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海扬明 > 章二七 陷入劣势
    随着马尼拉舰队转向,而拉斐尔舰队继续北上,李明勋立刻判断出了敌人的意图,他也吩咐皮龙率领三艘巡航舰和两艘护卫舰北上,前往保护荣耀堡。

    而大舰队转向,顺势抢占了上风位,与马尼拉舰队拉开距离,根据护卫舰送达的消息开始在战场调整战列线阵位,之所以做出如此冒险的决策,是因为巡航舰们离开之后,大舰队的劣势反而更大了。

    仅从数量上来讲,双方都有三艘巡航舰,在全部离开后,主力舰数量的差距仍然是两艘,但战力差距就完全是天壤地别了。

    从战列线对决来说,洛佩兹在主力舰数量有优势的前提下,肯定会让战列线末尾最后两艘主力舰驶入大舰队主力舰的另一侧,夹击敌舰。

    (主力舰数量不足,劣势一方肯定会让最后的位置空出来,因为如果前面阵位缺失,优势方会让前卫舰只转向,以侧舷对劣势方前卫船艏,形成t字有利,而中间阵位缺失,会被斜切战列线,导致战列线崩溃,所以只能是劣势方后卫倒霉)

    如果双方的巡航舰都在,那么多余出来的两艘舰队肯定是巡航舰(西班牙巡航舰实力弱,除了皮龙的血猎犬,对阵任何一艘都是巨大劣势,只能空出来),即便这两艘巡航舰全部是艾斯特号那种拥有十八磅炮的重火力巡航舰,在社团大舰队都拥有主力舰的防护力的情况下,也不过在另一侧受到十门十八磅炮攻击的劣势,但巡航舰离开,这个劣势就大了。

    没了巡航舰,马尼拉大舰队多出来的都是主力舰,而这些主力舰最好的侧舷都拥有二十二门十八磅以上的重炮,那被夹击的大舰队主力舰就危险了,如果把大舰队被夹击的主力舰比作拳击手,其中区别便是,是面对两个拳击手还是一个拳击手加一个普通人的区别。

    事实上,洛佩兹早有此意,从其战列线排兵布阵就可以看出,洛佩兹如今手下有五艘重炮舰和三艘改装的马尼拉大帆船,按照一般原则,应该是三艘大帆船在后,但洛佩兹为了优势更明显,从出港的时候就改变了阵位,旗舰圣玛利亚号,也是马尼拉最强战舰,拥有二十六门十八磅炮,二十六门二十四磅炮和十二门八磅侧舷火炮,火力在敌我双方处于第一位,排水量超过一千二百吨,独占鳌头,自然处于前卫位置。

    其身后是两艘重炮舰,然后是三艘大帆船,最后两艘也是重炮舰,如此配置就是为了更好发挥重炮舰的机动优势,更迅速的夹击大舰队。(主要是大帆船太笨了)

    而正是看到了如此排兵布阵,李明勋也在交战前,冒险调整阵位,大舰队如今有六艘重炮舰,白鲨号是旗舰居于前卫,后面分别是虎鲨、长须鲸、逆戟鲸、座头鲸和领航鲸。之所以在拥有四艘千吨重炮舰的情况下依旧选择白鲨号作为旗舰,是因为逆戟鲸级的战舰全部是标准化建造,要是改造旗舰就要修改主体结构,在社团急迫需要主力舰的情况下,任何延误工期的行为都不被接受,而海军认为,白鲨号只是过渡,真正的旗舰便是船台上那艘三级战列线,但无人想到它竟然还没有下水。

    不管怎么说,旗舰白鲨号称为了社团大舰队的最弱一环,也为后面的作战结果埋下了伏笔,而虎鲨号在获得调整阵位的命令之后,迅速左转向脱离了战列线,然后满帆,前桅杆和主桅杆上的横帆快速转动,方向则是相背,向前形成了一个喇叭状,巨大的阻力让虎鲨号速度降低,四艘重炮舰从它身边驶过,虎鲨号降帆,转向,成为了战列线上的后卫舰,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给敌人任何机会,无愧于大舰队资历最深的主力舰。

    阵位变更之后,唯一的缺憾就是出于战列线中间的副旗舰,西蒙斯所在的长须鲸号成为了二号舰,但大舰队在局部取得了优势,因为长须鲸号和逆戟鲸号的对手都是八百吨级的重炮舰,而阵位变更之前,只有长须鲸号有类似优势。

