班牙人的战列线继续向下风向挤压,一直到确定长须鲸号可以穿行到二号舰与圣玛利亚号之间后,才把舵盘交给舵手。

    “传令下去,去右舷炮位,准备开火,我们把敌人旗舰打成碎末!”西蒙斯兴奋的哇哇大叫起来!

    长须鲸号上的人纷纷发出了兴奋的吼叫,西蒙斯一次战术转向,直接让整条战列线来到了圣玛利亚号的下风向,这意味着,大舰队的战列线都可以从圣玛利亚号身边驶过,也意味着无艘船全部可以对圣玛利亚号来一次齐射!

    “哈哈,圣玛利亚号完了!至少一百五十枚炮弹,没有什么船能承受的!”当长须鲸号的右舷的齐射打出去,西蒙斯就如此定论。

    事实上,圣玛利亚号比西蒙斯想象的还要惨烈十倍,长须鲸号上的炮手射击窗口时间很小,只能是把炮膛里预先装配的炮弹射出,露天甲板上右舷的六门八磅炮原本装填的是对付帆索的链弹,此时也来不及更换,直接打出去,把圣玛利亚号上那些想要跳帮的水手拦腰打断,打了个血肉横飞,而火炮甲板也遭遇了重炮打击。

    从逆戟鲸号开始,准备时间就充足了,炮手们来不及更换弹药,所有露天甲板还是链弹,但火炮甲板上的十八磅和二十四磅炮就不同了,水手们把炮身拉回来,紧急往里面塞了一枚炮弹,又推出去,所以战列线从圣玛利亚号旁驶过的时候,击中圣玛利亚号的炮弹绝对超过了两百枚,这还是虎鲨号没有参与的情况下。

    虎鲨号舰长从得知长须鲸号升起司令旗的时候,心中忐忑万分,以为旗舰战沉了,随后的大范围机动让视野陡然开阔,当座头鲸号对圣玛利亚号开火的时候,虎鲨号就看到了两艘纠结在一起的旗舰,但作为大舰队资历最老的舰长,虎鲨号的舰长看清楚一切之后,没有按照西蒙斯的命令随战列线机动,对圣玛利亚号喷炮弹,而是选择脱离战列线,向右满舵机动,来到了白鲨号的右后方。

    之所以如此做法,原因很简单,纠结在一起的两艘旗舰已经成了了战场风暴的风暴眼,所有的舰船都会凑过来的,包括那两艘夹击而来的重炮舰,西蒙斯能带着战列线对圣玛利亚号齐射,两艘夹击舰同样可以在上风向干一样的事情。

    虎鲨号机动到了白鲨号的右舷侧后,低速航行,关注着夹击舰的动向,只要他们敢靠近白鲨号,虎鲨号就会加速机动,护住两艘敌舰可能攻击的船艏或船尾,有虎鲨号这个忠诚的卫士在,两艘夹击舰没有占领优势阵位,未免与西蒙斯纠缠,他们选择斜切白鲨号的船尾,但是虎鲨号直接用侧舷护住了那里,远远打了几轮齐射,也就南下了。

    左满舵转向的马尼拉主力舰队没有回归战列线,这个时候,第一艘马尼拉大帆船重新升起了司令旗,因为他们已经看到圣玛利亚号被包围,而且正在沉没。

    纵然双方各自损失一艘船,而且都是旗舰,马尼拉舰队已经失去了再战的勇气,毕竟他们失去了海军上将洛佩兹,而且战列线已经完全散乱了,舰队之中多艘军舰受到重创,马尼拉舰队选择了撤退。

    被两百枚重型炮弹轮番轰炸之后,别说圣玛利亚号这种千吨规模的军舰,就算是风帆战列舰的巅峰,满载排水量超过五千吨级别的一级战列舰也受不住,当领航鲸号开始喷射炮弹的时候,圣玛利亚号的左舷已经破烂不堪,快速进水了。