    对于李明勋来说,无论是旗舰的劣势还是长须鲸、逆戟鲸的优势,他都是不愿意变成现实的,因为大舰队的作战目的很明确,就是给荣耀堡争取时间,皮龙去追拉斐尔了,荣耀堡肯定无恙,只要大舰队拖住马尼拉舰队,荣耀堡就彻底没了威胁。

    所以大舰队的是谨慎作战,最好就是在广袤的南中国海和马尼拉舰队兜圈子,兜到双方都忍受不住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也就是了,李明勋可不希望大舰队再有任何一艘主力舰损失了。

    洛佩兹也正是清楚大舰队的意图,才主动让出了上风位,与大舰队不同,洛佩兹求战心切,他至少要重创大舰队夺取制海权才行,按理说,求战心切的洛佩兹应该抢占上风位,才能获得主动权,但那是在两支舰队机动能力差不多的情况下,而现实是,社团大舰队不仅速度快,转向也出众,一旦让其处于下风位,一心避战的大舰队可以凭借机动优势不断转向,跟洛佩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拖延时间,现在洛佩兹抢了下风位,就是废掉了社团的转向优势,更容易取得战果。

    “崇祯十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未时,南中国海,风向东北偏北,航向西南偏西,敌舰队转向迫近,大舰队应战!”

    航海日志有了大舰队迎战的记录,在此之前双方在向南中国海深处航行,大舰队一直与马尼拉舰队保持一海里左右的距离,速度在六节左右,航行的优哉游哉,这样下去,双方要么会一直航行到越南海域,要么在碰上南中国海深处那些岛礁群之后转向,但洛佩兹显然等不及了。

    一旦转向,就是往左转向,继而航向要么向南,要么向东南,如果是前者,大舰队就有速度优势,马尼拉舰队追不上,自然打不着,如果是后者,那就更无法接受了,大转向之后,大舰队就处于更利于逃跑的下风向,洛佩兹再无主动权。

    中午一点,圣玛利亚号开始右舵转向,贴近大舰队,其转向角度不大,一直用了一个小时才接近到四百米左右的距离,双方的侧舷火炮开始进行效力射击,一轮轮的纵射看起来非常华丽,硝烟如龙,炮火如花,李明勋就站在船艉楼的甲板上,用望远镜盯着对面的圣玛利亚号。

    上风位的优势显现的淋漓尽致,纵然因为交战,白鲨号只升起了用于抬船艏的船艏支索帆、前桅主帆,和提供动力的主桅上帆和后桅上帆,但宽达的帆布和密密麻麻的支索、横珩依旧造成了巨大的紊流区,这紊流区长达四百米,导致圣玛利亚号的帆索哗啦啦的响动,从而引起圣玛利亚号船体的晃动,给圣玛利亚号右舷炮手瞄准造成了困难。

    双方炮击几轮之后,圣玛利亚号的火炮射击速度明显低于白鲨号,毕竟他们要把主炮复位需要让沉重的火炮爬上十几度的陡坡,而白鲨号火炮复位是在下坡,每次一轮射击之后,刺激的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的硝烟就会吹向圣玛利亚号,让黑暗的火炮甲板更如地域一般。

    圣玛利亚号依旧在接近,只不过现在的转向幅度很大,以至于让只有二十五度射角的火炮,大部分无法瞄准白鲨号,而白鲨号却在猛烈射击,特别是露天甲板上新近增添的六磅炮,把链弹和杆状扩张弹打的又快又准,撕扯着圣玛利亚号的帆索和横珩,如今开火的六磅炮有六门,而逆戟鲸级主力舰则在出征前大量在露天甲板布设九磅炮,为此,大舰队主力舰把占地最大的长艇和小艇挂在了船尾,但此时看来,一切是值得的,圣玛利亚号的帆索结构受损严重。

    “报告,敌后卫动了!”桅楼上的瞭望手高声喊道。

    “密切监视,注意敌人动向!”军官回应道。

    半个小时之后,瞭望手高声汇报:“敌后卫舰两艘,右转向机动,在战列线右侧五链行驶,满帆前进!”

    李明勋回到指挥舱,参谋已经把模型摆在了准确的位置上,两艘重炮舰在距离五链的位置上快速前进,五链至少有九百米,这可不是能进行炮战的距离,显然,敌人重炮舰不打算夹击大舰队的后卫,领航鲸号和虎鲨号,而是选择了一个更激进的战术,夹击旗舰和长须鲸号。

    这样的选择可真是野心勃勃,如果其夹击大舰队后卫,处于上风的大舰队还真不好机动,左转会被战列线打击,右转会被夹击舰打击,后卫形势就危险了,但那也仅仅可以留下大舰队两艘主力舰,洛佩兹选择让两艘夹击舰满帆追击,目的就是夹击旗舰,这样如果旗舰和长须鲸号崩溃,那大舰队全部都危险了。

    这个时候,艰难的选择摆在了李明勋的面前,他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满帆前进,凭借速度优势脱离战场,但敌人也会追击,夹击舰配合的好,甚至可以从中截断大舰队,留下部分舰船,而另一个选择更危险,那就是发挥上风位优势,主动贴上去,和马尼拉舰队肉搏,利用长须鲸号和逆戟鲸号的火力优势,在夹击舰没有到达位置之前,在马尼拉舰队的战列线上打开缺口。

    李明勋还在考虑,身边的参谋全部在建议第一个选项,原因很简单,第二个选择对旗舰来说太危险了,不光是参谋们自私,他们不希望李明勋冒险,第一个选择可以保证前三艘舰船可以撤离。

    正在犹豫之际,旗舰舰长跑进来,对李明勋说道:“阁下,西蒙斯阁下的座舰打出第九号信号旗!”

    李明勋跑出指挥室,向后看去,果然,长须鲸号的主桅顶部飘扬着九号信号旗,那是一个请求:请允许我带头冲锋!

    这意味着,旗舰仍然可以和圣玛利亚号保持距离,而长须鲸号则带领后面的四艘舰船贴近应战,这样旗舰就不会有危险了。

    “同意西蒙斯的请求!”李明勋当机立断。

    长须鲸号上,西蒙斯穿着华丽的戎装,高举这佩刀在船艏楼上兴奋的大叫:“哈哈哈,指挥官阁下给了我们一个教训西班牙咸肉的机会,传令火炮甲板,全部装填双份实心弹,九磅炮装填双份霰弹,一旦开火,就用最快的速度开炮!一轮齐射,老子要打的咸肉尿裤子!”

    整条船上都响起杀猪一般的号角声,无论水手还是士兵,眼睛里都放出了光芒,看向对手的眼神就像看到**的色狼一样,哇哇大叫之中,全舰上下已经准备好了。

    逆戟鲸号则选择了另外一种战术,舰长命令火药猴尽可能多的把弹药从弹药库里提到炮位上去,舰长的命令很简单,发挥逆戟鲸号最引以为傲的快速射击速度,贴近之后,用最快的速度倾泻炮弹。

    无论是西蒙斯还是逆戟鲸号的舰长,都知道,大舰队的希望在自己身上,想要全身而退,想要取胜,就要这两艘舰打开缺口,他们责无旁贷,他们义无反顾!

    很快,随着西蒙斯命令下达,五艘主力舰脱离旗舰的航迹,利用风向又是,快速贴近敌舰,一时间,南中国海面沸腾了,炮声隆隆,硝烟漫天,无数的惨叫声和碎裂声在海面上喧嚣,这片海域已经比十八层地狱还可怕。

    忽然,李明勋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因为圣玛利亚号上的炮击停止了,就算其转向角度过大,也有部分火炮可以射击,为何一炮不发了呢?他用望远镜观察着圣玛利亚号,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但是耳朵里的听到的炮击声却让李明勋越发感觉情况不对。

    他观察侧后的战列线,忽然发现,整条战列线上,西蒙斯的雷霆一击没有奏效,原因很简单,敌舰队也在快速靠近,导致节奏大乱,炮手们没有得到命令就擅自开炮了,李明勋心中一紧,脑袋里出现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快,舰长,转向规避,西班牙人要拼命了!”李明勋大声吼道。

    船长迅速下达命令:“落下支索帆,右满舵!”

    然而,白鲨号还是反应慢了一些,圣玛利亚号正右满舵,疯狂贴靠过来,圣玛丽号以最快的速度升起了能升起的全部船帆,冲近了白鲨号,高大而厚重的船身激起了巨浪竟然直接扑在了白鲨号的船身上,圣玛利亚号贴近到了三十米,终于选择了开火。

    炮弹从李明勋身边飞过,尖锐的啸音让他本能的蹲在地上抱头,但脑海深处李明勋是清醒的:圣玛利亚号不仅要近战炮击而且还要进行接舷战!

    (笔趣库 www.biquku.com)