    虎鲨号舰长派遣的陆战队登上了旗舰,看到的却是李明勋正在上甲板奔跑,指挥人用水手斧砍断主桅杆和绳索,圣玛利亚号正在沉没,如果不快点砍断的话,可能会拉着白鲨号一起下地狱。

    “阁下,请您快速升起司令旗,大舰队需要知道您的确切信息!”虎鲨号的上陆战队队长对李明勋说道。

    李明勋点点头,在主桅杆砍断之后,李明勋立刻让人在前桅升起了司令旗,用旗语想周围的主力舰通知司令官安全的消息,李明勋还船上华丽的戎装,站在了船艉楼的最高处,向所有经过的主力舰致意。

    乌穆带着一个摩洛人走上了白鲨号的船艉楼,他手里捧着一把华丽的战刀,还有洛佩兹的司令旗,那个摩洛人跪在地上,说道:“尊贵的阁下,我的主人洛佩兹阁下在临死之前,希望我把这把刀交给您。”

    说着,乌穆让开身子,甲板上被拖上一具尸体,或者说半具尸体,洛佩兹的双腿和一只手臂已经不翼而飞,看断裂的骨茬,应该是被链弹打断的,他的脸上全是不甘,想来感觉不心服口服。

    确实,如果白鲨号的主桅杆不断裂,并且把两艘船牵扯在一起的话,那么圣玛利亚号回横切到白鲨号的船艏发动接舷战,不会影响战列线继续交战,那么洛佩兹的赢面肯定要大一些。

    李明勋接过那把刀,说道:“你的主人是想投降吗?”

    摩洛人说道:“不,他只是觉得这把刀不应该沉沦在深海,他想把这刀赠送给您,并且希望告诉您一件事。”

    “什么事情?”李明勋疑惑问。

    摩洛人说:“主人想告诉您,他的儿子小洛佩兹虽然在马尼拉,但没有参与到五年前的那场大屠杀。”

    “小洛佩兹?他也是海军军官吗?”李明勋警惕起来。

    摩洛人道:“不,并不是,小主人只是一个追求艺术和数学的绅士罢了。”

    李明勋点点头:“好吧,我知道了,如果有洛佩兹担心的那一天,我会给他儿子一条活路的。”

    “来人,找一面西班牙的国旗,把洛佩兹的尸体包裹了,给这个摩洛人一艘小船,让他送回去吧,对待差点干掉我的男人,我应该给予一些尊重。”李明勋吩咐道。

    乌穆领人照做了,李明勋留下足够的人手,收拾了一些个人物品,随着小船前往了长须鲸号,在那里重新升起了司令旗,又一次接手了大舰队的指挥权。

    “西蒙斯,我的朋友,你做的实在是太出色了!”李明勋见到西蒙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拼死冲击马尼拉战列线,强行插入圣玛利亚号的左舷,那自己或许就要死于接舷战了。

    “阁下,这是我的荣耀,我们击沉了敌人的旗舰,而大舰队只损失了一条桅杆,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西蒙斯说道。

    “不,我们损失了一根苍蝇拍,你们实在运气不好,没有看到主桅杆倒下的时候把上百个咸肉拍成烂肉的画面,实在是太华丽了。”劫后余生又大战得胜的李明勋心情大好,和西蒙斯开起了玩笑。

    西蒙斯给李明勋倒了一杯掺了朗姆酒的温水,说道:“阁下,我们损失了四百多个棒小伙子,您的旗舰只活下了一百二十人,实在是太可怕,好消息是,敌人肯定比我们损失的多,据我所知,洛佩兹的旗舰上,人数总是超过五百五十人,而我们只捞起了十七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西班牙人的损失至少会在七百人以上,因为逃走的几艘军舰上也肯定会有损失,但这些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次击毙了菲律宾都督区的海军上将洛佩兹,直接击碎了敌人的军胆,相信未来一段时间,菲律宾都督区不敢再和社团海军进行大决战了。

    “西蒙斯,就在长须鲸号这艘光荣的军舰上,我们举行一次庆祝晚宴,乌穆,你准备些烟草和酒水,我们先去看一看受伤的士兵。”李明勋站起身来,吩咐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